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08章 强闯

第1208章 强闯

        嗖!

        段凌天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一道闪电,闯入了迷失石林。

        迷失石林,对于寻常武者而言,无疑是一大禁地。

        进入迷失石林的武者,一个不慎,便会被幻阵牵引着触动杀阵,从而被轰杀,死无葬身之地。

        按理说,只有迷失石林的人,才能在里面如履平地,视幻阵、杀阵如无物。

        然而,如今段凌天进入迷失石林,也是如履平地。

        幻阵,被他直接无视。

        至于杀阵,他远远的避开。

        段凌天顺利闯入迷失石林,很快就惊动了不少看守迷失石林这边入口的武帝门徒。

        这些武帝门徒震惊的同时,纷纷现身而出。

        他们之所以震惊,是因为眼前的紫衣青年进入迷失石林后,并没有被幻阵影响。

        而且,紫衣青年所过之地,都距离杀阵远远的。

        一次,或许是运气。

        可两次、三次,乃至四次、五次,还是这样,不可能是运气。

        一时间,负责这边的几个武帝门徒也意识到了不对,一个个迅现身,将闯入迷失石林的段凌天围在中间。

        “敢问阁下是谁?闯入我们迷失石林所为何事?”

        面对这个踏入迷失石林,如履平地的紫衣青年,一群武帝门徒倒也不敢乱来,其中一人彬彬有礼的问道。

        段凌天淡淡扫了眼前的几人一眼,“武帝门徒?”

        “是。”

        几人点头。

        “带我去找周毅。”

        突然,段凌天看向其中一个武帝门徒,眼中厉光闪烁,让得后者只觉得不寒而栗,源自心底感到颤秫。

        “阁下……”

        这个武帝门徒还没来得开口,就被段凌天打断了。

        只见段凌天身形一动,消失在他眼前的同时,让得他只觉得一阵劲风迎面而来。

        当他反应过来,一股巨力自他的肩膀处传来。令得他全身上下一阵无力。

        却是段凌天闪电般出现在这个武帝门徒的面前,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冷声开口,“带路!”

        这时,这个武帝门徒和另外几个武帝门徒也反应了过来。

        眼前的紫衣青年,是来找周毅的。

        周毅,他们自然不会陌生。那是他们迷失石林的天之骄子,不只是武帝亲传弟子。还是他们迷失石林的石歧武帝最喜欢的亲传弟子。

        “周师兄从哪惹来的这么彪悍的人?”

        一时间,几个武帝门徒心中一惊。

        刚才,段凌天进入迷失石林,如履平地,就已经让几个武帝门徒意识到段凌天这个人不简单。

        现在,听说段凌天进入迷失石林,是为了找他们迷失石林的武帝亲传弟子周毅,且来者不善,更让他们意识到段凌天这个人的不好惹。

        最少。他们惹不起。

        开什么玩笑!

        眼前的这个紫衣青年,既然敢来找他们迷失石林武帝亲传弟子周毅的麻烦,说明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了自信。

        能和周毅比拟的存在,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足以碾压他们!

        被段凌天抓住的武帝门徒,脸色忽青忽白,他虽然怕死。却也不敢真的带眼前的紫衣青年去找那位周毅师兄。

        一旦他那样做,他一样难逃一死。

        甚至于,还会牵连到他的家人。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迷失石林规矩森严,动辄牵连家人,所以,他便是死。也不敢违背迷失石林的规矩。

        “你不怕死?”

        段凌天眼见手里的武帝门徒没有动静,眼中厉芒更盛,身上杀意席卷而出,压得武帝门徒脸色大变,目露惊恐。

        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阁下。请你不要为难他。”

        这时,另一个武帝门徒一脸恳求的看向段凌天:“我们迷失石林有规矩,但凡武帝大人麾下之人,彼此之间不得相互出卖……若有出卖他人者,不只自己难逃一死,便是家人也会被牵连。”

        “所以,你就算杀了他,乃至杀了我们,我们也不可能带你去找周毅师兄……如果我们带你去了,就等同于出卖周毅师兄,最后不只自己难逃一死,还会牵连到我们的家人。”

        说到后来,这个武帝门徒一脸的苦涩。

        “阁下,我可以用传讯玉片通知周毅师兄。”

        很快,又有一个武帝门徒说道。

        “告诉他,将他从我凌天宗带走的人交出来……如若那人有任何闪失,我要他偿命!”

        意识到几个武帝门徒不可能带他去找周毅以后,段凌天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沉声说道。

        “另外,告诉他……我叫段凌天!”

        说到后来,段凌天又补充了一句。

        “是,是。”

        听到段凌天的话,那个武帝门徒丝毫不敢怠慢,第一时间丢出一枚传讯玉片,转眼消失在段凌天的眼前。

        武帝境铭纹师铭刻的传讯玉片,度之快,非现在的他所能及。

        传讯玉片射出以后,几个武帝门徒眼见紫衣青年没有迁怒他们的意思,一个个有些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

        虽然,他们到目前为止都没见过对方出手。

        但既然对方能如履平地般闯入迷失石林,明显不是一般人。

        再加上对方是来找他们需要仰望的周毅师兄麻烦的,更让他们意识到对方的不简单。

        所以,他们很庆幸自己现在还能活下来。

        此时此刻,段凌天立在一旁,一脸平静的望着传讯玉片射出的方向,并没有再理会眼前的几个武帝门徒。

        看到这一幕,几个武帝门徒就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各自的眼中看到了侥幸和心有余悸。

        与此同时,心情平复下来的他们,也开始元力凝音相互交流。

        “听他刚才所说……周师兄好像从什么凌天宗带走了一个人?”

        其中一人对此充满疑惑。

        “不会是前段时间周师兄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吧?”

        另外一人猜测道。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我就说。当初那个女人和周师兄回来的时候,怎么对周师兄爱理不理,原来真是被周师兄掳来的。”

        “周师兄还真是强悍,过去对女人不感兴趣,这一感兴趣,就将人给直接抢回来了。”

        ……

        几个武帝门徒不由暗自感叹。

        而在迷失石林深处,一座由巨石掏空构成的石屋之前。突然多出了一道身影,却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高大青年男子。

        黑衣青年抬手之间。将一道射向他的迅疾流光抓住。

        随着他摊开手,一枚玉片出现在他的手里,让得他双眸一闪,“传讯玉片?”

        紧接着,黑衣青年调动元力融入手中的传讯玉片,一道声音,适时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周师兄,我们迷失石林东南边入口处,闯入了一人……他自称是段凌天。让你将从什么凌天宗带走的人交出来。”

        “他还说……如果那人有任何闪失,他要你偿命。”

        声音到这里,便结束了。

        “段凌天?杀死阳春的那人?”

        黑衣青年,正是迷失石林的武帝亲传弟子周毅,听到传讯玉片里面传出来的话,一时也是心中有数。

        段凌天,凌天宗宗主。也是他爱慕的那个女人的心上人。

        同时,他还以誓言之劫九九雷劫立过誓,只要他爱慕的那个女人留在迷失石林十年,他便不杀段凌天。

        “我立誓说不杀你,可没立誓说不会废了你……我还没去找你,你就送上门来。正合我意。”

        不知何时,周毅的嘴角上噙起一抹冷笑,眼中充斥着森冷的光泽。

        虽然,他从没有见过段凌天,但他却对段凌天没有任何好感。

        不只没有好感,他恨不得将段凌天干掉!

        当然,这一切并非因为段凌天杀死了阳春。

        阳春的死活。他并不在意。

        便是当初因为阳春之死前往凌天宗,他也并非是去为阳春报仇,而是想要做出一些事,让杀死阳春的人知道,打狗也要看主人!

        他之所以对段凌天毫无好感,更恨不得将段凌天干掉,还是因为被他带回迷失石林的那个女子。

        那是让他心动的女人,恨不得占为己有的女人。

        而段凌天,却是那个女人的心上人。

        要不是因为他以九九雷劫立过誓言不杀段凌天,他绝对不会让段凌天活着。

        “我倒是要看看……当你一身修为被废、四肢被废的时候,她是否还会一如以往喜欢你,乃至承认你是她的男人!”

        喃喃低语到得后来,周毅的嘴角上泛起了一抹邪异的笑容。

        也是现在没人在这里,要不然,看到周毅嘴角泛起的笑容,肯定会觉得毛骨悚然。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段凌天,你送上门来,可就怪不得我了!”

        周毅心里一动,紧接着整个人凭空消失在原地。

        当然,并非真正的消失。

        而是度快到一定的程度,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周毅前往的方向,正是迷失石林的东南方向。

        段凌天,就在那里。

        “来了!”

        没多久,位于迷失石林东南出入口附近的段凌天,一直望着前方的眸子陡然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