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06章 愤怒的段凌天

第1206章 愤怒的段凌天

        “这一次,还真是大丰收。  ”

        “纳戒里面,不只有轮回武帝早炼制好的准皇品灵器、皇品灵器,以及一些准皇品丹药、皇品丹药,还有许多珍稀罕见的材料。”

        在一路往回赶的路,段凌天的脸始终充斥着满意的笑容。

        “最重要的是……有足够的皇品起死丹!”

        段凌天脸的笑容愈的浓郁。

        起死丹,乃是疗伤丹药。

        疗伤丹药,又各有不同。

        九品到七品,为金创丹;

        六品到四品,为大还丹;

        三品到一品,为回生丹;

        准皇品、皇品,为起死丹。

        起死丹,也是可以真正做到生死人,肉白骨的神疗伤丹药,药效之强,便是纯度九成九的一品回生丹也不。

        那已经不是量的积累,而是质的蜕变!

        “如今有了足够的皇品起死丹,给天舞服用一段时间,应该能助她恢复记忆。”

        想到这里,段凌天双眼眯起,脸尽是柔情似水。

        对于天舞失忆一事,他一直很自责,因为在他看来,天舞是因为他才会失忆。

        如今,有机会为天舞恢复记忆,他源自心底感到高兴。

        “等我以万年朱果配合其它材料炼制出玄皇丹,将可以更加迅的提升一身修为……再加轮回武帝留下来的一些辅助修炼的丹药,我将可以在短时间内,突破到武皇境九重!”

        “如今我已经领悟了帝境奥义,只要修为到了,突破到武帝境也是板钉钉的事。”

        虽然,段凌天的融合奥义,不确定是不是帝境奥义。

        然而,他的剑之奥义,却是实打实的帝境奥义。

        只要他一身修为步入武皇境九重,再进一步,便能顺利成章的步入武帝境一重,成为武帝强者。

        回去的路,段凌天心情大好。

        他仿佛已经看到武帝境在向他招手。

        只是,他的好心情,随着他半个月后回到凌天宗,彻底烟消云散。

        这一切,只因为他得知了一个惊雷般的消息。

        天舞,被人掳走了。

        “谁干的?!”

        段凌天看着眼前的四人,双眼冒火,一脸阴沉的问道。

        如今立在段凌天眼前的四人,不是别人,正是凌天宗的两大副宗主,以及过去一直跟在段凌天身边的金煞和熊全。

        “少爷,是周毅。”

        熊全低着头苦涩道。

        “周毅?”

        段凌天脸色一沉,“他是什么人?”

        “主人,周毅是迷失石林的武帝亲传弟子,便是阳春,也只是给他跑腿的……他的实力很强,虽没在我们面前展现,可他身隐隐透露出来的力量气息,压得我们兴不起任何战意。”

        金煞深吸一口气,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当日,周毅身散出来的气息,可怕至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更别说是兴起战意。

        “他这次来,是为了给阳春报仇。不过,他好像不怎么在意阳春的死活……”

        很快,张三和罗萍这两个凌天宗副宗主也开口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出,没有任何的隐瞒。

        天舞,为了凌天宗,跟周毅离开,去迷失石林了?

        刹那间,段凌天的脸色变得无难看,满腔怒火呼之欲出,根本按耐不住。

        呼!

        在张三等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段凌天凭空消失在他们的眼前,不留任何痕迹。

        顿时,四人纷纷色变。

        “宗主这是去迷失石林了?”

        张三脸色难看。

        “肯定是。”

        熊全沉着脸点头,随即身形一动,往西北方向而去,明显是去追段凌天了。

        纵然知道自己的实力,算去了也帮不忙。

        但他还是要去。

        那是他家少爷,他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少爷。

        “两位副宗主,主人回来之前,凌天宗交给你们打理了……我跟熊全现在走一趟迷失石林,看看是否能及时赶制止主人。”

        金煞跟张三、罗萍两人说了一声,随即身形一动,跟了熊全。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他的心里却丝毫没有底。

        他的实力,远不如他家主人,他家主人算抵达了那迷失石林,他怕是还在半路飞赶路。

        以金煞的度,很快跟了熊全。

        “你的度太慢了……我带你走。”

        金煞言语之间,身延伸出一股浩瀚的力量,牵引着熊全和自己一同往西北方向飞掠而去。

        那里,正是迷失石林所在的方向。

        自次云刚带着阳春来到凌天宗,齐齐被杀死以后,段凌天刻意去打听过迷失石林,也知道了迷失石林的所在。

        作为段凌天身边的人,金煞和熊全自然也知道这一切。

        “周毅……我不管你是什么武帝亲传弟子,要是天舞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的命!!”

        段凌天全赶路,脸色阴沉,双眼仿佛能喷出火来一般。

        天舞虽然失忆了,但性子之烈,却是一如以往。

        他现在最担心的,便是那周毅出尔反尔,对天舞用强,以天舞的性子,便是宁死,也不可能让他得逞。

        这一点,他很了解天舞。

        正因如此,他才会在得知这一切后,迫切想要赶往迷失石林。

        他担心天舞会出事!

        如果天舞出事,且不说他没法跟凤无道交待,便是他自己,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天舞,等着段大哥……段大哥很快会救你出来!”

        段凌天身形飞掠之时,宛如一道横空而过的闪电,所过之处,天边的云雾荡散开来,形成了一条清晰可见的天路。

        前往迷失石林,救天舞,虽说有头脑热的成分在内,但段凌天也不是没有认真考虑过。

        先,那个武帝亲传弟子周毅,现在的他不一定是对手。

        其次,迷失石林,是武帝的修炼之地。

        周毅,是武帝的亲传弟子。

        武帝的亲传弟子,在武帝眼的地位,跟那些普通弟子全然不同。

        普通弟子,便是死再多,武帝也不会理会。

        可亲传弟子,算只是死一个,武帝也会勃然大怒,乃至于为他报仇。

        这一点,通过轮回武帝历经两世的记忆,段凌天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若不是那周毅的对手,便动用封魔碑……即便拼着完全丧失理智,我也要将天舞救出火海!”

        在段凌天的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为了救出天舞,不惜一切代价。

        别说是丧失理智,便是舍弃自己这条命,他也在所不惜。

        天舞能为他舍命,他也一样可以!

        先后动用过两次封魔碑的段凌天,对于动用封魔碑,已经有了一些心得、诀窍。

        只要让自己的情绪波动到极致,封魔碑便会有所反应,从而配合他,令他魔化!

        “封魔碑对我的提升很大……如今的我,若是动用封魔碑,便是一般的武帝强者,怕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段凌天双眸一闪,心里暗道。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敢这样前往迷失石林。

        要知道,迷失石林可是一个武帝强者的修炼之地。

        他此行,很可能会惊动对方。

        要是没有准备,他此行跟送死无异。

        而在段凌天赶路前往迷失石林的时候,迷失石林之,却也是热闹得很。

        “嗨!听说了没?周师兄带回来一个年轻女子,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堪称绝世!真想见她一面,看看她是否真那么出色。”

        几个武帝门徒围成一圈,正在闲聊,其一人说道。

        “我虽然没听说……但昨天周师兄回来的时候,我却见到了那个年轻女子。”

        另外一个武帝门徒说道。

        “哦?”

        顿时,其他武帝门徒目光大亮,一个个来了兴趣。

        “那个年轻女子,真如传闻般,是一个容貌与气质并存的绝代佳人?”

        其一个武帝门徒问道。

        “那是自然!”

        前面那个武帝门徒点头,一脸艳羡的说道“周师兄还真是艳福不浅,出一趟门,带回来那么一位绝代佳人。”

        “据我所知,周师兄过去痴迷于修炼,对于男女之情,并不心……却没想到,这次会带回来一个女人。”

        “如此足有说明那个女人很出色,让周师兄这样的修炼狂人都为之动心。”

        ……

        另外几个武帝门徒说道。

        “不过,那个年轻女子似乎对周师兄爱理不理,我见到她和周师兄的时候,都是周师兄微笑着跟她说话,可她却从没有回应过。”

        前面那个武帝门徒皱了皱眉,说道。

        “不会吧!”

        顿时,其他几个武帝门徒忍不住一脸惊讶。

        “那个女子,不会是周师兄抢回来的吧?”

        其一个武帝门徒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猜测道。

        “有可能。”

        另一个武帝门徒赞同点头。

        “哼!那个女人也是不知好歹……我们周师兄,乃是武帝亲传弟子,深受武帝大人看重,也是我们迷失石林的武帝亲传弟子最有机会步入武帝境的存在,她竟然爱理不理?”

        一个武帝门徒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