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05章 十年

第1205章 十年

        对失忆后的凤天舞而言,段凌天就是她的一切。

        一直以来,都是段凌天守护在她的身边,给她温暖,给她一切,在段凌天的身边,她才有家的感觉。

        而她也欣然享受着这一切。

        如今,凌天宗有难,需要一个说得上话,能代表段凌天的人站出来。

        她站出来了。

        不为凌天宗,只为段凌天,那个被她视作一生依靠的男人。

        为那个男人而死,她此生无憾!

        “你的男人?”

        而在得到凤天舞的答复以后,黑衣青年的脸色却是阴沉了下来,似乎很不高兴。

        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美人儿,竟然名花有主了。

        哗!

        不知何时,凤天舞身上红衣动荡,宛如火焰燃烧而起,而同一时间,在她的身上,也确实升腾起一股漫天的火焰,转眼化作剑形火焰。

        在她的手里,五尺红色软剑出现,随着她的力量融入其中,微微颤抖了起来,出一阵阵清脆的剑鸣声。

        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汇聚成天地异象。

        即便意识到自己不敌眼前的黑衣青年,凤天舞也没有打算束手待毙,那不是她的风格。

        纵然明知不敌,她也要一拼!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凤天舞看着眼前的黑衣青年,一双秋眸不蕴含任何感情,轻启朱唇,近乎一字一句的说道。

        “就你这点力量,远不足以和我抗衡。”

        黑衣青年看了看凤天舞头顶虚空上的天地异象,摇了摇头,这种程度的力量,对他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我改变主意了。”

        黑衣青年的嘴角难得噙起一抹笑容,邪异的笑容,让人看了只觉得毛骨悚然。

        “嗯?”

        凤天舞闻言。一双柳眉微微蹙起。

        而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落在黑衣青年的身上,都不知道黑衣青年接下来想要干什么。

        难不成他后悔了?

        还是想灭掉整个凌天宗?

        一时间,不少人纷纷色变,面露惊恐之色。

        “我可以不杀你,也可以放过凌天宗,乃至段凌天。”

        黑衣青年目光灼灼的盯着凤天舞,他的目光。使得凤天舞脸色一沉,隐隐感觉不妙。

        “条件。”

        凤天舞惜字如金的开口。

        “你。做我的女人!”

        黑衣青年目光不变,面露炙热的说道。

        哗!

        黑衣青年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这个武帝亲传弟子,竟然想挖他们宗主的墙脚?

        要知道,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凤天舞,可是他们凌天宗公认的宗主夫人,这一点,就连凤天舞本人都从来没有否认过。

        “你做梦!”

        两道愤怒的厉喝,几乎在同一时间异口同声响起。却是金煞和熊全两人听到黑衣青年的话后,怒视黑衣青年。

        这家伙,竟然想要抢他们主人、少爷的女人?

        “闭嘴!”

        黑衣青年脸色一沉,抬手之间,一股浩瀚的力量席卷而出,直接将金煞和熊全两人远远的轰飞出去,一路上只留下刺眼夺目的淤血。宛如一朵朵血色焰火在绽放。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再敢多嘴,我要你们的命!”

        黑衣青年冷声道。

        这一次,他只是出手教训了金煞和熊全两人,将两人重伤,并没有要他们的命。

        “如何?”

        当黑衣青年再次看向凤天舞的时候。脸上的冷漠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笑容。

        “不可能。”

        这一刻,凤天舞秋眸凝起,脸上的寒霜仿佛又多覆盖了几层,散出一阵阵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

        “怎么?你想让你们凌天宗所有的人死?”

        黑衣青年笑了,灿烂的笑,言语之间。威胁着凤天舞。

        他此话一出,在场的大多数凌天宗长老、弟子纷纷色变,本以为能逃过一劫,谁知道峰回路转,让得他们的心情一下子又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同一时间,不少凌天宗长老、弟子看向凤天舞,都想知道她会如何回应。

        “随意。”

        面对黑衣青年的威胁,凤天舞好像并不在意,淡淡回应。

        黑衣青年一怔,他万万没想到凤天舞会如此回复,一时忍不住问道:“你不是要为你的男人守护凌天宗吗?现在又反悔了?”

        凤天舞没有回应黑衣青年,但她那一双无所畏惧的秋眸,无疑间接的回答了黑衣青年。

        她的意思很简单。

        死,她不惧。

        可若是想要得到她这个人,不可能。

        她宁死,也不会对不起她心仪的男人,段凌天。

        “好,好……”

        黑衣青年深吸一口气,接连沉声说了两个好字,让得在场不少凌天宗长老、弟子的心跟着悬起。

        “我周毅这一生,还是第一次遇到似你这般让我喜欢的女人。”

        黑衣青年,也就是来自迷失石林的武帝亲传弟子周毅,看着凤天舞的目光,愈的闪亮、灼热,“所以,在今日这件事上,我愿意退一步。”

        “我可以不杀段凌天,乃至凌天宗的任何一人……不过,你必须和我回迷失石林!”

        周毅眼中精光闪烁,直言说道:“十年,你只需要在迷失石林待上十年……十年里,我会对你展开追求,在我追求到你之前,我不会对你如何。”

        “十年后,你若仍然拒绝我,我还你自由!”

        说到后来,周毅的脸上充满了自信,对他自己的自信,自信自己能在十年的时间里,成功追求到眼前的这个女子。

        他是谁?

        武帝亲传弟子!

        石歧武帝膝下屈一指的存在。

        给他十年的时间,要是还追求不到一个女人,那他完全可以找一堵墙去撞死了。

        十年!

        周毅此话一出,现场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天舞小姐,别答应他。”

        服下疗伤丹药后。恢复了许多的金煞和熊全,异口同声的元力凝音对凤天舞说道。

        十年时间。

        对武者而言,或许算不上长久。

        可对于一对年轻的小情侣而言,却是太久了,久得可以让一个人将另一个人遗忘,虽不至于完全忘记,却也足以让人淡忘。

        “是啊。天舞小姐,你可要三思。”

        张三和罗萍也道。

        他们虽然也想活下来。可让他们靠着这样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十年光阴活下来,那他们宁可去死。

        “这是我的底线……你要是不愿意,我便杀光凌天宗所有人!然后待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等那段凌天回来,将他杀死。”

        周毅看向半天没有回应的凤天舞,语气间多了几分冷意,他的耐心有限。

        “立誓。”

        终于,凤天舞一双秋眸有了光彩,淡淡的扫了周毅一眼。说道。

        “怎么?你还担心我一个武帝亲传弟子说话不算话?”

        周毅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还是充满了喜悦,因为这代表眼前的红衣女子已经打算答应他的条件,乃至跟他走。

        所以,周毅很配合的立下誓言,以誓言之劫九九雷劫立誓。

        轰!轰!轰!

        ……

        片刻,九声雷响传递而落。响应着周毅立下的誓言。

        “带路!”

        眼看周毅立下了誓言,凤天舞语气清冷的说道。

        刚开始,周毅还没反应过来,当反应过来以后,二话不说便在前面带路,带上凤天舞直往西北方向而去。

        目的地:

        迷失石林!

        周毅带着凤天舞。就这样离开了凌天宗,至于阳春的仇,他也完全忘记了。

        对他而言,阳春的死活算不了什么。

        他在乎的,是这个让他心动的绝代佳人。

        往后十年,他会用尽一切方法,得到这个绝代佳人的心。让她真正成为他的女人。

        而在凤天舞的眼里,这一切却只是权宜之计。

        她相信,不用十年,她的段大哥就能将一身实力提升上去,然后到迷失石林救她。

        她,权当去迷失石林修炼一段时间。

        她也不担心周毅对她用强,因为她有办法在周毅得手之前,操控自身力量让自己自爆。

        她宁死,也不会对不起她的段大哥,那个被她视作未来丈夫的男人。

        正是有了这一切准备,她才会决定跟周毅走。

        她现在面临的,只有两条路。

        其一,等她段大哥来救她,或是十年后,周毅信守承诺让她离开。

        其二,死。

        不过,她无怨无悔。

        “用我十年青春,换你一生平安。”

        在她的脑海中,很快浮现出一道紫色身影,她的嘴角,难得噙起一抹笑容,暖暖的笑容。

        周毅带着凤天舞离开了,只剩下凌天峰峰巅上一群沉默的凌天宗长老、弟子,还有两大副宗主,以及金煞、熊全。

        如今,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即便是一群凌天宗长老、弟子。

        他们心里虽然为自己能活下来而感到欣喜,可一想到自己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宗主的红颜知己用十年青春换来的,他们又忍不住心生愧疚。

        “等主人回来,要是让他知道这件事,他恐怕接受不了。”

        金煞脸色阴沉,心情沉重。

        “如果少爷回来,他肯定会第一时间去那迷失石林!”

        熊全对段凌天的了解,胜过在场任何一人。

        而段凌天却不知道这一切,他正在往回赶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