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04章 他是我的男人

第1204章 他是我的男人

        “哪个是段凌天?”

        黑衣青年的目光环视眼前众人,同时语气无平静的问道。      .      网

        这时,凌天宗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从眼前黑衣青年刚才的询问来看,明显是为了那个武帝弟子阳春而来,而且还是为了给阳春报仇而来。

        “便是那武帝弟子阳春,都被宗主杀死……如果此人跟阳春一样,也是武帝弟子,想来还不敢独闯我们凌天宗。”

        “此人既然敢独闯我们凌天宗,肯定是对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至少在阳春之。”

        ……

        不少凌天宗长老、弟子议论纷纷。

        突然,一个凌天宗长老开口,他的话,也令得现场陷入一片死寂。

        “实力在阳春之,为阳春而来……这个人,不会是武帝亲传弟子吧?”

        武帝亲传弟子!

        武帝麾下最强大的存在。

        经常能见到武帝,且能得到武帝指点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对在场每一个人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需要他们用谦卑的姿态去仰望。

        “你倒是聪明,能猜出我的身份。”

        黑衣青年看向那个凌天宗长老,淡淡说道“不错,我是武帝亲传弟子,师从迷失石林石歧武帝……至于阳春,只是我身边一个跑腿的武帝弟子。”

        轰!

        黑衣青年的一番话,宛如惊雷对着在场众人劈下,令得大多数人纷纷色变,目露惊恐之色。

        虽然,他们刚才有所猜测,猜测眼前的这个黑衣青年可能是武帝亲传弟子。

        然而,对方亲口承认,又给他们带来不同的感受。

        毕竟,如果只是猜测,不一定是真的。

        可现在……

        “武……武帝亲传弟子?他……他真的是武帝亲传弟子?”

        “应该没错了……按照他的话来说,连阳春都是给他跑腿的。只是没想到,他会为了一个跑腿的到我们凌天宗来。”

        “正所谓打狗也得看主人……他应该是感觉自己的威严遭到了挑衅。”

        ……

        一群凌天宗长老、弟子纷纷色变,再次看向周围的目光,除了惊恐,便只剩下忌惮。

        “段凌天,我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你要是再不出来,我灭你凌天宗满门!”

        黑衣青年的语气依然平静,但落入在场众人的耳,却犹如泰山压顶,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我们宗主近两个月前暂时离开了宗门,至今未归。”

        张三脸色难看的说道。

        他万万没想到,眼前的黑衣青年会是武帝亲传弟子,如此存在,完全能以一己之力,覆灭他们整个凌天宗。

        别说他们宗主不在,算在,他也丝毫不怀疑对方能灭掉凌天宗。

        武帝亲传弟子,几乎都是站在武皇境巅峰的存在,非一般的武皇强者所能。

        他们宗主虽强,却未必是对方的对手。

        “不错。

        这时,罗萍也跟着开口,配合着张三说道,似乎深怕眼前的这个武帝亲传弟子会不相信。

        罗萍的眼,一样充满了忌惮。

        “离开了?”

        黑衣青年双眼不易察觉的眯起,转眼又睁开,厉芒一闪而逝。

        紧接着,他环视周围,沉声说道“既然如此,我给你们两条路……要么,派一个能说得话的人出来,代段凌天去死;要么,我灭了凌天宗,你们全部一起去死。”

        对他而言,此行只为给自己争一口气。

        至于死的是段凌天本人,还是段凌天在意的其他人,他并不在意。

        虽然,他不怎么在意阳春的死活,但阳春毕竟在他手下办事多年,打狗还得看主人,这件事,他必须有所作为。

        哗!

        黑衣青年此话一出,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得包括张三、罗萍在内的众人纷纷色变。

        然而,却没有人站出来。

        便是张三和罗萍这两个副宗主,如今也没有站出来的打算。

        开什么玩笑!

        站出去,那可只有死路一条。

        虽说是替宗主死,可以挽救凌天宗所有人的性命,但别人的命,又如何能得自己的命?

        “怎么办?怎么办?”

        不少凌天宗长老、弟子慌了。

        “谁愿意出去代宗主牺牲?牺牲他一人,挽救整个宗门!我们会记住他的。”

        “屁话!要不然你出去,我们记住你?”

        “我……我……”

        ……

        一群凌天宗长老、弟子脸色难看,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却是没有人愿意站出来。

        “看来,你们都很珍惜自己的性命。”

        黑衣青年看着眼前的一幕,面露讽笑的说道。

        “既然如此,我便一同送你们所有人……”

        紧接着,黑衣青年抬手,身开始涌现出一股股可怕的气息,仿佛能毁天灭地的气息,压得在场不少修为低的凌天宗弟子纷纷色变,面露绝望。

        这是武帝亲传弟子的力量?

        “你说只要有人出来,你放过他们?”

        在这时,一道平静蕴含着冷意的声音,一道女人的声音,自远处传来,打断黑衣青年的话。

        紧接着,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出现,宛如火精灵一般,现身于在场众人的眼前,立在那里,和黑衣青年对峙。

        “天舞小姐,让我代替少爷吧。”

        同一时间,两道身影远处而来,其一个年男子,正一脸认真的看向刚刚出现在人前的红衣女子。

        “他的宗门,是我的宗门。”

        刚刚出现的红衣女子,正是凤天舞,现身以后,便一脸冷漠的凝视着眼前的黑衣青年。

        听到刚刚赶来的熊全的话,她语气淡然的回应,好像她现在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一般。

        “好美的女人!”

        在凤天舞出现的时候,黑衣青年的目光被她完全吸引了。

        他这一生见过不少的美女,可大多都是虚有其表,似眼前这个红衣女子般容貌绝世,且气质不俗的女子,却还是第一次见。

        有生以来,他那一颗原本只执着于武道修炼的心,骤然一颤。

        他,心动了。

        “天舞小姐。”

        听到凤天舞的话,熊全脸色大变,要是天舞小姐出了什么事,让他如何跟少爷交代?

        “你杀了我,放过其他人。”

        深吸一口气,熊全宛如化作一道闪电,转眼立在凤天舞的身前,将凤天舞护在身后。

        嗖!

        熊全刚刚站定,一阵风啸声传来,一道身影出现在熊全的身旁,和熊全一同将凤天舞护在身后。

        正是金煞。

        “金煞,你……”

        看到金煞如自己一般愿意用生命保护凤天舞,熊全一时忍不住愣住。

        在他看来。

        他跟随少爷多年,愿意为少爷付出生命,理所应当。

        可金煞不同,跟着他家少爷的时间极短。

        “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金煞淡淡一笑,眼随即流露出几分敬意,“在主人助我们一族报了仇的那一刻起,我将自己这条命交给了主人。”

        “为了主人,我金煞虽死无憾!可惜的是,以后不能跟在主人身边了。”

        说到后来,金煞叹了口气。

        不管是凤天舞,还是金煞、熊全两人,如今毅然而然的拦在黑衣青年的身前,护住了所有的凌天宗长老、弟子。

        一时间,不少人面红耳赤,只觉得无地自容。

        “我张三也愿意代宗主偿命。”

        很快,张三脸色经过一阵风云变幻后,跟着飞掠而出,立在熊全和金煞两人的身旁,目光落在黑衣青年的身。

        在他看来。

        自他来到凌天宗以来,深受宗主看重,更是在宗主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

        如果他现在再不站出来,枉为人。

        刚才他虽然没有站出来,但心里无疑是深感愧疚。

        嗖!

        又一道风啸声传来,却是罗萍也站出来了。

        一时间,张三和罗萍这两个凌天宗副宗主,得到了在场所有凌天宗长老、弟子的敬重。

        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们不负副宗主之位。

        “哼!你们的贱命,还不足以代段凌天去死。”

        而在这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黑衣青年抬手之间,一股浩瀚的劲风横扫而出,转眼将立在凤天舞身前的四人扫到一旁。

        四个武皇强者,其两个还是武皇境七重以的存在,还没来得反应过来,被一一扫飞了出去,毫无还手之力。

        在黑衣青年的面前,他们犹如蝼蚁,不堪一击。

        一时间,四人纷纷色变。

        “你,愿意代凌天宗宗主段凌天去死?”

        黑衣青年将眼前的四个障碍扫飞以后,目光灼灼的看向凤天舞,直言问道。

        凤天舞没有开口回应黑衣青年。

        她那一双决然的眸子,无疑是最好的回应。

        “有你这般出色的美人儿代段凌天去死……说实话,连我都有些嫉妒他。”

        黑衣青年也不气恼,不紧不慢的说道。

        说到后来,他眼流露出几分艳羡之意,随即又问道“我很好,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为何愿意为他去死?”

        “他是我的男人。”

        这一次,凤天舞开口了,开口之时,原本决然而冷漠的一双秋眸,多出了几分生气,连脸的寒霜仿佛都消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