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203章 ‘大宝藏’

第1203章 ‘大宝藏’

        “真的是万年朱果!”

        望着手里红得紫的灵果,段凌天目光大亮,语气间充满了兴奋。

        虽然,先前大汉和老人交手的时候,就曾经提起过这万年朱果,但他毕竟没有亲眼看到,所以并不能确定大汉和老人是不是认错了。

        而现在,看着眼前的灵果,他彻底确认了下来。

        眼前的这枚灵果,确实是万年朱果。

        因为它跟轮回武帝记忆中的万年朱果一模一样。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段凌天得知:

        轮回武帝第一世时,也曾经得到过一枚万年朱果,和眼前的这枚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他现在无比肯定手里的灵果就是万年朱果。

        段凌天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背对着他的老人耳中,令得老人脸色再次一变,厉喝道:“什么人?!”

        厉喝的同时,老人迅转身,同时飞后退,似乎深怕后面的人会偷袭他一般。

        片刻,他才看清楚原本立在他身后之人的模样,一个看起来约莫二十五岁左右的紫衣青年,容貌俊逸,剑眉星目,风度翩翩。

        “你是什么人?!”

        老人看着眼前的紫衣青年,沉声问道。

        被老人盯着的,自然就是段凌天。

        这时,段凌天也回过神来,淡淡的扫了老人一眼,“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枚万年朱果我要了。”

        段凌天说到后来,语气间夹杂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这是我找到的!”

        老人沉声说道。

        虽然,他不知道眼前的紫衣青年具体有多强,但他从对方先前展现出来的度,却又是可以判断对方的修为不俗。

        如果没有必要,他也不愿意招惹对方。

        只是,万年朱果对他而言意义非凡,如若他将其服下,或许能凭此而一举从武皇境八重突破到武皇境九重。

        所以。除非必要,否则他不会轻易放弃万年朱果。

        “你找到的?”

        听到老人的话,段凌天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笑了,畅怀的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枚万年朱果好像是那个大块头先找到的吧?”

        “你杀死他之前。不是说过能者得之吗?”

        说到后来,段凌天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说道:“如果你有意见,我不介意你挑战我……只要你能战胜我,我便将这枚万年朱果还给你。如何?”

        能者得之?

        听到段凌天的话,老人的脸色愈的低沉,只觉得自己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时,他也终于意识到,对方的出现并非偶然。

        或许,早在他和那个大块头交手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潜伏在暗处。要不然,对方又怎么可能会知道他当时说过的话。

        而段凌天最后的一句话,也令得老人愈的忌惮。

        对方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就说明对方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了自信。

        一时间,老人萌生了退意。

        只是,刚刚萌生的退意,很快又被他内心深处升起的贪念压下。“不!我不能就这样放弃万年朱果。”

        万年朱果的存在,让得老人不愿意就此离开。

        嗖!

        不只如此,喃喃自语之间,他更是目露疯狂之色,抬手之间,一品灵器拐杖出现。直接冲杀向段凌天。

        他一出手,便是全力施为,毫不留情,仿佛想要一击秒杀段凌天。

        只是,他去得快,回来得也快。

        就在老人取出一品灵器拐杖,全力冲杀向段凌天的时候。

        段凌天不只没有避让。反而上前一步,在老人手中拐杖碰到他之前,一掌拍出,如有神助,落在老人的胸膛上,出砰一声巨响。

        紧接着,老人如离弦之箭般飞出,狠狠的撞在山壁上,哇哇连吐几口淤血。

        也是段凌天有所留手。

        要不然,以段凌天的实力,杀他不过是转眼间的事。

        区区武皇境八重武者,还不被段凌天放在眼里。

        老人缓过气来,第一时间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服下,恢复一些后,方才一脸惊惧的看向立在不远处的段凌天。

        下一刻,他二话不说,直接开溜。

        当现段凌天没有去追他以后,他才忍不住松了口气。

        离开的时候,老人只觉得自己背心的衣服都被冷汗侵湿了,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距离死亡是那么近。

        那种几近窒息的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尝试。

        至于什么万年朱果,如今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不敢再意图染指。

        万年朱果,就这样成为了段凌天的囊中之物。

        “等回去以后,便让罗萍去准备其它药材……一旦药材凑齐,配合这枚万年朱果,便可以炼制出一鼎玄皇丹。”

        想到这里,段凌天忍不住有些激动。

        片刻,他才回过神来,如获珍宝般将万年朱果收进纳戒。

        “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还没找到轮回武帝留下来的大宝藏,就得到了一枚万年朱果。”

        喃喃自语到得后来,段凌天的嘴角上噙起了一抹笑意。

        “现在,也该去找轮回武帝留下来的大宝藏了。”

        紧接着,段凌天根据轮回武帝万年前的记忆,开始在这片山脉各处搜寻起来,想要找到轮回武帝留下来的那枚纳戒。

        在轮回武帝第二世的时候,他为第三世准备的各种奇珍异宝,都被他存放到那枚解除了认主的纳戒里面。

        现在,段凌天就是要得到那枚纳戒,因为得到纳戒,就相当于得到了轮回武帝留下来的大宝藏。

        “到底在什么地方?”

        接连搜寻了一天一夜,段凌天还是没有任何现。

        时隔万年,这片山脉或多或少生了一些变化。

        所以,段凌天想要从中找出轮回武帝留下来的那枚纳戒,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花费一段时间。

        终于,三天三夜以后,段凌天成功找到了轮回武帝留下来的那枚纳戒,纳戒被深埋在地底之下,要不是段凌天的精神力敏锐,怕是还现不了。

        滴嗒!

        段凌天捏破手指,一滴鲜血落下。落在刚刚出土的古朴纳戒上面,滴血认主。

        这时。段凌天也得到了纳戒的控制权。

        意念一动,他看到了纳戒里面的一切。

        这枚纳戒,有着宽敞得吓人的空间,“不愧是轮回武帝炼制出来的皇品灵器层次的纳戒……竟如此宽敞。”

        段凌天手里的这枚纳戒,里面的空间之大,足以比拟一座宽敞的府邸。

        不过,段凌天的注意力很快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了。

        宽敞的纳戒空间里面,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堆积如山,看得段凌天一阵目眩神迷。半天没能反应过来。

        这些东西,便是轮回武帝留下来的大宝藏,从今往后,只属于他一人。

        嘶!

        深吸一口气后,段凌天才缓和下激动的心情,继而开始清点着纳戒里面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心神完全沉迷于其中。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面对这么多的宝物,段凌天的心跳还是在不断的加快。

        时光飞逝。

        一转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凌天宗,凌天峰。

        呼!

        一阵风吹过,凌天峰峰巅上空多出了一道身影,一道黑色的身影。

        却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高大青年男子。青年男子长相英俊,眉宇间不怒自威,立在那里,仿佛与天地相融。

        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人物。

        “段凌天!”

        突然,黑衣青年嘴唇微动,直接开口,声音不大。却蕴含着元力,传遍了凌天峰上下的每一个角落。

        “谁在喊宗主?”

        “声音好像来自于峰巅。”

        ……

        一时间,整个凌天宗都轰动了,不少凌天宗长老、弟子更是踏空而起,往峰巅而去。

        罗萍、张三作为凌天宗副宗主,很快也现身了。

        凤天舞、金煞和熊全等人,也都一一现身。

        “熊全,你觉得会是谁?”

        金煞元力凝音问熊全。

        “我怎么知道。”

        熊全没好气的白了金煞一眼,随即喃喃低语,“少爷还没回来,就有人上门找他……也不知道是敌是友。”

        没多久,凌天峰上的所有凌天宗长老、弟子,只要是没闭关、没出远门的,几乎都来到了凌天峰峰巅。

        来到峰巅以后,一群人望着远处的黑衣青年,指指点点。

        “刚才就是他在喊宗主的名字?”

        “好像是。”

        ……

        不少凌天宗弟子上下打量着黑衣青年。

        “你是什么人?找我们宗主有什么事?”

        罗萍看向黑衣青年,沉声问道。

        只可惜,黑衣青年却是没有理会罗萍,自顾自环视着在场的一群凌天宗长老、弟子,高声问道:“段凌天,是否杀死了迷失石林的武帝弟子阳春?”

        黑衣青年问得突兀,在场之人一时都没能反应过来,偶尔有人率先反应过来,却都是纷纷色变。

        虽然没有人承认,但看不少凌天宗长老、弟子的表情,无疑是在默认。

        “很好,很好。”

        刹那间,黑衣青年脸色不变,但他重复说话的语气,却俨然充斥着几分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