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98章 武帝亲传弟子的‘狗’

第1198章 武帝亲传弟子的‘狗’

        “是宗主!”

        听到声音,不少凌天宗长老、弟子目光一亮,开始四处张望,仿佛想要找出他们凌天宗宗主的所在。

        也有一些人,目光古怪的看向阳春。

        武帝弟子又如何?

        我们凌天宗宗主,一样叫你白痴!

        而听到仿佛自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的阳春,在察觉到周围一道道古怪的目光以后,彻底怒了。

        “你是段凌天?”

        他那锐利的目光,很快落在不知何时出现的紫衣青年身,充满了暴戾和杀意。

        紫衣青年,自然便是段凌天。

        如今,段凌天正立在凤天舞的身边,宛如一位护花使者。

        这时,立在凤天舞身前的金煞和熊全也识趣的退了下去,毕恭毕敬的站在段凌天的后面,好像是段凌天的影子一般。

        “云长老。”

        阳春的询问,段凌天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目光落在阳春身后的云刚身,“你当日不辞而别,是为了找帮手卷土重来?”

        被段凌天无视的阳春,脸色愈的阴沉,一双蕴含杀意的眸子仿佛能喷出火来一般。

        “段凌天,阳春大人在问你话!你竟然敢无视阳春大人,你死定了。”

        云刚也察觉到了阳春的怒意,不由面露冷笑的说道。

        然而,这时的段凌天,目光却又在云刚身边的两人身掠过,正是游家兄弟。

        他的目光在掠过两人的身后,俨然闪过一缕择人而噬的厉芒。

        他自问从未亏待过这两人。

        然而,今日,这两人却是背叛了他,背叛了凌天宗。

        “我是不是死定了,你怕是没有机会知道了。”

        面对云刚的冷笑,段凌天不紧不慢的说道。

        而在这时,阳春的脸色突然一变,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好像在躲避着什么,甚至来不及去提醒身边的云刚三人。

        砰!!

        几乎在阳春消失在原地的同一时间,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宛如惊雷般炸开,

        轰!轰!轰!轰!轰!

        ……

        一阵阵震动天际的气爆声,也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不少修为低的凌天宗弟子,更是被震得七窍流血。

        同一时间,伴随着气爆声掀起的气浪,化作一阵阵肆虐的狂风,席卷周围一片区域,令得不少修为低的凌天宗弟子眯起了双眼。

        众目睽睽之下,前一刻还好端端的立在那里的云刚和游家兄弟,伴随着这一声巨响,顷刻间被爆成三团血雾。

        血雾飞溅,宛如焰火绽放,极其绚丽。

        静。

        现场一阵死寂。

        便是那闪躲到一侧的阳春,脸色也是极其的难看,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三团血雾爆开的地方,那里出现了一道庞大的身影。

        三米来高的庞大身影,现身于在场之人的眼前,让得在场之人纷纷一怔。

        “傀儡?”

        “我不是在做梦吧?”

        ……

        一时间,不少人无声的彼此对视,心里冒出相差无几的念头。

        不少人更是伸手狠狠的捏向自己的大腿,直到大腿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他们才彻底确认下来,原来他们不是在做梦。

        什么时候,傀儡也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了?

        秒杀一个武皇境八重强者,两个武皇境七重强者。

        只是想想,他们都觉得头皮麻。

        当然,更让他们惊骇莫名的,还不止于此。

        只见远处三米来高的巨型傀儡现身以后,竟然人性化的一抬手,将漫天血雾三枚纳戒和十余枚奥义碎片收起。

        紧接着,在一群愕然而震撼的目光,傀儡将手的纳戒和奥义碎片尽数扔出。

        扔出的方向,赫然正是段凌天所在的那个方向。

        嗖!嗖!嗖!

        ……

        三枚纳戒和十余枚奥义碎片破空而来,目标直指段凌天,靠近段凌天以后,被段凌天随手收了起来,并且收进了纳戒。

        看到这一幕,在场众人一阵无语。

        “我还以为它是要拿纳戒和奥义碎片攻击宗主……却没想到,它是要将纳戒和奥义碎片交给宗主。”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区区傀儡也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从未听说过云霄大6有这么强大的傀儡……最重要的是,这只傀儡,好像还听从宗主的命令。”

        “傀儡,不是只能配合铭纹之阵启动,一旦出手,便六亲不认的吗?怎么现在却听从宗主的命令了。”

        “据说……数月之前,在太平城周家拍卖场举办的拍卖会,宗主竞拍到了一块玄银!”

        “玄银?那是什么?”

        “玄银,是一种配合铭纹之阵,融入傀儡体内,能让傀儡听从命令的特殊材料。”

        “原来如此。”

        ……

        随着一群凌天宗长老、弟子议论纷纷,他们对于傀儡听从他们凌天宗宗主段凌天命令的行为,倒也见怪不怪了。

        不过,对于傀儡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他们源自心底感到震撼的同时,纷纷心生困惑。

        他们任何一人,都从未听说过有这么强大的傀儡。

        “这只傀儡太强了!强得令人心悸。”

        “那两位游副宗主,怕是到死也没想到,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

        “我估计,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被宗主的这只傀儡杀死了。”

        ……

        对于游家兄弟的死,不少人一阵唏嘘。

        罗萍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此时此刻,她无庆幸自己站在了凌天宗这边,要不然,她的结局肯定会和游家兄弟一样,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锤……锤子竟然这么变态?”

        呆怔了半天的陈少帅,终于反应了过来,反应过来以后,他的脸充满了心有余悸的惊容。

        现在,他才意识到。

        当初这个锤子攻击他,怕是最多只用了三成的力量,要不然,他不可能活下来。

        锤子所展现出来的秒杀两个武皇境八重武者、一个武皇境九重武者的实力,让他清晰的意识到这一点。

        “宗主身边竟然还有这么样的怪物。”

        张三目瞪口呆。

        此刻,又何止是其他人,便是段凌天身边的金煞和熊全,也都是面露惊愕,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看到了莫名的震惊。

        “熊全,这只傀儡,主人是怎么弄出来的?”

        金煞元力凝音询问熊全。

        “你问我我问谁?我只知道主人最近造出了一只傀儡,可我却也没想到会是这么变态的傀儡。”

        熊全没好气的回应道。

        说到后来,他的脸遍布惊容。

        凤天舞的脸色虽然平静如初,但在她那一双美丽的秋眸深处,却俨然夹杂着几分震惊。

        明显也被段凌天造出来的傀儡的实力惊到了。

        “将这只傀儡的控制权给我,你死……我可以考虑放过他们。”

        而在所有人被段凌天的傀儡震撼的时候,一道冷漠的声音传递开来,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让得不少人纷纷色变。

        一时间,说话之人,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说话之人,正是阳春。

        同时也是武帝弟子。

        他这话,明显是对段凌天说的。

        “段凌天,这家伙除了是原阴阳宗阳峰峰主阳宏的亲哥哥,另外好像还是什么武帝弟子。”

        这时,陈少帅看向段凌天,出声提醒道。

        “武帝弟子?”

        听到陈少帅的话,段凌天眉头一掀,惊咦一声以后,方才开始重新审视着眼前的年男子,阳春。

        段凌天的惊咦,也让得阳春脸浮现一抹得色。

        只是,很快,他脸的得色又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阴沉。

        这一切,只因为段凌天接下来的一句话。

        “据我所知,武帝弟子,很多甚至连武帝都不认识他们……这些人,挂着武帝弟子的名头在外招摇撞骗,其实只是武帝亲传弟子的狗。”

        不得不说,段凌天现在说的这一番话,言辞犀利,字字诛心。

        这从阳春阴沉的脸色能看出来。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不是武帝亲传弟子吧?”

        说到后来,段凌天似乎并没有放过阳春的意思,进一步追问道。

        不是武帝亲传弟子,那是寻常武帝弟子。

        寻常武帝弟子,在段凌天的口,俨然是任由武帝亲传弟子驱使的狗!

        作为融合了轮回武帝记忆的人,段凌天自然知道云霄大6武帝麾下之人,又分为亲传弟子、普通弟子和下等门徒。

        “段凌天!”

        终于,阳春再也按耐不住心的愤怒,近乎咆哮的喝道“今日,我不只要杀死你,还要灭你凌天宗满门!”

        这一刻,怒到极致的阳春,似乎对段凌天操控的傀儡锤子也不感兴趣了。

        现在,他只想干掉段凌天!

        这个在知道他的身份后,还敢羞辱他的人。

        “怎么?被我说心事,恼羞成怒了?”

        段凌天脸笑意更浓,进一步挑衅着阳春,似乎并没有因为阳春是武帝弟子而有所忌惮。

        “死!”

        段凌天的进一步挑衅,好像是一根导火线,彻底点燃了阳春的满腔怒火,让得阳春面容变得无狰狞的同时,出愤怒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