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92章 强大的‘傀儡’

第1192章 强大的‘傀儡’

        如果不是那几个一流势力的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被凌天宗挖走,武烈不可能说服那几个一流势力对凌天宗出手。  敬请记住我们的址::.me。

        这一点,段凌天心里清楚。

        眼看武烈被杀死,段凌天动了,将武烈尸体的纳戒和奥义碎片收取。

        紧接着,段凌天身形再次掠动,凭空消失在大多数人的眼前。

        咻!咻!咻!

        ……

        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数道昙花一现的剑啸声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

        紧接着,一群凌天宗长老、弟子现,在真武宗宗主武烈死后,剩下的五人全部被杀死,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同一时间,他们看到紫色身影再次出现。

        一袭紫衣的青年男子,映入他们的眼帘,让得他们一阵心惊胆战,半天没能回过神来。

        宗主的实力,也太变态了吧?

        “收获还不错。”

        段凌天望着手里的一堆纳戒和奥义碎片,喃喃低语。

        “宗主好强!”

        这时,一群凌天宗长老、弟子回过神来,一个个面露崇拜的望着眼前的紫衣青年。

        虽然,他们早知道他们凌天宗的这位宗主实力强,但也只以为原阴阳宗阳峰峰主阳宏强一些,强得不多。

        然而,今日,他们的这个念头却是一去不复返。

        开什么玩笑!

        他们的这位宗主,刚刚可是干掉了四大武皇境九重强者的联手。

        那四个武皇境九重强者,任何一人,都足以轻而易举的杀死原阴阳宗阳峰峰主阳宏,可却是转眼死在他们凌天宗宗主的手里。

        “我们凌天宗有宗主在,完全可以跻身层的一流势力了。”

        不少人窃窃私语。

        云霄大6内6,一流势力虽多,但实力却是参差不齐。

        如原来的阴阳宗,还有真武宗、周家,在内6的一流势力,都是属于垫底的存在,是下层一流势力。

        而段凌天刚才杀死的那四人,却是四个下层一流势力的领袖。

        他们的实力,远非下层一流势力的强者所能。

        “是啊……以宗主的实力,便是对那些层一流势力的顶尖强者,也未必不能胜!”

        又有人说道。

        他的话,很快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我们凌天宗的宗主,以一己之力,干掉六大一流势力的领袖,以及他们身边的武皇境八重强者……想起刚才的一幕,我现在还有些激动。”

        不少凌天宗长老、弟子,兴奋的说着类似的话。

        这一刻,他们以自己是凌天宗的长老、弟子为荣。

        “主人的实力提升得太快了。”

        金煞看着段凌天,面露苦笑。

        他第一次见到段凌天的时候,还跟段凌天交过手,当时的段凌天虽然他强,却也强不了多少。

        然而,现在的段凌天,却是将他远远的甩在后面。

        “少爷。”

        见识到段凌天的实力,熊全目光亮,一脸的激动。

        凤天舞立在一旁,脸看不出喜怒,但在看向段凌天的时候,一双秋眸深处,却俨然夹杂着几分温柔。

        “变态!太变态了!”

        张三下打量着段凌天,一边打量,一边喃喃自语,好像是第一次见到段凌天一般。

        他万万没想到。

        他加入的凌天宗的这位宗主,不只是一位变态的炼器师和炼药师,还是一位变态的武道强者,一身实力之强,让他只能仰视。

        “据说……宗主还是一位铭纹大师。”

        想到这里,张三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觉得自己这些年都活到狗身去了。

        和张三一样震撼的,还有他身后的一群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

        这些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都是在张三加入凌天宗以后跟着加入的。

        刚进凌天宗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充满傲气。

        可当见识到段凌天这个凌天宗宗主的炼器手段和炼药手段,他们一个个却是都老实了。

        他们这才意识到。

        他们的炼器手段和炼药手段,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

        过去,他们虽然听说过他们凌天宗宗主的实力很强,甚至能一个照面干掉原阴阳宗阳峰峰主阳宏,但却没有具体的概念。

        今日,在他们的心里,对他们凌天宗宗主段凌天的实力终于有了深刻的概念。

        这个概念,也让得他们震撼莫名!

        “我们的这位宗主,简直是天的宠儿!”

        “不只在炼器一道、炼药一道和铭纹一道取得了极大成,便是在武学一道,也是拥有极其强大的实力。”

        “四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九千头远古角龙之力……如此实力,足有横行内6外围了。”

        ……

        一群一品炼器师、一品炼药师窃窃私语,纷纷感慨。

        “都散了吧。”

        面对一道道充满崇敬的目光,段凌天脸色不变,语气平静的下令道。

        而在话音刚落的同时,他整个人凭空消失在大多数凌天宗、长老弟子的眼前,只在少数几个武皇境七重以的存在眼前留下一道残影。

        段凌天离开后,现场更加热闹起来。

        “等今日之事传扬出去,我们凌天宗又将名震内6以南外围区域!”

        对此,没有人怀疑。

        而这个消息,也确实很快传扬了出去,由凌天宗弟子大肆传扬了出去。

        随着消息扩散,不少听说了这个消息的人都被震撼了。

        凌天宗,又一次出名了!

        这个由原来的阴阳宗改名而来的宗门,再一次名扬四方。

        其,凌天宗宗主段凌天,更是被广为流传,在被无数女性武者视作梦情人的同时,也被许多年轻一辈视作偶像。

        一时间,在内6以南外围区域,到过百岁的老人,下到三岁小孩,没有一个不知道段凌天。

        段凌天的名望,一时也是如日天。

        凌天宗的风头,也压过了内6以南外围区域任何一个一流势力。

        当然,这也是因为,内6以南外围区域,只有下层一流势力和下层一流势力,没有更强的一流势力。

        更强的一流势力,分布在内6内围区域,乃至内6核心区域。

        凌天宗,凌天峰。

        轰!轰!轰!轰!轰!

        ……

        一阵阵如炸雷般的巨响,自凌天峰峰巅传递而落。

        如今,在凌天峰峰巅,正有一道紫色身影和一道铜色身影相互交战,二者度极快,消失在原地的同时,已经对轰在一起。

        咻!

        突然,紫色身影的主人出剑了。

        同一时间,在他头顶虚空之,天地异象也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化作四头远古苍龙虚影,外加九千头远古角龙虚影。

        轰!轰!轰!

        ……

        然而,便是面对出剑的他,铜色身影也是丝毫不惧,那如巨锤般轰出的双拳,石破天惊,仿佛能震破苍穹。

        九龙御剑诀!

        九龙寸芒闪!

        随着紫色身影迅后掠,缠绕在他身体周围的九柄剑顷刻间射出,宛如化作九道闪电,掠向那铜色身影。

        宛如九道闪电的剑芒,一经破空,度飙升到极致,转眼化作了八十一头五彩的神龙。

        八十一头神龙刚刚出现,它们的眸子射出了一道道极致寸芒。

        咻!咻!咻!咻!咻!

        ……

        一共一百六十二道极致寸芒,铺天盖地般对着铜色身影掠出,去势汹汹,仿佛要在他的身留下一百六十二个血洞。

        轰!轰!轰!轰!轰!

        ……

        同一时间,铜色身影的身体周围又多出了一股红色的力量,宛如火焰燃烧,双拳破空,犹如两柄巨锤落下,迎一百六十二道极致寸芒。

        在他头顶虚空之,天地异象也生了极大的变化。

        五头远古苍龙虚影,一千头远古角龙虚影,随着他的双拳奔行而出,气势汹汹,所过之处,宛如黑云压城。

        锵!锵!锵!锵!锵!

        ……

        铜色身影双拳齐出,混淆在一起的四种颜色的力量横贯长空,宛如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防护层,硬生生拦下了一百六十二道极致寸芒。

        不过,即便拦下了一百六十二道极致寸芒,他还是被震得连续后退几步。

        五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展现出来的防御,面对四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九千头远古角龙之力展现出来的攻击,明显并不轻松。

        这时,紫色身影停止了动作,甚至收起了手的剑。

        至于足有三米来高的铜色身影,在紫色身影停止动作以后,也老实的立在那里,半天没有动静。

        在他的身体周围跳动的四种颜色的力量,如今也逐渐的散去。

        如果有第三个人在这里,肯定会惊骇莫名。

        因为这一道三米来高的铜色身影,并非人类,而是一只傀儡,一只通体铜色,且造型精致的巨型傀儡。

        傀儡身的轮廓,泾渭分明,一看知道打造出他的人极其认真,花费了不少功夫。

        “全力施为,五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暂时却是没办法提升了。”

        这时,紫色身影一边靠近傀儡,一边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