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90章 战!

第1190章 战!

        “段凌天,从今往后,凌天宗将不复存在!”

        四个并肩和段凌天对峙的武皇境九重强者,那个黑袍老人,也会是千丈宗宗主,声音清冷的说道。

        言语之间,好像段凌天注定会被他们杀死一般。

        “那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面对四个武皇境九重强者,段凌天一脸平静,看不出喜怒。

        不知何时,他手的准皇品灵剑分作九柄,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不断的旋转着,度越来越快。

        “你还是铭纹师?”

        眼看段凌天露出这一手,和他对峙的四个武皇境九重强者,纷纷一惊。

        他们看得出来。

        现在,段凌天正是以精神力操控九柄剑在他身体周围旋转。

        相对于四人和他们另外六个同伴的震惊,凌天宗的众人却是不怎么惊讶,因为他们的宗主是铭纹师的事,在宗门内并不是什么秘密。

        在这凌天宗北边,寒风之所以没法侵袭、靠近,便是因为宗主布置的那座大型铭纹之阵。

        那个时候开始,他们知道他们宗主是一位出色的铭纹师。

        至于段凌天身体周围缠绕的九柄剑,虽说一模一样,但大多数人只以为是他取出的九柄一模一样的灵剑。

        他们根本想不到这九柄剑是由一柄剑变成的。

        “建儿,爹虽然不能亲手为你报仇,但今日却也算是为你报了仇了……你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

        “杰儿,等这段凌天一死,爹会亲自杀死那个贱人,为你报仇!”

        真武宗宗主武烈的目光,从段凌天身转移到凤天舞的身,陡然迸射出极致的寒芒,择人而噬。

        在他看来。

        今日,段凌天必死无疑。

        虽然,段凌天可以杀死周家大长老,一个武皇境九重的存在。

        然而,据他所知,周家大长老不过是刚突破到武皇境九重,甚至于没有领悟一种九重皇境奥义的存在。

        而他花费一番功夫去怂恿、召集的这四位武皇境九重强者,任何一人都有着可以碾压周家大长老的实力。

        “宗主!”

        凌天宗的一群人面色凝重的看着段凌天的背影,眼流露出几分担忧。

        如今,他们只觉得这位宗主是那么的高大,站在那里,宛如一座巍峨高山。

        他们屏住了呼吸,没一人开口说话。

        他们现在也已经了解到,他们宗主面对的,是四个和他们凌天宗一般的一流势力的领袖。

        这四人的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一时间,不少人为段凌天捏了一把冷汗。

        “少爷。”

        “主人。”

        熊全和金煞并建立在远处,目露希翼的看着段凌天,都希望段凌天能干掉那四个一流势力的领袖。

        不过,也只是希望。

        在他们的心里,一样没底,即便他们了解段凌天。

        “主人杀死突破到武皇境九重的周家大长老的事,他们肯定知道……可他们还是来了,看来也是有一定的自信。”

        金煞元力传音和熊全交流。

        “废话!这个我自然知道。”

        熊全没好气回应道,回应的同时,眼流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凤天舞如今也已经退后,她静静的看着段凌天的背影,眼流露出信任,那是无条件的信任。

        “杀!!”

        终于,千丈宗宗主,那个黑袍老人陡然暴喝一声,紧接着宛如化作一道黑色闪电,直掠段凌天的所在,去势汹汹。

        轰!

        在黑袍老人动身的刹那,他原本所在之地的空气都被他震得一阵动荡,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气爆声,后面还伴随着一阵阵略显轻微的气爆声。

        轰!轰!轰!

        几乎在黑袍老人动身的刹那,另外三人纷纷出手,目标直指段凌天。

        擒贼先擒王!

        雷霆般出手的四人,心有数。

        只要将段凌天这个凌天宗宗主干掉,凌天宗便将支离瓦解,乃至不复存在。

        “凌天宗,将会成为云霄大6历史最短命的一流势力!”

        跟在黑袍老人后面出手的三人,一人的声音传递出来,语气间夹杂着蔑视和不屑。

        他的话,让得凌天宗众人纷纷色变。

        “大话谁都会说!还是那句话,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面对来人的挑衅,段凌天的声音跟着传出,语气间充满平静,根本不像是一个被四个武皇境九重强者盯的人在说话。

        龙游九天!

        面对来势汹汹的四个武皇境九重强者,段凌天身形掠动,宛如化作了一头五彩神龙,冲霄而起,直入云端。

        “哼!”

        伴随着四声冷哼,攻击段凌天的四人纷纷转向,宛如四道闪电直掠段凌天而去。

        包括段凌天在内的五人,度之快,让得大部分凌天宗弟子根本捕捉不到他们的身影,只隐约可以听到耳边传来的一阵阵气爆声。

        以及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一阵阵狂风。

        如今,能勉强看清段凌天等五人动作的,只有武皇境七重以的存在。

        在他们的眼里,眼前的一幕极其壮观。

        前面一头五彩神龙开路,后面四道闪电般的流光紧随其后,片刻隐入云霄,不一会儿完全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嗖!嗖!嗖!

        ……

        看到这一幕,在场之人纷纷踏空而起,追了去。

        不管是看得清段凌云等人动作的,还是看不清的,都凑热闹一般的踏空而起,遥遥望着远处不断动荡的云雾。

        哗!哗!哗!

        ……

        此时此刻,众目睽睽之下,可以看到虚空之有十六头远古苍龙虚影,以及过两万头远古角龙虚影,正张牙舞爪向前掠出,似乎在攻击着同一目标。

        “这是四大势力领袖引动天地之力形成的天地异象……平均下来,一人都有过四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五千头以的远古角龙之力。”

        轰!轰!轰!轰!轰!

        ……

        气爆声接二连三传来,如雷贯耳,震得一些实力弱的凌天宗弟子脸色涨红,更有甚者七窍流血,慌忙伸手捂住双耳。

        如今,四大势力的领袖,已经用他们的一品灵器。

        四人的灵器,各不相同。

        一人用刀,一人用剑,一人用锤,一人用拳套。

        嗡!嗡!嗡!嗡!嗡!

        ……

        用刀之人,所过之处,空气间的气流宛如被一柄巨刀破开,漫天刀光呼啸而出,席卷向前方宛如化作一头五彩神龙的身影。

        咻!咻!咻!咻!咻!

        ……

        用剑之人,出手之时,铺天盖地的剑芒掠出,化作一张剑,犹如天罗地般笼罩那一道紫色身影。

        轰!轰!轰!轰!轰!

        ……

        不管是用锤之人,还是用拳套之人,手巨锤砸出、拳头砸出,都宛如一颗颗出膛炮弹射出,撕裂长空,掀起一阵阵可怕的气爆声。

        这些气爆声,也是震得一些实力弱的凌天宗弟子七窍流血的根源。

        “最强的,全力出手,堪四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六千多头远古角龙之力……最弱的,全力出手,堪四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五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施展出天级高阶身法武技龙游九天的段凌天,面对四人越来越近的攻击,却是显得格外的冷静。

        “实力倒是够平均的……且都那个周家大长老强。”

        不知何时,段凌天心里一动,身形再次转弯。

        嗖!

        这一次,段凌天却是转身往回冲去,在众目睽睽之下,毅然而然的迎了四大势力领袖的全力一击。

        “找死!”

        眼看段凌天转身向他们冲来,包括千丈宗宗主在内的四大势力领袖,一个个目露错愕的同时,面露冷笑。

        在他们看来,这凌天宗宗主段凌天,根本是送门来让他们杀。

        “放弃抵抗了么?”

        这是他们四人内心的想法,四人的嘴角同时泛起一抹得色。

        与此同时,他们四人施展出来的攻击,伴随着汇聚在一起的浩瀚天地异象,如狂风暴雨般对着迎来的那一道紫色身影席卷而出。

        “宗主这是干什么?!”

        看到眼前的一幕,不少凌天宗长老、弟子脸色大变。

        只有少数熟悉段凌天的人,目光陡然一亮,似是猜到了什么。

        反观真武宗宗主武烈等剩下的六人,如今也是目光大亮,在他们看来,段凌天敢在这个时候回头,无疑是在送死。

        “或许,他是觉得今日自己必死无疑,想尽早去死。”

        “凌天宗宗主,不过如此。”

        ……

        这是他们当大多数人的心声。

        “建儿,你看到了吗?这个段凌天,马要死了。”

        眼看段凌天整个人暴露在四大势力领袖的攻击之下,武烈的脸浮现一抹灿烂的笑容,仿佛已经看到段凌天被轰杀的一幕。

        只是,下一刻,他脸的笑容却又是彻底凝固了。

        天!

        他看到了什么?!

        同一时间,武烈身边的另外五人,也是纷纷色变,目露不可思议之色。

        “这……”

        凌天宗众人也惊呆了。

        不过,大多数人的脸,却流露出几分希翼和期待,好像看到了什么希望的曙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