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85章 真武宗宗主‘武烈’

第1185章 真武宗宗主‘武烈’

        段凌天闻言,双眼微微眯起。

        他万万没想到。

        轮回武帝第二世时留传下来的那个衣冠冢,竟然被人现了。

        最重要的是,轮回武帝留在里面的好处被人得到了。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

        那个衣冠冢,是他唯一留有炼器、炼药一道传承的衣冠冢。

        当然,里面留下来的只是到一品炼器师、一品炼药师层次的传承,至于准皇品炼器师、炼药师,乃至皇品炼器师、炼药师的存在,只字未提。

        是人都有私心。

        更何况是轮回武帝这个曾经的独一无二的皇品炼器师、皇品炼药师,根本不可能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分享给别人。

        “你们运气很不错。”

        段凌天看向张三,笑道。

        “再不错,也不师兄你。”

        张三的真实年纪,少说也要段凌天大二、三十岁。

        然而,他现在面对段凌天的时候,却好像在面对自己的长辈一般,谦卑有加。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的不自然。

        炼器一道,达者为先。

        “师兄,你刚才凝出来的器火……应该是一品器火还要高级的器火吧?”

        突然,张三双眸一闪,目露炙热的看向段凌天,问道。

        刚才,段凌天手冒出的暗金色火焰,只花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将他的一品灵扇融成了一滩液体。

        之他的一品器火,不知道强了多少。

        “不错。”

        段凌天没有否认,他刚才凝出的器火,确实是一品器火还要高级的器火,准皇品器火。

        也正因为准皇品器火,他才能将原本增幅八成九的一品灵器淬炼、重铸成可以增幅九成二的一品灵器。

        准皇品器火,炼制一品灵器,虽说是大材小用,但效果却是极佳。

        “看来,在一品炼器师之,还有更高的炼器师境界……师兄,没想到你在炼器一道有如此造诣,便是当年全盛时期的轮回武帝前辈,怕是都不现在的你吧?”

        张三叹道。

        他的一番话,说得段凌天双颊烫。

        他知道,张三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张三根本不知道轮回武帝的底细。

        或许,在张三的眼里,轮回武帝只是一个一品炼器师和一个一品炼药师。

        至于准皇品炼器师、炼药师,乃至皇品炼器师、炼药师,张三怕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只要你努力,迟早能到我现在的境界。”

        段凌天说道。

        “只要师兄愿意指点我,我相信我能到师兄你现在的境界。”

        张三笑道,意有所指。

        “放心。你既然加入了凌天宗,且不说你我之间还有轮回武帝的渊源,便是没有,我也不会对你藏私。”

        段凌天脸色一正说道。

        “多谢师兄。”

        张三闻言,面露狂喜的同时,连忙欠身道谢。

        “再过几日,想必会有更多的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来到我们凌天宗……到时,我会将一群一品炼器师交给你率领。”

        段凌天对张三说道“希望你到时候别让我失望。”

        “多谢师兄如此这般器重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张三一脸认真的应道。

        段凌天点头。

        他之所以下这样一个决定,是因为张三在炼器一道的造诣,远非寻常的一品炼器师所能。

        但凡一品炼器师,都心高气傲,想要让他们服气,必须在炼器一道狠狠的碾压他们,让他们心服口服。

        张三,无疑是一个极佳的人选。

        “李四大概什么时候出关?”

        另外,段凌天也想将一群一品炼药师交给李四带领,根据张三所言,李四在炼药一道的成,也是远寻常一品炼药师。

        “应该用不了多久。”

        张三说道。

        “那行。”

        段凌天点头,随即身形一动,往大殿之外射去,“跟我来,我让罗副宗主暂时找个地方安置你。”

        安置好张三以后,段凌天回房修炼,只修炼了三日,有不少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66续续门。

        这些炼器师和炼药师,都是慕名而来。

        而在段凌天展现出他在炼器一道和炼药一道的造诣以后,一群炼器师和炼药师都留了下来。

        作为炼器师、炼药师,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更多的是追求能在炼器、炼药一道更一层楼。

        而留在凌天宗,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一群炼器师,交给张三带领。

        一群炼药师,暂时由他带领。

        值得一提的是,在段凌天展现出强大的炼器手段以后,再展现出强大的炼药手段,震撼了包括张三在内的所有人。

        “异类!”

        “宗主肯定是异类!”

        ……

        这个时候,包括张三在内的一群一品炼器师、一品炼药师,心里只剩下这样的想法,都不觉得段凌天不是人类。

        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一身修为疑似步入了武皇境九重,炼器、炼药双修,且都取得堪称妖孽的成。

        在他们的眼里,这样的存在,只能是异类。

        且是异类的异类!

        由此,段凌天单以个人的魅力,成功吸引一群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留下。

        这群炼器师和炼药师,加起来足有十三人。

        当然,只要凌天宗还对外招收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这个数字还会不断增加。

        即便进展缓慢,但经过日积月累,必然也会变成极其可怕的数字。

        啪!

        清脆的耳光,仿佛狠狠的抽打在每一个当初怀疑过段凌天话的凌天宗一群长老、弟子脸,格外的响亮。

        凌天宗的一群长老、弟子都还记得。

        前段时间,他们凌天宗的宗主段凌天,当着他们的面,说要骗一品炼药师和一品炼器师到凌天宗来。

        当时,他们只以为这位宗主是在吹牛。

        可事实却是给了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同时也让他们彻底闭了嘴。

        真武宗,作为传承了数千年的宗门,如今的一流势力,伫立在一座广阔的大峡谷里面,大峡谷绿株葱茂,四季如春。

        身处其,给人一种祥和而安宁的感觉。

        然而,今日,真武宗却是迎来了一个不之客。

        一个风尘仆仆的老人,从天而降,度之快,让得真武宗驻地空巡视的弟子察觉不到分毫。

        “武烈宗主,周家周华求见!”

        很快,一道洪亮的声音,在大峡谷内传递开来,惊动了真武宗的所有人。

        “周华?”

        一时间,真武宗不少长老、弟子面露讶异之色。

        周华,他们并不陌生。

        周华,太平城周家二长老,周家屈指可数的武皇境七重以强者之一,实力之强,便是他们真武宗,也只有少数几人得。

        “周华长老!”

        很快,一个身穿华服的年男子,在一个白苍苍的老人的陪同下,出现在周家二长老周华的面前。

        “周华长老来我真武宗,可是有什么要事?”

        华服年看向周华,微笑问道。

        “武烈宗主!”

        周华看到华服年,不敢怠慢,连忙回礼。

        武烈,真武宗宗主,真武宗实力最强的几人之一。

        “武烈宗主,在我说这件事之前,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突然,周华面色一正,事先提醒道。

        经由周华这么一提醒,武烈心生不祥预感,脸色一变,目光凝重,沉声问道“周华长老,你要说什么事?”

        “武烈宗主,你那两个儿子,在我来之前,都死在了太平城。”

        周华一口气说完以后,又叹了口气,“节哀。”

        轰!

        周华此话一出,宛如天边降下一道惊雷,对着武烈当头落下,震得武烈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

        当武烈反应过来,在他身,不由自主的散出一阵阵冰冷至极的寒气,“周华长老,你说的是真的?”

        “这样的事,周华不敢欺骗武烈宗主。”

        周华一脸认真的说道。

        “谁干的?!”

        武烈低喝问道。

        “我也不知道。”

        周华苦笑。

        “你不知道?”

        武烈闻言,脸色大变,再次看向周华的时候,眼俨然多出了几分杀意,仿佛要将仇恨嫁接到这个周家二长老的身。

        “我来之前,没见他没有表露身份……现在,他或许已经表明了身份。”

        周华说道。

        “边走边说。”

        武烈沉声立下这么一句话以后,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

        他去的方向,正是太平城的方向。

        武烈身边跟着的老人,这时也跟了去,度之快,丝毫不下于武烈。

        周华深吸一口气,也跟了去。

        片刻,度有所保留的武烈,等到了跟来的周华,沉声问道“周华长老,你跟我说说……到底生了什么事?在哪生的事?为什么我儿会死?”

        在武烈灼灼目光的注视下,周华如实说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那对狗男女不死,我武烈枉为人父!”

        得知自己的两个儿子分别死在一男一女两人手里,且他们是在一起的,武烈彻底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