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82章 段凌天的目的

第1182章 段凌天的目的

        听到段凌天的话,众人目光大亮,纷纷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便是周家家主周政和周家拍卖场管事周吉也不例外。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寄拍的一品灵剑和一品回生丹,乃是出自于我所在的宗门,凌天宗!”

        凌天宗!

        段凌天话音刚落,除他本人和凤天舞以外,在场其他人纷纷呆若木鸡。

        凌天宗,他们自然不会陌生。

        凌天宗,前身是阴阳宗,先是遭逢大变,随后被近千年来的第一位宗主改名。

        “是那个宗主叫段凌天的凌天宗吗?”

        很快,有人忍不住问道。

        凌天宗的宗主,便是一位名叫段凌天的青年强者,这个对于在场之人而言,并不陌生。

        “我就是段凌天!”

        面对这个疑问,段凌天一脸平静的回应。

        轰!

        段凌天话音刚落,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得包括周家家主周政在内的所有人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震,面露骇然之色。

        这个紫衣青年,就是这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凌天宗宗主段凌天?

        “难怪……难怪他的实力这么强!原来他就是那个凌天宗的宗主。”

        周政恍然大悟的同时,目光复杂的看着段凌天。

        过去,当凌天宗还是阴阳宗的时候,即便是那阴峰、阳峰的峰主亲临,他也不惧,因为他的实力不下于他们。

        而如今,这个凌天宗的宗主,却给了他一种莫名的压力,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股压力,来自于对方那一身强大的实力!

        连他们周家突破到武皇境九重的大长老都被这个凌天宗宗主杀死了,这个凌天宗宗主的实力。可想而知。

        或许,就算对方要灭他们周家,也是轻而易举。

        “他就是凌天宗宗主段凌天?”

        “难怪他这么强!原来是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位凌天宗宗主。”

        ……

        其他人也都恍然大悟。

        一些女子,更是双目含春痴迷的看着段凌天。

        “周力……还真是倒霉。竟然惹上了这样的煞星。”

        周吉暗叹。

        周力,便是做梦,怕也想不到自己接待的两个客人,其中一人会是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凌天宗宗主。

        如果周力知道。就算打死他,怕也是不敢贪图那两件拍卖品。

        开什么玩笑!

        那可是凌天宗宗主寄拍的拍卖品。

        凌天宗宗主。传闻中可以在不动用灵器的情况下,秒杀手段进出、全力施为的原阴阳宗阳峰峰主的存在。

        原阴阳宗阳峰峰主,实力不在他们周家的家主之下。

        “段宗主,你寄拍的那一剑一丹,当真是出自你凌天宗?”

        这时,周家家主周政看向段凌天,一脸凝重的问道:“据我所知,你们凌天宗并没有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

        “周家主,你确定你说的是我们凌天宗。而非原来的阴阳宗?”

        面对周政的询问,段凌天反问。

        周政默然。

        “现在,想必各位心里也有着和周家主一般的困惑……既然如此,我便一并回答各位。”

        段凌天俯瞰环视四方,锵然开口说道:“那一剑一丹,正是出自于我凌天宗的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之手。”

        哗!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听到段凌天这个凌天宗宗主亲口承认。在场众人难免震惊。

        “另外……我希望各位能帮我传扬一件事出去。”

        很快,段凌天继续开口说道。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段凌天的身上,有些人更是迫不及待的问道:“敢问段宗主,却不知你要我们传扬什么事?”

        “从今日起……凌天宗,敞开大门。广收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

        眼见差不多了,段凌天洪声开口宣布:“但凡加入凌天宗的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都可以得到指点,从而提升各自的炼器水平、炼药水平。”

        至于受谁指点,段凌天没有细说。

        但在场之人却都能猜到。

        先前被周家竞拍到的一剑一丹,无疑是最好的说明。

        嗖!嗖!

        就在大多数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道风啸声响起。段凌天和凤天舞两人无影无踪,明显已经离开。

        “看来,我们周家拍卖场今日的拍卖会,是为这段凌天做了嫁衣。”

        周政苦笑。

        现在,他如果还看不出段凌天来他们周家拍卖场寄拍那一剑一丹的用意,那他也就白活那么多年了。

        一剑一丹,只是诱饵。

        最终目的,还是那些迫切想要进一步提升炼器水平、炼药水平的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

        和周政的关注点不同,其他人在乎的,是凌天宗是否还会流出似刚才拍卖的一剑一丹般的一品灵器和一品丹药。

        不管怎么说,凌天宗存在可以炼制出增幅九成的一品灵器的炼器师,以及可以炼制出纯度九成一的一品丹药的炼药师的事,就这样传扬了出去。

        不只如此,凌天宗还对外广收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但凡加入凌天宗的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都能得到指点。

        如果是一般宗门敢放出这话招收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无疑会被人喷死。

        可凌天宗不同!

        凌天宗,可是能拿出增幅九成的一品灵器,以及纯度九成以上的一品丹药的宗门。

        如果不信,大可以到太平城周家去看!

        周家的手里,便有来自凌天宗的一柄一品灵剑,以及一枚一品回生丹。

        这一日开始,周家府邸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上门造访,每次周家都要大费周章接待。

        然而,那些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在看过他们周家竞拍到的一剑一丹后,就又匆忙离开了。

        根本就不理会有意和他们套近乎的周家家主,以及一众周家长老。

        这让周家众人恨段凌天恨得牙痒痒的。

        因为段凌天利用了他们。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离开周家拍卖场以后,段凌天和凤天舞一起往凌天宗的方向回去,度极快,宛如化作了两道闪电。

        “你带我一起出来办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刚才的事?”

        自失忆以后,凤天舞难得主动开口和段凌天说话。

        “没错。”

        段凌天微笑点头。“我就是要借他们之口,将那一品灵剑和一品回生丹宣传出去……如此,配合熊全、金煞他们,想来能在短时间内骗来不少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

        “真的只是骗吗?”

        凤天舞眨了眨秋眸,问道。

        “当然不只是骗。”

        段凌天摇头,面色一正说道:“只要是愿意加入我们凌天宗的炼器师和炼药师,只要他们愿意学,我都会倾囊相授。”

        “当然,能学多少。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作为融合了轮回武帝两世记忆的人,他深知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想要再进一步有多难。

        没有群的天赋,几乎不可能有提升。

        这里说的群,指的是能在一群一品炼器师、一群一品炼药师中群,越大多数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

        凤天舞轻轻点头。

        “你如此招收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除了为凌天宗以外,应该还有别的目的吧?”

        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凤天舞轻声问道。

        “嗯。”

        段凌天点头,没有否认,“不管是这一次大肆招收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又或许是上次我有意将自己的名声传扬出去……都是为了找到可儿和小菲儿。”

        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的人脉之广,常人难以想象,有他们的帮助。段凌天相信自己应该能更快找到那两个小妮子。

        至于将自己的名声传扬出去,也是希望让两个小妮子知道他已经来到内6,赶来凌天宗和他相聚。

        “她们一定很出色吧?”

        凤天舞轻声说道。

        “我以前跟你详细说过她们的……不过,你失忆后就忘了。”

        段凌天笑了笑,随即重新跟凤天舞介绍着可儿和李菲,提起两个小妮子的时候,他眼中的如水温柔就没有停歇过。

        凤天舞只是听。都能听出可儿和李菲在段凌天心中的重要性。

        “真想见见她们。”

        最后,凤天舞轻声说道。

        “会有机会的。”

        段凌天笑着点头。

        很快,两人回到了凌天宗。

        段凌天第一时间去找了罗萍,“罗副宗主,你带一些弟子,准备一些住的地方……最好是在半山腰上开辟出一方平台,在上面搭建一些楼阁。”

        “宗主,是你和天舞小姐要住吗?”

        罗萍点头,同时忍不住问道。

        “不只是我们……主要还是要准备给我们凌天宗新的成员。”

        段凌天笑了笑,说道。

        “新的成员?”

        罗萍一怔,完全不知道段凌天在说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

        段凌天神秘一笑,让得罗萍不由苦笑,苦笑的同时,脸上充满了迷茫和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