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80章 《千光万剑诀》

第1180章 《千光万剑诀》

        “家主,我说过,你拦不住我。  ”

        周家大长老看了周政一眼后,随即俯瞰脚下的一群人,沉声喝道“无胆鼠辈,敢做不敢当吗?!”

        “老家伙好大的脾气。”

        在一群人愕然的目光下,段凌天踏空而起,片刻到了周家大长老的身前,无畏无惧的和他对峙。

        “是你……杀死了我儿?”

        周家大长老沉声问道。

        “如果你儿子叫周力的话,那我想应该是。”

        段凌天淡淡应了一声。

        “是他!”

        “是他杀死了周家大长老的儿子?”

        ……

        一时间,周家拍卖场的一群人也都反应了过来。

        他们万万没想到。

        杀死周家大长老独子的人,竟然会是这个紫衣青年。

        转念一想,他们又释然了。

        他们一群人,恐怕也只有这位才有胆量杀死周家大长老的儿子,其他人压根没有这样的胆量。

        “好,很好……敢杀我儿,我今日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周家大长老愤怒开口之时,身衣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配合他壮硕的身形,宛如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

        “老家伙,你也不问问我为什么杀你儿子?”

        段凌天一脸平静的看着周家大长老,问道。

        “不管为什么,我儿都不是你能杀的!”

        周家大长老的声音,充斥着极致的森冷杀意,择人而噬。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段凌天深深看了周家大长老一眼,好像看出了什么。

        “知道了又如何?别说我儿只是要你两件东西,便是要你的命,你也不能杀他!杀他,你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受尽折磨痛苦而死。”

        周家大长老沉声说道。

        “便是要我的命,我也不能杀他?”

        段凌天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不愧是周家大长老,还真是霸道!”

        当笑声收敛,段凌天眼也开始闪烁着森冷的寒光,一身紫衣无风自动,宛如一团紫色的火焰在灼灼燃烧。

        远处,周政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知道,眼前的一切,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他能做的,便是冷眼旁观。

        不管结果如何,眼前的这一战,最后的结果,都已经和他们周家无关。

        紫衣青年若死,他们周家大长老会脱离周家,从此亡命天涯,躲避紫衣青年所在宗门的强者追杀。

        “能拿出那样的一品灵剑和一品回生丹的宗门……实力之强,算是要灭我们周家,恐怕都不是一件难事。”

        这一点,周政不难猜测。

        如果不是强大的宗门,能炼制出增幅九成力量一品灵器的一品炼器师,以及可以炼制出纯度九成一一品丹药的一品炼药师,会加入它?

        而如果反过来,紫衣青年将他们周家大长老杀死。

        对他们周家而言,结局也是差不多。

        无论是哪个结果,他们周家都会失去刚刚突破到武皇境九重的大长老。

        “霸道又如何?”

        周家大长老冷笑,言语之间丝毫不将段凌天放在眼里,“放心,我不会直接杀死你……我会慢慢折磨你,先让你生不如死,然后再让你慢慢死去。”

        “如此,才能泄我心头之恨!”

        说到后来,周家大长老语气间多了几分快意,好像段凌天已经被他折磨死了一般。

        “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段凌天双眼眯起,有些不以为意的淡淡说道。

        “你马会知道!”

        周家大长老冷喝一声,身元力暴涨而起,宛如冲天的乳白色火焰,几种奥义如影随形,顷刻间宛如化作一颗炮弹射向段凌天,去势汹汹。

        呼!

        在周家大长老整个人射向段凌天的时候,他的手出现了一柄灵剑。

        随着他手一抖,一身力量灌注到灵剑,灵剑顿时剧烈的颤抖起来,出一阵阵清脆而刺耳的剑鸣声。

        咻!咻!咻!咻!咻!

        ……

        同一时间,在周家大长老的身前,万千道虚实不一的剑芒射出,宛如下雨一般,直掠段凌天而去,毫不留情。

        要是被击了,段凌天必然会被万剑透体而死!

        万千道剑芒掠出的度,周家大长老本身的度还要快。

        “千光万剑诀!”

        作为周家家主,周政一眼认出了他们周家的大长老施展的剑技,一套天级高阶剑技,而且修炼到了圆满境界。

        只有圆满境界的千光万剑诀,一经施展,才能化作万千道剑芒。

        龙游九天!

        面对周家大长老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段凌天并没有和他硬碰硬,而是身形一动,整个人宛如化作一头神龙,让开了周家大长老的正面攻击。

        咻!咻!咻!咻!咻!

        ……

        只是,作为圆满境界的天级高阶剑技千光万剑诀,自然不是那么容易躲开的,在段凌天施展身法武技躲闪的时候,万千剑芒转弯追了去。

        哗!

        这个时候,周家大长老也追来了,在他头顶虚空之的天地之力,如今也汇聚成了天地异象。

        四头远古苍龙虚影,外加三千多头远古角龙虚影。

        武皇境九重,一身元力全爆,堪一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二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一品灵器,增幅八成七,增幅一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几百头远古角龙之力!

        还有稀稀落落几种皇境奥义,加起来堪二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一头远古角龙之力!

        由此,周家大长老全力施为,堪四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三千多头远古角龙之力!

        “还挺快的。”

        施展天级高阶身法武技龙游九天,宛如化作一头神龙飞躲闪的段凌天,很快察觉到了身后追击而来的万千剑芒。

        当看到周家大长老头顶虚空之天地异象的时候,在他的嘴角,不知何时噙起了一抹不屑的冷笑。

        呼!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身形顿在原地,任由周家大长老施展出来的剑技化作的万千剑芒铺天盖地将他笼罩。

        “他在干什么?!”

        “或许是觉得自己躲不开,所以选择等死吧。”

        “不会吧!他要是死了,我们哪去打听那一剑一丹的来历?”

        ……

        周家拍卖场,不少人面露担心的看向段凌天。

        当然,他们并非担心段凌天的安危,而是担心段凌天死后,他们将彻底失去有关先前被周家拍走的那一剑一丹来历的消息。

        此刻,便是原本坐在凉亭的凤天舞,也已经迈步而出,望向空,目光落在那一道顿住的紫色身影。

        在她的眉宇之间,俨然流露出了几分担忧。

        “嗯?”

        如今,便是周家家主周政,还有周家拍卖行的管事周吉,也都皱起了眉头,一脸疑惑的看向段凌天。

        他们不知道段凌天想做什么。

        这样停下来,万千剑芒近在咫尺,想要进行绝地反击几乎不太可能。

        很快,他们瞳孔缩起。

        其他人的瞳孔,也都一一缩起。

        天!

        他们看到了什么?!

        只见身穿一袭紫衣的青年男子立在那里,在他的身体一侧多出了一柄剑。

        剑刚出现,转眼化作无影无踪。

        同一时间,所有人清晰的看到,在紫衣青年身体周围凭空升起了一层光罩,依稀可以听到一道道迅疾掠动的剑啸声。

        明显是迅疾的剑芒组合而成剑形成的光罩。

        咻!咻!咻!咻!咻!

        ……

        万千剑芒终于是到了,好像下雨一般,对着段凌天落下,一一落在段凌天身体周围升起的那一层光罩。

        轰!轰!轰!轰!轰!

        ……

        万千剑芒落下,出一阵阵巨响,引动一股股气浪,化作一阵阵狂风,却终究是没办法破开段凌天身的那一层光罩。

        “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周家大长老彻底傻眼,面露不可思议之色。

        他万万没想到。

        杀死他儿子的凶手,面对闭关突破到了武皇境九重,俨然成为了周家第一强者的他,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挡下他的攻击。

        “好强!”

        “他施展的是防御武技吧?”

        “是。而且还是以灵剑配合的防御武技,极其高明。”

        ……

        周家拍卖场,不少人议论纷纷,一个个看向被半透明五彩光罩笼罩的紫衣青年,目露敬畏。

        他们虽然知道紫衣青年强,可却也没想到会这么强。

        面对全力施为,施展出四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三千多头远古角龙之力的武皇境九重强者,不只丝毫不惧,更是以防御武技硬扛对方的全力一击。

        而且,将对方的攻击全数拦了下来。

        哗!

        这时,段凌天头顶虚空之的天地之力,也有了汇聚成天地异象的趋势。

        在所有人看过去的时候。

        段凌天身体周围的光罩散去,只剩下一柄剑到了他的手里,至于天地异象,还没来得及凝形又散去了。

        见此,不少人顿感失望。

        “你刚才说……要慢慢将我折磨死?”

        段凌天目光平静的看着正立在不远处,面露不可思议看着他的周家大长老,淡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