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70章 贵宾区域

第1170章 贵宾区域

        “想逃?”

        在拍卖场后台周家的人因为纯度九成一的一品回生丹而感到震撼莫名的时候,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me。

        只见段凌天抬手之间,以无形之力将想要逃出拍卖场后台的周力抓了回来。

        段凌天的手成掐脖子状。

        而周力也好像被无形之力化作的无形之手掐住了脖子,脸色涨红的悬浮在半空,瞳孔瞪得浑圆,半天吭不出一声。

        “阁下手下留情!”

        周吉看向段凌天,慌忙说道。

        “手下留情?”

        段凌天淡淡的扫了周吉一眼,反问道“你觉得……可能吗?”

        “阁下,周力是我们周家大长老的独子……你要是杀了他,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周吉眼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

        紧接着,又好像深怕段凌天不知道他们周家大长老的厉害一般,继续说道“我们周家大长老,乃是我们周家数一数二的强者……是武皇境八重的存在!”

        “我虽是武皇境七重武者,可若是对我们周家大长老,只需要一个照面,我必死无疑。”

        周吉进一步渲染着周家大长老实力的强大。

        “周家大长老?武皇境八重?”

        只是,段凌天却是不买周吉的账,淡淡扫了周吉一眼后,成掐脖子状的手猛然一收。

        咔嚓!

        清脆的骨碎声响起,声音算不大,却惊得除段凌天、凤天舞两人以外的所有人心里一蹬。

        包括周吉在内的所有周家之人纷纷色变。

        轰!

        被段凌天捏碎脖子而死的周吉倒在地,他体内的奥义碎片成了段凌天的囊之物,纳戒也到了段凌天的手里。

        “你……你……”

        周吉看着段凌天,半天说不出话来,完全被段凌天的作为给吓到了。

        敢杀死他们周家大长老的独子。

        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完了,彻底完了!

        跟周吉一个想法的,还有大多数周家之人。

        也有一小部分周家之人,并不这么想。

        “他从进入我们拍卖场后台开始,脸色一直保持着平静,从未流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刚开始,我以为他是故意这样。到得现在,我才明白,他是根本没将我们放在眼里。”

        “便是到了现在,他杀死周力,我们周家大长老的独子,脸还是没有流露出丝毫惊惧之色……看来,他并不怕大长老。”

        “不怕大长老?那他的背景该有多强?”

        “他刚才说,那件增幅九成的一品灵器,乃是他所在宗门的一品炼器师炼制的……能有那等炼器能力的一品炼器师的宗门,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宗门!”

        “或许,他是来自于内6心区域一流宗门的弟子!”

        ……

        小部分周家之人,窃窃私语。

        内6,算是云霄大6的心区域,强者如云。

        而内6的心区域,则是云霄大6的核心之地,那里的强者更多,也更强。

        听到小部分周家之人的窃窃私语,包括周吉在内的大多数周家之人,一时也都觉得他们说得有理,脸色不约而同的凝重起来。

        是啊。

        能炼制出增幅九成力量的一品灵器的一品炼器师,不可能加入寻常宗门!

        他们周家,虽说也是一流势力,可纵观内6的诸多一流势力,也只能排在末流,属于云霄大6一流势力垫底的存在。

        越靠近内6的心区域,分布在那一带的一流势力越强。

        “却不知阁下是哪个宗门的人?”

        周吉深吸一口气,看向段凌天问道。

        “我是哪个宗门的人,不用多久,你自然会知道……现在,你先将我的东西从那周力的纳戒里面取出来,免得你周家之人说我诬陷他!”

        面对周吉的询问,段凌天淡淡回应,抬手之间,将周力的纳戒丢给了周吉。

        周吉目光复杂的看了段凌天一眼,随即将周力的纳戒滴血认主,很快从取出了一柄灵剑和一枚丹药。

        哗!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当看到周吉从周力的纳戒取出赃物,在场的周家之人一阵哗然。

        哗然的同时,一个个目露鄙夷的看向周力的尸体。

        “真是丢我们周家的脸!”

        “还是大长老的儿子……周家的脸,都被他给丢尽了。”

        ……

        即便周力已经是一具尸体,还是有不少人讽刺他。

        “把剑和丹药放回去,将纳戒解除认主还我。至于先前的那柄剑和那枚丹药,你们周家拍卖场要是愿意帮我拍卖,我交给你们……要是不愿意,我拿走人。”

        段凌天看向周吉,淡淡说道。

        “当然愿意!”

        周吉没有任何迟疑的回道“不只如此,周家拍卖场为阁下拍卖这两样东西,不收取任何的费用。”

        说话的同时,周吉将刚取出来的剑和丹药放回周力留下来的纳戒,随即将纳戒解除认主,还给了段凌天。

        “如此,便多谢周吉管事了。”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周吉一眼,说道。

        “不用客气。”

        面对这个不惧他们周家大长老的年轻人,在知道他的底细之前,周吉丝毫不敢怠慢,深怕招惹了不能惹的人。

        “另外……她,阁下想如何处置?”

        很快,周吉看向那站在一旁,早被吓得瑟瑟抖的女子,问段凌天。

        噗通!

        几乎在周吉话音刚落的刹那,女子跪倒在段凌天的面前,砰砰磕起响头,“客人,我知道我做错了,你要我的命也是应该。”

        “不过,我希望在我死后,客人你能大慈悲,放过我的家人。”

        女子磕头求饶,却不是为她求饶,而是为她的家人求饶,深怕段凌天会迁怒她的家人。

        “看在你先前元力凝音向我说明缘由的份……我不跟你计较。”

        段凌天淡淡说道。

        “谢谢客人,谢谢客人。”

        女子慌忙道谢。

        “客人不跟你计较,你还不起来?拍卖会马要开始了……还不快带客人去贵宾区域?你可要把客人给我伺候好了,不然你以后别来了。”

        周吉眼看女子还跪在地,顿时不由皱眉道。

        “是,是。”

        女子闻言,回过神来,慌忙站起身,看向段凌天和凤天舞两人,“客人,请跟我来。”

        紧接着,她在前面带路,段凌天两人紧随其后。

        段凌天离开以后,周家拍卖场后台又陷入了一阵死寂。

        “你,将周力的身体送回家族……另外,将今日之事告知家主,让他在查到那个紫衣青年的底细之前,最好不要惊动闭关的大长老,以及不要主动出手。”

        周吉看向一个周家子弟,说到后来,一脸忌惮的说道“我总觉得他不简单。”

        “是。”

        周家子弟闻言,恭敬应声,扛起周力的尸体便离开了。

        “都准备准备……拍卖会,马要开始了。”

        周吉对其他人说道。

        “是。”

        众人纷纷应声。

        另一边。

        段凌天和凤天舞两人,在女子的带领下,顺利来到了最靠近拍卖台的一片区域,也是所谓的贵宾区域。

        在这里,一样有着一座座独立的凉亭,有些凉亭只有一人,有些凉亭里面的人三五成群,彼此聊得甚欢,明显是一起来的。

        “还有人戴面具?”

        很快,段凌天现在这贵宾区域的人,还有不少戴着面具,似乎深怕被人认出来。

        他们的心思,段凌天隐约可以猜到。

        无非是担心在拍卖会竞拍到东西,会引起他人的窥伺,戴面具没人知道竞拍到东西的是他们。

        到时,他们完全可以摘下面具,像个没事人一样离开。

        “客人,请。”

        女子将段凌天和凤天舞请进了一个没人的凉亭,凉亭有着石桌、石凳,石桌摆放着美酒佳肴和新鲜水果。

        段凌天和凤天舞坐下以后,女子守在凉亭前,对段凌天两人说道“两位客人,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叫我。”

        说完,女子守在凉亭前。

        贵宾区域,凉亭不少,可有周家拍卖场的人守在凉亭之前的,却唯独只有段凌天和凤天舞两人所在的这座凉亭。

        一时间,这座鹤立鸡群的凉亭,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什么人架子这么大?还有专人伺候。”

        不少人好道。

        在段凌天所在凉亭不远处的凉亭,坐着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男子。

        在青年男子的身后,一个老人如影随形般站在那里。

        “我倒是想要看看,什么人能让周家这般对待,连本少爷都没人伺候!”

        锦衣青年听到周围的声音,再看到不远处凉亭前立着的女子,脸色略微有些阴沉起来。

        紧接着,他站起身,带老人往那边的凉亭而去。

        “两位客人,这里有人了。”

        在锦衣青年带着老人要闯进段凌天所在凉亭的时候,立在一旁的女子将他们拦下,微笑说道“请两位客人另外找地方。”

        “滚!”

        锦衣青年眼见女子拦路,本来心里不平衡的他,顿时暴怒,抬手之间,一掌如闪电般掠出。

        轰!

        一声巨响,女子被他轰杀,漫天的血雾飞溅进凉亭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