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61章 两个女子

第1161章 两个女子

        “等阳春杀死段凌天,为他弟弟报了仇……我便让他帮忙,举荐我成为他身后那位武帝的门徒!”

        云刚眼亮光闪烁,一脸自信,“他欠我人情,必然也是难以拒绝我让他帮的这个忙。  ”

        武帝门徒!

        这,才是云刚真正的目的。

        早在亲眼目睹阳宏被段凌天杀死以后,他的心里升起了这个想法。

        利用阳宏的死、利用段凌天,让阳春没办法拒绝他的这个请求。

        至于后来请求段凌天成为阴阳宗宗主,也不过是他想要将段凌天留在阴阳宗而耍的小手段。

        如果他不那样请求,段凌天不可能留下来。

        到时,即便他去找了阳春也没用。

        云霄大6之大,阳春未必能将离开了阴阳宗的段凌天找出来为阳宏报仇。

        不能找出段凌天,阳春不能为阳宏报仇,也意味着不会欠他人情。

        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所以,当时他怂恿游家兄弟一起邀请段凌天成为阴阳宗的宗主,并对段凌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乃至后来段凌天要给阴阳宗改名,他的眉头也不带眨一下的。

        因为他知道,段凌天活不久了。

        随着一群凌天宗弟子离开凌天峰,出外寻找可儿和李菲二女,一个个劲爆的消息,也从他们的口如飓风般传递了出去。

        “阴阳宗改名为凌天宗,阴阳宗自此不复存在!”

        “原阴阳宗阳峰峰主阳宏,杀死闭关疗伤的原阴峰峰主,天怒人怨!关键时刻,从天而降一位青年强者,杀死阳宏。”

        “那个青年强者,便是如今凌天宗的宗主,段凌天!”

        ……

        一时之间,以凌天峰为心,方圆之地,只要是有人烟的地方,到处传扬着这样的消息。

        所有人都知道。

        阴阳宗没了。

        凌天宗强势现世,且有一位实力强大的青年宗主。

        消息迅往四面八方蔓延。

        没过多久,几乎传遍了内6以南靠近弱水河的那一片区域。

        一座小城,伫立在内6以南靠近弱水河这一片区域的北边,城虽小,却极其热闹,特别是里面的一家家酒楼,更是喧哗不止。

        今日的小城,迎来了两个不之客。

        这是两个身材窈窕的白衣女子,脸都挂着面纱,遮挡住了她们的容颜。

        然而,便是只看她们外露的一双秋眸和黛眉,也足以看出,在她们的面纱之下,必然是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

        “可儿妹妹,我们便在这里休息一顿饭的时间,然后再继续赶路。”

        其一个女子眉宇间略显妖娆的女子,对身边那个眉宇间略显青涩的女子说道。

        “嗯。”

        后者轻轻点头,应承下来。

        二女进城,找了一家酒楼,坐在窗前的一个位置。

        这座小城,平时很少能见到女子,更别说是貌美如花的女子,二女一出现,便吸引了酒楼内不少酒客的目光。

        不过,虽然大多数酒客都被这两个戴着面纱的女子吸引,却没有几人敢前搭讪。

        谁知道这两个女子是不是两位有着惊人实力的强者,如果是,他们若敢放肆,最后必然落得一个十死无生的结局。

        所以,他们不敢妄动。

        很快,酒楼的气氛,重新陷入了喧嚣,虽然还是有人对窗前的两个女子虎视眈眈,暂时却也只敢想,不敢动。

        “嗨!你们听说了没有?阴阳宗,已经不复存在了。”

        突然,一个年酒客高昂的声音,盖过了酒楼内所有人的声音,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阴阳宗不复存在了?难不成被灭了?”

        一时间,不少人目光一亮,看向年酒客。

        “嗯?”

        此时此刻,便是窗前坐着的两个戴着面纱的女子,也忍不住微微侧目看了年酒客一眼,随后彼此对视。

        “菲儿姐姐,我们刚离开阴阳宗不久,他们怎么说阴阳宗不复存在了?”

        其一个女子问另一个女子。

        “外面的消息,当不得真。”

        另一个女子摇头回道。

        这两个女子,正是刚离开阴阳宗不久的可儿和李菲二女,她们远离阴阳宗以后,便开始一边修炼,一边往北而行。

        她们的目的地,是远在内6以北区域的幽寒谷。

        “阴阳宗,乃是一流势力,又岂是说灭能被人灭的?”

        年酒客继续说道。

        “那是怎么回事?”

        “是!别卖关子,赶紧说。”

        ……

        不少酒客催促道。

        “这件事,还要从阴阳宗阴峰的峰主和一位副峰主闭关疗伤开始说起……据说,阴阳宗阳峰峰主阳宏丧心病狂,趁着阴峰峰主和副峰主闭关疗伤之际,将她们杀死!”

        年酒客缓缓说道“说到那位阴峰峰主和那位阴峰副峰主,如果她们没有受伤,任何一人都不惧阳宏……然而,受了伤的她们,却远非阳宏的对手。”

        嘶!嘶!嘶!

        ……

        年酒客说到这里,酒楼内毫无意外的响起了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那阴阳峰阳峰的峰主想干什么?怎么将自己宗门的两位强者杀了?”

        “这个消息不会是假的吧?”

        不少人出质疑。

        “据说,是那阴阳峰阳峰峰主阳宏自己想做阴阳宗的宗主,这才决定趁机铲除阴峰的两大绊脚石。”

        年酒客说道。

        “如此……倒是有可能。”

        “早听说,想要成为阴阳宗宗主之人,必须拥有力压阴阳宗所有人的实力……要不然,便只能是阴峰峰主和阳峰峰主一同掌控阴阳宗!”

        ……

        不少人点头。

        “真没想到,这件事都传到这里来了。”

        李菲秋眸一闪,面纱下的朱唇轻启,用只有可儿听得到的声音喃喃低语。

        “菲儿姐姐,我想师尊和师姐了。”

        坐在李菲对面的可儿,一双青涩柳眉下的秋眸莹光闪烁,含泪欲滴,看起来楚楚可怜,让人有一种冲去拥抱她的冲动。

        “我也想她们。放心吧,我们一定能为她们报仇的。”

        李菲认真的说道。

        “嗯。”

        可儿乖巧点头。

        “如此说来,那阴阳宗阳峰的峰主,如今应该成为了阴阳宗的宗主……可你为何又说阴阳宗不复存在?莫非是阴阳宗少了两位强者,被其它敌对的势力给一窝端了?”

        一道声音响起,吸引了包括李菲和可儿在内的所有人的目光。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那个年酒客。

        “自然不是!”

        年酒客摇头,“阴阳宗最强的存在,一共有四人……除了阴峰的两人以外,阳峰也有两人。只要阳峰的两人在,其它势力自然也是不敢妄动。”

        “而且,据传闻,那个阳宏峰主的背景不简单……至于如何不简单,你们也别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便是在阴阳宗,也没几人了解那阳宏峰主的背景。”

        年酒客说道。

        “去!”

        顿时,不少人鄙视的看了年酒客一眼,更有甚者,对着他竖起了指。

        “赶紧说重点!你为什么说阴阳宗不复存在了?”

        有人看向年酒客,催促道。

        “这个,还是要从阴峰峰主和另一位副峰主闭关疗伤开始说起……据说,那位副峰主膝下有三个情同姐妹的亲传弟子,都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那阳峰峰主之子阳费看了其一女,阳峰峰主为了儿子,便……”

        “……”

        在可儿和李菲二女的目视下,年酒客将她们的经历一一说了出来,最后说到了她们的师姐杨雪因她们而死,为她们铺一条往生之路的事。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真的确认那位杨雪师姐死了,可儿和李菲那窈窕的娇躯还是忍不住微微一颤,秋眸微红。

        “师姐!”

        可儿粉拳紧握,泪水无声无息之间落下,转眼又被她以元力蒸。

        “女豪杰!”

        “巾帼不让须眉!”

        ……

        酒楼内的一群酒客,听说了杨雪不惜舍弃自己的性命救自己的两位师妹之事以后,纷纷竖起大拇指,丝毫不吝啬赞赏之言。

        “据说,那杨雪一被杀死,阳宏父子二人便去追杨雪的那两位师妹……”

        “而在这时,天降下一柄巨大的五彩剑芒,硬生生洞穿了阳峰的山腹,令得阳峰内的岩浆喷而出,由死火山变成了活火山!”

        年酒客继续说道。

        “什么人这么大胆?”

        顿时,不少人大感震惊。

        一剑洞穿阳峰的山腹,只要是实力不俗的武皇强者,几乎都可以做到。

        然而,能做到是一回事,敢做又是另一回事。

        一旦那样做了,意味着得罪了阴阳宗这一尊庞然大物,除非实力通天,不惧阴阳宗,否则几乎是必死之局。

        “说到这个出手之人,又要提起那两个在阳宏父子眼皮子底下逃走的两个女子了。”

        年酒客继续说道。

        “跟她们有什么关系?”

        不少人皱眉,对此感到不解和好。

        一时间,便是窗前坐着的可儿和李菲二女,也暂时将悲伤压在心底,一同看向年酒客。

        年酒客眼的那两个女子,正是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