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54章 齐聚峰巅

第1154章 齐聚峰巅

        原来的阴峰,现在的凌天峰,是一座终年被冰雪笼罩的山峰。      .

        山峰险峻,远看上面的皑皑白雪,就好像披上了一层银装。

        段凌天和凤天舞两人一马当先,金煞和熊全紧随其后,四人很快就抵达了凌天峰,抵达了峰巅。

        一路过来,可以看到凌天峰上并不平静。

        一个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立在各处,三五成群,遥遥的望着远处那一座灼灼燃烧的山峰,不停的议论着。

        “阳峰都烧了一天了。”

        “听说阳峰现在都被沸腾的岩浆覆盖了,阳峰弟子额修炼之地全被毁了。”

        “那以后阳峰弟子怎么办?不会跑来阴峰跟我们抢修炼之地吧?”

        ……

        这些白衣女子,正是原阴阳宗阴峰的弟子,她们一个个议论纷纷,深怕阳峰弟子来她们阴峰抢占修炼之地。

        现在的她们还不知道,阴阳宗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凌天宗。

        她们现在是凌天宗弟子,而她们所在的这一座原来名为阴峰的山峰,也已经随当今凌天宗宗主的一句话,更名为凌天峰!

        段凌天四人很快就来到了阴峰的峰巅,立在云雾之后的高空,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时间悄然流逝。

        半个小时后。

        “还没来?”

        金煞看着远处那一座正灼灼燃烧的山峰的方向,眉头不由皱起,“他们三个也太不效率了啊?竟敢让主人等这么久!”

        “来了。”

        金煞话音刚落,段凌天双眸一亮,似是现了什么。

        很快,凤天舞、金煞和熊全三人都可以看到,在那一座灼灼燃烧的山峰所在的方向,正有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

        这些人,又以三人为。

        虽然距离很远,但他们作为武皇境的存在,眼力惊人,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

        “我在峰巅。”

        当段凌天看到那一群人来到凌天峰外,凌空站定,似乎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的时候,段凌天适时的开口了。

        段凌天的声音,蕴含着元力,听似不大,却清晰的传入凌天峰周围所有人的耳中。

        “谁在说话?”

        “好强的修为!他真的在峰巅?”

        “如果他现在真的是在峰巅说这话,以我们所在的位置判断,阴峰周围的每一个人怕是都听到了他的声音。”

        ……

        段凌天的声音,惊到了不少阴峰女弟子。

        “我是阳峰护法长老云刚,阴峰所有的人听着,全部到阴峰峰巅汇合……半个小时内没有到场之人,将被逐出宗门!不论身份,不论地位!”

        就在一群阴峰女弟子被段凌天的声音惊到的时候,又一道声音传来,传入所有阴峰之人的耳中。

        “半个小时内,没有抵达峰巅,将被逐出宗门?”

        “确实是阳峰云长老的声音!”

        “云长老,乃是我们阴阳宗中实力不下于两位峰主的阳峰护法长老,更是阳峰峰主的师叔,深受阳峰峰主的尊重……他让我们到峰巅去,我们还是赶紧去吧。”

        “走!去峰巅!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有什么事,要让我们所有人去峰巅。”

        “如无意外,应该是要宣布阳峰弟子入主我们阴峰的事……毕竟,他们已经无家可归。”

        ……

        阴峰的所有女弟子听到云刚的声音后,不敢迟疑,一个个开始往峰巅赶去。

        “云长老?”

        “阳峰生这样的事,带头的应该是阳宏峰主吧?怎么他云长老亲自出马了。”

        “这个云长老,平时可不是这么高调的主。”

        ……

        不少阴峰长老也听到了云刚的声音,相对于阴峰的一群女弟子,她们更加清楚云刚在阴阳宗的地位有多高。

        所以,她们也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就往峰巅而去。

        半山腰上,几道身影立在空中,却是几个女子,其中有老妪,也有中年女子。

        嗖!

        直到半山腰内射出一道身影,立在空中的几人方才回过神来,一一恭敬对来人欠身行礼,“罗副峰主。”

        如今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身穿镶着银边的白袍,整个人立在那里,展现出强大的气场。

        正是阴峰副峰主,罗萍!

        “嗯。”

        面对几人的行礼,罗萍淡淡点头。

        不过,在她的眉宇之间,却夹杂着几分困惑。

        “罗副峰主,云长老让我们所有人去峰巅,可是为了宣布阳峰之人入主我们阴峰之事?”

        一个老妪看向罗萍,问道。

        “我也不知道。”

        罗萍摇头。

        “要是他们真要到阴峰来,我们阴峰哪来那么多的修炼之地?”

        一个中年女子脸色阴沉的说道。

        “修炼之地不够,可以让他们自行开掘……同为阴阳宗一脉,我们不可能见死不救!另外,有什么事,等到了峰巅再说。”

        罗萍说完,带头前往峰巅而去。

        “唉……如今,我们阴峰就只剩下罗副峰主一人管事,相对于阳峰的峰主、护法长老和两个副峰主,我们阴峰处于绝对的弱势。”

        几人跟上罗萍,有人忍不住摇头叹道。

        “看来,今日阳峰之人入主我们阴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无从改变。”

        又有人说道。

        原来的阴峰峰巅,现在的凌天峰的峰巅,很快就聚满了人,而且人还在不断的增加,黑压压一片。

        “这些……都是我们凌天宗的人?”

        熊全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目露精光。

        凌天宗是他家少爷的,所以,他也将自己定位成凌天宗的人。

        凌天峰峰巅,先出现的一群人,是一群白衣女子。

        这些白衣女子的年纪不尽相同,其中有老妪、有中年女子,还有青年女子,以及一些青涩少女。

        正是原阴阳宗中的阴峰弟子。

        “那个云刚,倒是会做事。”

        眼见云刚仅一句话就让整个凌天峰的女弟子动了起来,效率之高,让段凌天也很是满意。

        没多久,随着凌天峰峰巅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云刚、游平和游安三人带着浩浩荡荡一群阳峰弟子来到了峰巅。

        不少阳峰弟子垂头丧气,他们的修炼之地,就那么没了。

        “是云长老!”

        云刚的出现,引起了一阵骚动。

        毕竟是阳峰护法长老,实力不下于阳峰峰主的存在,很多阴峰女弟子看到他都很激动,像打了鸡血一样。

        “阳峰的两位副峰主也来了……为何唯独不见阳峰的阳宏峰主?”

        过了一阵,有人东张西望,没有现阳宏,对此大感困惑。

        “是啊,阳宏峰主呢?怎么没来?”

        很快又有人疑惑道。

        “不只是阳宏峰主没来,也没见他的儿子阳费……另外,杨雪师姐、李菲师妹和可儿师妹也不见踪影。”

        “马上就够半个小时了……他们要是再不来,按照云长老的说法,岂非都要被逐出宗门?”

        “哼!阳宏父子二人如果真被逐出宗门,那倒是皆大欢喜!趁峰主和花副峰主闭关疗伤之际,以李菲师妹作为威胁,威逼可儿师妹……亏他们做得出来。”

        “到现在还没见到杨雪师姐。”

        ……

        一群阴峰女弟子议论纷纷,很快就有人现阳宏父子二人,还有杨雪、李菲和可儿三女都没到场。

        “云长老,两位游副峰主。”

        很快,一道不蕴含任何感情、不冷不热的声音传来,吸引了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

        只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带着一群老妪、中年女子赶来,她看向远处立在一群阳峰男弟子前头的三人,打了一声招呼。

        “罗副峰主。”

        云刚三人看到妇人,眸子一闪。

        眼前的妇人,正是如今阴峰的最高主事人,阴峰副峰主,罗萍。

        “云长老,阳峰主呢?”

        罗萍看向云刚,眸子一闪,目光深处冷光一闪而过,直言问道。

        “阳峰主死了。”

        云刚说道。

        云刚话音刚落。

        不只是罗萍和她身后的几个阴峰长老,便是剩下的所有阴峰之人,乃至云刚和游家兄弟身后跟着的一群阳峰之人,纷纷呆若木鸡。

        阳峰主死了?

        堂堂阴阳宗阳峰的峰主,阴阳宗中最强的四大武皇强者之一,死了?

        “云长老,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阳峰虽被岩浆笼罩,但以阳峰主的修为,他要逃出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罗萍看向云刚问道,明显不太相信阳峰峰主阳宏死了的事实。

        一时间,阴峰所有人也都看向云刚。

        阳峰之人,除了游平和游安这两个阳峰副峰主以外,也都一一看向云刚,想要听云刚是如何回答的。

        “我们阳峰峰主之死,跟岩浆毫无关系……他,是被人杀死的。”

        众目睽睽之下,云刚坦然说道。

        被人杀死?

        云刚此话一出,在场之人,除了云刚本人和他身边的游家兄弟,还有隐于高空的段凌天四人以外,其他人纷纷色变。

        阳峰峰主,阳宏,乃是阴阳宗最强大的四位存在之一。

        论实力,阴阳宗中没人能杀死他。

        如今,他被人杀死。

        杀他之人,岂非是凌驾于他们阴阳宗所有强者之上的更强者?

        “谁杀的?”

        罗萍第一次回过神来,有些目瞪口呆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