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44章 天珠到手

第1144章 天珠到手

        凤天舞和熊全的情况,足以说明武皇境以后是一步一登天!

        一步一登天!

        指的是每一步,都走得如登天一般困难。      .

        然而,对曾经服下涅丹的段凌天而言,却并非如此。

        对他而言,武皇境以后的突破,如同喝白开水一般简单、容易,这从他仅花费半年时间,从武皇境一重突破到武皇境三重可以看出。

        “这一切,都是涅丹的功劳。”

        对此,段凌天有自知之明。

        他的天赋虽高,达到了云霄大6人类武者所能达到的极限,可要是没有涅丹的霸道药力辅助,他的提升不可能这么快。

        当然,如果只是修为的提升,不足以让段凌天在短短两个月内,一举平添七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修为的提升,只让他之前多出了两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另外五千头远古角龙之力,却是来自别处!

        段凌天的实力,无非来自于四个方面。

        其一,元力。

        其二,准皇品灵剑。

        其三,融合奥义。

        其四,剑之奥义。

        这两个月来,元力和准皇品灵剑的提升,便是两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融合奥义,没有提升。

        那只剩下剑之奥义。

        也正是因为剑之奥义的突破,才让段凌天一举平添五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两个月前,段凌天领悟的剑之奥义,只是一重皇境剑之奥义,堪两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而如今,剑之奥义起之前,多了五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也是说。

        段凌天现在领悟的剑之奥义,堪七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而堪七千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剑之奥义,只有六重皇境剑之奥义。

        没错!

        段凌天正是领悟了六重皇境剑之奥义。

        从一重皇境剑之奥义,到领悟六重皇境剑之奥义,一举横跨五个层次!

        “剑之奥义提升如此之大,在此过程,我没有凭借剑之奥义碎片领悟、提升剑之奥义,靠的完全是脑海积蓄的剑道感悟。”

        至于剑道感悟的由来,无非是那个剑圣风轻扬留下来的剑字。

        剑字之,蕴含着晦涩难懂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正是剑道感悟,剑圣风轻扬留下来的剑道感悟。

        “按照剑圣风轻扬的话来说,领悟他留下的剑道感悟的一半,可纵横道武圣地……如今,我不过领悟皮毛,已经将剑之奥义提升到如此地步。”

        段凌天喃喃低语,低语到后来,双眸陡然一亮,“如此看来,纵横道武圣地所需要的实力……远远乎我的想象!”

        这一刻,段凌天只觉得道武圣地这四个字重若泰山,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想那么多干什么……现在的我,连武帝境都不曾步入。”

        想到这里,段凌天摇了摇头,自嘲一笑。

        不管怎么说,他这一次实力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提升,还是多亏了那个剑圣风轻扬所留下来的见到感悟。

        他自内心感激那个自称剑圣的家伙。

        “天珠!”

        回过神来以后,段凌天目光亮起,这才想起了自己这一次的目的。

        他第一时间将狂暴杂毛鼠一族两个皇族手里的纳戒收起,滴血认主后,在里面仔细搜掠了起来。

        然而,他却没有在里面现天珠的踪影。

        “主人,你可是在找天珠?”

        金煞看到了段凌天的动作,也看到了段凌天皱起的眉头,一时也是猜到了段凌天在想些什么。

        “他们没有带在身。”

        段凌天说道。

        “应该是在他们的祖祠里面。”

        金煞说道。

        “祖祠?”

        段凌天一怔,“他们一群妖兽,还有祖祠?”

        在段凌天看来,祖祠一般是人类家族才有的东西,用来祭奠、怀念家族先祖,意义非凡。

        他万万没有想到,狂暴杂毛鼠一族也有祖祠。

        很快,在金煞的带领下,段凌天来到了狂暴杂毛鼠一族的祖祠。

        祖祠也是由纯粹的树木制成,但却极其精致,里面摆放着诸多的灵位,面雕刻着一个个名字,对段凌天而言极其陌生。

        但对金煞而言,却极其熟悉。

        轰!

        金煞抬手之间,将最右侧的一个灵位毁掉,出手的时候,他的脸遍布寒霜,眼杀意迸射,择人而噬。

        “它是杀死你爹娘的那只狂暴杂毛鼠?”

        段凌天问。

        “是。”

        金煞深吸一口气,换过起来后,方才看向段凌天,歉然道“主人,我失态了。”

        “这没什么失态不失态的。”

        段凌天摇摇头说道“如果换做我是你,我说不定会将这狂暴杂毛鼠一族的祖祠整个拆掉……”

        说到这里的时候,段凌天看到金煞目光一亮,似乎被他这么一提醒而有所明悟。

        “你想拆,也等我找到天珠再拆。”

        段凌天还真怕这家伙直接将狂暴杂毛鼠一族的祖祠给拆了。

        “是,主人。”

        金煞慌忙应声道。

        紧接着,段凌天四人便开始在狂暴杂毛鼠一族的祖祠内寻找起来。

        找了半天,一无所获。

        “怎么回事?!”

        金煞皱起眉头,“我当初听那两个老家伙说过……天珠,一直都存放在他们一族的祖祠。怎么找不到?”

        “多注意一下周围,还有那些灵位……说不定有什么机关暗格。”

        段凌天提醒道。

        经由段凌天的提醒,四人一起又找了半个小时,终于有了现。

        “少爷,你看这边。”

        熊全的声音传来,吸引了段凌天。

        到了熊全旁边,段凌天顺着熊全指的方向,一眼看到祖祠一侧的角落有一块木板是松动的,似乎可以拆卸下来。

        没有迟疑,段凌天抬手将木板拆卸下来。

        哐当!

        是这一拆,拆出了一枚不曾认主的纳戒。

        “莫非天珠在里面?”

        念及至此,段凌天的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起来,握着纳戒的手重如泰山。

        深吸一口气,缓和下心情以后,段凌天才在熊全三人的目视下将纳戒滴血认主。

        将纳戒滴血认主以后,段凌天第一时间看向里面。

        只见纳戒里面的纳物空间一片空旷,唯独剩下一枚角落里的珠子尤为显眼,闪烁着五种不同颜色的光泽。

        五颜色,分别是

        青色、红色、蓝色、土黄色、紫色。

        正是五种自然之力的颜色。

        分别对应

        风、火、水、大地、雷。

        珠子里面闪烁的五种不同颜色的光泽,看起来和段凌天掌握的融合奥义几乎一模一样,都是五彩的力量,彼此对应。

        “天珠!”

        无需再搜掠轮回武帝的记忆,段凌天几乎可以百分百确认,这是天珠,传说的天珠!

        至于里面积蓄的力量,便是天地间最为纯粹的自然之力。

        当然,现在又可以称之为天珠之力。

        一时间,段凌天一脸激动,连身体都因为激动而略微有些颤抖起来。

        没有任何迟疑,段凌天一个念头,将天珠给取了出来,拿在手里,手都是颤抖的。

        天珠入手,一阵冰凉。

        很快,段凌天的脸色变了,因为他现天珠内传来的力量有所变化。

        凌厉、肆虐、温和、厚沉、狂暴。

        五种不同的力量,逐渐的涌入他的体内,最后令得他不由自主的沟通、调动融合奥义,令其与它们相遇。

        “果然。”

        很快,段凌天现,融合奥义一经触及天珠里面延伸出来的天珠之力,与其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好像水乳交融一般,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这……”

        同一时间,段凌天瞳孔陡然一缩。

        此时此刻,他隐约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融合奥义在生细微的变化,似乎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虽然,这点提升距离突破还有一段距离,但段凌天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

        “这一刹那的提升……感觉我过去两个月凭借三枚自然奥义碎片进行领悟提升的还多。”

        段凌天暗惊,只觉得自己过去二十多天都白领悟那三枚自然奥义碎片了。

        “不愧是天珠……或许,等我赶到阴阳宗驻地的时候,它能助我让融合奥义完成突破!到时,我的实力将提升一个层次。”

        段凌天心里做着美梦。

        当然,这也不一定是梦。

        以天珠目前延伸而出的天珠之力来看,能助他在短时间内将融合奥义提升一个层次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一切还是要等过一段时间才能知道结果。

        “这是天珠?”

        这时,不管是凤天舞,还是熊全,都从段凌天现在的一身实力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回过神来,目光一一落在段凌天手里的天珠。

        便是金煞,如今也被段凌天手里的天珠吸引。

        他虽然过去听说过天珠,但也只限于听说。

        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天珠,而且距离他这么近,触手可及。

        当然,他不敢去碰。

        他可不想让他的这位主人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