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35章 做我的狗!

第1135章 做我的狗!

        除此之外,金煞还领悟了两种奥义、一种意境。

        六重皇境奥义、一重皇境奥义、九重化虚意境。

        前者堪七千头远古角龙之力,后者分别堪两千头远古角龙之力、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配合元力、灵器。

        金煞全力施为,可施展出两头远古苍龙之力,外加五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咻!咻!咻!咻!咻!

        ……

        飞舟空,剑啸声此起彼伏,时而闪现的紫色身影、金色身影,也是开始不自觉的将战局转移到高空之。

        “他的力量,竟金煞还强!”

        在这时,一道惊呼声响起。

        飞舟内的众人望向虚空,这才现,后来出现的天地异象,乃是两头远古苍龙虚影,外加六千头远古角龙虚影。

        这,便是正和金煞激战的紫衣青年的力量,段凌天的力量!

        一重融合奥义,堪两万头远古苍龙之力!

        武皇境二重元力全爆,堪三千头远古角龙之力,经由准皇品灵剑增幅,一举提升到六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他的力量金煞强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但好像并没有占据风。”

        很快,不少人现了这一点。

        “金煞乃是河南四煞之,一生历经不下万场厮杀,他的战斗经验和手段,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有些经验老道的人喃喃说道。

        “算如此,也太夸张了吧?那可是整整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差距,这样被他无视了?”

        不少人面露骇然。

        在他们看来,这实在是太过于不可思议。

        “少爷……似乎没用全力?”

        熊全看着眼前两道不断交错而过的身影,喃喃低语。

        “试金石。”

        凤天舞也难得轻启朱唇,吹气如兰。

        正如凤天舞所言。

        现在的段凌天,正是拿金煞做自己的试金石。

        他自拥有这一身力量以来,虽然杀过几个武皇强者,但那几个武皇强者的实力跟他相差很大,难以与他抗衡。

        今日,这金煞的实力,却是可以威胁到他。

        当然,只是在他不用剑之奥义的情况下能威胁到他。

        到目前为止,他和对方一战,只动用了一身元力、融合奥义,以及手的准皇品灵剑,并没有用到一重皇境剑之奥义。

        不过,一番激战下来,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金煞的战斗经验、战斗手段,都远远胜过他。

        每一种武技,不管是身法武技、攻击武技、防御武技,金煞都将它们修炼到了极致圆满境界。

        三种武技,据段凌天猜测,应该都是天级高阶武技。

        “胜我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和我战成平手……废物!”

        金煞又一次和段凌天分开后,一脸蔑视的开口,语气间充满了不屑和嘲讽。

        不过,虽然嘴这么说,但他的双眸深处还是夹杂着几分忌惮。

        也幸好对方的战斗手段、经验远不如他,要不然,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差距,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是吗?”

        很快,金煞耳边传来了一道淡漠的声音,正是段凌天的声音。

        当金煞回过头去,却看到段凌天手准皇品灵剑一抖,准备施展先前从未用过的剑技。

        “怎么回事?”

        在看到段凌天抬手的一瞬间,金煞只觉得一股寒气自脚底升起,直冲他的脑门。

        他在弱水河南边区域闯荡多年,早养成了敏锐的直觉,这种直觉多次救过他的性命,所以他一直很相信这种直觉。

        “他……刚才还有所留手?”

        金煞脸色难看。

        九龙寸芒闪!

        终于,段凌天动了,手准皇品灵剑掠空而出,顷刻间暴涨出九道剑芒,剑芒破空,化作九头栩栩如生的神龙。

        九头神龙的眸子一闪,掠出十八道极致寸芒,直指金煞的要害所在。

        十八道极致寸芒,足以遍布金煞全身下的要害。

        唰!

        金煞的脸色变了,确认对方刚才未尽全力。

        没有任何迟疑,他第一时间运转体内元力,施展出防御武技,防御光罩自体内升腾而起,将他整个人笼罩。

        不只如此,他手的剑也是如风般掠出,指向飞掠而来的那十八道极致寸芒。

        至于身法武技,他没有施展。

        不是他不想施展,而是来不及了。

        十八道极致寸芒的度,已经过了他的度能闪躲的范畴。

        咻!咻!咻!咻!咻!

        ……

        十八道极致寸芒掠向金煞,好像下雨一般,虽然被金煞拦下十二道,但剩下的六道却还是穿透了他的身体。

        当然,金煞拦下的都是针对他主要害的极致寸芒。

        他无能为力只能选择放手的另外六道极致寸芒,针对他的双腿,顷刻间在他双腿各自留下了三个血洞。

        他的两条腿,这样废了!

        虽然,这并不会让他丧命,也不会对他的实力造成影响,但他还是怕了。

        如果下一次,对方的十八道寸芒都统一指向他身体主要害呢?

        他还侥幸不死?

        “厉害!”

        “好强的剑技!”

        “原来他一直都在留手……我说,他有着胜过金煞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力量,怎么可能会和金煞势均力敌。”

        ……

        飞舟内的众人,眼看金煞顷刻间被废了两条腿,一个个脸露出灿烂的笑容。

        他们知道。

        这一次,他们逃过了一劫。

        “原来他这么强……亏得我之前还在弱水河畔提醒他,却是多此一举了。”

        立在人群的老人叹了口气。

        “少爷!”

        熊全脸露出灿烂的笑容。

        凤天舞静静的站在那里,嘴角也是噙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阁下,我自问不是你的对手……今日,你本人也没有什么损失。我们此罢手,我将多年来积累的财富都送给你如何?“

        被废掉双腿的金煞,脸色无惨白,想要和段凌天求和。

        当然,求和只是说得好听。

        现在的他,是怕了,怕了段凌天。

        他知道,一旦继续,他不只逃不了,还会成为对方的剑下亡魂。

        “杀了你,你的财富不也是我的吗?”

        段凌天笑了,不屑的笑,讽刺的笑。

        “我手纳戒里面积累的财富,只是我全部财富的十分之一……你若杀我,你将失去我存放在别处的一大笔财富!”

        听到段凌天的话,金煞脸色不变,一脸镇定的说道。

        “是吗?”

        段凌天脸的笑容愈灿烂,“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刀口舔血的悍匪,会将财富存放在别处。”

        “难道纳戒不够用?不应该吧?”

        段凌天说到后来,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金煞。

        睿智的目光,仿佛能洞穿金煞的内心。

        这时,金煞再也保持不了脸的故作镇定,脸色变得无难看。

        他自然没在别处存放财富。

        他的财富,都被他存放在随身的纳戒里面,因为在他看来,只有那里才是最安全的。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

        今日本以为有十足把握劫掠的飞舟,竟然还有似眼前紫衣青年一般的存在,实力稳压他,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现在,他的命更是被对方牢牢的捏在手里。

        “想活吗?”

        在金煞感到万念俱灰,想着是不是要玉石俱焚、拼死一战的时候,一道声音清晰的传入了他的耳。

        “你……肯放过我?”

        听到声音,金煞一个激灵,一脸兴奋看向段凌天。

        他听得出来,刚才问他的,正是眼前的这个紫衣青年。

        谁都怕死,他也不例外。

        能活下来,他又岂会愿意去死?

        “放过你可以。”

        段凌天下打量了金煞一阵,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谢谢”

        金煞慌忙道谢,一张老脸挤出笑容,劫后余生的笑容。

        “等你答应了我的条件,再谢我吧。”

        段凌天嘴角噙起一抹笑容,邪异的笑容,落入金煞的眼,让得金煞的心里有些毛的同时,充满了忐忑。

        是啊。

        对方既然愿意放过他,肯定是有条件。

        一时间,他心里有了决定。

        不管对方提出什么条件,他都会满足对方,即便是放弃他这一生劫掠的所有财富。

        在他看来。

        其它都是浮云,只有命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他还活着,以他这一身实力,何愁不能将现在拥有的财富再赚回来?

        飞舟内很安静,以至于段凌天和金煞的对话,清清楚楚的落入了飞舟内每一个人的耳,让得大多数人纷纷色变。

        这个紫衣青年,有意放过金煞?

        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当然,算有再多人想要制止紫衣青年,却也没有人敢吭声,因为他们能活下来都是多亏了这个紫衣青年,他们没资格对他指手画脚。

        “少爷?”

        熊全一脸疑惑,不知道段凌天想干什么。

        只有凤天舞,脸色古井无波,仿佛泰山崩于前都能面不改色,对段凌天无条件信任。

        “什么条件?”

        金煞深吸一口气,问道。

        “我给你准备了两个条件……你只需要答应其一个,我便不杀你。”

        段凌天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眸间寒光一闪,一字一句的说道“第一个条件……做我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