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32章 河南四煞

第1132章 河南四煞

        “悍匪?!”

        顿时,整个飞舟再次陷入了一阵恐慌。

        “是刚才的一群悍匪去而复返吗?”

        有人第一时间问道。

        “是另一群悍匪!”

        飞舟前头立着的那个阴阳宗长老脸色难看的说道。

        另一群悍匪?

        顿时,飞舟众人的脸色齐齐大变,只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是背到家了。

        这才多长时间?

        连续遇到两群悍匪?

        “哼!算你运气好。”

        另一个正和段凌天对视的阴阳宗长老,狠狠的瞪了段凌天一眼后,转身向飞舟前头的那个阴阳宗长老靠近,汇合在一起。

        现在的他,没时间再跟段凌天计较下去。

        自始至终,段凌天一脸平静,丝毫没有因为阴阳宗长老的愤怒而惊慌,也没有因为现在来的一群悍匪而惊慌。

        “小兄弟,要是我们这一次能活下来……你还是将你们的品元石交了吧。”

        这时,不远处的老人看向段凌天,叹道“阴阳宗的人,我们惹不起!没必要为了逞一时之气,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前辈,不管什么时候,无理要求,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段凌天咧嘴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

        老人顿时气结,一时也是只能暗道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一群悍匪,只有四艘小型飞舟?”

        熊全的声音适时的传来,他的目光落在前方,看到了那四艘迅飞掠而来的小型飞舟。

        这时,不少人也看到了。

        “只有四艘小型飞舟?”

        “看来是一个悍匪小团伙,人还没有刚才的那群悍匪多。”

        “这样的小团伙,阴阳宗的两位长老应该能解决了吧?”

        ……

        不少人议论纷纷,言语间极其轻视四艘小型飞舟里面的悍匪。

        然而,包括段凌天和阴阳宗两个长老在内的不少人,却不这么想。

        在他们看来。

        如果对面来的悍匪有一个武力强大的悍匪,便是只有一艘小型飞舟来,也足以轻而易举的灭掉他们。

        在云霄大6,强者为尊,武者之间的争锋,并非靠人数取胜。

        如十个化虚境武者,一旦遇到一个武皇强者,后者可以在几个呼吸内将前者屠戮一空。

        同为化虚境武者。

        虚境巅峰强者,一样可以轻而易举的收割诸多低层次化虚境武者的性命。

        嗖!嗖!嗖!嗖!

        片刻,四艘小型飞舟到来,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将阴阳宗的飞舟围住。

        与此同时,阴阳宗的飞舟也停了下来。

        虽然,现在来的一群悍匪没有要求让阴阳宗的飞舟停下。

        但以目前的形势,飞舟算是不停也没用,一旦对方对飞舟施展攻击,飞舟面的人还是全部都要留下来。

        倒不如自己识趣一些,主动停下,还能避免飞舟被破坏。

        嗖!嗖!嗖!

        ……

        在飞舟停稳的时候,一阵阵风啸声传来,在大多数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四道身影凭空出现在飞舟四周的空。

        飞舟前头,立着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老人,老人凌空而立,仿佛与天地相融,给人带来一种无形之间的压力。

        飞舟两侧,各自凌空站着一个银袍老人,这两个银袍老人有一个共同点,长得一模一样。

        正是一双孪生兄弟!

        他们立在那里,同样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虽不如金袍老人,却也差不了多少。

        在飞舟的后头,立着一个铜袍年男子,年男子的目光在飞舟各处扫视,最后落在一道红色身影的面。

        “好美的女人!”

        被他盯的,自然是凤天舞,凤天舞那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足以颠倒众生,能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心动。

        刹那间,铜袍年眼升起贪婪、淫邪之色,嘴角泛起邪异的笑容,“三位哥哥,从今天开始,你们有弟媳妇了。”

        铜袍年开口,打破了飞舟沉寂而凝重的气氛。

        此时此刻,在铜袍年眼的世界里,仿佛只剩下凤天舞一人,以及他的另外三个同伴。

        至于其他人,被他选择性无视。

        唰!唰!唰!

        一时间,那个金袍老人和另外两个银袍老人齐齐顺着铜袍年的目光落在凤天舞的身,三双眸子同时一亮。

        “好一个绝代佳人!”

        金袍老人赞道。

        “如此佳人,确实配得我们四弟。”

        其一个银袍老人说道。

        “真没想到,在这阴阳宗的飞舟之内,还有如此绝色美人……四弟,你这一次可真是艳福不浅呐!”

        另一个银袍老人笑道。

        “哈哈……”

        听到三个老人的话,铜袍年得意的笑了起来。

        然而,此刻,他却没有现。

        在他看的那个红衣女子的身边,紫衣青年看向他的时候,眯起的双眼之俨然充斥子着森然的杀意。

        “你……”

        眼见有人敢亵渎自家少爷的女人,未来的少奶奶,熊全顿时怒了,壮硕的身形一颤,想作。

        “他,我来杀。”

        清冷的声音传入熊全的耳,制止了熊全。

        同一时间,凤天舞站了起来,身红衣无风自动,宛如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燃烧的同时,腾空而起,散出一阵阵灼热的气息。

        气息滚动,化作一股股灼热的气浪,掀起一阵阵灼热的劲风,让得飞舟的众人只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火山之。

        “哈哈……四弟,看来你这未来媳妇脾气不怎么好,没那么好驾驭呢。”

        其一个银袍老人取笑道。

        “要是好驾驭,跟那些庸脂俗粉又有什么区别?我喜欢这样的女人,有味道。”

        铜袍年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再次看向凤天舞的时候,目光愈闪亮。

        与此同时,他身的铜袍也跟着动荡起来。

        “你们……你们是河南四煞!”

        在凤天舞和铜袍年两人之间一触即的时候,一道惊呼声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出惊呼之人,正是两个阴阳宗长老的其一人。

        只见他脸色大变,目露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金袍老人,好像见了鬼一般。

        “南……河南四煞?”

        同一时间,另一个阴阳宗长老的脸色也彻底变了,眼甚至流露出几分绝望。

        “河南四煞?那是什么?为何阴阳宗的两位长老这么大反应?”

        “从没听说过……不过,他们应该很强!要不然,阴阳宗的两位长老也不会这般失态。”

        “没错!便是刚才面对那一群悍匪,也不见阴阳宗两位长老这般神态。这四个悍匪,看来之前的那群悍匪还强。”

        “那我们该怎么办?!”

        ……

        看到阴阳宗两个长老的神色,飞舟的众人纷纷色变,绝望的情绪在他们之间蔓延,一不可收拾。

        “河南四煞……不会是他们吧?!”

        突然,一个年男子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

        “怎么?你听说过他们?”

        顿时,不少人看向这个年男子。

        “如果他们真的是河南四煞,那我们今天一个也别想活下来!”

        年男子脸色难看,喃喃低语,“河南四煞,乃是弱水河以南诸多悍匪团伙名列顶尖的存在……其,金煞是武皇境六重强者!”

        “两大银煞,一个武皇境五重、一个武皇境四重!便是最弱的铜煞,都是武皇境三重的存在。”

        年男子说到后来,身体都因为害怕而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金煞!

        银煞!

        铜煞!

        飞舟众人目露惊恐的在金袍老人、银袍老人和铜袍年男子身扫过,纷纷色变。

        “你们应该是阴阳宗长老吧?遇到我们四煞,也只能算你们倒霉了。”

        金袍老人,正是金煞,淡淡的看了色变的两个阴阳宗长老一眼。

        唰!唰!

        两个阴阳宗长老眼见金煞看来,并且说出这么一番话,顿时色变。

        其一个阴阳宗长老面露惊恐的说道“金煞前辈,今天是令弟的好日子,还请您手下留情!我们愿意交出身所有的品元石。”

        “好日子?”

        金煞一怔。

        “是啊,令弟不是看了那个女子吗?那可是难得一见的绝代佳人,令弟能娶到她,实乃三生修来的福气。”

        另一个阴阳宗长老慌忙说道。

        说到这里,他还看了远处和铜袍年铜煞对峙的红衣女子一眼。

        红衣女子,正是凤天舞。

        听到阴阳宗长老的话,凤天舞冰冷的一张脸再次覆盖一层寒霜,流露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

        她的一双秋眸,如今寒光闪烁,择人而噬。

        段凌天脸色一沉,冷到极致的眸子,盯着阴阳宗的两个长老,宛如在看两个死人。

        不知何时,他的一双拳头已经握紧。

        这时,飞舟不少人看向阴阳宗两个长老的时候,一个个面露鄙夷。

        他们万万没想到。

        为了活命,这两个阴阳宗长老竟然拿一个女人当挡箭牌。

        当然,也有不少人一脸忐忑的看向金煞,希望金煞能因此而放过他们。

        “哼!你的意思是,我四弟配不她?”

        听到阴阳宗长老的话,金煞脸色一沉,眼杀意肆虐,金袍随之动荡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