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31章 贪得无厌

第1131章 贪得无厌

        阴阳宗的长老,虽然肺都快要被气炸,却也只能老实的交出了九百五十枚品元石。

        “两位长老,我很期待我们下一次的见面。”

        悍匪领拿到品元石以后,面带微笑的看向两个阴阳宗长老,看起来极其友善,好像是后者的朋友。

        听到悍匪领的话,两个阴阳宗长老被气得咬牙切齿、脸色涨红,胸膛宛如风箱一般起伏,久久难以平复。

        “小兄弟,告辞。”

        紧接着,悍匪领又看了闭双眼、不理周围事的段凌天一眼,随后才率领一群悍匪回了他们的小型飞舟,呼啸远去。

        与此同时,阴阳宗的飞舟,重新恢复了平静。

        除了闭着眼睛坐在那里的段凌天,以及默默的坐在段凌天身边的凤天舞以外,包括熊全在内,在场其他人忍不住松了口气。

        刚才的气氛,压得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

        现在,终于雨过天晴!

        “少爷,你看得出那些悍匪都是什么修为吗?”

        熊全看向段凌天,轻声问道。

        在他眼里。

        他家少爷,眼光独到,经常可以准确的看穿一个人的修为。

        “以他们的实力,如若我和天舞不出手,便是你帮那两个老家伙,我们这边也是必败无疑!”

        段凌天侧面回答着熊全。

        “那……”

        熊全面露疑惑,话没说完,却又被段凌天给打断了,“你想问我,我为什么不出手……是吗?”

        “嗯。”

        熊全点头。

        “既然他们可以用元石解决问题,我为何要出手?难不成我出手了,还能赚取到那一千枚品元石?”

        段凌天说到后来,白了熊全一眼。

        熊全闻言,顿时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家少爷是这么想的,顿时暗自苦笑,“少爷是少爷,想法永远不是我能捉摸得透的。”

        这时,两个阴阳宗长老的脸色还是那么难看,其一个阴阳宗长老重新到了飞舟前头,启动了飞舟。

        嗖!

        飞舟破空而出,继续赶路。

        “刚才生的事,想必各位也都看到了。”

        这时,另一个没有操控飞舟的阴阳宗长老环视周围,沉声说道。

        阴阳宗长老此话一出,不少人脸色一变。

        “不会是想让我们出那九百五十枚品元石吧?”

        很快,有人脸色难看的猜测道。

        “如果让我们出,那也太离谱了吧?分明是他们没本事,不能保护好我们,这才要给悍匪交过路费。”

        不少人一脸的不满和气愤。

        如果说在场之人,还有谁较淡定,莫过于段凌天。

        看段凌天脸隐隐浮现的淡然,好像早猜到会生这样的事一般。

        “哼!”

        阴阳宗长老冷哼一声,炸雷般的声音压过飞舟内的噪杂声后,沉声说道“你们乘坐我们阴阳宗的飞舟,前往内6,交的只是飞舟的代步费用。”

        “刚才交的,是你们的保命费用!要是不交,不只是我们,算是你们这些人,一个也活不了。”

        “这一点,谁敢否认?!”

        阴阳宗长老说到后来,语气间多了几分怒意。

        一时间,整个飞舟鸦雀无声。

        虽然还有不少人感到气愤,但他们现在却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激怒眼前的这个阴阳宗长老。

        “长老,那我们一个人需要交多少?”

        有人问道,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我算过了……飞舟之,一共有七十三人,每人交十五枚品元石即可。”

        阴阳宗长老说道。

        七十三人?

        没人交十五枚?

        一时间,在场不少人脸色一变。

        这要是大家真的交去,不只大家负担了刚才交给悍匪团伙的过路费,阴阳宗的长老还能另外赚取一百多枚品元石。

        不少人想说什么,却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阴阳宗长老扫过来的凌厉目光,一个个顿时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彻底焉了。

        一时间,整个飞舟陷入死寂。

        “长老,我身没有十五枚品元石。”

        一道突兀的声音,打破飞舟内死一般的沉寂,却是一个年男子面露无奈的对阴阳宗长老说道。

        “你没有十五枚品元石?你确定?”

        阴阳宗长老脸色一沉,眸间寒光闪烁,厉声问道。

        “长老,我真的没有那么多品元石……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将纳戒解除认主给你看。”

        年男子说着,要将手的纳戒摘下来。

        “不用了!”

        阴阳宗长老开口制止了他。

        “不用了?”

        年男子目光一亮,只以为是阴阳宗长老看他可怜,不打算收他的那份品元石。

        只是,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吗?

        答案是否定的。

        在他想说一番感恩戴德的话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闪,身前多出了一人。

        仔细一看,可不正是那阴阳宗长老?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觉得下腹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痛得他连惨叫都来不及出,彻底失去了意识。

        砰!

        同一时间,一声巨响传开,令得飞舟内的一群人纷纷侧目。

        眼前的一幕,令得众人纷纷色变。

        只见阴阳宗长老随手一拳将那个年男子的丹田废掉,在年男子痛昏过去之际,一手抓住他的胳膊,直接将他丢出了飞舟。

        年男子被丢出飞舟,顿时被凛冽罡风吹得惊醒,当意识到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飞向着弱水河的河面坠落而下。

        “啊!!”

        飞舟内的众人,只听到了一声昙花一现、戛然而止的惨叫。

        一时间,飞舟内再次陷入死寂。

        不少人额头直冒冷汗。

        “真是好手段!”

        段凌天双眼眯起,饶有兴致的看着将年男子丢出飞舟的阴阳宗长老。

        他看得出来,阴阳宗长老是故意这样做的。

        醉翁之意不在酒!

        果不其然,随着阴阳宗长老这般出手威慑,剩下的人彻底没了脾气,一个个老老实实的交了品元石。

        片刻,只剩下段凌天一行三人,还有坐在段凌天三人对面的老人还没交。

        眼看阴阳宗长老走来,老人慌忙取出十五枚品元石,准备交。

        “等等。”

        在这时,段凌天开口制止了老人。

        “嗯?”

        老人看向段凌天,面露疑惑,不知道段凌天想干什么。

        “这位长老,我刚才可是为你省下了五十枚品元石……我们四人,应该不用交了吧?”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阴阳宗长老一眼,问道。

        哗!

        段凌天此话一出,阴阳宗长老还没来得及回应,飞舟内的众人一阵哗然。

        “他……他刚才跟那悍匪领讨价还价,是为了现在不交品元石?”

        “他早猜到阴阳宗长老会让我们交品元石?”

        “真是一个可怕的人!在那个时候,还有心思去考虑这些东西。”

        ……

        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

        面对段凌天的询问,阴阳宗长老却是不予理会,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继续看向那人,“你确定不交?”

        “交!我交!”

        看到阴阳宗长老眼闪烁的寒光,老人慌了,慌忙将手里的十五枚品元石交了出去。

        直到老人将元石交出去,段凌天才反应过来,脸色一沉。

        他没想到,这阴阳宗长老竟如此贪得无厌!

        他话都说到那个份,竟然还要逼老人交品元石。

        “你们三人……四十五枚品元石。”

        众目睽睽之下,收了老人的元石以后,阴阳宗长老又看向段凌天三人,语气平静的说道。

        语气虽然平静,但却夹杂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四十五枚品元石?”

        段凌天看着近在咫尺的阴阳宗长老,冷笑道“你耳朵有毛病?我刚才说了,我已经为你省下了五十枚品元石!”

        “一码归一码……现在,所有人都交,你们不交?你们觉得可能吗?”

        阴阳宗长老也是冷笑说道,在他的双眸深处,俨然闪烁着几分慑人的寒光,仿佛一言不合会对段凌天三人出手。

        而他也正是存了这样的心思。

        他早想杀死眼前的三人,夺取吞金组织留下来的财富,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找不到借口。

        毕竟,如果他之前杀死三人,无疑是在告诉所有人,他们阴阳宗有意纵容吞金组织行骗。

        那样一来,他们阴阳宗的形象和名声必将毁于一旦!

        可现在不同,他找到了机会,有了借口。

        现在,他巴不得眼前三人抗拒不交那四十五枚品元石,如此一来,他有借口出手杀死眼前的三人,并将他们丢出飞舟。

        “做人,别太贪得无厌!要懂得适可而止。”

        段凌天双眼眯起,寒光一闪而逝,语气都被他刻意压得低沉了几分,暗含呼之欲出的怒火。

        “不交?”

        阴阳宗长老笑了,肆意的笑。

        终于被他等到机会!

        在立在段凌天身前的阴阳宗长老准备出手杀死段凌天,夺取段凌天手里的纳戒后,再将段凌天丢出飞舟的时候。

        “该死!!”

        一声气急败坏的厉喝声传来,却是操纵飞舟的那个阴阳宗长老的声音,“又是悍匪!还真是流年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