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30章 悍匪来了

第1130章 悍匪来了

        这一类悍匪,有时甚至会刻意找阴阳宗的飞舟劫掠。

        正因为忌惮这一类悍匪,每隔一段时间,那个立在飞舟前头的阴阳宗长老都会操纵飞舟转向,避开直线。

        如此一来,安全性大大提升。

        当然,这样并不代表万无一失。

        有时候运气差了,什么事都有可能遇到。

        时间悄然流逝。

        又是半个月过去,飞舟已经走了一半路程,只需要再过一个半月,便能抵达内6。

        眼见一半路程顺利走完,阴阳宗的两个长老松了口气。

        只是,在他们的气还没缓过来的时候,脸色却又是陡然一变,目光齐刷刷望向飞舟前进的方向。

        嗖!嗖!嗖!

        ……

        飞舟前方传来一阵阵刺耳的呼啸声,越来越近。

        这,也是让两个阴阳宗长老色变的根源。

        “悍匪!”

        雷光电闪之间,两个阴阳宗长老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吐出两字。

        他们的声音没有刻意压抑,在这安静的飞舟显得格外的响亮,顷刻间惊醒了大半人。

        这些人被惊醒后,刚开始还有些迷茫,当他们反应过来,纷纷色变,“什么?!悍……悍匪?!”

        悍匪!

        他们,在弱水河遇到了悍匪?

        弱水河的悍匪,他们过去有所耳闻,远内6、外6的寻常悍匪彪悍,更有甚者,乃是武皇境一流的存在!

        很快,清醒过来的人纷纷望向飞舟前方,可以看到几个小黑点不断的放大,直冲他们而来。

        “嗯?”

        熊全也被噪杂的声音惊醒了,当他意识到生了什么事后,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我们坐的是阴阳宗的飞舟,悍匪应该不敢招惹我们吧?”

        “两位长老都是武皇境的存在,算他们来招惹我们,吃亏的也不见得是我们。”

        “好不容易穿越一趟弱水河,能遇到悍匪,也算是圆满了。”

        ……

        不少人窃窃私语。

        这些人,都是第一次坐飞舟横渡弱水河的人,对阴阳宗的两位长老充满信心,不觉得自己会有事。

        现在,他们反而有些期待,期待看到阴阳宗两位长老将悍匪杀戮、击退的一幕。

        “哼!你们还真是天真。”

        听到这些愣头青的话,一些不止一次坐飞舟横渡弱水河的人冷哼道“你们没看到两位长老的脸色都变了吗?你们觉得,那些悍匪会看不出我们坐的飞舟是阴阳宗的?”

        “弱水河的悍匪,都是人精……要是没把握,你们以为他们会出手?”

        这人的话音刚落,飞舟清醒过来的众人齐刷刷看向阴阳宗的两个长老。

        唰!唰!唰!

        ……

        当他们看到阴阳宗的两个长老难看的脸色以后,再次色变,意识到飞舟前头的那些悍匪确实是来者不善。

        “连阴阳宗两位长老的脸色都变了,明显是没把握对付这些悍匪……我们该怎么办?”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没事干嘛想着去内6,现在倒好,要把一条命丢在这里了。”

        ……

        顿时,整个飞舟都乱了,大多数人脸色大变,目露惊恐,好像末日降临了一般。

        如此噪杂的环境下,再专注修炼的人也被吵醒了。

        其,包括段凌天、凤天舞和坐在段凌天三人不远处的那个老人,那个先前在弱水河畔好心提醒过段凌天的老人。

        “悍匪?连阴阳宗的两位长老都没把握?”

        很快,包括段凌天在内,一群刚刚被惊醒的人得知了他们现在的凶险处境。

        “小兄弟,看来我们今日要断送在这里了。”

        老人看向段凌天,哭丧着一张脸说道。

        段凌天双眸一闪,没有说话,第一时间望向飞舟前头。

        只一眼,他看到有七艘小型飞舟呼啸而来,到了他们这座飞舟的前头、后头和周围,将他们的飞舟团团围住。

        “阴阳宗的朋友听着……马停下飞舟!否则,我们让你们舟毁人亡!”

        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自飞舟前头小型飞舟传来,语气间充满冷意,仿佛自冰窟内传递而出,令人心悸。

        “不要!不要!”

        顿时,阴阳宗的飞舟内再次一阵慌乱。

        “哼!”

        一声冷哼传来,压下现场嘈杂的声音,却是飞舟前头的阴阳宗长老哼了一声,同时开始操纵飞舟。

        片刻,飞舟减,直至停稳。

        刚停稳的飞舟,又来了一次自由落体运动,坠空而落,惊得飞舟不少人脸色大变。

        直到飞舟停止下坠,他们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嗖!嗖!嗖!

        ……

        飞舟停稳以后,一阵阵迅疾的呼啸声传来,一道道身影出现在飞舟前后和两侧,却是一群身穿黑衣劲装的人。

        这些人,有老人,有年人。

        “又是你们!”

        在飞舟众人如临大敌的时候,飞舟的两个阴阳宗长老脸色一变,齐齐惊呼出声。

        两个阴阳宗长老此话一出,飞舟不少人松了口气。

        听两个阴阳宗长老的话,明显之前遇到过这些悍匪,既然两个阴阳宗长老还活着,说明这些悍匪没能力杀死他们。

        段凌天眉头一挑,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也颇为好。

        这两个阴阳宗长老,为何会认得这群悍匪?

        “两位长老,时隔半年,我们又见面了……不得不说,我们真的很有缘分。”

        立在飞舟边缘的一群悍匪,立在飞舟前头的一个黑衣老人,看向两个阴阳宗长老,淡淡一笑说道。

        “谁跟你们有缘!”

        两个阴阳宗长老的脸色很难看。

        “半年前,我们三人与两位长老一战,虽稳压两位长老一筹,可如果继续下去,算能杀死两位长老,我们这边也必有折损。”

        似是看出阴阳宗飞舟众人的疑惑,黑衣老人淡淡说道“那一次,我们达成协议,你们交给我们一千枚品元石,我们自行离开。”

        “这一次,我也不狮子大开口……还是一千枚品元石,如何?”

        黑衣老人说完,看向阴阳宗的两个长老。

        这时,众人也知道为何阴阳宗的两个长老过去遇到过这些悍匪而没死。

        原来是因为交了过路费。

        似是在配合为黑衣老人的话,他身边的另外两个老人,身骤然延伸出两股强大气势,压得飞舟大多数人喘不过气来。

        “武皇强者!”

        顿时,除了段凌天和凤天舞以外,飞舟的所有人纷纷色变。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武皇强者!”

        飞舟的人,不乏眼光独到之人,他们的脸色异常难看。

        阴阳宗的两个长老脸色愈难看,但他们一时却也是没有回答悍匪领的话,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飞舟后头。

        准确的说,是落在一个紫衣青年的身。

        段凌天!

        一时间,悍匪领也饶有兴致的看向段凌天,眼精光一闪。

        “两位长老看我做什么?既然能破财消灾,何苦要争个你死我活呢?”

        眼看阴阳宗两个长老看来,段凌天咧嘴一笑,“我们这一群人,约莫七十人左右,每人都出了三十枚品元石坐这飞舟,加起来有两千枚品元石。”

        “一千枚品元石,只是你们这一趟收取的元石的一半而已。”

        段凌天一口气说完。

        段凌天的话,得到了飞舟大多人的认可,他们深有同感的点头。

        “你……你……”

        两个阴阳宗长老本想跟段凌天商量,看是否能一起对付这群悍匪,却没想到段凌天会说出这么一番话,一时气得他们肺都快炸了。

        虽然,他们不认为段凌天一行人的实力他们强。

        但段凌天一行人既然有覆灭吞金组织的实力,如果和他们联手,或许能反压眼前的这一群悍匪。

        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段凌天竟然会这么没有骨气。

        那个悍匪领,原本一脸忌惮的看着段凌天。

        在这等关头,能让阴阳宗的两个长老一起瞩目之人,想来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可当他听到段凌天的话后,却是忍不住畅怀一笑。

        “哈哈……还是这位小兄弟识趣!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两位长老可要好好跟这位小兄弟学学。”

        悍匪领说到后来,深深的看了阴阳宗的两个长老一眼。

        气得两人直想吐血!

        “既然我这么识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打个折扣?如,少要五十枚品元石如何?”

        段凌天看向悍匪领,面带微笑的问道。

        “放肆!”

        一时间,周围不少悍匪脸色一变,怒喝出声,“小子,你竟敢跟我们领讨价还价……不想活了?”

        在一群悍匪暴躁起来的时候,悍匪领却是抬起手,令得一群悍匪安静下来。

        “有趣,有趣。”

        悍匪领和段凌天对视了一阵,原本收敛了笑容的脸再次浮现笑容,“那我看在小兄弟你的面子,少收取五十枚品元石!”

        “多谢了。”

        段凌天点了点头,随即重新闭双眸,不再理会周围的事,不知道是在闭目养神,还是在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