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11章 神秘力量

第1111章 神秘力量

        随着陈姓老人的身体被一分为二,死得不能再死,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立在他身后的段凌天身上。

        一个个6家长老和6家子弟眼中充满震撼和狂热。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

        他们6家的这位第一客卿长老不只在炼药一道上有着惊人的造诣,在武道上的成就也是如此可怕。

        转眼之间,杀死他们6家这次面临的五大劲敌中的四人。

        要知道,那四人可是连他们6家最强的几位都忌惮的存在。

        “段长老……”

        6家家主6睿彻底愣住,别人不清楚段凌天刚才杀死的是什么人,他却是再清楚不过。

        且不说程贺和莫介。

        不管是冷迟,还是那个陈姓老人,都是实力不下于他们6家老家主的存在,都是武皇境四重强者!

        然而,两个武皇境四重强者,就在那转眼之间,相继被段长老杀死。

        “少爷!”

        熊全目露狂热,紧紧的盯着立在远处空中的段凌天。

        这,就是他家少爷!

        “好强。”

        凤天舞绝美的俏脸微微动容,明显被段凌天的实力惊到。

        嘶!

        如今,便是6家老家主6俅,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完全被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实力给震撼。

        “以段长老的实力,杀两个实力不下于我的存在,如杀鸡、剪草一般简单……他要杀我,怕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6俅心情激荡,目光复杂。

        现场一阵死寂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手上。

        这一次,他们虽然还是没有看到段凌天出手的痕迹,但却有幸看到了段凌天手中的兵器。

        一袭紫衣无风而动,傲然立在那里的段凌天,手里正握着一柄不知由什么力量凝成的三尺青锋。

        “那是什么力量?!”

        当所有人的目光转移到段凌天手中的时候。三尺青锋逐渐溃散,无影无踪。

        虚空之上,滚动的天地之力在即将凝成天地异象之际,就又散去了。

        所以,直到现在,没人知道段凌天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不过,能先后杀死冷迟和实力不下于冷迟的陈姓老人。段凌天现在的实力,就算纵观整个南外6。也称得上是一等一了。

        然而,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个上面。

        他们在乎的,是段凌天刚才手中凭空凝成的那一柄三尺青锋。

        三尺青锋周围闪烁的剑罡,是剑之奥义。

        可凝成三尺青锋的力量,却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你们看到了吗?”

        “看到了……刚才,段长老手里的剑,竟是由一种夹杂着五种颜色的力量凝聚出来的!”

        “我刚才还以为是我眼花了,没想到是真的。”

        “那到底是什么力量?”

        “应该是奥义……不过。有这样的奥义吗?”

        “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奥义。”

        ……

        不管是一群6家子弟,还是一群6家长老,如今纷纷面露疑惑,他们都看不出刚才段凌天手中的剑是由什么力量凝成的。

        其实,又何止是他们。

        “刚才那是什么力量?”

        6睿瞳孔缩起,面露愕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种充斥着五种不同颜色的力量。

        五种颜色。分别为红色、蓝色、青色、紫色、土黄色。

        不只是6睿,便是6家的三大护法长老,如今也是一脸的愕然。

        刚才,那位段长老转眼间杀死让他们极其头疼的四个劲敌,已经让他们感到莫名的震惊。

        如今,段长老手中凝形之剑的力量。他们也认不出来。

        “那五种力量,像是五种自然奥义混合在一起……红色的,是火之奥义;蓝色的,是水之奥义;青色的,是风之奥义;紫色的,是雷之奥义;土黄色的,是大地奥义。”

        比起其他人。6俅看得更透。

        只是,他虽然看得透,但他却有些不敢相信和难以理解。

        不敢相信段凌天能同时掌握五种自然奥义。

        “段长老刚才手中由这五种颜色的力量凝成的剑上,似乎还有剑之奥义……如果那五种颜色的力量,真的是五种自然奥义,那他岂非领悟了六种奥义?”

        想到这里,6俅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就算他知道这位段长老是万年前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转世,他也不相信这位段长老能在武皇境一重领悟六种不同的奥义。

        奥义,跟炼药手段、炼药经验不同。

        后者,可以通过前世的记忆继承,可前者却是不行。

        奥义,需要一个人凭借自身的悟性去领悟、沟通。

        也就是说,这位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转世,需要重新去领悟各种奥义。

        正因如此,他不认为对方能在武皇境一重时领悟这么多奥义。

        倒不是他看不起这位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转世,而是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段长老既然是轮回武帝的第三世转世,那他肯定是一边提升修为,一边领悟奥义……按照常理,不可能在武皇境一重时,领悟这么多奥义。”

        如果段凌天现在的一身修为是武皇境七、八重,乃至武皇境九重,领悟六种奥义,他不会觉得奇怪。

        可问题是,段凌天现在才武皇境一重!

        武皇境一重,也代表着他刚突破到武皇境!

        刚突破到武皇境,就领悟六种奥义?

        可能吗?

        最少,他觉得不可能。

        “另外,就算那混淆着五种颜色的力量,真是五种自然奥义,那它们又是如何完美的融为一体的?”

        这一点,也是6俅最难以理解的。

        五种自然奥义,其它暂且不说,水、火必当不相容。

        想让水之奥义、火之奥义融合在一起。无异于痴人说梦。

        “或许,是我看错了。”

        最后,6俅只能这样想,“如果是我看错,却又不知那是什么力量……竟能让段长老凭借武皇境一重的修为接连灭杀两个武皇境四重强者!”

        直到现在,想起刚才的一幕,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两个实力不下于他的武皇境四重强者。就那么死了。

        自始至终,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由此。他深刻的感受到了段凌天那一身惊人的实力。

        如果说,现在还有谁想的跟6俅想的差不多,无疑就是程贺一行五人中仅剩的那人,欧家家主,欧烈。

        欧烈,北陵欧家第一强者,武皇境四重的存在,实力和刚才被段凌天杀死的冷迟、陈姓老人相当。

        也和6俅相当。

        不同于6俅,他刚兴起段凌天用来凝形成剑的力量是五种自然奥义的念头后。就又在第一时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相比于6俅,他对段凌天的底细一无所知,但他却还是可以断定,不可能有人在武皇境一重时领悟那么多奥义。

        即便对方是异类。

        “或许,那是他的天赋神通!”

        最后,欧烈只能这样想。

        不知何时,看到那紫衣青年凝眸看向他以后。他握着入鞘灵刀的手冒出了冷汗,他后背的衣服也被冷汗侵湿。

        如果对方对他出手,他不认为自己能活下来。

        毕竟,不管是冷迟,还是那个陈姓老人,论实力都不下于他。

        “我欧烈纵横一生。没想到今日会栽在这里……不过,能死在阁下的手里,我也是没有任何遗憾了。”

        欧烈深吸一口气,直视段凌天,锵然说道,言语之间,视死如归。

        他的腰板挺得笔直。宛如一柄立在那里的刀,刚毅、不屈。

        “嗯?”

        段凌天本来已经准备出手,灭杀程贺一行人中仅存下来的这人,却没想到对方如此铁骨铮铮,死亡当前,还能做到面不改色。

        不得不说。

        这一刻,段凌天心里升起了几分钦佩,钦佩眼前这人的一身傲骨。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今日会留手。

        任何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呼!

        段凌天缓缓抬手,剑罡闪现,紧接着,在剑罡之内,五彩的力量不断的升腾而起,形成了剑的雏形。

        在他头顶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天地异象已经有了汇聚成形的趋势。

        刷!刷!刷!

        ……

        一时间,包括欧烈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段凌天头顶虚空之上,明显都好奇那里会出现什么样的天地异象。

        段凌天先前展现出来的实力,足以让他们任何人胆寒!

        正因如此,他们源自心底好奇段凌天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这一点,可以从段凌天引动天地之力汇聚成形的天地异象中看出。

        就在众人纷纷屏住呼吸,天地异象即将凝形之际。

        哗!

        豁然间,差点就能凝形的天地异象溃散,天地之力随即消失在天地之间。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段长老怎么收起了他的力量?”

        包括欧烈在内,所有的人都是一脸好奇。

        “你……手里的扳指从何而来?”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的目光,落在欧烈右手拇指上戴着的那枚古朴扳指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