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00章 武皇之下无敌

第1100章 武皇之下无敌

        这是三枚奥义碎片。

        准确的说,是三枚皇境奥义碎片。

        其中一枚,无疑就是皇境风之奥义碎片。

        九重高阶风之意境,通过它,可以在短时间内一举领悟皇境风之奥义!

        风之意境,也是段凌天现在最想提升的意境。

        只需要让风之意境蜕变为风之奥义,他相当于一次性领悟两种奥义。

        风之奥义!火之奥义!

        至于另外两枚。

        其中一枚,无疑就是三重皇境剑之奥义碎片。

        不同于前一枚奥义碎片在武帝秘藏所得,这枚奥义碎片,是段凌天当年在剑皇宝库所得,是那个风雷剑皇遗体内的三枚奥义碎片之一。段凌天记得。

        当时,风雷剑皇的遗体内还有另外两枚奥义碎片。

        三重皇境风之奥义碎片,三重皇境雷之奥义碎片。

        前者,他跟别人交换,换了他现在手里的八重皇境雷之奥义碎片。

        后者,用来还人情,给了五行宗。

        这枚剑之奥义碎片,也是段凌天手里唯一的一枚剑之奥义碎片。

        之所以迫切想让剑之意境完成突破,蜕变成剑之奥义,无非是因为那个剑圣风轻扬在青林皇国留下来的剑字。

        剑字中蕴含的晦涩难懂的信息,一部分被他强行记在脑海,随时可以领悟。

        剑字中,蕴含的是剑道感悟,可以助他提升剑之意境,乃至剑之奥义!

        正因如此,他才会选择优先领悟剑之奥义。

        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

        只要领悟了剑之奥义,日后再领悟剑字中所蕴含的剑道感悟,剑之奥义的进境将一日千里!

        最后一枚,段凌天选择的是八重皇境大地奥义碎片。

        大地奥义。和大地意境一般,只要靠近地面,都可以沟通大地,从而借助大地之力!

        借助的大地之力,是大地奥义力量的一半。

        选择大地奥义碎片,一切顺理成章。

        雷之奥义碎片,暂时被段凌天遗弃。

        “便先领悟这三种奥义!”

        很快。段凌天轻轻的闭上双眼,静心的同时通过三枚不同的奥义碎片领悟三种不同的奥义。

        现如今。段凌天一身修为化虚境九重,领悟五种九重化虚意境。

        在云霄大6上的一群虚境巅峰武者中,无疑是一个异类。

        五种九重化虚意境,一旦相互施加压力,段凌天想要自行领悟某种奥义,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只是,那样一来,比起用奥义碎片领悟,却又是要差上一些。

        最重要的是。

        段凌天可以同时通过三枚不同的奥义碎片领悟三种不同的奥义。领悟奥义的度,远胜前者。

        “段长老!”

        就在段凌天准备一鼓作气领悟三种奥义的时候,房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家主来了,在大殿等您。”

        家主?

        段凌天睁开双眸,皱了皱眉,随即舒展开来。“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

        虽然嘴上这么念叨着,但段凌天还是收起了三枚奥义碎片,停止领悟,下床走出了房门。

        片刻,段凌天来到了大殿。

        “段长老。历经三个月的时间,你终于从通玄之阵中出来……想必段长老这一次收获不小吧?”

        6家家主6睿看到段凌天后,目光一亮,

        “还行。“

        段凌天点了点头,并没有表露出太大的喜悦。

        收获不小?

        那是自然。

        经由这一次通玄之阵的洗礼,他已经成功将自己领悟的四种意境全部提升到了巅峰,也就是九重高阶。

        另外。因为他的风之意境可以孕生出同层次的火之意境,他相当于同时掌握了五种九重高阶意境。

        五种九重高阶意境,也就是五种九重化虚意境。

        那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就算不用元力,不考虑以大地意境借助大地之力,不考虑风、火意境之间的火借风势。

        五种九重化虚意境,一旦施展出来,都足以堪比五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加上大地之力,乃至火借风势,那就更加可怕了。

        “现在我,武皇之下,应该可以称得上无敌!”

        段凌天暗道。

        “段长老,原本你刚从通玄之阵出来,我是不应该打扰您的……”

        6睿看向段凌天,缓缓说道。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段凌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识趣的眼神,让得他不由苦笑,话也顿了一顿。

        “不过,这一次实在是没办法……程会长,已经等了你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6睿接着说道。

        同一时间,在他的脸上俨然浮现出几分无奈。

        “程会长?等了我整整三个月的时间?”

        听到6睿的话,段凌天不由面露疑惑,“那是什么人?为什么等我那么久?”

        “程会长,是我们南外6炼药师公会总会的会长……跟您一样,都是一品炼药师。”

        6睿回答着段凌天的疑惑。

        “南外6炼药师公会总会会长?他找我干什么?”

        段凌天皱眉问道,语气间充满了不爽。

        他现在,本该在通过三枚奥义碎片领悟三种奥义。

        就因为那什么南外6炼药师公会的会长,打断了他,坏了他的好事。

        一时间,他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南外6炼药师公会总会会长的印象极差。

        “他没说……不过,十之和段长老你炼制出来的纯度九成以上的一品丹药有关。”

        6睿猜测道。

        段凌天点头,想想也只有这个可能。

        “你去跟他说……就说我没兴趣见他,无论他是什么炼药师公会总会的会长。”

        段凌天淡淡说道,语气间充满了随意。

        别说是一个南外6炼药师公会总会的会长。

        就算是内6炼药师公会最高总会的会长,他都懒得理会。

        “哈哈……程某远道而来。只是想和段长老你聊聊天,交流一下炼药心得而已,段长老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6睿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道洪亮的笑声从大殿外传来。

        紧接着,段凌天和6睿看到,两道身影正从大殿外走进大殿。

        为之人,是一个身穿银袍的老人。

        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身穿绿衣的中年男子。

        不同于老人面露灿烂的笑容,绿衣中年面容冷漠。毫无表情可言。

        刚才的声音,明显正是银袍老人出的。

        看到两人突然出现,6睿脸色一沉。

        这里虽是段长老暂居的府邸,可再怎么说也是6家的地盘。

        两人未经段长老许可进入,不尊重段长老的同时,也是在打他们6家的脸。

        “段长老,我叫程贺,是南外6炼药师公会总会的会长。”

        片刻,银袍老人来到段凌天的身前。自我介绍道。

        “至于我身后这位,乃是内6炼药师公会派给我的护卫……他叫冷迟。”

        程贺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段凌天那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自顾自介绍完自己后,又介绍起绿衣中年,冷迟。

        冷迟听到程贺介绍他,微微抬头,淡淡的对段凌天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冷迟性格如此,还请段长老勿怪。”

        程贺看着段凌天,脸上笑容愈灿烂。

        “他性格如何,与我何干?倒是你,未经我这个主人许可,强闯我这府邸……”

        段凌天目光冰冷的看着程贺。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顿,方才继续说道:“你爹娘……没教你规矩吗?!”

        说到后来,段凌天的语气加重了几分。

        你爹娘没教你规矩吗?

        段凌天此话一出,站在他身边的6睿彻底石化。

        他虽然看得出段长老很生气,可他却也没想到段长老会这么不客气。

        眼前的这个老人,可是南外6炼药师公会总会的会长。整个南外6屈一指的一品炼药师。

        当然,这个屈一指,是在这位段长老出现以前。

        不过,对方毕竟是身份尊贵的一品炼药师,段长老这样说对方,无疑是明着打对方的脸。

        转念一想,6睿又释然了。

        他这才想起,这位段长老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在万年前全盛时期的段长老前世面前,像程贺这样的人物,给段长老提鞋都不配。

        唰!

        段凌天话音刚落的时候,程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继而变得有些难看。

        至于程贺身后的绿衣中年,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森冷寒光。

        一股摄人的气势,自他身上延伸而出,如刀如剑,直逼段凌天而去。

        气势所过之处,空气仿佛都凝结在一起。

        至于段凌天,脸色不变,完全没将这当作是一回事。

        只是,段凌天不将这当作是一回事,不代表别人也不当回事。

        呼!

        仿佛一阵风吹过,却是6睿身形掠动,出现在段凌天的眼前。

        轰!

        浩瀚的气势压在6睿的身上,令得他脸色涨红,喷出一口刺眼夺目的淤血。

        血洒一地,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