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94章 陆志的猜测

第1094章 陆志的猜测

        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激荡的心情,6志看向地上两具尸体的目光多了几分冰冷。

        “前段时间,我劝过6松,让他忘记和段长老你之间的仇恨……他也答应了我,不会找段长老你报仇。”

        6志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顿,片刻才继续说道:“只是,我却没想到他说一套做一套,想出这样的计划引段长老你入局!”

        说到后来,6志脸上浮现出几分愤怒,怒6松欺骗他。

        段凌天的话,他并没有怀疑。

        且不说段凌天没必要撒谎。

        6松和他身边的老人出现在这里,已经可以说明许多事情。

        “不过,他们到底从哪请来的武皇境铭纹师,布下这座可以迷惑我的幻阵?”

        很快,6志皱起眉头,一脸疑惑和不解。

        能困住他的幻阵,无疑都是出自武皇境铭纹师的手笔,这一点,他可以确认。

        当然,6志之所以会出这样的疑问,也是因为段凌天刚才跟他说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时候,没有说明幻阵是6志身边的老人布置的。

        所以在6志的眼里,老人只是一个虚境巅峰武者。

        6志在这边思考的时候,段凌天走到了老人的尸体旁边。

        咻!

        骤然,段凌天抬手以元力凝成一柄剑,呼啸而落,直掠老人。

        剑啸声响起,吸引了6志的目光。

        紧接着,6志看到段凌天一剑落在老人身上,并且从老人体内取出了三枚碎片,正是老人体内孕育出来的碎片。

        起初,他只是粗略看了段凌天手里的三枚碎片一眼,没现什么。

        可当他再次仔细看过去的时候,目光却是彻底凝住,紧紧的锁定段凌天手里三枚碎片里面的其中一枚。

        这一枚碎片,周围弥漫着灼灼的红色火焰。

        “奥……奥义碎片?!”

        呆怔片刻后。6志才回过神来,忍不住低呼一声。

        这时,段凌天已经将手里的一枚一重皇境火之奥义碎片和两枚九重意境碎片收了起来,脸上浮现淡淡的笑容。

        对他来说,这次的收获不错,得到了一枚奥义碎片。

        一枚奥义碎片,足以代表一位武皇强者。

        虽然只是一重皇境奥义碎片。但只要交给一身修为化虚境九重,且领悟了九重高阶火之意境的武者。

        对方肯定能凭此而领悟火之奥义。突破成为武皇强者!

        “这关厉……什么时候突破的武皇境?”

        在段凌天将手里的三枚碎片收起来的时候,6志回过神来,他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老人的尸体上,脸上浮现诧异之色。

        显然,6志过去并不知道6松身边的这个老人是武皇强者。

        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忍不住暗叹,“可惜了……一个武皇强者,就这么死了。”

        在他看来。

        只要这个关厉不死,以后很可能会成为6家的第四个护法长老。到时,6家的整体实力将提升一个层次。

        “不对!”

        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6志瞳孔一缩。

        他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既然关厉已是武皇强者,那么,杀死关厉的人,无疑也是武皇强者。而且肯定是比关厉这个武皇强者还要强的武皇强者!

        要不然,他如何杀死关厉?

        “段长老……关厉他……是谁杀的?”

        6志深吸一口气后,看向段凌天问道。

        “你觉得呢?”

        段凌天第一时间淡淡回应,似乎早就猜到6志会这样问。

        听到段凌天这样回答,6志先是一愣,随即上下打量了段凌天一阵。最后看向立在一旁的红衣女子,凤天舞。

        “这个女子不可能……来的时候,她还要靠段长老以元力牵引带着她御空而行。”

        看了凤天舞一眼,6志又看向段凌天。

        “如此一来……杀死关厉之人,要么是段长老本人;要么,是一位隐藏在段长老身后,时刻保护着段长老安危的强者。”

        6志暗自猜测。

        相对而言。他更偏向于后者。

        不只是因为段凌天太年轻,更因为段凌天是一位出色的一品炼药师。

        这么年轻的一品炼药师,如果同时还是武皇强者,那就实在是有些离谱了。

        所以,他不太敢相信段凌天是武皇强者。

        “既然没有段长老你要的东西……那我们便回去吧。”

        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6志眼中流露出几分忌惮,本就客气的语气愈客气了几分。

        从关厉尸体上的伤,他可以看出,关厉是被人一击杀死。

        虽然,他不知道关厉的具体修为如何,但如果换作是他,就算关厉只是武皇境一重武者,他也不可能将关厉一击毙命。

        正因如此,他猜测隐藏在暗中保护段凌天的那位强者远比他强。

        所以,他现在面对段凌天时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

        “嗯。”

        6志的建议,段凌天没有拒绝,招呼凤天舞一声后,便跟着关厉一起离开。

        三人离开后,直往6家府邸而去。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他们顺利的回到了6家。

        啪!

        6家大殿中,一声巨响传递开来,却是6家家主6睿抬手之间一巴掌对着身侧的新座椅拍下,木碎一地。

        “6松,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6睿陡然暴喝出声,语气之间,俨然充斥着勃然的怒意。

        显然,他也知道了6松的所作所为。

        片刻,6睿深吸一口气,一脸歉然的看向眼前三人中的紫衣青年,“段长老,这次的事,是我们6家顾虑不周……还望您勿怪。”

        紫衣青年。正是风尘仆仆赶回来的段凌天。

        “既然6松死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段凌天淡淡说道,无意追究。

        “是。”

        6睿恭敬应声。

        “嗯?”

        立在紫衣青年身旁的老人,也就是6家护法长老6志,突然皱起眉头。

        他总觉得,刚才有那么一刻,他们6家家主看向这位年轻的段长老的时候。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惧,就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莫非家主知道段长老身后隐藏着一位强者?而且。连家主都害怕那位强者?”

        6志暗自猜测。

        “段长老,说来也巧……你刚离开的那天,就有两个人先后上门,各自拿一枚化虚境武者服用的灵果换取了你炼制的一品回生丹。”

        这时,6睿岔开话题,跟段凌天说着另一个悬赏的事。

        “两个人?两枚灵果?”

        段凌天目光大亮,没想到自己刚回来,6志就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希望那两枚灵果是我没有服用过的……那样一来,我的修为将可以在短时间内一举突破到化虚境九重!”

        段凌天心跳加。身体都因为激动而不易察觉的颤抖了起来。

        很快,段凌天压下心中的激动,好奇问道:“家主,你拿几枚一品回生丹换的灵果?”

        “一枚一品回生丹,换取一枚灵果。”

        6睿如实说道。

        “一枚?”

        段凌天闻言,忍不住一怔,“只一枚。有人换吗?”

        在他看来,化虚境武者服用的灵果之珍贵,远非一枚一品回生丹所能比。

        “如果是一般的一品回生丹,自然没人换……不过,拿段长老你炼制的纯度九成以上的一品回生丹跟他们换,却是他们占了便宜。”

        6睿摇头说道:“且不说纯度九成以上的一品回生丹的价值。已经不仅仅在于它的药力上……就算是它的药力,也足以让人趋之若鹜!”

        “纯度九成以上的一品回生丹,论药力和疗效,可是比一般纯度七成都不到的一品回生丹强上五倍以上。”

        “关键时刻,这样的一品回生丹甚至可以救命!”

        说到后来,连6睿自己都有些激动起来。

        段凌天恍然。

        片刻,归心似箭。想要回房修炼提升一身修为的段凌天,从6睿手中接过那两枚灵果后,就带上凤天舞往自己所居的府邸而去。

        “天舞,这枚赤磷果你拿去服用修炼。”

        段凌天将手里一枚仿佛燃烧着赤红色磷火的灵果递向凤天舞,直言道。

        “你用。”

        凤天舞的话很少,却很直接。

        “这赤磷果我先前服用过一枚,再服用也是无用……拿着吧。”

        眼见凤天舞不愿意收,段凌天拿出了杀手锏,当然,他这也是实话实说。

        刚从6睿那里得到的两枚灵果,其中一枚赤磷果正是他前段时间服用过的灵果,也是6睿交给他的。

        他现在的修为,就是因为服用了那枚赤磷果才提升的。

        听到段凌天这样说,凤天舞这才收起赤磷果。

        “谢谢。”

        凤天舞轻启朱唇,干脆的向段凌天道了声谢。

        “你我之间,无需言谢。”

        目露温柔的看了凤天舞一眼后,段凌天又跟她找了一声招呼,随后便回房修炼去了。

        段凌天回房后,凤天舞也回了房。

        段凌天却是不知道。

        现在,因为从6家流出去的两枚纯度九成以上的一品回生丹,外面彻底炸开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