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84章 妖孽中的妖孽

第1084章 妖孽中的妖孽

        轰!

        在一群6家长老齐刷刷看向6家家主6睿的时候,一声巨响传来,惊得他们的心忍不住一蹬。  网

        只见6睿整个人失态的离座而起,座椅随之崩碎,轰然落地。

        “到底生了什么事?家主竟这般失态!”

        “能让家主如此失态,肯定不是一般的事……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也觉得。”

        ……

        一群6家长老窃窃私语,但目光却始终不离6睿左右。

        与此同时,他们努力的绷紧神经,心里有了被震惊的准备。

        6睿站在大殿位,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枚闪烁着淡淡光泽的丹药,至于其它的丹药都已经被他收起。

        如今,6睿的目光死死的盯住手的丹药,整个人好像入了魔一般。

        “那枚丹药有什么不妥不成?”

        顿时,不少6家长老心生困惑。

        紧接着,所有6家长老的目光齐刷刷落在6睿手的那枚丹药,丹药通体闪烁着淡淡的光泽,散出好闻的药香。

        “一品回生丹!”

        只一眼,他们认出了这枚丹药。

        “那是……怎么可能?!”

        很快,其一个年迈的6家长老瞳孔一缩,一脸的骇然和震惊,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这个6家长老,正是6家的几位二品炼药师之一。

        先前那个自嘲大半辈子活到狗身去了的老人。

        “这枚一品回生丹的纯度,怕是有八成五以吧?”

        另一个6家长老,也是6家的二品炼药师之一,脸也浮现出惊容,喃喃自语说道。

        “不……不只八成五!这枚一品回生丹的纯度,应该达到了九成以!”

        除前面两个老人,以及6家家主以外,6家的最后一个二品炼药师长老也开口了,他的脸色无凝重。

        九成!

        “纯……纯度九成以的一品回生丹?”

        这个6家长老一开口,整个6家大殿陷入了一片死寂,一个个6家长老目瞪口呆,面露不可思议。

        除了6圆和6桂这两个主修武道的护法长老以外。

        其他6家长老都是三品炼药师,他们虽然能看出家主手那枚丹药纯度很高,却不敢断定具体有多高。

        毕竟,那是一品丹药!

        现在,听到那位二品炼药师长老的话,他们心大惊。

        “三位长老,你们看看。”

        这时,站在位的6睿回过神来,抬手之间,将手里的那枚一品回生丹丢给其一位二品炼药师长老。

        顿时,另外两个二品炼药师长老围了过去。

        “纯度差不多在九成一。”

        片刻,经过三个二品炼药师长老的再三观察,他们确认了手一品回生丹的纯度。

        九成一!

        剩下的一群三品炼药师长老,纷纷倒吸一口冷气,他们的脸、眼,尽皆充斥着不可思议之色。

        “真没想到,段长老不只炼药度快,成丹率高,连他炼制出来的丹药的纯度,竟也是如此可怕!”

        6圆一脸震惊的说道。

        “段长老,真的是人类?”

        6桂瞳孔一缩,喃喃自语。

        “不是人类,难不成还能是妖?妖,几乎不可能成为炼药师,更别说是如此妖孽的一品炼药师!”

        6圆说道。

        “家主,其它丹药的纯度如何?”

        三个二品炼药师长老齐刷刷看向6睿,目露炙热。

        “你们自己看吧。”

        6睿深吸一口气,抬手之间,射出三个丹药瓶,直掠三个二品炼药师长老。

        三个二品炼药师长老接住丹药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将里面的丹药一一倒了出来。

        他们的目光,一一落在倒出来的丹药面。

        “这些丹药的纯度似乎也很高。”

        “是啊,感觉不那枚一品回生丹的纯度低。”

        ……

        周围的一群三品炼药师长老窃窃私语。

        “这些丹药……纯度竟然都是九成一!这怎么可能?!”

        很快,其一个二品炼药师长老率先观察完手里的十枚一品丹药,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都是九成一?

        周围的三品炼药师长老一怔。

        “这个丹药瓶里面的十枚一品丹药,纯度也都是九成一。”

        众人还没来得及回神,另一个二品炼药师长老也道。

        “我这瓶也是。”

        最后一个二品炼药师长老跟着说道。

        哗!

        随着三个二品炼药师长老话音刚落,现场一片哗然,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怎么可能?!”

        现在,算是6圆和6桂这两个门外汉,也是忍不住大惊失色,“炼药师炼制丹药,纯度不是很难控制的吗?”

        “是这样没错。”

        其一个二品炼药师长老点头,“我们炼药师炼制丹药,或多或少会遇到一些突状况……所以,很难精确的炼制出固定纯度的丹药。”

        “一般也只能控制在一个范围内。”

        另一个二品炼药师长老接着说道。

        “能将丹药的纯度固定在九成一……那位段长老,简直是妖孽的妖孽!”

        最后一个二品炼药师长老将手的十枚丹药重新放回丹药瓶后,方才继续说道“根据我们6家祖传的手札记载,算是建立起我们6家的那位老祖宗,他炼制的一品丹药,巅峰纯度也不过在八成二。”

        “纯度高也算了……问题是,这将所有一品丹药的纯度固定在九成一,简直不可思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不会相信有人能做到这一步。”

        6睿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现在,算是他这个号称炼药师家族的6家的家主,一样难以保持镇定,彻底失态。

        只因为,他遇到的事实在是太惊人了!

        “纵观云霄大6,怕是都难以找到第二个如段长老这般可怕的一品炼药师……其他一品炼药师,包括我们南外6炼药师公会总会的那位会长,跟他,连渣都不如!”

        6睿的呼吸无的急促,脸充满了激动。

        “我原以为段长老也是普通的一品炼药师……却没想到,他竟然是这么可怕的一品炼药师!”

        6圆一脸骇然的说道。

        现在,从在场的一众炼药师口,他也意识到了那个年轻得吓人的一品炼药师的可怕。

        “我们6家有段长老,何愁不兴?”

        6桂目光大亮。

        “或许,我也是时候找我们那位尊贵的段长老谈谈了。”

        6睿逐渐的平复下激动的情绪,喃喃说道。

        6家府邸东边一带,一座宽敞的府邸里面的后院。

        轰!

        一股冲天的火焰,自后院升腾而起,声势浩瀚。

        这股火焰,来自于一个凌空而立的红衣女子,女子身火焰暴涨的同时,身红衣随之掠动,衬托得她宛如化作一只火精灵。

        哗!

        随着女子身火焰愈暴涨,在她头顶虚空之,天地之力动荡,最后逐渐的汇聚成天地异象。

        一头头远古角龙虚影,逐渐出现。

        转眼之间,远古角龙虚影的数量提升到千头,但却很不稳定,时而又变成八、九百头,好像受到了什么限制一般。

        “还是不行吗?”

        身穿一袭紫衣的青年立在一旁,专注的看着红衣女子,一脸凝重的问道。

        有着一张绝世容颜,面容冰冷的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如果仔细看,可以现,在她的额头,正不断的冒出汗珠。

        汗珠越来越多,最后汇聚成汗水,顺着她那张绝美俏脸落下。

        滴嗒!滴嗒!

        ……

        一滴滴汗水落下,落在地绽放出一朵朵水花,看起来极其绚丽。

        “休息一下吧。”

        紫衣青年,正是段凌天,对凌空而立的红衣女子说道。

        红衣女子,正是凤天舞。

        准确的说,是失忆后的凤天舞。

        只是,凤天舞却没有如段凌天所说的一般休息,任由香汗淋漓,依然固执的不断提升身体周围升腾而起的火焰。

        轰!

        火焰冲霄,她头顶虚空的天地异象,又提升到了千头远古角龙虚影的程度。

        但紧接着,远古角龙虚影的数量又自主回落,回落到八、九百头。

        “唉。”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忍不住叹了口气,“没想到,失忆后的天舞,连一身元力和奥义都难以控制……对现在的她来说,她之前掌握的力量很陌生。”

        “现在的她,想要完全掌握自己的一身力量,怕也是要花费一段时间。”

        段凌天暗道。

        现在的凤天舞,已经不再是火灵之体,又或者说,她是经过了涅重生的曾经的火灵之体。

        当初,她体内火灵之体的力量爆,险些将她撑爆。

        关键时刻,经由封魔碑魔化后的段凌天,以神秘的黑色力量灌注进她的体内,镇压她体内火灵之体的力量。

        火灵之体的力量被镇压以后,彻底溃散,继而融入她的体内,为她所用。

        那个时候,她体内的一身元力,经由火灵之体力量的催动,也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