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80章 失忆

第1080章 失忆

        然而,在段凌天一脸期待的看着凤天舞的时候,异变陡生!

        咻!

        凤天舞动了,竟是一剑对着他刺去,极其突然,去势汹汹。      .

        这一刻,她身弥漫的火焰,仿佛充斥着冰冷到极致的气息,令得段凌天心一冷。

        凤天舞的度,在段凌天眼里算不快。

        但他却没有躲避的意思。

        他静静的立在那里,一双眸子泛着柔情,凝视着没来由一剑对着他刺来的凤天舞。

        这一刻,他眼的世界,仿佛只剩下越来越近的这一道火红色倩影。

        即便倩影转眼好像化作一只红色巨兽,要将他吞噬,他的脸色、目光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一如以往流露出如水的温柔。

        咻!

        脸仿佛覆盖一层寒霜的凤天舞,一剑掠来,直指段凌天的心脏所在,仿佛要将段凌天一剑杀死。

        只是,她的度,却在现段凌天没有动作后,有所减缓。

        不过,她距离段凌天太近了。

        即便动作缓慢,手剑顷刻间也是已经抵达段凌天胸前不远处。

        “他……为什么不躲开?”

        “为什么我对他出剑,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

        宛如化作一团火焰,顷刻间到了段凌天身前的凤天舞,心里没来由的一颤。

        同一时间,她只觉得自己一阵心慌意乱。

        雷光电闪间,她的目光正好瞥到和段凌天的心脏所在近在咫尺的剑,随即慌忙将剑移开,想要将它收回。

        只可惜,她还是慢了。

        强大的惯性带着她继续向前,将她手的剑送进了紫衣青年的胸膛。

        噗!

        血花四溅,溅到了她的身,溅到了她的手。

        看着手的血,她感觉自己揪心的疼。

        “疼!”

        她松开了手的剑,捂住胸口,一脸的失神,好像在这一瞬之间失去了什么东西一般。

        无助、恐慌,让她的呼吸几乎快要停止。

        “我……为什么会心疼?”

        “难道我真的认识他?他的目光,为什么会这么温柔……我跟他什么关系?”

        “他为什么不躲开?为什么?”

        ……

        凤天舞绝美的俏脸煞白一片,低着头,喃喃自语,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

        砰!!

        直到一声巨响传来,让得她重新回过神来。

        “少爷!”

        撞开房门后,看到眼前的一幕,熊全脸色大变,慌忙飞身而入,顷刻间到了那摇摇欲坠的紫色身影前。

        呼!

        抬手之间,熊全将眼前紫衣青年胸口的红色软剑拔出,将其丢在地,同时以元力帮他止血。

        “幸好……幸好……”

        现剑插入的地方偏离了心脏,眼前紫衣青年没有生命危险后,熊全松了口气。

        “咳!”

        一直木讷的看着凤天舞,仿佛失了魂一般,连凤天舞的剑插入自己的胸膛都没有任何知觉的段凌天,在熊全拔出剑以后,终于有了动静。

        他咳嗽一声,一口淤血随之喷出,血染一地,宛如形成了一朵刺眼夺目的红玫瑰。

        “少爷?谁伤的你?”

        熊全脸色一沉,目露杀意。

        这一刻的他,似乎完全忘记段凌天的实力他强,连段凌天都能伤的人,根本不是他能应付的现实。

        很快,熊全得到了答案。

        这个答案,让他呆若木鸡。

        “你……为什么不躲?”

        一道不蕴含任何感情的声音传来,令得熊全目光转移,落在不远处的红衣女子身。

        “天……天舞小姐,你……你醒了?!”

        熊全瞪大双眸,一脸的不可思议。

        “少爷……你……你帮天舞小姐找到固魂根和定魂草了?这6家还真不错,连少爷你口纵观云霄大6都极其罕见的两种天材地宝都有。”

        熊全很快好像猜到了什么,脸露出笑容。

        只是,他的笑容很快又凝固了。

        因为他现了凤天舞手的血迹,这让他脸色不由一变,“天……天舞小姐,是你……是你刺伤的少爷?”

        如果换作另一个人,他算明知不敌,也会拼死为他家少爷报仇。

        可现在这个人却是凤天舞,是他家少爷的女人,未来的少奶奶。

        他虽然气愤,却什么都做不了。

        “为什么要躲?你……难道真的会杀我?”

        面对凤天舞的询问,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的段凌天,出声反问道。

        凤天舞闻言,一时沉默了下来。

        看着眼前男人那惨白的一张脸,她的心竟没来由的一阵阵刺痛,好像心被掰成了两半一般。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难道……我以前真的认识他?可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无论凤天舞如何绞尽脑汁,都回忆不起任何有关眼前男人的事。

        可眼前男人受到伤害,却又确实让她没来由的感到心痛。

        这让她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和以前的自己关系匪浅。

        凤天舞对段凌天的敌意,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察觉到这一点后,段凌天松了口气,嘴角泛起了一抹由衷的笑容。

        他知道,他刚才不躲是对的。

        最少,暂时失忆后的天舞的心理防线已经被他攻破,这是成功的开始,现在,失忆后的天舞已经不再排斥他。

        不久之后,或许可以完完全全的接纳他。

        而如果他刚才躲开了,肯定会迎来失忆后的凤天舞更加疯狂的攻击,凤天舞也不会像现在这般不再排斥他。

        “少爷……你和天舞小姐,这是玩的哪出?”

        站在一旁的熊全,眼看段凌天受伤了还在笑,顿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熊全,我只在6家找到了固魂根,没找到定魂草……天舞服下固魂根炼制的药液后,虽然苏醒,却好像失去了以往有关我的记忆。”

        段凌天简单的对熊全解释道。

        “失去了记忆?原来如此。”

        刚听到段凌天的话,熊全只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听天方夜谭,直到后来,他才回过神来,同时恍然大悟。

        这样,能解释过去倾心于他家少爷的天舞小姐,为什么会出手伤他家少爷。

        原来,天舞小姐失去了记忆。

        “少爷,那现在怎么办?”

        熊全问道。

        “只要找到定魂草,再炼制出药液给天舞服用,她受创的灵魂可以彻底痊愈……到了那个时候,她自然能记起过去的一切。”

        段凌天说道。

        “那还好。”

        熊全点头,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那天舞小姐没办法恢复,然后再给他家少爷来两剑。

        段凌天和熊全的对话,一五一十的落入了凤天舞的耳。

        “我……为什么会失忆?”

        凤天舞看向段凌天,问道。

        现在,她的脸虽然还是覆盖着一层寒霜,却没有似先前那般排斥段凌天,这从她主动跟段凌天说话能看出来。

        听到凤天舞的询问,段凌天忍不住回忆起过去的那段往事。

        对他而言,那无疑是一段不堪回的痛苦往事。

        不过,面对失忆的凤天舞,他还是将一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主要是说当初在凤天舞为了他,如何强行提升火之奥义,乃至于让体内火灵之体的力量崩溃的事。

        当然,也说了他魔化后,压制了凤天舞体内狂暴的火灵之体力量,却还是让她的灵魂受到重创的事。

        接下来,又说了后面生的事。

        “原来是这样……过去,我为了你,可以不惜一切,甚至包括自己的性命?”

        凤天舞喃喃自语。

        虽然,凤天舞从段凌天口知道了往事,但她毕竟是失忆了,听段凌天诉说往事,更像是在听故事,根本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跟段凌天亲近。

        不过,虽然她起以前变得冷漠,却还是能接受段凌天,不再排斥段凌天。

        这一点,让段凌天很满意。

        最少,他不用担心天舞再对他动刀动剑。

        “现在,等找到定魂草,让天舞恢复记忆了……没有恢复记忆的天舞,算知道了过去,一样变不回以前的那个她。”

        段凌天暗道。

        现在的凤天舞,冷若冰霜,跟以前完全判若两人。

        除了他以外,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冷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她多少钱似的。

        对此,段凌天颇感无奈,也试着想去改变她,最后却现无从改变。

        最后,段凌天也没办法,只能放任她那样。

        6家府邸,东边一带的一座府邸。

        呼!

        一道迅的身影,宛如苍鹰般掠空而落,稳稳的落在了府邸后院。

        后院凉亭,一个灰衣青年男子坐在石桌前,手握着一柄木剑,脸色阴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爷,又在想小少爷了?”

        来人是一个老人,走进凉亭后,一眼看到了灰衣青年手的木剑。

        “关老,你可还记得这柄木剑?”

        灰衣青年转动着手的木剑,问道。

        “记得。”

        老人点头,随即叹了口气,“这是小少爷五岁生日的时候,少爷你亲自为他做的木剑……当年,小少爷收到这件生日礼物的时候,可是高兴得很呢。”

        “是啊……这一转眼,三十年过去了。”

        灰衣青年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