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79章 凤天舞苏醒!

第1079章 凤天舞苏醒!

        嗤!

        房门紧闭,且极其安静的房间里,凭空出一声轻响。

        只见一个紫衣青年立在床前,手心凭空冒出一缕火焰,一缕凝实的火焰。

        这火焰,又跟寻常的火焰不同。

        因为火焰是通体紫色的。

        不只如此,在紫色火焰的周围,赫然还闪烁着一层淡淡的金边。

        紫金丹火!

        也就是一品丹火。

        紫衣青年,正是和6家家主6睿分开后回来的段凌天,段凌天回来后,便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房以后,他将躺在冰棺里面沉睡的凤天舞抱了出来,放在床上。

        紧接着,他便凝出了这一品丹火。

        “存活于世整整五千年的固魂根,也只有一品以上的丹火才能将其熔炼。”

        突然,段凌天嘴唇微动,喃喃自语。

        如果有第二个清醒的人在这里,听到段凌天的这话,肯定会觉得莫名其妙。

        “一品丹火,不就是品级最高的丹火吗?何来一品以上的丹火?”

        那人肯定会出这样的疑问。

        当然,这也是那人不知道准皇品炼药师和皇品炼药师的存在。

        否则,他肯定不会这么说。

        皇品炼药师,才是真正站在云霄大6巅峰的炼药师!

        喃喃自语的同时,段凌天随手取出了一棵奇怪的根状药材,根状药材的所有根都卷缩在一起,看起来极其古怪。

        正是固魂根!

        片刻,固魂根被段凌天牵引着抵达了一品丹火的上端,任由一品丹火将它完全笼罩在内。

        一刻钟过去,固魂根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愧是存活于世五千年的固魂根……整整一刻钟时间,没有借助药鼎的一品丹火还不足以将它熔炼。”

        段凌天忍不住惊叹。

        紧接着,段凌天取出了药鼎,随即将固魂根丢了进去。

        借助药鼎,段凌天很快就将固魂根熔炼。并且加入了一些比较常见的药材,成功炼制出了他所需要的药液。

        倒不是他不想炼制出凝成一团的丹药,而是被熔炼后的固魂根,根本没办法凝成丹药,所以他只能用它炼制出药液。

        啪!

        段凌天抬手之间,一掌拍在药鼎上,一品丹火缠绕药鼎的出丹口。宛如形成了一层淡淡的壁障。

        嗖!

        紧接着,一滩漆黑如墨的药液。宛如化作一支利箭,穿过一品丹火形成的壁障,飞掠而出,在空中顿住。

        一股无形之力,自段凌天手中掠出,牵引着一滩药液在空中不断的翻滚。

        收起药鼎以后,段凌天牵引着药液来到了床前,另一只手将床上的凤天舞扶起,让她半躺在床头上。

        同一时间。他的手缓缓撑开了凤天舞那略显干涩的小嘴。

        呼!

        这时,段凌天牵引的药液抵达凤天舞的嘴边,一点一滴慢慢的融入她的嘴中,融入她的体内。

        片刻,所有的药液被段凌天送进了凤天舞的体内。

        “天舞。”

        一切完成以后,段凌天松了口气,同时将精神力延伸而出。关注着固魂根炼制的药液化作的药力的去向。

        段凌天的精神力可以清晰的感应到。

        药力融入凤天舞的体内以后,直往她的脑海窜去,片刻就汇聚在她的脑海中,直冲她那破损的灵魂。

        灵魂,宛如一团火焰,悬于脑海深处。不停闪烁。

        凤天舞的灵魂,破损了一角。

        这也是导致她昏迷不醒的根源所在。

        嗖!嗖!嗖!嗖!嗖!

        ……

        汇聚在凤天舞脑海中一股股药力,自四面八方席卷而出,片刻就融入了她的灵魂中,彼此汇聚在一起。

        凤天舞的灵魂完全被笼罩,只看得到药力在外面不断翻滚。

        “按照常理,如果只有固魂根。天舞的灵魂不可能完全恢复……就算那是存活于世五千年的固魂根也不行!”

        段凌天有些失神。

        “也不知道,天舞是否能醒转过来……如果醒转过来,怕是会有一些源自于灵魂破损的负面影响。”

        段凌天心里一动,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希望家主帮我出的悬赏,真能悬赏到定魂草……那样一来,天舞的灵魂就能彻底痊愈。”

        想到这里,段凌天脸上充满期待。

        时间悄然流逝。

        凤天舞的灵魂,依然被滚动的药力包裹,让段凌天的精神力难以靠近分毫,只能远远的观望。

        不过,段凌天却是默默的守候在床前,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他知道,当药力完全融入凤天舞的灵魂,将会有两种可能的结果。

        其中一种结果,无非就是凤天舞继续昏迷不醒,直到服下定魂草炼制的药液,才能重新醒转过来。

        另外一种结果,凤天舞会醒来,但她的灵魂却还是处于破损状态,难免会对她有一些负面影响。

        夜幕逐渐降临,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段凌天。

        药力还在翻滚。

        段凌天那延伸而出的精神力,好像在时刻跟他汇报着凤天舞脑海深处灵魂的情况。

        他坐在床前,耐心的等待。

        不知何时,曙光笼罩大地,整个房间恢复了明亮。

        “好了!”

        这时,段凌天现通过固魂根炼制的药液的药力已经完全融入凤天舞的灵魂,修复了凤天舞灵魂的一部分创伤。

        “天舞!”

        收回精神力以后,段凌天一脸忐忑的看向凤天舞,同时伸手握住她的手。

        因为之前一直躺在冰棺里被寒气刺激的缘故,凤天舞的手很烫,即便离开冰棺一整天,她的手还是那么烫。

        不过,段凌天却没去在意这些。

        他的目光,牢牢的锁定凤天舞那绝美的俏脸,他只想知道。灵魂修复了一部分的凤天舞,是否会因此而苏醒。

        时间悄然流逝。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凤天舞还是没有醒转的迹象。

        “唉。”

        见此,段凌天忍不住叹了口气,同时收回了目光,喃喃说道:“看来,还是要等找到定魂草。才能让天舞醒转过来。”

        “唔。”

        而就在这时,一道轻微的声音传来。刺入段凌天耳中,好像雷声贯耳,令得他瞳孔一缩,整个人豁然立起。

        他的目光,闪电般掠出,再次锁定床上的红衣女子,凤天舞。

        只见凤天舞小嘴微动,绝美的俏脸也有了动静。

        紧接着,她那一双如水般的秋眸睁开。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和她对视的段凌天,但眸间却没有闪现出任何的异样情绪。

        陌生。

        凤天舞看向段凌天的时候,一双眸子显得无比的陌生,就好像从来不认识段凌天这个人一般。

        这充满陌生的目光,刺得段凌天一阵心疼。

        “看来,我最担心的事还是生了。”

        段凌天心中喃喃自语。

        呼!

        段凌天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眼前一道红光闪过。

        下一刻。他就现凤天舞已经从床上离开,消失在他的眼前。

        与此同时,他清晰的感应到身后多出了一股灼热的气息。

        “天舞!”

        段凌天回过身去,看向悬浮在空中,身上红衣动荡,周身升腾起一股股灼灼火焰的凤天舞。

        他现。凤天舞看向他的目光,还是不蕴含任何的感情,且极其陌生,就好像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压下躁动的心情,柔声问道:“天舞,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段大哥。”

        “段大哥?”

        听到段凌天的话。立在空中的凤天舞眉头锁起,似是在想着什么。

        她身上的红衣,伴随着她身体周围滚动的灼热火焰动荡而起,衬托得她整个人宛如一只火中精灵,迷失的火中精灵。

        “对,我是段大哥!段凌天!”

        段凌天看到天舞好像在思考,连忙打蛇随棍上,意欲唤醒她的记忆。

        “不认识!”

        只是,他等回来的却是凤天舞的一声冷喝。

        不只如此,随着凤天舞冷喝出声,她那绝美的俏脸上仿佛覆盖上一层寒霜,连她周身缠绕的火焰都难以融化的寒霜。

        咻!

        随着凤天舞抬手,她的手中多出了一柄剑,一柄五尺长,且薄如蝉翼的红色软剑。

        正是段凌天昔日送给她的准皇品灵剑!

        只是,这一刻,她却将段凌天送的剑对准了段凌天,轻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少爷!”

        “少爷!”

        ……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正是熊全通过丫鬟得知段凌天房间里有异动,慌忙赶了过来。

        只是,他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天舞,我是段大哥……你忘了吗?你手里的剑,是我前不久送给你的。这一切,你都忘了吗?”

        即便面对将剑对准自己的凤天舞,段凌天也没有兴起任何的警惕,他看着凤天舞,耐心的唤醒着凤天舞的记忆。

        “段大哥?这剑,是你送给我的?”

        凤天舞看了看段凌天,又看了看手里的剑,喃喃低语。

        “是。你想起来了吗?”

        段凌天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凤天舞。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他现苏醒过来的凤天舞竟然忘记了他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充满了无奈和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