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71章 不服气

第1071章 不服气

        6志话音刚落,段凌天甚至还没来得及拒绝,一群6家长老就已经纷纷跟着开口,让段凌天想拒绝都没有机会。

        与此同时,那6家家主6睿,还有6家另外两个护法长老,也都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这让他还怎么拒绝?

        当然,他如果真的铁了心要拒绝,还是可以拒绝。

        可一想到自己往后还要拿6家的好处,他却是又打消了拒绝的念头。

        “那我便凑凑热闹。”

        紧接着,段凌天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对他而言,当这次6家举行的炼药师大赛的主裁判,倒也是没有什么压力,而且还可以近距离观摩一群炼药师的手段。

        虽然,他本人从来没有认真去钻研炼器一道,但轮回武帝留下来的炼药方面的记忆,却已是足以让他在云霄大6横行。

        要知道,当年的轮回武帝,可是凌驾于一品炼药师之上的皇品炼药师!

        作为融合了一位皇品炼药师记忆的人,让段凌天去点评一群五、六品炼药师的炼药水平,没有任何难度。

        段凌天刚开始想要拒绝,也就是怕麻烦。

        不过,现在就算怕麻烦,他也只能上了。

        正所谓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虽然他现在还没拿6家什么好处,但往后却是少不了要拿。

        因为那是他加入6家的最主要目的!

        “站住!”

        突然,一声厉喝传入段凌天耳中,惊得段凌天忍不住看向出厉喝之人。

        “6柏?”

        很快,段凌天就现出厉喝之人正是6家二少爷6柏,6柏正是对鬼鬼祟祟准备离去的三个中年男子出厉喝。

        段凌天顺着6柏的目光看到这三个人的时候,只一眼就认出了三人。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在6家之外,言语间亵渎冰棺里面躺着的凤天舞的三个中年男子,当时被他震伤。

        后来。这三人想要报复,其中那个绿衣中年联合6家长老6兆,6家这一次举行的炼药师大赛的裁判,想要驱逐他离开。

        只可惜,他们没有得逞。

        甚至于,最后连6兆都死在了他的手里。

        在那以后,段凌天便没有理会这三人。当然,也是他忙着处理6家三少爷6槐。所以没时间去理会他们。

        现在,一切事情了结,他如愿以偿的成为了6家的客卿长老。

        三个中年男子,眼见他得势以后,明显想要离开。

        只是,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吗?

        段凌天看向三个中年男子的目光,寒光闪烁,脸色微沉。

        随着6柏一声厉喝,包括段凌天在内的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三人身上的时候。三人身体一顿,宛如化作雕塑。

        “段凌天大人饶命!”

        很快,其中一人转过身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着段凌天磕头求饶。

        “段凌天大人饶命!这一切跟我无关。”

        另一人也跟着跪下磕头。

        现在,就只剩下绿衣中年转过身来,立在那里。仇恨的盯着段凌天这个杀死他表叔之人。

        “哼!段长老,又岂是你的狗眼能瞪的?”

        刹那间,一声厉喝响起。

        紧接着,段凌天只觉得身边一阵风吹过,明显是有人从他身边掠过,度之快。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轰!

        当他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一声巨响。

        紧接着,他现绿衣中年刚才站着的地方,多出了一道像极了竹竿的身影,正是6家三大护法长老之一的6桂。

        在6桂身前不远处的空气间,血雾散开,绿衣中年无影无踪。

        段凌天清楚。

        那个绿衣中年。如今已经死了,被6桂的力量轰杀,那漫天的血雾,正是他的身体炸开以后留下来的。

        6桂,6家护法长老,武皇强者。

        他出手杀绿衣中年,不费吹灰之力,甚至连天地之力都没来得及出现,绿衣中年就已经没了,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段凌天大人饶命!段凌天大人饶命!”

        “桂长老饶命!桂长老饶命!”

        剩下的两个中年男子,眼见自己的同伴就这么没了,脸色纷纷大变,目露惊恐的狠狠磕头求饶。

        不一会儿,他们头破血流。

        “段长老,他们如何处置?”

        6桂转过身来,看向段凌天,脸上挤出一抹笑容。

        只是,双颊枯瘦如皮包骨的他,笑起来却比哭还要难看。

        “随便。”

        段凌天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与此同时,他收回了目光,没再去多看那两个中年男子一眼,直接将他们当成空气,不再理会。

        6桂一怔后,又看向6家家主6睿。

        “得罪段长老的人,没必要活在这个世界上。”

        6睿语气平静,不蕴含任何感情的说道。

        “不……”

        6睿话音刚落,跪伏在地的两个中年男子身体一颤,猛然抬头,脸色大变。

        轰!

        而几乎在他们抬头的瞬间,一声巨响传开,如雷贯耳。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步上了绿衣中年的后尘,化作了漫天血雾,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嘶!嘶!嘶!嘶!嘶!

        ……

        一时间,在场来参与炼药师大赛的一群炼药师,大多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这位段长老,加入6家以后,在6家的地位俨然还在6家家主之上!”

        有人忍不住感叹。

        “这个很正常……毕竟,他是一品炼药师!”

        “有些人,现在怕是要后悔死了吧?”

        ……

        不少人窃窃私语,一些人的目光,更是不自觉的落在了不远处一个中年男子的身上。

        中年男子立在那里,脸色难看。

        “这人我有印象……之前和段凌天相谈甚欢,俨然成为了朋友。不过。后来段凌天被那6家长老6兆针对,他却是像躲瘟神一般躲开了段凌天。”

        “我也记得他……当时,他还说不认识段凌天!”

        “只是一转眼,段凌天展露出一品炼药师的身份,一飞冲天!他要是没有那样做,或许也跟着段凌天鸡犬升天了。”

        “这就是命!有些人,不缺机遇。但就因为没能抓住,最终只能望而兴叹。”

        ……

        越来越多的人议论纷纷。他们看向中年男子的目光中,俨然多出了几分怜悯,更有甚者一脸的幸灾乐祸。

        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黄淳!

        黄淳立在那里,周围传来的一阵阵议论声,宛如一根根利针刺入他的耳中,让得他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这些议论声,无疑是在揭他的伤疤!

        他的心里。本就充满了悔恨,听到这些人的讽刺,更好像是火上加油一般,让得他愈的悔恨。

        “我为什么要那样做?”

        “如果我不那样做,我或许不用参与炼药师大赛,就能加入6家,成为6家子弟!”

        ……

        悔恨的同时。他的心里又充满了自责。

        嗖!

        最后,他再也忍受不了,踏空而起,转眼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显然,他不想再继续参与炼药师大赛。

        黄淳的离去,被段凌天看在眼中。但他却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先前,黄淳为了自保,舍弃他,他可以理解。

        可黄淳后面却说不认识他。

        在黄淳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当自己没认识黄淳这个人,所以,就算黄淳离开。他也没有兴起任何的情绪波动。

        “炼药师大赛开始!”

        随着6叟一声轻喝,在场之人回过神来,停止议论刚刚离开的黄淳。

        “要开始了!”

        “在6家过去历史上的炼药师大赛,好像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品炼药师裁判!”

        “今天,就算我被淘汰,也不枉来这一趟了。”

        “被一品炼药师淘汰,就算说出去,也足以让人羡慕嫉妒恨!”

        ……

        一群炼药师议论纷纷,言语间充满兴奋。

        听到这些议论,段凌天有些无语。

        至于6家的一众高层,对此却是都可以理解,因为就算他们站在来参与炼药师大赛的一群炼药师的立场上,也会这么想。

        很快,炼药师大赛开始。

        炼药师大赛,又分为初赛、半决赛和决赛。

        初赛,淘汰一半人。

        半决赛,淘汰剩下三十人,也就是可以加入6家之人。

        决赛,决出三十人的具体排名,获得6家的奖励。

        炼药师大赛,不管是初赛、半决赛,还是决赛,都是一群人炼制一样的丹药,最后由段凌天这个裁判长亲自检验。

        检验方面,在过去6家举行的炼药师大赛上,却是只检验纯度。

        而段凌天,却不只如此。

        他除了检验一群人炼制的丹药的纯度以外,还从丹药中看出他们手法的奥妙,从而判断出谁更出色。

        刚开始,初赛的时候,段凌天这样做也没什么。

        然而,到了半决赛的时候,却是有人不服气了,“段长老,他炼制的丹药纯度分明不如我,为什么他可以晋级,而我却要被淘汰?”

        一个炼药师指着身旁的另一个炼药师,看向段凌天,一脸的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