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66章 两类人

第1066章 两类人

        “他们,又分为两类人……其中一类人,是能让我们6家束手无策的武皇强者!”

        6柏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顿,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语气间夹杂着几分无奈。

        武皇强者!

        而且还是让6家束手无策的武皇强者!

        6柏的话,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一时间,所有人深以为然。

        能让6家束手无策的武皇强者,明显是实力还在6家实力最强的武皇强者之上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6家根本奈何不了他。

        他杀6家嫡系子弟,6家就算愤怒,也没办法施加报复。

        虽然,6家和弱水河另一边内6的一些一流势力有联系,可那些一流势力却只会在6家被灭的时候出手。

        若非6家频临被灭之危,别说是6家死了一个嫡系子弟,就算是6家家主死了,一流势力也不会出手。

        他们守护的是6家,而非6家的某个人。

        “另一类人呢?”

        段凌天双眸一闪,继续问道。

        “另一类人,并非武皇强者。”

        6柏缓缓开口,成功吸引除6家子弟以外的所有人的目光后,他方才继续说道:“那一类人,在炼药一道上的造诣,几乎到了极致……他们正是一品炼药师!”

        一品炼药师!

        6柏此话一出,全场一片死寂。

        此时此刻,就算丢根针到地上,恐怕都能听到声音。

        “原来是一品炼药师!”

        “北陵6家,本身就是炼药师家族……一品炼药师,足以得到6家的尊重。”

        “另外,一品炼药师的影响力很大!这一点,从6家能传承万年就能看出来……6家,之所以能传承万年,便是因为6家历史上出现过的那十几位一品炼药师。”

        ……

        在所有人回过神来以后。尽皆恍然大悟、窃窃私语的时候,他们对此深以为然。

        一品炼药师,论武力,或许不如北陵6家的强者。

        然而,一品炼药师的影响力,却足以让6家忌惮,乃至不敢招惹。

        “咳咳……听……听到了吗?只有……只有武皇强者……一品炼药师……咳咳……才能在杀了我……杀了我以后……安然无恙……咳咳……”

        “你……你没资……资格……没……没资格杀我!”

        与此同时。被段凌天掐住脖子提起的6槐,又一次不安分起来。目露蔑视的盯着段凌天,有恃无恐。

        “只有武皇强者、一品炼药师才能在杀了你以后安然无恙么?”

        段凌天平静的和6槐对视,双眸精光一闪,面露疯狂之色。

        “不……不!!”

        感觉到段凌天的手在用力的6槐,脸色再次一变,挣扎着凄厉呐喊。

        “段凌天!”

        旁观的6柏脸色大变,他万万没想到,段凌天在知道杀死6槐以后自己必死的情况下,竟然还敢铤而走险。

        咔嚓!!

        一道清脆响亮的骨折声。突兀响起,传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使得众人忍不住暗自打了一个哆嗦。

        那跟着6叟和6兆出来的五个6家子弟中,有一人匆忙转身离去。

        另外的四人,脸上也都流露出几分不可思议之色。

        他们的目光,无一例外落在那一道紫色的身影上。

        其他人的目光,现在也都汇聚在那一道紫色身影上。紫色身影的主人,正是身穿一袭紫衣的段凌天。

        如今,随着段凌天手上用力,6槐的脖子被他掐断,脑袋随之倒在一旁。

        轰!

        段凌天抬手之间,将6槐的尸体丢在了地上。脸色平静,就好像做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疯了!疯了!”

        不少人瞳孔一缩,见鬼一般看着段凌天,都觉得段凌天疯了。

        “他……他真的杀死了6家三少爷?”

        “他不怕死吗?”

        “杀死6家三少爷,就算他有6家二少爷为他求情也没用,一样难逃一死!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估计是不想活了!”

        ……

        旁观的众人议论纷纷,都觉得段凌天的作为让人难以理解。

        在明知杀死6家三少爷以后。自己也难逃一死的情况下,还狠下杀手将6家三少爷杀死,这不是在自寻死路吗?

        “段凌天……”

        6柏脸色难看,他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生了。

        当然,他的脸色之所以变得难看,又并非因为6槐之死。

        虽然,他和6槐都是嫡系子弟,但他们之间却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甚至于,因为他和6槐的胞兄,也就是6家大少爷6松一起竞争下一代家主继承人,6槐过去没少在暗处耍阴谋诡计害他。

        6槐死了,说实话,他的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

        可一想到段凌天可能会因此而送命,他的心又不由一沉。

        他和段凌天,虽是第二次见面,可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被段凌天身边的强者救过一命,所以,出于感恩之心,爱屋及乌之下,他也不希望段凌天出事。

        要不然,他如何对得起那位对他有救命之恩的恩人?

        “年轻人,太好胜了。”

        6叟叹了口气。

        他只以为段凌天是在被6槐挑衅以后,因为好胜心,这才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杀死了6槐。

        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他看来。

        这句话,用来形容现在的段凌天再恰当不过。

        不管是6柏,还是6叟,这时都没有叫段凌天逃走。

        并非他们想看着段凌天出事,而是他们知道,就算段凌天现在逃走,也会被他们6家的武皇强者追回来。

        除非段凌天本身也是一位武皇强者。

        要不然,他现在逃走毫无意义。

        “这个段凌天,今日怕是难逃一死了……可惜了一个妖孽天才!”

        “是啊,这个段凌天简直就是妖孽!不只一身修为惊人。更在一个照面的情况下杀死6兆,疑似步入了化虚境九重;就算是在炼药一道上的天赋,也堪称惊人。”

        “天妒英才!天妒英才!”

        ……

        在场之人,大多都觉得段凌天今日必死无疑,他们摇头感叹,为段凌天这个妖孽天才即将夭折而感到可惜。

        “表叔,你看到了吗?那段凌天杀死了6家三少爷。他杀死了6家三少爷!”

        蹲在6兆尸体旁边的绿衣中年,面露疯狂笑意。他低着头,不断的低声对身旁的尸体说话,“你要好好看着……那段凌天,马上就会被6家处死!”

        此刻,绿衣中年脸上遍布快意,仿佛已经看到了段凌天被6家的强者杀死的一幕。

        “少爷!”

        相对于其他人觉得段凌天必死无疑,熊全的想法又完全不同。

        原本,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他还有些担心自家少爷一个冲动之下。会杀死那6家三少爷,从而引来灭顶之灾。

        可现在,在自家少爷杀死6家三少爷后,他的心反而定了下来。

        他了解自家少爷,知道自家少爷绝对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他总觉得,他家肯定少爷有办法度过这次难关。

        他很期待。

        “你是什么人?为何杀我6家嫡系子弟?”

        就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远远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片刻,众人目光所及之处,出现了两个老人,两个并肩而来的老人,一胖一瘦。

        胖的矮,瘦的高。

        前者看起来像个球。后者看起来像根竹竿。

        两个老人踏空而来,落入众人的视线范围内,直到抵达众人不远处,他们才停了下来,凌空而立,目光第一时间锁定了不远处的紫衣青年。

        很快,又一道身影出现。却是刚才离去的那个6家子弟。

        两个老人,正是他通风报信喊来的。

        “圆长老,桂长老!”

        一胖一瘦两个老人刚出现,6叟和另外四个6家子弟已经恭敬向他们行礼。

        就算是6柏这个6家二少爷,如今也是主动在对两个老人点头致意。

        只是,两个老人却没有回应6柏等人,因为他们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段凌天的身上。

        当他们的目光不经意间看到躺在段凌天不远处的尸体时,虽然早有准备,却还是忍不住一阵愤怒。

        愤怒之时,他们目光变得无比凌厉,紧紧的锁定了段凌天。

        与此同时,也不见他们有什么动作,甚至还没看到他们身上升腾而起的实质力量,他们身体周围的空气就已经动荡起来。

        出一阵阵轻微的气爆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两个武皇强者?”

        在一胖一瘦两个老人出现的时候,段凌天延伸而出的精神力,就好像融入棉花团中。

        这时,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两个老人,应该都是武皇强者!

        “不愧是北陵6家……只是死了一个嫡系子弟,就有两个武皇强者亲临。”

        这一刻,段凌天深深意识到家族二字所代表的含义。

        如果换作是一个宗门,却是不可能出现类似的场面。

        “为何杀你们6家嫡系子弟?”

        面对两个武皇强者的凌厉目光,段凌天丝毫不惧的和他们对视,不紧不慢的说道:“他都想杀我了……难不成我还不能杀他?只能束手待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