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65章 杀?不杀?

第1065章 杀?不杀?

        锵!

        咻!

        一阵刺耳的铁器撞击声传来,紧接着又响起了昙花一现的剑啸声。

        在场之人,都能听到铁器撞击声。

        至于昙花一现的剑啸声,能听到的人,不过一半。

        “好快!”

        除了6兆以外,在场实力最强的6叟,似是看到了什么让他惊骇的东西,瞳孔猛然一缩,面露惊诧之色。

        至于其他人,却是根本看不清生了什么。

        在他们的眼中,随着6家三少爷6槐一声厉喝,6家长老6兆对段凌天出手,意欲杀死段凌天。

        而就在6兆扑向段凌天的时候,他们就听到了铁器撞击声。

        紧接着,他们看到一缕鲜血洒落长空,仿佛在空中凝结成一朵朵刺眼夺目的红玫瑰。

        轰!

        下一刻,尸体落地声传来。

        “这……怎么可能?!”

        望着落地以后彻底没了声息的尸体,在场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的脸上、眼中,尽皆充斥着不可思议之色。

        很快,一道道目光落在傲然立在那里的紫衣身影上。

        这些目光之中,俨然夹杂着几分惊骇、莫名。

        “他……他杀死了6兆长老?”

        “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强!”

        “他才多大?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五岁左右。”

        “他莫非是妖?”

        “不对!他如果是妖,又岂会来参加6家举行的炼药师大赛?妖,几乎不可能成为炼药师,更别说是六品以上的炼药师。”

        “他如果是人类武者……那他岂非既拥有一身可怕的武道天赋,又拥有一身让人羡慕嫉妒恨的炼药天赋?”

        ……

        很快,落在紫色身影之上的一道道目光中,又多出了几分震惊之色。

        他们难以想象。

        这世间,竟还有如此妖孽存在!

        “表叔!”

        这时,一道绿色身影扑出,落在6兆的尸体旁边。悲呼出声,声音中流露出无尽的凄凉。

        “表叔?”

        成为万众瞩目焦点的段凌天,冷眼一扫6兆尸体旁边的绿衣中年,“难怪这6兆视我为眼中钉……原来,我之前伤的三人中,有一人是他的侄子!”

        现在,段凌天什么都明白了。

        如果说。在场之人,现在没有因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实力而感到震惊的。除了躺在冰棺里面的凤天舞以外,也就只有熊全一人。

        其他人,都被惊得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竟然这么强……亏我先前还担心他的安危。”

        6家二少爷6柏回过神来后,怔怔的望着不远处的那一道紫色身影,这一刻的他,只觉得眼前的紫色身影是那么高大。

        “他,真的是来自于极南边远区域之人?那个山旮旯一般的小地方,也能诞生出如此妖孽?”

        6柏面露不可思议。

        段凌天的来历,因为当初的相遇。他不难猜测。

        “二少爷从哪里认识的这个段凌天?简直妖孽!”

        6叟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刚才,6兆对段凌天出手,如闪电,让毫无准备的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他原以为,段凌天会被6兆杀死。

        可谁曾想到,结果会是如此的戏剧性。

        “你……你……”

        随着段凌天重新看向6家三少爷6槐,就站在段凌天身前不远处的6槐却是脸色大变。一脸的惊慌失措。

        跟其他人一样。

        他也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段凌天的实力会如此可怕,竟然连化虚境八重的6兆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从6兆出手,到6兆被杀,别说是段凌天的力量引动的天地异象没有出现,就算是6兆的力量都没来得及引动天地之力。凝聚成天地异象。

        6兆,率先出手,先制人。

        刚一出手,就被杀死!

        前后只在眨眼间。

        段凌天的动作,快到极致,他自始至终都没能看清分毫。

        就在6槐脸色涨红,一脸惊恐的看着段凌天。双脚直哆嗦的时候,段凌天出手了。

        嗖!

        一手闪电般探出,轻而易举的将6槐的脖子扣住,硬生生将其提了起来,让他双脚离地,悬在空中。

        同一时间,段凌天和6槐对视的双眸中,俨然流露出一缕寒光。

        在段凌天的身上,冲霄的杀意升腾而起,明显是对6槐动了杀念。

        “你……你想……想杀我?!”

        因为被段凌天掐住脖子,脸色红得紫的6槐,有些艰难的开口问道,在他的双眸之中,俨然夹杂着源自心底、灵魂的恐惧。

        “你都令人杀我了……难不成我还不能杀你?”

        段凌天脸色平静,语气一样平静。

        但在场之人,却能从这平静的语气中,听出了森冷的杀意,只觉得毛骨悚然。

        “这个段凌天疯了不成?他竟然要杀6家三少爷!”

        “一旦他真的杀死了6家三少爷……就算他武道天赋再强、炼药天赋再强,他也难逃一死!”

        “杀6家三少爷,相当于给6家一个耳光,6家绝不会善罢甘休!”

        “到时,就算有6家二少爷为他求情也没用……他必死无疑!”

        ……

        旁观的一群人,窃窃私语,一个个脸色无比凝重。

        “杀了他!杀了他!”

        而蹲在6兆的尸体旁边,刚伸手合上6兆死不瞑目的一双眸子的绿衣中年,却是面露怒意、目露疯狂的盯着段凌天,内心不断咆哮。

        他知道,他不可能为他表叔报仇。

        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6家。

        段凌天,杀死他表叔,已经算是得罪了6家。

        不过,有6家二少爷求情,6家肯定不会杀死段凌天,为他表叔报仇。

        毕竟。他的表叔,只是6家旁系子弟,跟6家二少爷相比,命贱如草!

        然而,要是段凌天杀死了6家三少爷,那一切就都不同了。

        到时,就算有6家二少爷求情。6家也会不惜一切杀死段凌天!

        “段凌天,别杀他!”

        察觉到段凌天身上升腾而起的杀意后。6家二少爷6柏和6家长老6叟几乎异口同声喝道。

        在他们的脸上,俨然多出了几分惊慌。

        他们身为6家的人,自然知道要是有人杀死了6家的嫡系子弟,会面临什么后果。

        “嗯?”

        段凌天皱了皱眉,回头看向6柏。

        对6柏,他很有好感。

        只是,让他就这样放过6槐,他却是做不到。

        虽然,他已经杀死了那个想要杀他的6兆。可6兆却也是6槐指使的。

        6槐,才是罪魁祸。

        想要他死的人,他不会放过。

        “段凌天,冷静,冷静!你千万别冲动……6槐死不足惜,可你却没必要因为一个6槐而断送了自己。”

        6柏呼吸急促,不断开口劝道。

        “断送自己?”

        段凌天眉头一挑。

        “6槐。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北陵6家的嫡系子弟……如果你将他杀了,就等同于打我们6家的脸!我们6家上上下下,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你!”

        6柏慌忙点头,说出自己的担心。

        段凌天闻言,一时沉默了下来,双眸闪烁。似是在想着什么。

        与此同时,现场的气氛也变得格外的压抑,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似乎都想知道段凌天会如何抉择一般。

        杀6槐?

        亦或是不杀?

        “也不知道,这段凌天会不会真的杀了6家三少爷……”

        不少人低声开口,语气间充满了疑问。

        “明知杀了6家三少爷以后。他必死……他应该不敢杀。”

        “我也这么觉得。”

        ……

        更多的人,都觉得段凌天不敢杀6槐。

        毕竟,只要6槐一死,段凌天也活不了。

        如果将现在的段凌天换作是他们,他们自问自己不敢杀6槐。

        在他们看来。

        自己的命,比什么都重要,没必要为了一时之气而断送自己的性命。

        “咳咳……你不敢杀我……你不敢杀我!”

        这时,被段凌天掐住脖子提起的6槐,咳嗽两声后,苍白的一张脸上浮现得意之色,目露蔑视的盯着段凌天。

        “你确定……我不敢杀你?”

        原本好像在沉思的段凌天,听到6槐充满挑衅的话后,双眸一闪,回过神来。

        掐住6槐脖子的手,多用了几分力。

        “咳……咳咳……你……你干什……什么?!”

        因为段凌天的手加大力度,令得6槐呼吸艰难,6槐瞳孔一缩,不断的挣扎着。

        “段凌天!不要!”

        看到这一幕,6柏脸色大变。

        “段凌天,你可要想好了……一旦你杀了三少爷,你不可能活下来!”

        6叟也劝道。

        “少爷!”

        这时,熊全或多或少也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一脸担心的看向段凌天,跟着劝道:“没必要为了他身犯险境。”

        “南陵6家,传承万年之久……”

        段凌天却好像没有听到6柏、6叟和熊全的劝告一般,反而喃喃自语,自语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顿。

        紧接着,他回过头去,看向6柏,问道:“在你们6家的历史上,就没出现过杀死6家嫡系子弟以后,还能活下来的人?”

        “出现过。”

        虽然不知道段凌天问这个做什么,但6柏还是点了点头。

        “他们是什么人?”

        段凌天双眸一闪,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