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54章 弱水河

第1054章 弱水河

        “大舅,他是段凌天,你不正好可以杀了他吗?当初,他通过我们苍狼堡的十朝会武成名,却还转投刀剑门,实在该死!”

        罗劲也没想到,废掉自己修为的人竟然会是那个段凌天,一时间,他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说道。

        段凌天,他并不陌生。

        “我自然想杀他!只是,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至于具体因为什么,一言难尽。总而言之,今天的这件事,你们就当作从来没有生过。”

        罗复心里也很郁闷,但他却不得不顾忌隐藏在段凌天身边暗处的那位强者,正因为那位强者,他才没有对段凌天出手。

        根据他的判断。

        那位强者,既然能和北冥宗的武皇强者匹敌,想来也是一位武皇强者。

        他,乃至整个苍狼堡,就算加在一起,怕也是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

        说完,也不等罗劲和另外两个苍狼堡长老回应,罗复飞身离开,转眼消失在罗劲几人的眼前,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唉。”

        这时,两个苍狼堡长老对视一眼后,纷纷叹了口气,跟着离开。

        连副堡主都没办法帮他们报仇,他们自己就更没办法报仇了。

        一时间,只剩下罗劲一人。

        “当这件事从来没有生过?”

        罗劲脑海中回荡着罗复临走前的一番话,脸色阴沉而难看,“不可能!我就算是回那个男人的家族,用掉他对我的承诺……我也不会放过那个段凌天!”

        “我,罗劲,就算不惜一切……也要让你段凌天死无葬身之地!”

        喃喃自语到后来,罗劲眼中迸射出慑人的寒光,择人而噬。

        这一切,段凌天自然是不知情。

        一路往北而行,段凌天很快就抵达了北漠之地以北区域。

        这里。也是北冥宗一家独大的区域。

        没多久,段凌天抵达了北漠之地北边最后的一座城市,继续寻访有关云霄大6的地图。

        “掌柜,你这幅地图笼括的区域太小了……有没有笼括区域大一些的地图?”

        在城市里面的一家书坊中,段凌天问书坊掌柜。

        “客人,这是我店里卖的笼括区域最大的一幅地图了。”

        书坊掌柜苦笑。

        段凌天闻言,大感失望。随即转身就往外走去,准备去和在城外等待着他的熊全汇合。继续往北而行。

        “客人!”

        段凌天刚走出书坊大门的门槛,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叫住了他。

        “嗯?”

        段凌天顿住脚步,看向声音传来处,正是那书坊掌柜在叫他,令得他一时不由好奇问道:“掌柜还有事?”

        “客人,我前段时间听人说曾家的二长老得到了一幅笼络弱水河的地图……你或许可以去找他。“

        书坊掌柜说道。

        弱水河?

        段凌天目光一亮。

        弱水河,他自然不会陌生。

        那是一条将云霄大6分为外6和内6的河流,内6。也被人称之为云霄大6的中心区域。

        那里强者如云,化虚境满地走,洞虚境多如狗。

        在那里,二流势力都算不了什么,更别说是三流势力。

        三流势力,在那里就是炮灰一般的角色,不值一提!

        “在我的记忆里……轮回武帝正是将大宝藏留在了内6。位于弱水河一侧。如果能知道弱水河的具体分布地图,以及我目前所在的位置,想要找到轮回武帝留下来的大宝藏,并非难事。”

        不得不说,段凌天心动了。

        “掌柜,那曾家可是你们这座城市的家族?”

        段凌天问道。

        “是。”

        书坊掌柜点头。“不过,曾家二长老作为我们这个城市屈一指的铭纹大师,他的脾气却很是古怪……想要从他手中得到地图,怕是不容易。”

        铭纹大师?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揶揄。

        离开书坊后,段凌天按照书坊掌柜的指点,顺利抵达了曾家府邸的大门口。

        曾家,在这座城市也算得上是屈一指的大家族。

        据说家族中有一个化虚境九重武者坐镇。实力仅次于北漠之地的一众三流势力。

        “我找曾煜长老。”

        在曾家大门口,段凌天毫无意外的被曾家子弟拦了下来,他也不气恼,淡淡一笑说明来意。

        曾煜,正是曾家二长老。

        “找我们二长老?你是什么人?我们二长老平时可是不见客的。”

        其中一个曾家子弟警惕的看着段凌天。

        “你说的是外人吧?我可不同……我是你们二长老的朋友。”

        早有准备的段凌天,咧嘴笑道。

        好朋友?

        段凌天此话一出,几个曾家子弟上下打量了段凌天一阵,纷纷色变,“放肆!你一个小年轻,怎么可能是二长老的朋友。”

        “赶紧滚!坑摸拐骗到我们曾家来了,真是不知好歹!”

        “再不走,我让你有来无回!”

        ……

        几个曾家子弟如临大敌警惕着段凌天。

        “怎么?你们不信我是你们二长老的朋友?”

        段凌天双眼眯起,随即抬手之间,取出了十几枚中品元石,便开始在上面铭刻起铭纹,动作优雅无比。

        “他……他在铭刻铭纹?”

        几个曾家子弟顿时大惊。

        只是,他们的惊讶还没褪去,就现眼前的紫衣青年一挥袖摆,那十几枚中品元石对着他们就射了过来。

        “不好!”

        顿时,他们脸色大变。

        当他们看到十几枚元石落在他们的脚下的瞬间,只觉得眼前一闪,自己好像被送进了另外一片什么都看不到的空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他们眼前再次一闪,一一现自己回到了曾家府邸的大门口。

        “怎么回事?”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都没能反应过来刚才生了什么事。

        “不好!那个紫衣青年不见了。”

        “他不会是闯进去了吧?”

        “不行!我们要赶紧禀报家主。”

        其中三个曾家子弟如临大敌。

        “不用去了。”

        最后一个曾家子弟却摇了摇头,制止了三人。“那人应该确实是二长老的朋友。”

        “嗯?”

        前者三人闻言,纷纷一脸疑惑的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你们应该知道,我平时也有钻研铭纹之术……我在铭纹之术的造诣一般,但我自问眼力还是有的。”

        后者说到后来,脸色无比凝重,“刚才。那个年轻人正是在短时间内,在十几枚元石上铭刻出铭纹。然后在我们脚下布置了一座幻阵。”

        “趁着我们被幻阵迷惑的时候,他闯入了我们曾家。”

        “不过,单以十几枚元石构成的幻阵,没有后继之力,很快又会自行崩溃……这才让我们从幻阵中出来。”

        后者言语之间,说得有头有道。

        “什么?!他刚才当着我们的面,在十几枚元石上铭刻出铭纹,布置出可以影响到我们的幻阵?他才花费了多长时间?”

        一时间,前者三人都是大惊。

        在铭纹一道上。他们是门外汉不假。

        可俗话说得好: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就算是二长老,怕是也难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铭刻、布置出可以影响到我们的铭纹之阵!”

        其中一个曾家子弟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那个年轻人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似乎比二长老还深!这样的铭纹大师,想来应该是二长老的朋友。”

        很快,几个曾家子弟不再怀疑那个紫衣青年的身份。

        虽然。他们还是有些惊讶。

        怎么可能有那么年轻的铭纹大师。

        “或许他是妖。”

        转念一想,他们又释然了。

        段凌天以十几枚中品元石铭刻、构造出幻阵,迷惑曾家府邸大门口的几个曾家子弟后,便进入了曾家府邸。

        一路走来,段凌天从路上遇到的丫鬟、仆人口中问出了曾家二长老的所在。

        这些丫鬟、仆人,虽然觉得段凌天是生面孔。可眼看段凌天在曾家府邸内行走,如入无人之境,一时只以为段凌天是曾家的客人。

        段凌天循路来到曾家二长老所居的府邸之外,这是一座府中府,大门敞开,一个拿着酒葫芦的邋遢老人依靠在门边。

        在段凌天靠近的时候,邋遢老人放下手中的酒葫芦。一双眸子泛着精光锁定了段凌天。

        “化虚境七重?”

        段凌天眉头一挑,他的精神力,第一时间就探查到了这个老人的修为。

        对于这个拿着酒葫芦的邋遢老人,段凌天并无恶感。

        他还记得。

        当年在天荒古城第一次见到张守永的时候,张守永也是这般邋遢,且手中一样拿着一个酒葫芦。

        邋遢老人,给段凌天带来一种亲切的感觉。

        “你是何人?来此地为何?”

        眼见段凌天转眼到了自己守护的府邸门口,邋遢老人开口了,声音平静,却暗含肃杀之意。

        “我找曾煜。”

        段凌天淡淡说道。

        曾煜!

        听到段凌天的话,邋遢老人脸色一沉,低喝道:“我家主人名讳,又岂是你这个毛头小子能叫的?小子,我们这里不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