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54章 当务之急

第1054章 当务之急

        当然,没来由只是相对段凌天而言,

        在罗复的角度,他之所以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这一切,建立在他对段凌天动了杀心的前提下。

        段凌天,背后有那个来历神秘的雪奈小姐撑腰,除非能不留任何痕迹的杀死段凌天,要不然,他根本不敢动段凌天。

        除非他不想活了。

        而今日,他无疑就遇到了一个可以不留任何痕迹杀死段凌天的机会。

        或许,今日在酒楼内很多人知道他外甥和段凌天之间的冲突,但却没有人知道和他外甥起冲突的是段凌天。

        就算是他,也是现在追上来以后,才知道废掉他外甥一身修为之人,就是段凌天!

        所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就算现在杀死段凌天,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也正因为担心有意外,他才会问出这么一个突兀的问题。

        只因为,前段时间,北冥宗的武皇强者冯通曾经降临他们苍狼堡,向包括他在内的苍狼堡五个副堡主询问过段凌天的来历。

        在此过程中,他可以感受到冯通眼中流露出来的森冷杀意。

        那是恨不得将段凌天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的杀意。

        “难不成……当初在武帝秘藏的时候,段凌天不只杀死了出云宗的弟子,另外还杀死了北冥宗弟子?”

        “现在,北冥宗的人找他报仇来了?”

        这是他当时的第一个想法,且越想越是肯定。

        原本,在他看来,北冥宗的武皇强者都亲自出马了,只要段凌天确实在大汉王朝,且北冥宗的强者找到了段凌天,段凌天几乎是必死之局。

        而现在,段凌天却好好的活了下来。

        所以。他想要确认一件事情。

        段凌天,是否曾经遇到北冥宗的那个武皇强者冯通。

        如果曾经遇到,段凌天身后无疑有强者隐藏在暗处保护他,要不然他岂能在北冥宗武皇强者的手下活下来?

        如果没有遇到,只能说是段凌天运气好。

        而他,也会不留痕迹的将段凌天干掉,为他外甥报仇。

        这件事。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因为一个不慎,他极可能就会陷入无底深渊

        “希望是后者。”

        罗复想到这里。目不转睛的盯着段凌天,等待着段凌天的答复。

        “北冥宗的冯通前辈没去找你?”

        听到罗复的询问,段凌天瞳孔一缩,脸色微沉,“北冥宗的两人,是从你们苍狼堡口中得知我家乡所在的具体位置?”

        北冥宗的两人!

        两人!

        段凌天的话,罗复彻底确认了下来。

        段凌天,肯定遇到了北冥宗的那个武皇强者,因为北冥宗武皇强者降临他们苍狼堡的时候。身边就还跟着另外一人。

        要不是段凌天遇到了北冥宗的两人,他又岂能说出对方是有两人?

        不过,段凌天说到后来,语气间充斥的寒意,却让罗复忍不住心里一蹬,慌忙补救道:“他们先前就从刀剑门那里得知了你的来历,到我们苍狼堡。只是为了进一步确认而已。”

        罗复言语之间,将刀剑门拉出来当挡箭牌。

        他还真担心段凌天一怒之下,让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不惧北冥宗武皇强者的强者出手,事情一旦到了那个地步,他必死无疑!

        “哼!”

        段凌冷哼一声,深深的看了罗复一眼后。方才飞身继续往北边远去。

        嗖!嗖!

        那一具凤天舞躺着的冰棺,还有熊全,也都被他一一牵引带上。

        望着三道迅疾的流光隐没在北边,被吓出一身冷汗的罗复松了口气,一脸的心有余悸,“幸好暗处的那个强者没再出手。”

        喃喃自语过后,罗复身形一动。消失在原地,往大漠古城方向回去。

        嗖!嗖!嗖!

        而全往北边飞出一段距离的段凌天,直到半个小时后才逐渐的缓下了度。

        对于刚才的遭遇,他虽然不惧,却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之所以不惧,是因为他心里有数。

        那个罗复,身为苍狼堡五大副堡主之,实力之强,远非现在的他所能比。

        可一旦他冒险动用封魔碑,要杀对方轻而易举!

        为了保护天舞,他不介意再次动用封魔碑,即便下场是他的情绪更不受他控制,很可能会让他彻底成魔。

        “天舞,为了我,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我段凌天,就算为她成魔,又有何妨?!”

        这是段凌天的想法。

        她甘愿为我而死,我亦愿为她成魔,无悔无怨!

        当然,如果可以不用到封魔碑,他自然不愿意用。

        所以,在不动用封魔碑的情况下脱困,只要他一想起刚才生的事,就会忍不住有些心有余悸。

        “北冥宗,冯通……无形之间倒也算是救了我一次。”

        段凌天暗道。

        可以想象。

        如果冯通在九泉之下得知段凌天刚才的遭遇,知道他在无形间救了段凌天,肯定会被气得吐血三升不止。

        “少爷,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路上,熊全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看向段凌天问道。

        “我们去的那个地方,暂时还去不成……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一幅云霄大6的具体地图。”

        段凌天说道。

        云霄大6上的地图,他目前接触过的笼括范围最大的,也就笼括北漠之地,以及北漠之地周边区域。

        这点地方,放眼云霄大6,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角落。

        段凌天根本没办法从这样的地图中,确认轮回武帝当时藏匿大宝藏的地方。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正是找到一张比较完整的地图。

        只有那样,他才能确认轮回武帝留下的大宝藏所在的具体位置。才能去将其取出来。

        听到段凌天的话,熊全似懂非懂的点头。

        “北漠之地,如果找不到我们要的东西……那我们也只能继续往北边走了。”

        段凌天又道。

        现在,他不知道自己在云霄大6的哪个角落。

        但他却能意识到,云霄大6中心区域的大体位置,应该就在北漠之地以北区域,就是不知道具体是在东北还是西北。

        段凌天带上熊全。牵引着冰棺,一路向北前行。

        路上。只要遇到城市,段凌天都会耐心的停下,进入城市,看看能不能找到整个云霄大6的大体地图。

        另一边,苍狼堡五大副堡主之的罗复,也重新回到了大漠古城,回到了那家酒楼。

        他二话不说,带上他的外甥和两个苍狼堡长老,直接离开酒楼。回了苍狼堡的驻地。

        “大舅,怎么样?干掉他了吗?”

        苍狼堡弟子,罗劲,一脸期待的看着罗复问道。

        罗复闻言,叹了口气。

        看到这一幕,罗劲脸色一变,急道:“大舅。难不成你没追上他?看来,他肯定是临时改变方向逃遁了……还真是卑鄙!”

        罗劲说到后来,言语之间,大骂段凌天卑鄙。

        “我追上他了。”

        罗复说道。

        “追上了?”

        这一次,不只是罗劲,就算是另外两个苍狼堡长老。也都一脸疑惑的看向罗复,想知道罗复刚才为什么叹气。

        罗复,到底是将那个紫衣青年干掉了,还是没干掉?

        “是,追上了。”

        罗复点头,随即在罗劲和另外两个苍狼堡长老期待的目光下摇了摇头,“不过。我没杀他。”

        罗复此话一出,罗劲脸色一变,目露不甘。

        另外两个苍狼堡长老眉头皱起,隐隐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

        据他们所知,他们苍狼堡的这位副堡主,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而且,这一次连他的外甥都被废掉了丹田。

        他,追上了凶手,却没杀死凶手?

        这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

        罗劲一脸不甘的看着罗复怒道:“大舅,你为什么不杀他?为什么?!”

        如果换作另外一个人,敢这样跟他说话,作为苍狼堡五大副堡主之的罗复,早就按耐不住将他干掉了。

        可这个人偏偏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的儿子,他那亲妹妹的儿子。

        “劲儿,不是大舅不杀他,而是大舅杀不了他,也不敢他!”

        罗复叹了口气,随即将自己的顾忌说了出来,在此期间,他也将段凌天的身份说了出来。

        “什么?!他就是段凌天?!”

        两个苍狼堡长老脸色大变。

        段凌天,这个名字他们一点都不陌生。

        昔日,他们苍狼堡举办的十朝会武,那个名列第一之人,就是段凌天。

        不过,段凌天并没有留在他们苍狼堡。

        原本,段凌天这个名字已经被他们逐渐的遗忘。

        然而,前不久传来的一个消息,却是让他们呆愣了半天。

        苍狼堡当代青年一辈,最出色的二十人,全部被段凌天杀死!

        起初,他们以为这只是谣言。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却再也没有见过苍狼堡当代青年一辈中实力最强的二十人,那二十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就不得不怀疑那个所谓谣言的准确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