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46章 不属于云霄大陆的力量

第1046章 不属于云霄大陆的力量

        “如此灵魂创伤,如果不修复,天舞算想要醒来都难。      ”

        段凌天的脸色极其难看。

        他融合了轮回武帝历经两世的记忆,对于灵魂也颇为了解。

        灵魂,是一个人的根本,一旦受伤,影响极大。

        拿现在的凤天舞来说。

        凤天舞的灵魂遭受创伤,虽不至于让她魂飞魄散,却也会影响到她的神智,让她不能继续保持清醒的状态。

        只能像现在这样躺在床,变成一个活死人,无法像正常人一样醒来。

        当然,她的身体是健全的,且生机勃勃。

        不经意间,段凌天的目光落在凤天舞的右手之,那只手紧紧的握住一柄五尺长的红色软剑,好像死都不愿意松开一般。

        薄如蝉翼的红色软剑躺在那里,衬托凤天舞的一身红衣,看起来很是和谐。

        “她虽然没有醒来,但自始至终却都紧紧的握着那柄剑……好像那柄剑对她来说很重要一般,潜意识里不愿意松开。”

        孟萍注意到了段凌天的目光,摇头叹了口气,“真不明白,她为何会那般在意一柄剑,好像那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孟萍的话,令得段凌天的心不由一颤。

        那柄剑,是他送给天舞的。

        “天舞……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帮你治愈受创的灵魂,让你醒转过来。”

        段凌天的目光,充斥着坚定和决然。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

        灵魂遭受创伤,如凤天舞这般,并非没有机会治愈,只要找到一些云霄大6罕见的天材地宝,能将其治愈。

        “按照轮回武帝的记忆……皇品起死丹,如果长期大量服用的话,一样有机会可以治愈天舞的灵魂。”

        段凌天双眸一闪,暗道。

        不知何时,段凌天坐在床前,怔怔的望着床躺着的女子,眼、脸充满怜惜之色。

        孟萍和李轩看到这一幕,对视一眼后,识趣的退了出去,反手带房门。

        “天舞……”

        望着女子那算得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段凌天的脑海仿佛又浮现出昔日强行催动火之奥义出手的那一道宛如火精灵般的身影。

        天舞,为了他,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

        在她的心里。

        他,她的命还要重要。

        段凌天的心不是铁石做的。

        在凤天舞为了他,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那一刻起,他的心被触动,甚至想着如果他和天舞能活下来,他一定不会再拒天舞于千里之外。

        过去,他和天舞之间,他主张随缘。

        现在,缘到了。

        可惜的是,天舞因灵魂受创而昏迷不醒,结局不太完美。

        “天舞,你无需等到来世……这一生,我会好好待你,只要你醒来。”

        段凌天紧紧握住凤天舞的玉手,轻声说道,语气间尽显温柔,这是他过去只在两个未婚妻的面前才会有的语气。

        现在,他将那份温柔分了一部分给凤天舞。

        现在的凤天舞,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弥足轻重的地位。

        段凌天静静的握着凤天舞的手,目光始终不离她那绝美的容颜。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静静的打量着凤天舞。

        这一刻的他,第一次觉得凤天舞过去随意一眼看去要美丽得多,过去的他,似乎忽略了她的许多优点。

        不得不说,这一刻,段凌天心动了。

        俯身,低头。

        如蜻蜓点水,段凌天在凤天舞的额头亲了一口,眼充满炙热的怜爱。

        起身过后,段凌天的心情逐渐的平静下来。

        这个时候,他才有心思去想别的。

        “一个月前,我被封魔碑魔化……魔化后的我,又有一种好像在做梦的感觉。”

        段凌天仔细回忆着一个月前的经历,喃喃低语。

        他还记得。

        那个时候的他,宛如进入了一个妙的梦境。

        梦境,无常宗长老,虚境巅峰的存在,率先对他出手。

        面对出手蕴含四千多头远古角龙之力的无常宗长老,他只用了一拳,轻易的将其轰杀,犹如杀鸡、剪草一般简单。

        紧接着,那北冥宗太长老冯通对他出手,一剑掠来,如有神助。

        而他,只是随意一抬手,轻而易举的接住了冯通那蕴含七千多头远古角龙之力的一剑。

        “魔化后的我,实力竟那般强大?那可是武皇强者!武皇强者,被我一掌毁去一身血肉,被我震碎一身骨骼?”

        回忆起当时的梦境,段凌天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只一个照面,他空手接住冯通全力刺出的一剑。

        只一掌,抹杀冯通。

        冯通,虽只是武皇境一重的存在,但好歹是强大的武皇强者,非虚境巅峰武者才能,更非寻常化虚境武者所能。

        可即便如此,还是被他一个照面灭了!

        准确的说,是被魔化后的他一个照面灭了!

        “封魔碑……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一刻,段凌天又一次感觉到了封魔碑的神秘和强大,那是他无法理解的神秘和强大,让他震撼。

        “另外,我感觉魔化后的我施展出来的黑色力量,和当初赵冥施展出来的黑色力量一模一样!不过,魔化后的我的力量却要赵冥强!”

        “我出手也要赵冥快……算杀死冯通,也没来得及引动天地之力,汇聚成天地异象。”

        段凌天想起了赵冥。

        赵冥,七星剑宗叛徒,后来被他废掉丹田和四肢,将其留在一座封闭的铭纹之阵自生自灭。

        然而,前不久,赵冥却又出现了。

        不只四肢健全,更拥有了一身强大的力量,且其掌握的力量,非元力、非意境,好像是别的什么力量。

        “那种力量,应该不属于云霄大6。”

        段凌天搜掠轮回武帝历经两世的记忆,都没有找到有关那种力量的记载,最后下了这么一个决断。

        决断一下,他越想越是肯定。

        除了这一点,他想不出别的。

        “而且,当初的赵冥,被那个自称来自云霄大6之外的强者称之为人魔傀儡……”

        不知不觉间,段凌天又想到了那个赋予了赵冥新的生命的强者。

        一想到那个强者,他一阵头疼。

        对方来历神秘,且牵扯到许多全新的东西,让他全然捉摸不透。

        最后,他不再多想。

        “等以后我有能力离开云霄大6,这一切迷雾重重的谜底自然会揭开……在此之前,想再多也是无用。”

        段凌天暗道。

        如果真的继续想下去,他无疑会想到他的那个便宜老爹段如风,还有那个在熊全家乡丛山峡谷内留下剑字的剑圣风轻扬。

        不管是他那便宜老爹段如风,还是剑圣风轻扬,都和云霄大6外的那片神秘世界有着一定的联系。

        “我记得,在我杀死冯通以后……那个北冥宗长老,偷袭了天舞。”

        段凌天回忆到这里的时候,双眸瞬间涌现出一抹腥红,身随之散出一阵阵可怕的杀意。

        杀意肆虐,一时令得整个房间陷入了人间炼狱。

        轰!

        与此同时,段凌天豁然起身,脚力量暴涨,狠狠的落在地面,令得整个房间的地面出现一道道狰狞的裂缝。

        裂缝蔓延而出,宛如化作了一张巨大的蜘蛛。

        轰!轰!轰!轰!轰!

        ……

        一时间,段凌天所在的房间,因他脚席卷而出的力量而变得摇摇欲坠,连凤天舞躺着的那张床也开始左右摇晃。

        啪!

        很快,床脚断裂,床倒下,昏迷的凤天舞被甩了下来。

        “天舞!”

        眼睁睁看着凤天舞被甩下,段凌天泛着腥红的一双眸子,终于恢复清明,同时伸手将凤天舞接住,如获至宝般横抱在胸前。

        凤天舞的娇躯入手柔软,令得段凌天的心一阵躁动,良久未曾涌现的呼之欲出。

        “老大,怎么了?”

        “小天!”

        这时,两道身影破门而入,一脸担心的看向段凌天。

        但他们看到整个房间看不到完整一块的地面,以及那被硬生生震塌的木床时,脸都浮现出几分骇然。

        这里,简直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老大,这是……”

        李轩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怔怔的看着段凌天问道。

        “没什么……是躺了一个月的时间,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

        这时,段凌天也已经冷静下来,摇头说道。

        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

        听到段凌天的话,李轩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算是孟萍,也是一脸怪异。

        “怎么回事?刚才,回忆起天舞被偷袭的一幕,我的情绪为什么会那般激动?”

        想起刚才的一幕,段凌天心生寒意。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情绪似乎都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好像有另外一个人控制了他的身体,他那躁动的情绪被不断放大。

        “看来,第二次被封魔碑魔化,我的情绪也变得更加不受控制了。”

        很快,段凌天猜到了原因。

        他还记得。

        当初,他第一次被封魔碑魔化后,情绪变得有些不受自己控制,极易暴躁。

        刚才的他,更甚于那个时候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