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45章 再次昏迷

第1045章 再次昏迷

        冯通,北冥宗第一强者,武皇境一重的存在。

        就算是在那域外的北漠之地,也没人能空手接下他全力刺出的一剑。

        而现在,在这云霄大6一方偏僻的小小王国,窥虚境武者都见不到几个的山旮旯小王国,却有人空手接下了他全力刺出的一剑。

        要知道,他这一剑,可是蕴含着七千多头远古角龙之力!

        可还是被人接下了。

        “你……你真的是段凌天?”

        冯通看着眼前一头紫色长飞扬,一双腥红的眸子不蕴含任何感情的紫衣青年,一脸忌惮的问道。

        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段凌天,一个自始至终压根就没被他放在眼里的化虚境武者,竟能空手接下他这个武皇境一重强者的一剑。

        冯通等来的回复,是段凌天的一掌。

        准确的说,是魔化后的段凌天的一掌。

        轰!

        段凌天一掌拍出,浩瀚的黑色力量,宛如化作一股黑色的洪水,在冯通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将他整个人淹没。

        洪水过后,段凌天眼前的冯通,却是诡异化作了一具骷髅,血肉内脏什么的完全消失。

        冯通的骷髅,保持着他生前最后的握剑动作。

        依稀可以看到骷髅里面有着三枚碎片,一枚奥义碎片,两枚意境碎片。

        啪!

        突然,一声轻响传来,却是冯通的骷髅一震,继而化作漫天齑粉,随风而散,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唯独只有奥义碎片和意境碎片留了下来。

        一枚一重皇境奥义碎片,两枚九重高阶意境碎片。

        三枚碎片落在赤霄王国皇宫中,完全被魔化后的段凌天无视,就好像他对那三枚碎片不屑一顾一般。

        “哇!!”

        一道吐血的声音传来,惊动了段凌天。

        远处。仅剩的那个北冥宗长老出手偷袭凤天舞,偷袭成功以后,第一时间飞身逃离,转眼消失在段凌天的眼前,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轰!

        与此同时,吐出一口淤血的凤天舞,体内原本被她暂时压制的源自于火灵之体的力量。彻底爆!

        一时间,凤天舞被一股暴涨的漫天火焰笼罩。

        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如今也是多出了一些红色的光斑,光斑越来越多,组合在一起,让得凤天舞的肌肤好像化作了一片火红。

        魔化后的段凌天,原本虎视眈眈的盯着凤天舞,意欲对凤天舞出手。

        突然,他晃了晃脑袋,腥红的一双眸子流露出几分光泽,喃喃低语说道:“天……天舞……天舞……”

        “段……大哥。”

        凤天舞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炙热。就连她的灵魂,如今也是好像被火焰灼灼的燃烧起来,令得她的意识一阵模糊。

        现在的她,只觉得自己的上下眼皮子在打架,很想睡觉。

        但她心里清楚,她一旦真的睡了,想要再次醒来。怕就是不太可能了。

        “段……段……段大哥……”

        凤天舞的意识逐渐的模糊了起来,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已经葬身于火海之中,无需多久,意识就会彻底湮灭。

        轰!轰!轰!轰!轰!

        ……

        凤天舞身上的火焰,一次又一次的升腾而起,每一次升腾。都令得空气间一阵动荡,散出滚动的热浪。

        “天……天舞。”

        段凌天再次晃了晃脑袋,随即飞身而出,片刻就到了凤天舞的身前。

        至于凤天舞身上升腾的漫天火焰,他就好像没有察觉到一般,在靠近凤天舞的一路上,进入漫天火焰笼罩的区域。如履平地。

        任由那火焰燃烧,都无法靠近他身体周围弥漫的一缕缕黑雾。

        “段……段大哥……我……我好困……好困……”

        凤天舞望着近在咫尺的段凌天,有些艰难的伸出了手,她的声音逐渐萎靡了下来,眼皮子更是几乎睁不开。

        “天舞。”

        紫血眸的段凌天,几近失去理智,但他残留的一丝意识,却还是让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握住了凤天舞的手。

        刹那间,一股灼热可怕的力量,自凤天舞手中传递而来,涌入魔化后的段凌天体内,令得他一个激灵,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同一时间,魔化后的段凌天,眼中蕴含的腥红逐渐消散。

        不只如此,就连他的一头紫,如今也逐渐的褪去了颜色,变回了黑色。

        在段凌天的意识彻底消失之前,他清晰的现。

        他身上的黑色力量,在凤天舞体内的灼热力量涌入他体内的时候,也顺势涌入了她的体内,等同于相互赠予。

        下一刻,段凌天彻底失去了意识。

        后面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

        他只来得及在失去意识之前,牵引出一股柔和的力量,缠绕在他和凤天舞的身上,托着他们缓缓落下,避免摔伤。

        以他们现在所在的高度,一旦在昏迷的时候摔下,十死无生!

        段凌天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现自己躺在一个奢华的房间里面,柔和的大床让他产生眷恋,有一种不想离开的感觉。

        “老大,你终于醒了!”

        段凌天刚在床上坐起,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道道熟悉的声音,一时忍不住看了过去。

        只一眼,他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一个大胖子。

        李轩!

        他儿时的玩伴,后来更结下了深厚的兄弟情谊。

        “胖子,这是什么地方?”

        段凌天好奇问道。

        “老大,这里是赤霄王国皇宫。”

        李轩说道。

        段凌天恍然。

        是啊,若非皇宫,岂会如此奢华?

        紧接着,李轩对段凌天伸出了大拇指,丝毫不吝啬赞赏之言,“老大。你也太厉害了吧?竟然将那个为的老家伙干掉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轩脸上笑开了花。

        当初,他就是被那个老家伙身边的三人中的一人抓来的,对此他一直心存芥蒂。

        现在,老家伙死了,他源自心底感到兴奋和痛快。

        “我的精神力,有种停滞不前的感觉……莫非是要和修为同步?封魔碑留下来的后遗症?”

        检查了一下自身的段凌天。很快就现了这个问题。

        当初,他第一次被封魔碑魔化以后。高出修为两个层次的精神力就被压到只比修为高一个层次的地步。

        现在,第二次被封魔碑魔化,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那高出修为一个层次的精神力,有一种停滞不前的感觉。

        以后,随着他修为的提升,精神力层次暂时很可能不会跟着提升到比修为高一个层次,而是跟修为实现同步。

        现在的他,一身修为化虚境六重。精神力化虚境七重。

        等他一身修为突破到化虚境七重,精神力很可能不会提升。

        “幸好魂技千幻早没了……要不然,影响就大了。”

        段凌天有些庆幸。

        如果他现在还能施展魂技千幻,等精神力和修为同步以后,魂技千幻无疑会变成鸡肋,毫无用处。

        “天舞呢?”

        很快,段凌天回过神来。看向李轩问道,脸上充满担心。

        他还记得。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天舞的情况就极其不妙,火灵之体的力量几欲完全爆!

        那个时候的天舞,神仙也难救。

        想到这里,段凌天心里一沉。

        “莫非天舞已经出事了?”

        段凌天有些忐忑。

        “老大。放心吧,嫂子没事……孟奶奶正在照顾她呢。”

        李轩笑道。

        这一次,李轩称呼凤天舞为嫂子,段凌天却是没有制止他。

        经过上次的事,他的心里已经默许了凤天舞,不再有意排斥。

        “带我去看看她。”

        段凌天对李轩说道,眉宇间夹杂着几分焦急。

        这一次。凤天舞之所以会面临生死之危,都是因为他,让他又是感动,又是愧疚。

        紧接着,在李轩的带领下,段凌天往凤天舞养伤的地方而去。

        路上,段凌天从李轩口中得知自己已经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什么?!我躺了一个月了?!”

        “是。”

        李轩点头。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暗道:“那封魔碑的后遗症还真不是开玩笑的!这一次,幸好我是在皇宫里面昏迷过去的……要是像上次那样去了别处,九死一生!”

        毕竟,不是谁都像叶萱那么善良。

        终于,段凌天再次见到了凤天舞,凤天舞还在昏迷,没有任何醒转的迹象。

        “孟奶奶,我嫂子她还是没醒过?”

        李轩看向孟萍问道。

        “没有。”

        孟萍摇头。

        段凌天立在昏迷过去的凤天舞的身边,精神力悄无声息的延伸而出,很快就将凤天舞体内的情况探查得一清二楚。

        “咦……天舞体内那源自于火灵之体的力量,竟然完全被化解了?还有,天舞的修为……竟然提升了这么多!”

        “到底生了什么事?”

        对此,段凌天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总得来说,这是好事。

        “嗯?”

        然而,当段凌天的精神力触及凤天舞脑海深处的时候,却是忍不住色变,“怎么回事?天舞的灵魂怎么会受到这么大的创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