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41章 威胁

第1041章 威胁

        在段凌天以符镇杀佟山,无常宗的三人出现以后,凤天舞的脸色生了微妙的变化。

        一开始,她并不知道她的段大哥被无常宗盯的事。

        她只以为是左越不满她的段大哥,这才让宗门长辈出手,想要教训她的段大哥。

        直到段凌天以九九雷劫立誓,她才反应过来,原来无常宗的人来到此地,黄雀在后,并非只是为了找她的段大哥寻仇。

        他们有更大的谋求!

        武帝秘藏,擎风武帝遗体内的三枚奥义碎片。

        那三枚奥义碎片,她并不陌生。

        当看到她的段大哥当真立誓,九九雷劫响应以后,她忍不住松了口气,以为她的段大哥能此躲过一劫。

        谁知,关键时刻,又有人出现了。

        北冥宗,冯通!

        这个名字,是她从那无常宗老人跟北冥宗老人打招呼的时候听到的,对她而言,并不陌生。

        在刀剑门的时候,她听人详细讨论过北漠之地三大二流势力,其也包括三大势力的太长老,三个武皇强者。

        出云宗,佟山!

        北冥宗,冯通!

        无常宗,白玉海!

        佟山,被她段大哥以符镇杀。

        从无常宗老人面对冯通表现出来的随意,凤天舞隐隐可以猜到他的身份。

        无常宗太长老,武皇强者,白玉海!

        那一刻,算是她,也被惊得懵。

        三大二流势力的武皇强者,竟齐聚这一方小小的山旮旯王国?

        不可思议!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也终于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白玉海,是为她段大哥身得自于擎风武帝遗体内的奥义碎片而来。

        冯通,是为了替北冥宗当代青年一辈第一人徐青报仇而来。

        紧接着,事情多番变化,让她的心忍不住悬起。

        眼看她的段大哥被两个武皇强者盯住,她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了寒意,冰冷刺骨的寒意。

        “嗯?”

        很快,凤天舞现,段凌天在听到她的呼唤后,转过头来,看向了她。

        这一刻,她清晰的看到了她段大哥目光深处的凝重。

        “看来,段大哥也并非真如表面看起来那般随意……两个武皇强者给他带来的压抑,太大了!”

        凤天舞暗道。

        同一时间,凤天舞思绪万千,念想开来。

        “我若想要击杀这两个武皇强者……很难!要杀他们,至少要将皇境火之奥义提升到三重。”

        凤天舞目光从段凌天身移开后,落在远处那两道年迈的身影之,俏脸浮现出几分忌惮。

        “以我目前的情况,若强行沟通、施展三重皇境火之奥义,从而孕生出三重皇境剑之奥义,展现出堪八千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力量……算我能杀死其一人,我体内源自火灵之体的力量怕也是会顷刻间爆!”

        对于自己的情况,凤天舞任何人都熟悉。

        “天舞,无论生什么事……你都不能强行沟通高层次火之奥义对他们出手!”

        与此同时,一道凤天舞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令得她芳心一颤,充满暖意,俏脸浮现淡淡的微笑。

        她的段大哥,即便面临险境,还是在处处为她着想。

        “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元力凝音对凤天舞补充说道。

        他了解天舞。

        所以,他提前警诫天舞,深怕天舞做出傻事。

        他的精神力,曾经深入探查过凤天舞体内的情况,对凤天舞体内情况的了解,并不凤天舞差多少。

        “天舞一旦强行沟通、施展高层次的火之意境,算能杀死冯通和白玉海的任何一人,她体内源自于火灵之体的力量,也会彻底爆!根本撑不到等到她出手对付第二人。”

        段凌天暗道。

        “段凌天,帝境奥义碎片在什么地方?”

        这时,冯通目露冷意的盯着段凌天,沉声问道。

        “我说过了,要帝境奥义碎片没有,要命一条。”

        段凌天很光棍的回应道。

        当然,他之所以敢这样说,并非真的想要寻死,而是吃准了冯通不敢对他出手。

        现在,他要最做的是绞尽脑汁寻求破解当前危机之法。

        “哼!”

        冯通还没开口,立在不远处的白玉海冷哼一声,声音很大,蕴涵元力传开,宛如炸雷般席卷赤霄王国皇国下。

        “啊!!”

        “好疼!!”

        ……

        同一时间,赤霄王国皇宫之内,所有人被震破耳膜,出凄厉的惨叫。

        更有甚者,被震昏,乃至被震杀!

        武皇强者一怒,只一声哼,杀人于千米之外。

        当然,只能杀没什么修为的人。

        “段凌天,你别以为你这样我们拿你没办法……我们是不敢杀你,但要杀你身边的人却是轻而易举!”

        因为左越的死,白玉海好像变了一个人,赤红色的双眸流露出森冷杀意,择人而噬。

        他的话,宛如自冰窟内传出,冰冷刺骨。

        “你若说出帝境奥义碎片的下落,你死!你身边的那些亲朋好友,我不会动。”

        “可你一旦不说出帝境奥义碎片的下落,每隔一个小时,我会杀死一个和你有关系的人!你若坚持不说,便等着看你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

        白玉海言语之间,威胁着段凌天。

        冯通听到白玉海的话,目光大亮,自心底赞同白玉海的这番话。

        帝境奥义碎片,他想要。

        段凌天的命,他一样想要。

        白玉海的这番话,说出了他的心声。

        “卑鄙!”

        听到白玉海的话以后,凤天舞那倾国倾城的俏脸遍布寒霜,怒斥出声,“堂堂武皇强者,如此威胁一个化虚境武者,也不怕传出去丢人?”

        至于段凌天,早在白玉海话音一落的时候,努力保持着平静的脸色,彻底变了,变得无的阴沉。

        一旦他不说出奥义碎片的下落。

        每隔一小时,杀死一个和他有关系的人?

        也即是说,只一天,要杀死二十四个和他有关系的人?

        “卑鄙?”

        被凤天舞怒斥的白玉海,第一时间看向凤天舞,冷笑道“只要杀死了你们,何需担心有人会将我今日的所作所为传出去?”

        “而且,算传出去又如何?我白玉海,难不成还能因此少一根头?”

        说到后来,白玉海打量着凤天舞的双眸突然一闪,精光四射。

        不好!

        同一时间,凤天舞看到了白玉海那闪烁的目光,隐隐猜到了什么,脸色大变。

        只可惜,她刚反应过来,现一股强大至极,让她毫无反抗之力的力量袭来,将她整个人牵引带离原地。

        “天舞!”

        这时,段凌天也反应过来,脸色大变。

        然而,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现凤天舞已经到了白玉海的身边,被白玉海强行牵引过去。

        此刻,凤天舞身火焰时而跳动而起,不断反抗。

        然而,她身的火焰,每每升腾到一定的程度,又被一股无形之力镇压,乃至碾碎,继而消散无踪。

        “你想干什么?!”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脸色一沉,眼杀意迸射,死死的盯着白玉海。

        “我想干什么?”

        白玉海笑了,笑得随意。

        但他那一双看向段凌天的眸子却没有生任何的变化,依旧闪烁着慑人的寒光,“我说过,你若再不说出那枚帝境奥义碎片的下落,每隔一小时,我会杀死和你有联系的一人。”

        “第一个人,我已经选好了……是她!”

        白玉海说到后来,指向身边的凤天舞,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现在,你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以后,你若再不说,她必死无疑!”

        白玉海语气冰冷,让人打心底升起寒意。

        一个小时!

        段凌天脸色一沉。

        “好!我答应你。”

        看了凤天舞一眼后,段凌天看向白玉海,沉声说道。

        “这才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白玉海还没开口,冯通已经笑了,“说吧,那枚帝境奥义碎片在什么地方?”

        “那个地方,我说了你们也不知道……我可以带你们过去。”

        便是到了此刻,段凌天也不怎么情愿将帝境奥义碎片交给白玉海和冯通两人,但他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尽可能拖延。

        或许,在带着两人离开的路途,他能想到什么好办法也说不定。

        当务之急,是让天舞脱离白玉海的魔掌。

        如果天舞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了伤害,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带路!”

        白玉海抬手之间,将凤天舞震飞了出去,同时看向段凌天,淡淡说道。

        “不!!”

        凤天舞被白玉海震飞出去以后,绝美的俏脸遍布苍白,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俏脸色变,一双秋眸泛起腥红,心里呐喊出声。

        段大哥,为了她,要带他们去取帝境奥义碎片?

        帝境奥义碎片,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心急如焚之下,凤天舞几近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