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37章 佟山之死

第1037章 佟山之死

        “谁杀谁?”

        听到段凌天的话,佟山先是一愣,随即不屑的看了段凌天一眼,讽笑道:“就凭你,也配在我面前说这话?”

        在佟山看来。

        就算纵观整个北漠之地,有资格这样跟他说话的,也只有北冥宗和无常宗的那两个老家伙,两个实力不下于他的存在。

        而现在,这话却是出自于段凌天之口。

        段凌天的天赋和实力,都不错,这一点,他无可否认。

        如果段凌天能好好的活下去,以后一身修为就算突破到武皇境,成为和他一般的武皇强者,也并非没有可能。

        可现在的段凌天,却是不可能和他抗衡。

        一个地,一个天,难以逾越。

        “哈哈哈哈……”

        佟山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三个出云宗长老却是已经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这个段凌天,竟妄言要杀太上长老?”

        “虽然没有直接这么说,但他的话就是那个意思。”

        “可笑!他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人,就算一身修为天赋不错,可想要和太上长老抗衡,却还是痴人说梦!”

        三个出云宗长老议论纷纷,言语之间,尽情的讽刺着段凌天。

        就算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段凌天能杀死他们出云宗的太上长老。

        他们出云宗的太上长老,可是武皇境的存在!

        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杀死武皇强者?

        这话要是说出去,谁信?

        “配不配,你马上就能知道……不对!你这辈子,怕是都没机会知道了。”

        面对佟山和三个出云宗长老的讽刺,段凌天脸色不变,目光平静的凝视着佟山,说到后来,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那我就先废掉你的丹田。废掉你一身修为!我倒是要看看,当你没有一身修为以后,是否还能有现在这般的自信。”

        佟山眼中杀意迸射,情绪失控,身上力量滚动以后,身形一动,直掠段凌天而去。

        一时间。佟山所过之处,虚空之上。六千头远古角龙虚影铺天盖地张牙舞爪席卷而出,扑向段凌天的所在。

        轰!

        片刻,佟山到了段凌天的身前不远处,抬手一掌拍出,令得空气间气流扩散,形成一圈圈清晰可见的波纹涟漪。

        如有神助的一掌,对着段凌天的丹田就印了上去。

        正是想要废掉段凌天的一身修为。

        “临!”

        眼看佟山一掌就要得手,一道惊喝声凭空响起,打破了现场短暂的宁静。

        “段大哥!”

        同一时间。一道宛如火中精灵般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皇宫上空,正是刚从神威侯府赶回来的凤天舞。

        凤天舞刚一回来,就看到佟山凭空出现在段凌天的不远处。

        虽然,她捕捉不到佟山的度。

        可当她看到佟山出现在她段大哥身前不远处的时候,却隐隐猜测到接下来可能要生一些什么,脸上不由浮现几分惊慌。

        只是,下一刻。她脸上的惊慌荡然无存,因为她看到了自她段大哥手中飞出去的一道符箓。

        一瞬之间,凤天舞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她曾经亲眼目睹过她的段大哥以符箓一个照面镇杀堪比武皇强者的赵冥的一幕。

        强如赵冥,一个照面就被符箓所杀!

        正因如此,她在看到符箓从段凌天手中飞出去的时候,重重的松了口气。

        “临!”

        很快。段凌天的惊喝传入她的耳中。

        她不用看,几乎都能猜到接下来会生一些什么事。

        结果,也正如凤天舞所料。

        随着段凌天一声临字脱口吐出,自他手中飞出去的那一张符箓化作了漫天齑粉,随风飞扬,转眼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几乎在同一时间,向着段凌天去势汹汹冲去的佟山。保持着原来的动作继续向段凌天冲去,但度却有所减缓。

        段凌天身形一动,轻轻松松的躲开了来势汹汹的佟山。

        与此同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段凌天闪让到一旁,佟山整个人却是去势不减的往前冲去,脑袋怂了下来,眉心喷出一支支血箭头,仿佛不要钱一般的血箭。

        同一时间,佟山身上融合了一种奥义、两种意境的元力也是彻底消散,荡然无存。

        在佟山身体下坠的同时,在场之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

        在佟山的眉心之上,多出了一个血洞,一个看起来无比狰狞的血洞。

        血洞从眉心穿入,一直穿过了后脑勺,两头都在飙血。

        片刻,血似乎飙完了,佟山的身体迅下坠,很快就摔在了皇宫的地面上,直接摔成了一滩肉泥,死得不能再死!

        一时间,现场一片死寂。

        “太……太上长老死了?”

        “我……我……我不是在做梦吧?那个段凌天,杀死了太上长老?”

        “他到底是什么办到的?”

        ……

        三个出云宗长老喃喃自语的同时,纷纷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恐慌。

        太上长老,武皇强者,是他们出云宗的第一强者。

        这样的强者,眨眼间被人给杀了?

        就在三个出云宗长老被吓得身体都开始剧烈颤抖的时候,段凌天飞身而出,宛如化作一道紫色闪电。

        转眼之间,段凌天到了佟山的尸体旁边,抬手将佟山的纳戒摘了下来。

        佟山,再怎么说也是武皇强者,想来平时在纳戒里面储藏了不少好东西。

        逃!

        而在段凌天去摘取佟山的纳戒的时候,三个出云宗长老回过神来,仓促间对视一眼后,转向就往外逃去。

        开什么玩笑!

        强如他们出云宗的太上长老,武皇境的存在,都被段凌天给干掉了。

        虽然不知道段凌天是怎么办到的。

        但在他们看来,他们继续留下来,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一转眼。三个出云宗长老消失在天边,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为了活命,他们毅然决然的舍弃了他们出云宗中至高无上的太上长老,任由太上长老那被摔得不成人样的尸体自生自灭。

        “段大哥。”

        段凌天刚看了一眼三个出云宗长老离去的方向,耳边就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不用想,段凌天也能听出这是谁的声音。

        “天舞。”

        段凌天踏空而起,转眼就到了凤天舞的身边。一脸疑惑的问道:“聂伯伯他们呢?”

        “我把他们送回神威侯府了。”

        凤天舞说道。

        段凌天点头,同时看了那三个出云宗长老离去的方向一眼。暗自松了口气。

        刚才,杀那出云宗唯一的武皇强者佟山,他用掉了他那便宜老爹留给他的最后一道符箓,也是最后一道保命符。

        佟山死后,如果另外三个出云宗长老脑子热找他报仇,那他几乎是必死之局!

        他现在的实力虽然不错,却也不敢妄言能战胜那三个出云宗长老,三人能跟在佟山的身边,其中肯定有虚境巅峰强者。

        甚至可能不只一个。

        虚境巅峰强者。放在域外三流势力中,算得上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可放在二流势力中,却只能算是一般般。

        二流势力,之所以是二流势力,正是因为其中有武皇强者坐镇。

        反之也是一样。

        没有武皇强者坐镇的二流势力,就算虚境巅峰强者再多,一样算不上是二流势力。顶多只能算是比较强的三流势力。

        就如未来的出云宗。

        唯一的武皇强者佟山身死,出云宗注定将要没落,除非能再诞生一个武皇强者,方能传承出云宗的辉煌。

        “这一次,算是赌对了。”

        想到刚才的一幕,段凌天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苦笑着喃喃自语。

        “段大哥,什么赌对了?”

        凤天舞耳力不俗,很容易就听到了段凌天的话,一时忍不住好奇问道。

        “我刚才用来杀死佟山的那道符录……天舞,你可知道,那是我手里仅有的最后一道符箓!”

        说到这里,段凌天叹了口气。

        对凤天舞。他没有过多的隐瞒。

        “什么?!”

        听到段凌天的话,凤天舞被吓了一跳,“段大哥,你……先前莫非是故意把那三个出云宗长老吓跑的?”

        “是。”

        段凌天点头,没有否认。

        打从一开始,他从青林皇国赶回来的时候,多少次兴起动用封魔碑的念头,但他心里却没底。

        另外,他之所以会产生动用封魔碑的念头,并非只是想要应付三大二流势力的武皇强者,更多的是想要应付二流势力中的一群虚境巅峰强者!

        毕竟,他手里的符箓只剩下一道。

        今日,他本来也是打算用符箓杀死佟山以后,再动用封魔碑让自己魔化,杀死剩下的三个出云宗长老。

        只是,后来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另外一种方法。

        便是刚才他付诸实施的方法。

        营造一个气氛,在最恰当的时候,以符箓干掉佟山。

        到时,剩下的三个出云宗长老肯定会被他吓得屁滚尿流。

        “段凌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你应该不会陌生吧?”

        突然,一道充满讽笑的声音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