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34章 风雨欲来

第1034章 风雨欲来

        “老大!”

        李轩看着眼前的段凌天,胖脸一颤,飞身而出,直接给了段凌天一个熊抱,“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回来救我的。  ”

        “滚!”

        被李轩一抱,段凌天只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肥肉堆,挤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气急之下,抬手就将李轩那肥胖的身体给拍飞了出去。

        “老大,你看我都被人从极光城抓到这里来坐牢了……我都这么可怜了,你还对我下得了手?”

        李轩被拍飞到牢房内墙前站定以后,一脸幽怨的对段凌天说道。

        只是,看他那一脸贱样,又哪里看得出一点可怜?

        段凌天将李轩拍飞出去,用的是巧劲,稳稳的将李轩送到远处,却没对李轩造成任何伤害。

        李轩是他兄弟,他自然不可能真的对李轩出手。

        “你可怜?我看你来这里根本就不像是来坐牢的,反倒像是来享受的。”

        段凌天看了一眼那些守卫给李轩准备的美酒佳肴,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

        被段凌天揭穿的李轩,胖脸一颤,嘿嘿一笑,“老大,这还是托了皇帝陛下和聂伯伯的福……当然,你的功劳最大。”

        “我?”

        段凌天一怔。

        “是啊。”

        李轩小鸡啄米般点头,“老大,你恐怕不知道……那些看守我们的家伙,大多视你为偶像!知道我是你的兄弟后,但凡我有要求,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办到。”

        段凌天闻言,忍不住暗叹一声,随后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那里正躺着他和天舞击昏过去的守卫。

        “我出手是不是有些重了?”

        段凌天喃喃自语。

        这时,李轩也注意到牢房外躺着的一群守卫,他的小眼睛一闪,惊呼道:“老大。你不会把他们干掉了吧?其实,他们也是有苦衷的。而且,他们也从没有亏待过我们。”

        “我们只是击昏了他们。”

        段凌天还没开口,凤天舞已经对李轩说道。

        她上次跟着段凌天回赤霄王国的时候,也和段凌天一起回了极光城,顺带见到了李轩,知道李轩和段凌天之间交情匪浅。

        “那就好。那就好……嫂子,你怎么也跟我老大一起回来了?对付那几个跳梁小丑。我老大一个人就可以了。”

        “要是因为救我而把你磕着碰着了,那我李轩的罪过可就大了。”

        李轩眯着小眼睛,胖脸上挤出谄媚的笑容,对凤天舞说道。

        听到李轩又叫她嫂子,凤天舞倾国倾城的绝美俏脸上浮现几分绯红,却也没有否认的意思,“别小看那些人,他们的实力很强。”

        说到后来,凤天舞脸上的绯红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二流势力的人,又岂会是等闲之辈?

        “再强又如何……到了我老大面前,全是土鸡瓦狗!”

        李轩不以为意的说道。

        在他的眼里,他的老大就是无敌的,无人能比!

        啪!

        只是,他话音刚落,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

        “谁打老子?”

        李轩下意识的怒喝一声。胖脸上仿佛覆盖上一层寒霜。

        可当他转过身去,看到来人的时候,却又忍不住狠狠的吞了口唾沫。

        “胖子,你还想做我老子?”

        段凌天眯着眼看着李轩,似笑非笑。

        李轩脸上的寒霜,早在看到打他的是段凌天以后。就已荡然无存。

        现在听到段凌天的话,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同时一脸谄媚的说道:“老大,你听错了……你肯定听错了。”

        “听错了?你确定?”

        段凌天嘴角上泛起的笑容愈邪异。

        “老大,我错了!我错了!”

        李轩见此,意识到这事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顿时哭丧着脸说道:“你是我老子。你是我老子还不行吗?”

        “呸!谁要做你老子。”

        段凌天本来只是想让李轩低头,却没想到李轩冒出这么一句话,顿时有些无语,“要是让五长老知道你这话,肯定打断你的腿!”

        谁知,听到段凌天的话,李轩却是不以为意,“那也要他打得过我才行。”

        段凌天再次无语。

        是啊。

        现在的李轩,实力之强,俨然已经胜过了他爹,清风镇李家五长老李庭。

        “小天!”

        “段凌天!”

        ……

        这时,一阵阵低呼声响起,却是神威侯聂远、赤霄王国皇帝,以及萧禹和萧寻一一醒转了过来。

        看到段凌天出现在眼前以后,他们顿感惊讶。

        “聂伯伯,陛下。”

        段凌天跟聂远和皇帝打过招呼后,又看向萧禹和萧寻两人,微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他和萧禹、萧寻的交情是儿时建立起来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以说明一切,无需太过复杂。

        “小天,那四个家伙似乎很是棘手……你是如何惹到他们的?”

        聂远问道,言语间并无怪责之意,只是单纯的好奇。

        聂远此话一出,在场之人,除了凤天舞以外,纷纷目不转睛看向段凌天,明显都想知道这个。

        “我还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势力的人,所以我不清楚如何惹到了他们。”

        段凌天如实说道。

        现在的他,纵观包括大汉王朝在内的十大王朝,无一王朝中的武者能与他匹敌。

        北漠之地,三大势力他得罪了一些,但那些势力想来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找他寻仇。

        除非他们想得罪五行宗。

        现在的五行宗,今非昔比,不只得到了奥义碎片,马上就要诞生一位武皇强者。

        就算没有奥义碎片,只要给木峰峰主齐羽足够的时间,他一样能成就武皇强者。

        以后的五行宗,将出现两个武皇强者。

        正因如此,现在的五行宗,远非寻常三流势力所能比。

        即将诞生武皇强者的五行宗。已经算得上是准二流势力,足以威慑三流势力。

        如此,也就只剩下北漠之地的三大二流势力。

        如果是出云宗、北冥宗的人来找他麻烦,无疑是为他们门下弟子报仇。

        如果是无常宗的人来找他麻烦,无疑是想要杀人夺宝。

        段凌天现在还不知道是哪个势力的人大张旗鼓找他麻烦,所以他确实不知道如何惹到了来人。

        “段凌天,你的意思是……你不只招惹了一个势力?”

        萧寻嘴角忍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

        其他几人也是一阵默然。回过神来后,纷纷苦笑。

        他们这才想起。段凌天以前在赤霄王国的时候,就不是安分的主。

        现在出去外面,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自然不可能遗失本心。

        “我们走吧。”

        段凌天岔开话题,招呼被关进来的五人一声,和凤天舞带着他们一起离开了地牢,纷纷踏空而起,直往皇宫之外而去。

        呼!

        段凌天大手一张、浩瀚的无形之力涌动,缠绕在聂远等五人的身上。牵引着他们化作一道道闪电,转眼就往宫外飞掠而去。

        皇宫中的那些守卫、侍卫,无一人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好快!”

        被段凌天带着飞掠的聂远等五人,如今一个个瞪大双眸,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哈哈……老大,我就知道你是最厉害的!”

        李轩大笑,笑声中对段凌天充满自信。

        “这才几年?段凌天竟已成长到如此地步。”

        赤霄王国皇帝的瞳孔一缩。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骇然之色。

        “段凌天……”

        萧禹和萧寻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段凌天本就让他们难以兴起攀比之心,可今日,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让他们意识到他们这一生注定只能仰望段凌天。

        “小天,好样的。”

        眼见段凌天今时今日有了这么强大的实力。聂远源自心底为他高兴。

        嗖!

        宛如火中精灵一般的女子,紧紧的跟上了段凌天和被段凌天带着往宫外飞掠而去的五人,所过之处,一股股炙热的气息扩散开来,席卷大地。

        “段凌天!你终于出现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洪亮如洪钟的声音仿佛自四面八方传来,由远至近。清晰的传入段凌天等人的耳中。

        “老大,就是这家伙将我从极光城抓来的。”

        李轩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道声音,咬牙切齿的说道。

        然而,段凌天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第一时间看向凤天舞,一脸凝重,元力凝音道:“天舞,带他们离开!那人的目标是我,不会追击你们。。”

        “段大哥……”

        听到段凌天的话,凤天舞俏脸瞬间变色。

        可当她看到段凌天那凌厉的目光时,心里却又是没来由的一颤。

        在她的记忆里,她的段大哥还是第一次这样跟她说话。

        顿时,深怕段凌天生气的凤天舞,轻咬玉齿后,不敢再迟疑,从段凌天手里将聂远几人接管,带着他们飞离开了皇宫。

        呼!

        与此同时,一阵迅疾的风啸声传来,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段凌天的视线范围内。

        准确的说,是其中一人带着另外一人而来。

        “钟长老,这一次要不是我通风报信,这个段凌天,或许就和聂远他们一起跑了。”

        其中一人看向身前的中年男子,一脸谄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