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26章 不速之客

第1026章 不速之客

        听到段凌天的话,不管是凤天舞,还是熊全,一一赞同点头。

        他们知道段凌天的意思。

        这一次,他们离开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观摩山壁上的那个剑字,从而领悟其中蕴含着的剑道感悟。

        现在,他们可以长时间观摩,强行将那些源自于剑字的晦涩难懂的信息记在脑海里,回头再慢慢领悟。

        一旦将那些晦涩难懂的信息领悟,相当于进一步领悟剑字里面蕴含的剑道感悟,实力将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能记住多少就记住多少……尽我们所能!”

        段凌天一脸凝重的对凤天舞两人说了一声后,目光便转移到不远处的山壁上。

        准确的说,是转移到山壁上的剑字之中。

        既然刻有剑字的山壁不能分离带走,那他也只能这样做,尽所能接收剑字里面传递而来的信息。

        那些晦涩难懂的信息,在往后的日子里,将成为他的一大笔财富!

        眼看段凌天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山壁上的剑字,仿佛入了魔一般,凤天舞没有迟疑,也看向那个剑字。

        随着凤天舞全身心沉侵在山壁上的剑字之中,尽情的接收着剑字传递给她的信息,熊全也有了动作。

        “我不会成为少爷的累赘!”

        熊全深吸一口气,跟着看向山壁上的那个剑字。

        自从见识到段凌天的实力以后,他就知道,自己以后就算跟在少爷的身边,只能干一些类似打杂的事。

        想要像以前保护少爷,却是不太可能了。

        现在,他只希望自己能尽快拥有足够自保的实力,那样就不会成为少爷的累赘。

        时间悄然流逝。

        一个月后。

        轰!

        一声轻响从峡谷内传来,却是原本目光无神的熊全,眼中多了几分精光。整个人身体一颤,直接摔倒在地。

        倒地以后,熊全满头大汗、汗如雨下,双手撑地,不断的喘着粗气。

        “坚持了那么久,终究还是没能继续坚持下去……那个剑字里面传递出来的信息量太大了!以我现在的精神力,难以接收更多。”

        半响。熊全缓过气来,喃喃自语。

        同时。他看向站在一起的紫衣青年和红衣女子,咧嘴一笑,“少爷和天舞小姐还真像是金童玉女……”

        一袭紫衣的青年,英俊潇洒,风度翩翩。

        一袭红衣的女子,绝美倾城,颠倒众生。

        乍一看,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率先醒来的熊全,并没有离开。

        他盘腿坐在地上修炼。同时警惕的感应着周围,特别是峡谷的一线天入口,提防意外闯入的野兽。

        时间流逝飞快,又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一袭红衣的女子,终于有了动静。

        “嗯?”

        凤天舞目光一颤,多了几分生气,身体趔趄的她。及时反应过来稳住身形。

        与此同时,她的俏脸上隐约弥漫着一丝丝汗水,香汗淋漓。

        “段大哥还在领悟?”

        凤天舞看向身边的段凌天,当她看到段凌天还是没有醒转过来的迹象后,秋眸一闪,“也是……段大哥的精神力可比我强多了。”

        能强行接收多少从山壁上的剑字中传递出来的信息。最主要的还是要看精神力。

        这些年来,因为没法修炼,熊全的精神力一直保持在窥虚境七重。

        所以,他是第一个被山壁上的剑字排斥的。

        现在,就算他再次看向那个剑字,他也不会再沉侵进去,因为他精神力的负荷已经抵达极限。

        除非他能将接收的那些晦涩难懂的信息领悟、消化。否则,想要再从剑字里面得到什么好处,却是几乎不可能。

        凤天舞,因为是火灵之体的缘故,自突破到洞虚境以后,便不能再服用灵果修炼。

        一旦服用灵果,火灵之体会被强行引动,乃至提前爆!

        到了那个时候,她将香消玉殒!

        正因如此,她的一身修为只有洞虚境四重,精神力也只有洞虚境四重。

        洞虚境四重的精神力,远比熊全的精神力强。

        所以,比之熊全,她多接收了一个月剑字里面蕴含的剑道感悟。

        至于段凌天,一身修为化虚境六重,精神力化虚境七重。

        化虚境七重的精神力,注定了他能接受剑字里面蕴含着的更多的剑道感悟。

        “熊全,我看那个剑字……看了多长时间?”

        凤天舞看向熊全,好奇问道。

        “天舞小姐,具体多长时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是在我醒转以后的一个月后才清醒过来的。”

        熊全如实说道。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不知道他自己看了那个剑字多久。

        凤天舞点头,目光再次落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柔情似水,仿佛能融化一切。

        “想必段大哥能再坚持一两个月的时间。”

        根据自己精神力层次和熊全精神力层次对比,凤天舞暗自猜测。

        而现在的段凌天,就像婴儿贪婪的吮吸母乳一般,贪婪的接收着山壁上的剑字里面传递而来的无数晦涩、难懂的信息。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没去关心过了多久。

        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念头:

        在他的精神力力能所及的范围内,尽可能接收剑字里面蕴含的剑道感悟,将其完全积蓄在自己的脑海深处。

        以后再抽空对其进行领悟!

        就在凤天舞和熊全默默的等待段凌天清醒的时候,大汉王朝,却是迎来了四个不之客。

        嗖!嗖!嗖!嗖!

        四道身影破空,转眼降临大汉王朝的国都,度之快,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四道身影,很快出现在大汉王朝国都之内最豪华的一片建筑群上空。

        这里,正是大汉王朝国都里面的皇宫。

        皇宫。同时也是主宰大汉王朝的大汉王朝皇室的驻地所在。

        四道身影现出身形,依稀可以看到为的是一个壮硕老人,老人脸上看不出喜怒,但他的目光深处,却俨然充斥着一缕缕寒芒。

        在他的身后,一个老人、两个中年男子如影随形、毕恭毕敬的跟在后面。

        “大汉王朝的皇帝,滚出来!”

        不知何时。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张嘴开口,声音蕴含元力。宛如炸雷般在空中传开,席卷而落,笼罩整个皇宫。

        哗!

        随着这一道声音传递而来,整个皇宫炸开了锅,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什么人?!”

        “谁这么大胆?竟敢挑衅我们大汉王朝皇室的威严!”

        “简直找死!”

        ……

        皇宫上下,不少侍卫、太监和宫女议论纷纷,都觉得从天而落的那道声音的主人是在找死。

        纵观大汉王朝,皇室是绝对的主宰。

        在大汉王朝中,还没有哪个人。乃至哪个势力敢轻易招惹大汉王朝皇室!

        而今日,不只有人到大汉王朝皇室讨野火,更公然叫大汉王朝皇室的掌权者,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滚出来。

        “擅闯大汉王朝皇室者,杀无赦!!”

        没过多久,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在大汉王朝皇宫中传开。

        紧接着,一道身穿黑色铠甲的中年男子。带着一群同样身穿黑色铠甲的人冲天而起,没多久就到了高空之上,虎视眈眈的盯着四个不之客。

        “是洪统领!”

        “哼!那人连我们大汉王朝皇室最强的黑玄军的统领大人都招来了,看来他离死不远了。”

        “作为黑玄军统领,洪统领可是洞虚境九重强者!”

        ……

        皇宫之内,一阵阵惊呼传开。

        更多的人。目不转睛的望着高空,今日晴空万里,依稀可以看到高空之上对峙的两拨人。

        其中一拨人,只有四人。

        另外一拨人,整整有十几人,除了其中一人独自站在前面,其他人列成包围圈。将前一拨四人团团围住。

        “再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大汉王朝的皇帝滚出来!”

        先前开口让大汉王朝皇帝滚出来的中年男子,眼看大汉王朝皇帝没有出来,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一脸阴沉的看着身穿黑色铠甲的壮硕中年。

        他乃是北漠之地二流势力出云宗的长老,化虚境九重强者。

        在他看来,他来到大汉王朝这样的乡下地方,已经足以让主人亲自出门相迎,可对方在他主动招呼以后,竟然都没有出来。

        他岂能不怒?!

        “再三羞辱陛下,罪应当诛……黑玄军听令,杀无赦!”

        为那个身穿铠甲的壮硕中年,听到出云宗中年长老的话后,脸色大变,暴喝出声,直接下令。

        “杀!!”

        随着他一声令下,另外十几个身穿黑色铠甲的侍卫面容一寒,纷纷动身,涌向那个出云宗长老。

        轰!轰!轰!轰!轰!

        ……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阵阵炸响声突兀传开,响彻天际,席卷而落,落入皇宫里面不少看热闹的人耳中。

        “怎……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

        如今,看热闹的一群人纷纷色变,目露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