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10章 胡力

第110章 胡力

        在老人咆哮的同时,他身体周围缠绕的黑雾,一阵滚动,宛如滚水般彻底沸腾起来。

        一时间,周围空气间的气流完全被挤压在一起,掀起一阵阵炸雷般的气爆声。

        不只如此,在气爆声响起的同时,一阵阵无形气浪席卷开来,化作一阵阵浩瀚的狂风,向着四面八方吹出。

        顿时,以老人为中心,附近山林中的草木一阵摇动,一只只原本在树上栖息的鸟雀被惊得飞起,隐没在高空中。

        呼!

        不知何时,在丛山上空之处,多出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这个半成品似乎还不错……不过,他心有仇恨的执念,想要完全控制他,却还是差了一些。”

        黑色身影的主人,喃喃低语,似乎有些不满意。

        “现在,也只能任由他去报仇了……只要他报了仇,执念自然会消失!到了那个时候,我将可以彻底镇压他的意念,让他成为真正的行尸走肉,继而完全控制他。”

        “不过,以他现在的这种状态,时不时清醒……想要找到他的那个仇人,怕是还要花费一段时间。”

        ……

        呼!

        黑衣身影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同一时间。

        下方丛山之内,立在空中的那个老人,也就是赵冥,彻底愣住了。

        此时此刻,他正抬起头,望着自己头顶的虚空之上,脸上充满呆滞,眼中浮现不可思议之色,“这……怎么可能?!”

        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过后,汇聚成天地异象。

        一头头远古角龙虚影出现,浩浩荡荡,蜿蜒而落。出现在赵冥的眼前,不断的冲击着赵冥的眼球,给了赵冥天大的震撼。

        眼前的天地异象,大致一眼看过去,少说也有七、八千头远古角龙虚影!

        “七、八千头远古角龙之力……这是我的力量?”

        此时此刻,赵冥感觉着体内弥漫的磅礴力量,眼中充满骇然。感到骇然的同时,他的脸上忍不住遍布惊喜之色。

        他现在拥有的力量。比之过去,整整强了数百倍!

        “不对……我的力量,似乎不再是元力?而且,我……好像沟通不到意境了……到底怎么回事?”

        很快,随着赵冥抬手,他的手中多出了一股漆黑如墨的力量,黑色力量不断翻滚,周围俨然闪烁着一缕缕黑色罡气。

        “这力量……非元力,非意境。但却好像比元力和意境加起来还要强!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赵冥喃喃自语的同时,随意抬手一掌拍出。

        顿时,他手中那一股漆黑如墨的力量,顷刻间化作一只黑雾缠绕的巨大掌印,呼啸而出,转眼消失在他的眼前。

        轰!

        一声巨响传来,碎石纷飞。

        不远处的山壁。被赵冥一掌硬生生轰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就连赵冥也被自己这一掌的威力给吓到了,看着自己的手掌了半天呆。

        “这是我的力量?这还是我吗?”

        赵冥愣住了,彻底愣住了。

        “不对!我记得,我好像被那段凌天废掉了一身修为,我的四肢也被他废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赵冥眼中充满迷茫之色。他不断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对于这一点,他始终想不通。

        “难道这一切只是一个梦?”

        “如果是梦,为何会这么真实?而且,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何会拥有这一身奇怪的力量?”

        ……

        赵冥百思不得其解,同时也开始不断的回忆着。

        “啊!!”

        很快,或许是因为回忆的缘故。一阵刺痛感自赵冥脑海深处传来,令得赵冥再次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片刻,惨叫声停歇。

        赵冥那一双腥红的眸子,在这一刻也彻底黯淡下来,仿佛失去了光彩。

        这一刻的赵冥,好像换了一个人,浑身上下透露出冰冷至极的气息,双目无神,宛如一具彻彻底底的行尸走肉。

        嗖!

        赵冥身形一动,飞出了这片偏僻的丛山之中,没有任何方向的游走着,同时也好像没有任何的目的地。

        大汉王朝,国都之外。

        三道身影,掠空而来,停在高空之上。

        “凌天兄弟,天舞小姐……你们真的不和我一起回张家府邸吗?”

        张守永看着眼前的紫衣青年和红衣女子,问道。

        后者,正是和张守永一起回到大汉王朝的段凌天和凤天舞两人。

        即便是要照顾张守永的度,段凌天和凤天舞两人还是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就回到了大汉王朝。

        “张大哥,你先回去好好陪嫂子吧……至于我们两人,你就不用管了。难不成你还担心我们在大汉王朝会遇到危险?”

        段凌天摇头一笑。

        “那倒不是……我就是觉得,琼儿的丹田是在你的帮助下修复的,我们夫妇二人无论如何也要一起好好感谢你一番。”

        张守永认真说道。

        “张大哥,你跟我就不用这么客气了……我们先走了。”

        段凌天话音刚落,整个人已经动身离开。

        宛如火中精灵一般的红色身影,如影随形的跟在段凌天的身边,一起消失在张守永的眼前,让得张守永忍不住摇头苦笑。

        “凌天兄弟和天舞小姐倒是绝配,都是那么风风火火……”

        摇头一笑,张守永回身往国都上空飞掠而去,直到抵达一座宽敞府邸的上空,他才落空而下,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

        张家府邸!

        “琼儿!”

        张守永落地之后,也不理会周围的丫鬟骇然的目光,一脸激动的就闯进了一座大院。

        这里,正是他和妻子王琼昔日所居之地。

        另一边。

        “段大哥,你准备去找熊全吗?”

        凤天舞跟在段凌天的身边,好奇问道。

        “熊全先不急,我们按照就近原则……先去一趟空明城!”

        段凌天双眸一闪。说道。

        “空明城?”

        凤天舞点头,虽然不知道段凌天去那里干什么,但她懂事的没有问,因为她知道段凌天去那里肯定是有原因的。

        正如凤天舞所想,段凌天去那里,确实是有原因。

        他去空明城,只为找一人。

        胡力!

        胡力。这个名字,就算是对现在的段凌天而言。都有些遥远。

        但他却永远忘不了这个名字。

        犹记得,当初他刚拜入七星剑宗没多久,进入七星剑宗后面的原始森林,试验颤劲,正好遇到了一个由七星剑宗弟子组成的小团队。

        小团队一共有三人。

        胡力、施兰、邵飞。

        邵飞,为人恶毒,在原始森林内多次想要害他,却都没有得逞,最后反被他重伤。差点被他杀死。

        只是,因为胡力和施兰的求情,邵飞幸免于难。

        然而,那一切,只是一场灾难的开始。

        邵飞事后找他哥哥帮忙为他报仇,逼得施兰坠崖身亡,并且废掉了胡力的一条腿!

        后来。他虽然杀死邵飞兄弟二人,为施兰、胡力报了仇,但施兰的命却不可能救回来,胡力的腿也是一样。

        不过,现在的他,得到了仙灵草。却是能帮胡力将腿治好。

        他还记得,胡力当初离开以后,曾经让人跟他说过,他家就在空明城的胡氏家族。

        空明城,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

        几经问路,段凌天和凤天舞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

        对于离开过大汉王朝,到域外去见过大世面的两人而言。空明城只能算是一座小的不能再小的城市。

        来到空明城,段凌天问了胡氏家族的所在,便带着凤天舞一起过去。

        “胡力?你说的是力少爷吧?那还真不巧,数月之前,力少爷知道七星剑宗重建以后,就回七星剑宗去了,说是要为七星剑宗尽一份力。”

        胡家府邸的大门口,段凌天从一个胡家子弟口中得知了胡力的行踪,他没想到胡力竟然回了七星剑宗。

        “两位客人既然认识力少爷,莫非是力少爷的朋友?”

        胡家子弟追问道。

        “不错。”

        段凌天点头。

        “既然两位是力少爷的朋友,大可在我们胡家府邸休息几日……一旦我禀报族长,族长定会差人前往七星剑宗去通知力少爷。”

        胡家子弟又道。

        “不用了……我们自己去七星剑宗找他就行了。”

        段凌天摇了摇头,随即和凤天舞一起离开了空明城,去了七星剑宗。

        来到七星剑宗,眼前的一切,让段凌天大为惊讶。

        七星剑宗,较之上次他离开之前,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似乎都恢复到了从前的繁荣。

        “墨玉这小子干得还真不错。”

        看着眼前的一幕,段凌天心里忍不住暗赞。

        这次回来,段凌天没有惊动其他人。

        跟凤天舞打了一声招呼后,他换上了一身昔日在七星剑宗穿的内门弟子服饰,随后便进入了七星剑宗的主峰天枢峰。

        “这位师兄,你可知道胡力师兄在哪?”

        进入天枢峰后,段凌天找到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内门弟子询问。

        “你是刚拜入我们七星剑宗的吧?”

        内门弟子像看愣头青一般上下打量着段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