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9章 我是赵冥!

第109章 我是赵冥!

        “自然是真的。  ”

        段凌天淡淡一笑,抬手之间,取出那一株从武帝秘藏里面得到的仙灵草,随手在仙灵草上摘下一片叶子,交到张守永的手里。

        “这是?”

        看着段凌天递过来的一片闪烁着绿芒的奇异草叶,张守永面露疑惑。

        虽然,他也想过这片草叶很可能就是帮助他妻子王琼修复丹田之物,但他心里却是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这实在是太过于令人匪夷所思!

        一株奇怪的草上面的三片叶子之一,就能帮他的妻子修复丹田?

        这可能吗?

        “这就是能帮嫂子修复丹田之物。”

        段凌天笑着说道:“张大哥,你可别小看这一片草叶……单就这一片草叶,就有生死人,肉白骨强大功效!就算是身体残缺之人,一旦服下这一片草叶,都可以肢体重生。”

        “什么?!”

        段凌天的话,令得张守永不由色变。

        当他再次看向手中那片闪烁着绿芒的草叶的时候,他的一双眸子之内,俨然充斥着一丝丝惊骇和不可思议。

        这枚草叶,可以生死人、肉白骨?

        身体残缺之人,服下它以后,可以肢体重生?

        这时,就算是立在段凌天另一边,和段凌天一起顿住身形的凤天舞,也被吓到了,俏脸忍不住动容。

        虽然,在她眼里,她的段大哥一直都是创造奇迹之人。

        但当她听说张守永手里的那片草叶有那么可怕的药效后,还是忍不住一阵震惊。

        “凌……凌天兄弟,这是什么药草?”

        张守永呼吸急促,胸膛如风箱般连绵起伏,半响过后,方才回过神来,目光灼灼的看向段凌天问道。

        对于段凌天的话,张守永还是深信不疑的。

        但他还是忍不住震撼。到底是什么药草,竟能有这么强大、可怕的药效?

        “它叫仙灵草,纵观整个云霄大6,都算得上是传说中的存在……却没想到,让我在擎风殿里面遇到了它。”

        段凌天笑着说道。

        “仙灵草?”

        张守永和凤天舞闻言,目光大亮。

        只听这药草充满仙气的名字,就可以听出这不是一般的药草。

        “传说中的药草。都能被你得到……你这运气,简直逆天!”

        张守永忍不住感叹。

        此时此刻。在张守永的双眸深处,俨然充斥着一丝丝激动。

        他的妻子王琼,这些年来因为丹田的原因,一直不能修炼,俨然已经成为他的心病。

        而现在,他的妻子有机会修复丹田,可以正式开始修炼,让他源自心底感到激动。

        多年以来的心病,终于可以去除!

        “凌天兄弟。谢谢。”

        张守永一脸诚恳的向段凌天道谢。

        段凌天能将这么珍贵的药草分给他,他源自心底感激。

        “张大哥,你我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当年在青林皇国天荒古城的时候,要不是你施予援手,我早就死了,更别说有今日。”

        段凌天摇头说道。

        “凌天兄弟,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对我而言。那只是举手之劳,不值一提。”

        张守永说道。

        “张大哥!在你眼中,那或许只是不值一提之事……可在我眼中,你却救了我的命!滴水之恩,尚且需要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

        段凌天一脸认真的说道。

        当年。如果没有张守永施予援手,救下他的性命,他早就被杀死了,更别说是有今日的成就。

        “好了,不提这个了。”

        眼看段凌天认真起来,张守永岔开话题,“凌天兄弟。你这次回大汉王朝,可是准备以仙灵草帮熊全修复丹田?”

        熊全,当年跟在段凌天身边的中年男子,张守永印象深刻。

        当年,熊全就是在他们夫妇开的琼永酒楼内被人废掉丹田的。

        “是。”

        段凌天点头,眼中精光一闪,“当年,他因我而被废丹田……那是我的责任。这一次,能帮他修复丹田,也算是可以给他一个交待了。”

        对熊全,他始终心存愧疚。

        “凌天兄弟,你别想太多……当年我就看得出来,熊全并没有怪过你。而且,熊全心性豁达,纵然没了一身元力,这些年一定也活得好好的。”

        张守永安慰道。

        “嗯。”

        段凌天点头,他也希望是这样。

        抬手之间,段凌天将手里的仙灵草收回了纳戒。

        他手中的这一株仙灵草,原本有三片叶子,给了张守永一片,现在只剩下两片。

        随着张守永如获重宝般将那片仙灵草叶子收进纳戒,段凌天三人继续出,往大汉王朝所在的方向而去,

        “凌天兄弟,那仙灵草是你在擎风殿第几层得到的?”

        路上,张守永好奇问道。

        对于段凌天是在哪里得到的仙灵草这种传说级药草,他心里充满好奇。

        凤天舞闻言,也好奇的看向段凌天。

        “第一层。”

        段凌天说道:“我到了第一层以后,出现在一条长廊通道后面……一路上,可以进入不少的石室,但只要你进去,外面的雕像就会对你出手。”

        “而一旦你离开石室,雕像又会回归原位,不再出手。”

        后面这一点,段凌天是从黄大牛口中得知的。

        在那擎风殿的第一层,他每每进入石室以后,跟进去攻击他的雕像,无一例外被他出手毁掉。

        所以,他自己是不知道离开石室后,雕像会回归原位的。

        “这个倒是一样。”

        张守永说道。

        凤天舞也点头,她的经历也差不多。

        “仙灵草,是我在擎风殿第一层长廊通道尽头,那个通往第二层的中心石室内得到的……只要你的实力可以力压和你分配到一起的另外三个青年强者,就可以进入其中。并且可以登上擎风殿第二层。”

        段凌天说道。

        他还记得,那个石室又叫四进一石室。

        “那我倒是没进那里……跟我分在一起的,有一个北冥宗弟子。”

        张守永苦笑。

        他的天赋和实力,放在三流势力中,或许还算不错。

        可一旦放在北冥宗那样的二流势力,却只能算是一般。

        而进入武帝秘藏的北冥宗弟子,每一人几乎都是北冥宗当代青年一辈中的佼佼者。远非他所能比。

        “我进了那个石室……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仙灵草。我得到的是一件可以增幅八成九的一品灵器。”

        凤天舞说道。

        增幅八成九的一品灵器,堪称一品灵器中的极品,只逊色于段凌天现在可以炼制出来的一品灵器一筹。

        听到凤天舞的话,段凌天倒是不觉得意外。

        仙灵草,再怎么说也是传说级药草,不可能出现在每个地方的四进一石室之内。

        这一点,他早有猜测。

        他能得到仙灵草,完全是因为他运气好。

        “天舞,后面你上了第二层。又经历了一些什么?”

        紧接着,段凌天又问。

        很快,从凤天舞的口中,段凌天知道了凤天舞在擎风殿一路往上闯的经历,唯独少了第二层的巨型木头人。

        又或者说。

        凤天舞所在的第二层,并没有那种铭刻了神秘铭纹之阵,且可以和长廊通道内的碎木头组合成巨型木头人的古怪石台。

        “看来。跟仙灵草一样……那座古怪石台也是独一无二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天舞没有启动她所经历的第二层中的那座石台里面的铭纹之阵。”

        段凌天心里一动,暗自猜测。

        “至于后面的,都差不多……那第四层的坎坷路,面对堪比一千五百头远古角龙之力的大地之力,因为天舞没有强行催动火之奥义。她只能知难而退。”

        这一切,和他猜的差不多。

        在段凌天三人继续往大汉王朝方向赶路的时候。

        轰!轰!轰!轰!轰!

        ……

        在大汉王朝的某个偏僻丛山之中,一座黑暗的山洞之内,突然传出一阵阵巨响,丛山因此而剧烈颤抖起来,宛如地洞山摇。

        一阵地洞山摇过后,一道浑身上下散出黑雾的老人。从山洞中掠出。

        老人有着一双腥红色的眸子,不蕴含任何的感情。

        突然。

        “啊!!”

        老人双手抬起,死死的扣住了自己的脑袋,同时弯下腰,痛苦的叫出声来。

        老人的声音,撕心裂肺,就好像在经历什么折磨一般。

        “我……我是赵冥!我是赵冥!对……我就是赵冥!!”

        “七星剑宗……青林三宗……段凌天……对!就是段凌天!他是我的仇人!他是我的仇人!!”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

        终于,老人停止了惨叫,他的身体也重新挺直,一双腥红色的眸子遍布杀意的同时,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周围。

        “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人皱起眉头,努力回忆着,却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段凌天!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很快,老人没再多想,沉着一张脸,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老人咆哮之时,在他的语气间,俨然充斥着仇恨和暴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