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06章 我意已决!

第1006章 我意已决!

        砰!!

        一声巨响传开,却是白玉海和佟山两人相互对了一掌。

        两大武皇强者对掌,可怕的力量席卷而出,狠狠的撞在了一起,出震耳欲聋的巨响,震慑人心。

        下一刻,以他们力量撞击处为中心,一股无形气浪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化作一阵阵浩瀚的狂风。

        一时间,整个山谷内的花草树木都被掀起,狼狈不堪。

        白玉海、佟山,两大武皇强者,就这么僵持在了一起,实力相当的他们,谁也不让谁。

        “佟山!”

        这时,灰衣老人开口了,“你还是好好听左越小子说完……你现在激动又有什么用?能为你那亲传弟子报仇?”

        佟山闻言,躁动的情绪暂时压了下来,同时和白玉海分开。

        “左越,你说。”

        佟山深吸一口气,询问着被白玉海护在身后的左越。

        眼看佟山没有再对自己出手的意思,左越忍不住松了口气,随即便将自己的一些经历说出,包括雷钟、雷军兄弟二人的死。

        当佟山从左越口中得知雷军也死了,一时更加愤怒。

        雷军,不只是他那亲传弟子雷钟的亲弟弟,更是他们出云宗宗主的亲传弟子。

        雷军是他带出来的,可现在却死在武帝秘藏里面,这一次回出云宗后,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跟宗主交代?

        虽然,以他在出云宗的然身份,就算是出云宗宗主面对他的时候,也要毕恭毕敬。

        这一次,就算雷军死了,出云宗宗主也不会怪他。

        但他自己的心里却过不去这一关。

        “他们是被同一人杀死的!”

        就在佟山怒到极致的时候,左越再次开口,锵然说道。

        “谁?!”

        听到左越的话,佟山双瞳一缩,目呲欲裂。语气冷然,仿佛自冰窟内传递而出。

        “还有徐青……也是被那人杀死的!”

        左越暂时没有回答佟山,而是看向立在一旁的灰衣老人,也就是北冥宗中的那位武皇强者,冯通。

        左越话音刚落,冯通再也冷静不下来,脸色大变。怒火冲霄,“那人是谁?!”

        徐青。虽不是他的亲传弟子,但却是他那亲传弟子的弟子,是他的徒孙。

        他的亲传弟子,正是北冥宗当代宗主。

        而现在,他的徒孙被人杀死了?

        “他叫段凌天!”

        成功激怒两个武皇强者的左越,眼中寒光闪烁,一字一句的说道。

        “段凌天,只要你这一次能活着从武帝秘藏出来……你,必死无疑!”

        左越心里暗自狠。

        在他看来。被武皇强者盯上的段凌天,不可能活下来。

        “他是从另外一个入口闯入武帝秘藏的人,是我们北漠之地以东区域的三流势力五行宗的弟子……”

        左越将他所知道的一切说出,却并没有提段凌天当众宣布脱离五行宗的事。

        “五行宗?”

        立在一旁的白玉海闻言,忍不住一惊。

        五行宗,多年前出现过一个天赋妖孽的青年强者,正因如此。他听说过五行宗。

        在知道出云宗和北冥宗最出色的两个青年弟子都被人干掉的时候,他没再怪他的亲传弟子左越没有帮无常宗得到奥义碎片。

        听左越刚才所言:

        他能活下来,已经是侥幸!

        这个时候,就算白玉海是武皇强者,也忍不住为自己的弟子捏了一把冷汗。

        “段凌天?五行宗?杀我亲传弟子,我佟山定灭你满门!”

        佟山猛然抬起头。仰望苍穹,爆喝一声。

        佟山的声音,滚动而出,一阵阵浩瀚的声浪冲天而起,震杀了几只刚好飞过的倒霉鸟雀,鸟雀尸体坠空而落。

        冯通虽然没有像佟山那样歇斯底里的咆哮,但在他的双眸深处。一样闪烁着择人而噬的寒光。

        他对那个未曾谋面的五行宗弟子段凌天的恨,并不比佟山少。

        1号入口外生的事,段凌天自然不知情。

        段凌天更不知道,现在的他,已经被两个武皇强者惦记上,两人无一例外的存了必杀他的心思。

        段凌天很快回到了2号入口底下高台一侧石梯尽头的广阔平台上,平台周围黑雾弥漫,里面隐藏着一座座幻阵。

        段凌天立在平台上,对于从他身边离开的一个个刀剑门、云空寺和断情宗的弟子置若网闻,只在一个个五行宗弟子经过的时候,露出一丝微笑。

        “凌天师兄!”

        “凌天师兄!”

        ……

        虽然,段凌天已经宣布脱离五行宗,但五行宗弟子却还是将段凌天当作师兄看待,当作偶像看待。

        以一己之力,干掉某个二流势力当代青年一辈的第一强者!

        在他们五行宗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妖孽。

        段凌天静静的等待。

        终于,他等待的人出现了。

        一道宛如火中精灵一般的身影,率先出现在他的眼前,“段大哥。”

        “天舞。”

        看到来人,段凌天微笑回应。

        来人正是凤天舞。

        凤天舞现在的实力,远胜黄大牛、苏立和张守永三人,所以,她第一个出来,段凌天并不觉得意外。

        很快,黄大牛、苏立和张守永三人,一一从幻阵中走出,和段凌天、凤天舞汇合在一起。

        “走吧。”

        既然人齐了,段凌天四人也没有继续在这里逗留,一一登上石梯,往高台最顶端飞掠而去,如闪电。

        没过多久,他们抵达了高台顶端。

        嗖!嗖!嗖!嗖!

        很快,段凌天四人在高台上借力,一一飞身离开了武帝秘藏,重新出现在那座广阔山谷之中,也是2号入口的外面。

        段凌天四人刚一出现。就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所在。

        特别是段凌天。

        九成以上的目光,如今都落在他的身上。

        “段凌天出来了!”

        “我们这些从2号入口进去的人……据我所知,只有段凌天一人得到了奥义碎片!”

        “五行宗这次要走运了。”

        ……

        除了五行宗的弟子以外,刀剑门、云空寺和断情宗的一群弟子,在看向段凌天的时候,忍不住喃喃自语。

        一个个语气间充满羡慕,却无一人嫉妒。

        因为他们知道。段凌天能得到那枚奥义碎片,能保住那枚奥义碎片。完全是靠段凌天自身的强大实力。

        若非如此,段凌天就算能侥幸得到奥义碎片,最后也保不住。

        “宗主,峰主。”

        段凌天出来以后,率先飞身而出,抵达五行宗宗主郭冲和木峰峰主齐羽的身边,抬手之间,手里凭空出现一枚闪烁着紫色罡气的碎片。

        正是三重皇境雷之奥义碎片!

        这枚雷之奥义碎片,正是当初段凌天在剑皇宝库得到的奥义碎片。

        自从有了彭宝换给他的八重皇境奥义碎片。这枚奥义碎片对他而言可有可无。

        所以,他决定将其送给五行宗,也算是回报了五行宗昔日的栽培之恩。

        “好,好!”

        在其他势力高层目光灼灼的注视之下,郭冲接过段凌天递过来的意境碎片,爽朗一笑,笑声自肺腑。充满快意。

        作为虚境巅峰强者,他领悟的两种九重化虚意境,其中一种正好是雷之意境。

        也就是说,这枚雷之奥义碎片他刚好用得上。

        在这枚雷之奥义碎片的帮助下,无需多久,他就能顺利领悟雷之奥义。一举突破到武皇境,成为武皇强者!

        “恭喜宗主。”

        齐峰第一个向郭冲道喜。

        “恭喜宗主。”

        这时,包括茶白这个火峰峰主在内的另外三峰峰主,也都一一向郭冲道喜。

        “恭喜宗主。”

        紧接着,幸存下来的一群五行宗弟子,也都一一跟着贺喜郭冲。

        “段凌天,你当真要脱离五行宗?”

        很快。郭冲如获重宝般收起手里的雷之奥义碎片,一脸凝重的看向段凌天问道。

        这时,其他人才想起。

        段凌天在武帝秘藏里面得到一枚奥义碎片的同时,还闯了一个对他们所在的三流势力而言堪称灾难的弥天大祸!

        段凌天,干掉了北漠之地二流势力出云宗当代青年一辈最出色的两个弟子。

        出云宗那两个青年弟子,无疑是其未来的顶梁柱。

        现在,却被段凌天杀死。

        出云宗岂能不怒?

        “是。”

        面对郭冲的询问,段凌天应声点头,并没有否认。

        当初他承认自己杀死雷军的时候,他动手杀死雷钟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青年强者都看得一清二楚。

        “段凌天,要不然你再考虑一下?说不定,我们能想到别的解决办法。”

        郭冲皱眉说道。

        让他就这么让一个为宗门得到奥义碎片、为宗门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功臣离开,他自问做不到。

        “我有办法。”

        一旁的齐峰,语气平静的开口。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落在齐峰身上的时候,段凌天一脸决然的说道:“宗主,峰主……我意已决!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吧。”

        段凌天言语间说明了自己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