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005章 武皇之怒

第1005章 武皇之怒

        循着先前从武帝秘藏外围一路走来的记忆,段凌天在一个宽敞的洞窟中找到了自己进来的入口。

        这里,同时也是一个出口。

        嗖!

        段凌天没有任何迟疑,身形一动,穿过出口以后,便一路往外飞掠而去。

        眼前一闪,他就现,自己又回到幻阵中的那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

        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原,他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无比的安宁。

        “以我现在的度,想要出去……比之当初进来的时候,可以节省一半以上的时间!”

        如今,一身实力获得极大突破的段凌天,对此自信满满。

        紧接着,擎风武帝的声音,自融入幻阵的聚音之阵中传来,传入段凌天的耳中,为段凌天指引着离开的方向。

        若非如此,段凌天肯定会迷路!

        幻阵变幻莫测,他虽然还是出现在一片草原中,但这片草原或多或少生了一些实质性的变化,与上次他通过的那片草原全然不同。

        不只如此。

        现在,一路自草原上空飞掠前行的段凌天,很快又现了一个问题。

        “来的时候,有不少融入幻阵中的攻击类铭纹之阵攻击我……现在,却不见那些铭纹之阵的踪影!”

        段凌天赶路的同时,喃喃自语。

        就在段凌天和一群青年强者在幻阵中赶路的时候。

        北漠之地中心区域和以北区域的交界处,一座横断山脉之内,却是显得格外的平静。

        横断山脉里面的一座山谷上空,三个老人分开盘腿坐在空中,陷入修炼状态,对于周围的一切置若网闻。

        三个老人就这样盘腿坐在那里,仿佛与天地融为了一体,再不分你我。

        嗖!

        突然,一阵轻微的风啸声自山谷下方传来。

        没有多么响亮的风啸声,传入三个老人的耳中。却是宛如响起了一声声炸雷,令得他们同时睁开了双眸,眸间精光一闪而过。

        紧接着,他们的目光齐刷刷落在山谷之内,落在正从灰色光罩中出来的那个青年男子身上。

        “左越?”

        其中一个白白眉,看起来有些仙风道骨的老人,在看到出来的青年男子以后。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从灰色光罩中出来的青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无常宗当代青年一辈第一人,左越!

        “师尊。”

        左越出来以后,脸色还是有些难看,听到有人喊自己,一个激灵,慌忙看了过去,毕恭毕敬欠身行礼。

        眼前的老人,正是他的师尊,也是无常宗唯一的一位武皇强者。白玉海。

        “左越,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第一个出来?”

        白玉海沉声问道。

        在他看来,进入武帝秘藏之人,只有在里面待得越久,才更有可能得到他们无常宗所需要的奥义碎片。

        而现在,他的这个亲传弟子,却是第一个出来。

        “哈哈……老白。看来你的这个亲传弟子也不怎么样!”

        不远处的一个壮硕老人,哈哈一笑说道。

        “确实不怎么样!这么快就从武帝秘藏中出来,想必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奥义碎片。”

        另一个灰衣老人也是淡淡说道,看向白玉海的目光中,充斥着几分揶揄。

        听到两个老人充满讽刺的话,白玉海脸色一沉。有些难看。

        一时间,他再次看向左越的目光,多了几分不渝,同时沉声问道:“左越,你,可有得到奥义碎片?”

        “没……没有。”

        听到那两个老人的话,脸上刚露出古怪神色的左越。一时被自己师尊的话惊醒,不敢迟疑,慌忙说道。

        “我就说……这么快出来,根本不可能得到奥义碎片!”

        灰衣老人又道。

        “老白,以前就没少听你吹嘘你这亲传弟子有多么出色……现在看来,不过如此。怕是还不如我那不中用的弟子雷钟。”

        壮硕老人笑着对白玉海说道,

        听到两个老人接二连三的讽刺,白玉海的脸色更加难看,狠狠的瞪了左越一眼,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被白玉海瞪了一眼的左越,脸上忍不住浮现一抹苦笑。

        但当他的目光落在另外两个老人身上的时候,眼中却又忍不住闪过一缕缕揶揄的流光。

        与此同时,他开口直言说道:“两位前辈……我之所以这么快赶着出来,并非因为别的,而是为了向两位前辈报信!”

        面对两个老人的时候,左越虽然表面谦卑,但目光深处却夹杂着几分揶揄。

        这两个老家伙,言语间讽刺他的师尊,说他没用?

        他很好奇。

        当这两个老家伙知道他们出云宗、北冥宗当代青年一辈最出色的弟子都被人干掉了的时候,又会是什么表情。

        “报信?”

        听到左越的话,两个老人忍不住一怔。

        就算是白玉海,如今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左越,好奇左越急着出来向那两个老家伙报什么信。

        与此同时,他忍不住又瞪了左越一眼。

        在他看来。

        没有什么事,能比奥义碎片重要!

        左越,为了出云宗、北冥宗的事,提前从武帝秘藏出来,无疑是拿他们无常宗的未来开玩笑!

        “是。”

        面对眼前两个面露疑惑的老人,左越应了一声。

        “哼!左越小子,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壮硕老人哼道。

        “左越小子,你急着从武帝秘藏赶出来……难不成是想要告诉我们,我们两宗门下的弟子得到了奥义碎片?”

        灰衣老人看向左越,淡淡问道。

        “哈哈……还真有这个可能!”

        听到灰衣老人的话,壮硕老人又一次大笑起来,根本忍不住。

        立在一旁的白玉海,脸色愈难看。

        “两位前辈……在我向你们报信之前,我希望你们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左越脸上保持着谦恭,但目光深处却充斥着几分幸灾乐祸。

        两个老家伙。我看你们还能得意多久!

        “心理准备?得到奥义碎片的心理准备吗?这个就不用左越小子你担心了,我早就准备好了。”

        壮硕老人笑道。

        他并没有现左越目光深处的幸灾乐祸。

        然而,灰衣老人却现了这一点,他眉头一皱,心里突生不祥的预感,沉声问道:“到底是什么事?”

        “两位前辈,请节哀顺变。”

        左越没有迟疑。直言道。

        节哀顺变?

        左越此话一出,立在一旁的白玉海神容一滞。

        至于另外两个老人。脸色纷纷一变。

        “左越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不管是壮硕老人,还是灰衣老人,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随意,一脸认真,令得周围的气氛都变得凝重起来。

        “佟山前辈。”

        左越先看向壮硕老人,出云宗的武皇强者,缓缓开口说道:“你的亲传弟子雷钟……”

        左越还没说完。佟山的脸色已经大变。

        同一时间,他的话被一股迎面席卷而来的气势打断,可怕的气势落在他的身上,压得他整个人不由后退了几步。

        刹那间,左越只觉得自己体内五脏六腑一阵颤抖、气血上涌,喉咙一甜。

        “哇!!”

        脸色涨红的左越,被佟山那属于武皇强者的气势压得吐出一口淤血。

        武皇强者一怒。仅气势,就让他这个化虚境四重武者吐血。

        武皇强者的可怕,可想而知。

        “佟山!”

        眼看佟山以势压人,而且是压他的亲传弟子,白玉海脸色大变。

        哗!

        与此同时,他身上也延伸出一股气势。将佟山身上延伸出去的气势击溃。

        只是,现在的佟山却没有在意这些,他瞪着一双铜锣大眼,直视左越,沉声问道:“左越小子,雷钟怎么了?”

        左越深吸一口气,纵然心有愤怒。可当他看向佟山的时候,却又彻底没了脾气。

        武皇强者,是他难以逾越的一座巍峨巨山。

        “佟山前辈,你的亲传弟子雷军……被人杀了!”

        左越一字一句说道。

        轰!!

        左越的话,宛如一道晴天霹雳,令得佟山脸色大变。

        “谁?是谁?!”

        佟山身形一动,转眼到了左越身前,伸手就想去抓左越的肩膀,仿佛想抓着左越逼问是谁杀死了他的亲传弟子。

        现在的佟山,全然没有了武皇强者该有的风度。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普通老人。

        一个听说自己视作孙儿的亲传弟子被人杀死后,愤怒交加的普通老人。

        “佟山!”

        刚才,白玉海同样被左越的话吓到,当他回过神来,正好看到佟山掠向左越的一幕,顿时爆喝一声。

        下一刻,他整个人拦在了佟山的去路上。

        “滚开!”

        眼看有人敢阻拦自己追问杀死自己亲传弟子的凶手,佟山顿时大怒。

        失去理智的他,也不管拦在自己面前的是谁,抬手之间,一掌闪电般掠出,令得周围的空气掀起了一阵阵连绵不绝的气爆声。

        身为武皇强者,佟山含怒出手,一掌之威,除了掀起一阵阵气爆声,甚至引动了一股股浩瀚的狂风,转眼席卷整个山谷。

        一时间,山谷中的花草树木被拍打得摇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