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85章 脱离五行宗

第985章 脱离五行宗

        砰!

        砰!

        ……

        段凌天每一步跨出,都犹如一柄巨锤轰在雷钟的胸口上,令得他的呼吸愈急促起来,久久难以平复。

        察觉到段凌天眼中蕴含的杀意,雷钟脸色难看,慌忙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服下。

        只是,他现在的伤势,就算服下了疗伤丹药,一时半会却也是难以痊愈,影响到了他一身力量的挥。

        呼!

        不知何时,雷钟完好的左手上多出了一柄刀,一柄厚实的大刀。

        随着他手中火焰暴涨,继而融入刀中,

        哗!

        在他头顶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再次凝聚出一千一百头远古角龙虚影,跟着又出现五百二十多头远古角龙虚影。

        一千六百二十多头远古角龙虚影,盘旋在雷钟头顶虚空之上,蓄势待!

        然而,或许是伤势还没有恢复的原因,雷钟头顶虚空上的一千六百二十头远古角龙虚影极其的不稳定。

        片刻,降低到一千五百多头。

        紧接着,又降低到一千四百头。

        ……

        再然后,没有再过一千五百头。

        而这个时候,一步步跨出的段凌天,手中也多出了一柄剑,准皇品灵剑。

        准皇品灵剑刚一出现,随着段凌天一身力量涌入其中,令得段凌天头顶虚空上的一千二百头远古角龙虚影一侧,再次平添四百头远古角龙虚影。

        一千六百头远古角龙虚影。

        如此天地异象,本来足以让人震惊,可在场的不少人,却忍不住一阵愕然。

        这些人,正是左越、徐青和彭宝三人,以及二流势力的其他青年弟子。

        “这段凌天,动用灵器,才一千六百头远古角龙之力?比起动全盛时期、动用灵器的雷钟还要弱二十多头远古角龙之力?”

        “可他在不用灵器的情况下,一身力量却比雷钟强一百头远古角龙之力!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他藏私了?”

        “只可能是这样……要不然雷钟今日岂非败得冤枉?”

        “因为被段凌天重伤。雷钟现在难以施展出全盛时期的力量……就算动用灵器,一身力量也没办法过一百五十头远古角龙之力!”

        ……

        议论纷纷之人,正是活着来到这武帝秘藏中心区域的无常宗和北冥宗的弟子,加起来不过五人。

        他们言语之间,颇有些幸灾乐祸。

        在他们看来。

        只要段凌天敢杀雷钟,雷钟今日必死无疑!

        幸存下来的两个出云宗弟子,脸色极其难看。

        雷钟。乃是他们出云宗当代青年一辈中的第一人,是他们眼中的不败战神!

        可今日。他们眼中的不败战神,却在一个三流势力弟子的面前落入下风,更有生命之危。

        现在,来到这里的一群二流势力弟子,几乎都已经知道了段凌天的身份。

        段凌天这个名字,在他们还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耳闻。

        三流势力五行宗当代青年一辈第一人,在武帝秘藏外围得到一枚奥义碎片。

        “亏我之前还想着遇上这段凌天,然后干掉他。夺取他手中的奥义碎片……现在看来,也幸好我没有遇上他,否则死的必然是我。”

        其中一个出云宗弟子苦笑道。

        “那是自然!连雷钟师兄都被他重伤,他的实力又岂是我们能比的?有如此实力,难怪他能得到奥义碎片。”

        另一个出云宗弟子深以为然。

        紧接着,他又补充到:“不过,只要他没疯。应该不敢真的杀雷钟师兄……要不然,不只是他,就算是他所在的三流势力五行宗,都要承受我们出云宗的怒火!”

        “是啊。除非他能将我们这些亲眼目睹他杀死雷钟师兄的人一并杀死……否则,他就算杀了雷钟师兄,他也活不了。更会连累他所在的宗门!”

        前面那个出云宗弟子深以为然。

        如今,就算是其他人,大多也都觉得段凌天不敢杀雷钟。

        毕竟,杀死雷钟,等同于彻底得罪出云宗!

        出云宗,北漠之地最强大的三个二流势力之一。

        只需要出动武皇强者,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三流势力五行宗在北漠之地除名!

        只是,段凌天的想法又岂是他们能揣测的?

        当他们看到段凌天度加快,片刻就杀向雷钟,仅三个照面,就将雷钟手中的厚实大刀震飞出去,再次将雷钟重伤的时候。

        他们彻底傻眼。

        这个三流势力的弟子,竟然这么彪悍?

        眼看段凌天抬手,一剑不紧不慢掠出,就要穿透雷钟的喉咙,杀死雷钟的时候。

        “疯了!这个段凌天疯了!”

        “他不怕出云宗的报复吗?”

        ……

        如今,除了出云宗的两个青年弟子被吓傻以外,无常宗和北冥宗的弟子忍不住喃喃自语,只觉得一阵头皮麻。

        眼前的这个紫衣青年,真是三流势力的弟子?

        三流势力的弟子,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段凌天!”

        就在左越、徐青和彭宝都被段凌天的动作吓到的时候,彭宝一脸焦急的喝道,意图阻止段凌天杀雷钟。

        在他看来。

        段凌天这一剑下去,不只自己必死无疑,就算是其所在的那个三流势力五行宗,也是必灭无疑!

        作为无常宗弟子,他心里很清楚。

        出云宗的怒火,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如果有三流势力的弟子敢杀他,结果也一样。

        他所在的无常宗,会不遗余力的将那个三流势力的弟子干掉,然后再将那个三流势力灭掉!

        二流势力的威严,不容三流势力亵渎。

        在二流势力之人的眼前,三流势力之人,乃至其所在的那个三流势力,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不堪一击。

        “嗯?”

        听到彭宝的声音,段凌天右手一抖,将剑移开,但左手却没闲着,一掌落下,再次重创本就重伤的雷钟。

        “哇!!”

        雷钟再次吐出一口淤血,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身体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可能坠空而落。

        嗖!

        段凌天左手一探,扣住雷钟的脖子,将其整个人硬生生提起。

        现在,只需要他手上一用力,雷钟必死无疑!

        段凌天一边掐住雷钟的脖子,将其提起,一边看向彭宝,眼中流露出几分疑惑,“怎么?”

        “段凌天。你要伤这雷钟可以,但你可千万别一冲动把他给杀了……他不死的话,一切还好说。他一旦死了,不只是你,就算是你后面的五行宗,恐怕也是必灭无疑!”

        彭宝没有废话,直言说出自己的顾虑。

        他之所以说这些。正是因为他视段凌天为朋友,不想看着段凌天走上不归路。

        “五行宗?”

        听到彭宝的话,段凌天皱了皱眉,随即叹了口气,“我倒是忘了……五行宗,却是难以应付那出云宗的怒火。”

        段凌天的声音不大。却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一时间,包括凤天舞在内,在场之人几乎都以为段凌天不会再杀雷钟。

        “这个段凌天,还是服软了。”

        “那是自然!出云宗的怒火,根本不是他和五行宗能承受的。”

        ……

        无常宗和北冥宗的几个青年弟子窃窃私语,对于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至于出云宗的两个青年弟子,一时都得意的笑了。

        出云宗有这么大的威慑力。让他们为自己身为出云宗弟子而感到自豪。

        “咳……段……段凌天,你终究是不敢杀我!今……今日,你对我做的一切,他日我必踏上五行宗,让你一五一十的奉还!”

        被段凌天掐住脖子提起、受尽羞辱的雷钟,一双眸子充斥着极致的冷意,盯着段凌天,艰难的咬牙切齿道。

        只是,段凌天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自顾自紧锁眉头,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终于,段凌天回过神来。

        “今日,我,段凌天,在此宣布:在这一刻起,我,不再是五行宗弟子!从今往后,五行宗的事,与我无关;我的事,也与五行宗无关!”

        段凌天开口了。

        一开口,就说出了一番令人震撼莫名的话语。

        随着段凌天话音刚落,全场一片死寂。

        这个段凌天,想干什么?

        这是在场大多数人内心的想法。

        “段大哥……”

        凤天舞第一个反应过来,意识到了段凌天想做什么,俏脸上充满凝重。

        “凌天兄弟,你别冲动!就算你脱离了五行宗,那出云宗碍于脸面,不会对五行宗出手……可你,却是要承受出云宗的怒火,遭受出云宗追杀!因为一个雷钟,得罪整个出云宗,不值得!”

        很快,彭宝也反应过来,脸色再次一变,慌忙劝道。

        “段凌天!”

        “凌天兄弟!”

        黄大牛、苏立和张守永三人,如今也都一脸担心的看向段凌天,深怕段凌天真的干掉雷钟,从而惹祸上身。

        “你叫雷钟?”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看向目露冷意、面露得意看着他的雷钟,语气平静的问道。

        “不……不错,我就是雷钟,出云宗唯一一位武皇强者的亲传弟子。”

        雷钟一字一句的说道,沙哑的声音中充满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