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82章 中心宫殿

第982章 中心宫殿

        不一会儿,三道身影自洞窟左侧中间的那个洞口掠出,出现在段凌天的眼前。

        正是黄大牛、苏立和张守永三人。

        “怎么样?”

        看到三人,段凌天目光一亮,一脸期待的问道。

        三人摇了摇头。

        “那边是一个没有路的迷宫……我们走遍了里面每一个角落,并没有现第二个出口。”

        黄大牛苦笑说道。

        显然,他们的遭遇和段凌天一样。

        “看来,只能等彭宝了。”

        听到黄大牛的话,段凌天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如果彭宝去的那边也不是通往中心区域的路……那么,我们也只能分开去剩下的三个洞口探查一番了。”

        说到这里,段凌天看了这座洞窟两侧剩下的三个未曾探查的洞口,到目前为止,他们都不知道这三个洞口里面的情况。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彭宝怎么还没回来?”

        黄大牛、苏立和张守永三人的眉头忍不住皱起。

        “来了!”

        段凌天目光一凝,盯着洞窟右侧最里面的那个洞口,凭借敏锐的耳力,他可以清晰的听到里面传出来的迅疾风啸声。

        风啸声越来越近!

        嗖!

        很快,洞口之外掀起了漫天的灰尘。

        紧接着,一道熟悉的身影从洞口内掠出,出现在段凌天四人的眼前,正是彭宝。

        “那边就是通往中心区域的路。”

        彭宝现身以后,第一时间微笑的对段凌天四人说道。

        段凌天四人闻言,顿时目光一亮。

        一时间,五人再次出,从洞窟右侧最里面那个洞口进去,继续前往武帝秘藏的中心区域。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距离中心区域越来越近。

        与此同时,在武帝秘藏的各个方向。也有不少人愈临近那武帝秘藏中心区域的所在。

        两天后。

        “到了?”

        望着远处空荡荡的洞口,段凌天迅疾掠动的身形放慢了度,与此同时,他顺利抵达了洞口所在的位置。

        站在洞口,出现在段凌天眼前的不再是见过无数次的那种洞窟。

        眼前的洞窟,空间无比巨大、宽敞,从下到上。展现出一片新的天地。

        他现在所站的洞口,对于外面的巨大洞窟而言。只是一侧洞壁高处的一个小洞,在这座巨大洞窟周围的洞壁上,类似的小洞数不胜数。

        然而,段凌天现在却没空去关心这些。

        他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这座巨大洞窟的正中区域。

        那里,正伫立着一座宫殿,一座巨型宫殿。

        外表看起来金碧辉煌的巨型宫殿,伫立在那里,宛如一只趴在那里沉睡的巨兽。浑身上下散出慑人的气息。

        “这座宫殿,就是那个武帝强者留言中所说的宫殿?他当年寿终就寝的地方?”

        不知何时,彭宝也赶了上来,立在段凌天的身边,惊讶的打量着眼前巨大洞窟内伫立的巨型宫殿。

        “那个武帝强者的遗体,就在这座宫殿里面?”

        黄大牛也跟了上来,看着眼前的宫殿。双眼放光,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急促了几分。

        根据那个武帝强者的留言,他的遗体内一共有三枚奥义碎片,其中一枚是帝境奥义碎片,另外两枚是皇境奥义碎片。

        且不说两枚皇境奥义碎片。

        单是那枚帝境奥义碎片,就足以让所有人为之疯狂!

        苏立和张守永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们看向前方宫殿时流露出来的炙热目光,无疑说明了他们内心的想法。

        伫立在巨大洞窟内的宫殿,宛如一尊巨无霸,不由自主的透露出一阵阵古老、沧桑的气息。

        仿佛在向来到这里的人诉说着它所存在的历史之悠久。

        “那边有人。”

        苏立眼尖,很快就现,在巨型宫殿另一侧的虚空之上,正稀稀落落凌空立着三道身影。

        这三个人。明显先他们一步抵达这里。

        既然那位武帝强者留言中的宫殿都出现了,那么,这里无疑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武帝秘藏的中心区域。

        “左师兄!”

        几乎在苏立话音刚落的时候,段凌天四人耳边传来彭宝的低呼声。

        他们顺着彭宝直直的盯着远处的目光看了过去,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立在远处空中的一道绿色身影。

        一个身穿绿衣的青年男子。

        原本,绿衣青年立在那里,静静的闭目养神。

        可当段凌天几人的目光汇聚过去,却让他有所察觉般的睁开双眸,如刀如剑的目光,第一时间凝聚在段凌天几人所在的这个方向。

        “走!我介绍左师兄给你们认识。”

        与此同时,段凌天四人被彭宝招呼着飞身而出,片刻就到了绿衣青年男子的附近。

        “左师兄。”

        跟绿衣青年打招呼的时候,彭宝语气间隐隐流露出几分敬畏,那是源自内心深处的敬畏。

        “彭师弟。”

        绿衣青年对彭宝点了点头,至于段凌天四人,他并没有多加理会,虽不至于蔑视四人,却也无形间透露出他的孤傲。

        对此,段凌天四人倒也不觉得意外。

        “看来,此人就是彭宝先前与我们提起过的那个左越。”

        这时,黄大牛的元力凝音清晰传入段凌天、苏立和张守永三人的耳中,暗自和段凌天三人进行交流。

        “应该是。”

        苏立和张守永都点头。

        “左越!”

        段凌天眉头一挑,耳边仿佛又回荡起彭宝先前在路上跟他们说过的一些话。

        “在我们无常宗当代青年一辈,我的实力只能排在第二。”

        “我们无常宗当代青年一辈第一强者,是我左师兄。他全名左越,是我们无常宗太上长老唯一的亲传弟子!”

        “我们无常宗的太上长老,正是我们无常宗中唯一的武皇强者!”

        左越。

        无常宗当代青年一辈第一人。

        武皇强者的亲传弟子。

        这两个头衔,任何一个,都足以让人震惊。

        二者汇聚在一起,让左越成为了无常宗最为耀眼的明珠。

        眼看左越自始至终没有正眼看段凌天三人一眼。彭宝忍不住有些尴尬,对段凌天三人歉意一笑。

        段凌天三人回予一笑,表示并不在意。

        如果对方真是左越,他完全有资格如此狂傲。

        “左师兄,他们是我的朋友……这是段凌天,这是黄大牛,这是苏立。这是张守永。”

        彭宝向左越介绍着段凌天四人。

        而在他提起段凌天的时候,孤傲立在那里的左越。就已经第一时间看向段凌天,至于彭宝后面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你就是段凌天?!”

        左越凝视着段凌天,孤傲如他,目光深处也忍不住流露出几分贪婪,“那个三流势力五行宗的弟子?”

        “不错,我就是那个段凌天。”

        看到左越眼中流露出来的贪婪,段凌天想都不用想,几乎就可以断定……

        这个左越。肯定听说了他得到奥义碎片的那个消息!

        察觉到段凌天和左越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彭宝脸色一变。

        黄大牛、苏立和张守永三人,虽然自知就算他们联手也不是左越的对手,但他们还是坚定的站在段凌天的身后,目露不善的看着左越。

        左越眼中精光一闪。

        突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偏头望了望分开立在远处的那两个青年男子。

        当他现两人的目光时而落在他这边以后。终究是没有作,没有对段凌天出手。

        他心里清楚,一旦让那两人知道段凌天的身份,就算以他的实力,也很难得到段凌天手里的那枚奥义碎片。

        “嗯?”

        左越的小动作,一五一十的落在段凌天的眼里。使得段凌天也忍不住看向远处的那两个青年男子。

        两个青年男子,其中一人身材高大壮硕,体型看起来和黄大牛差不多;另外一人,身穿一袭青衣,背负一柄入鞘灵剑,乃是一位剑修。

        好奇之下,段凌天将精神力延伸而出。席卷向两人。

        很快,段凌天的瞳孔一缩,脸上浮现出几分惊骇,同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看来,他们就是那出云宗当代青年一辈的第一人,以及北冥宗当代青年一辈的第一人!”

        探查到两人的修为后,段凌天可以断定这一点。

        两人的修为,不下于左越!

        而左越在看了两人一眼后,目光深处一闪而逝的顾虑,也被段凌天看在眼里。

        左越的心思,段凌天不难猜测。

        “段大哥!”

        就在这时,一道如黄莺般动听而熟悉的声音,清晰传入段凌天的耳中。

        一时间,段凌天凝眸看向声音传来处。

        那里,正有一道宛如火中精灵般的身影飞掠而出,直向他这边而来。

        “天舞!”

        看到来人,段凌天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温和笑容,御空而出,迎了上去。

        宛如火中精灵般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凤天舞!

        一路走来,段凌天就没少担心凤天舞的安危。

        现在看到凤天舞没事,他心中悬起的巨石放下,忍不住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