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57章 又一个精致盒子

第957章 又一个精致盒子

        只可惜,两个青年男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年轻的白衣青年,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完全碾压他们。

        嗖!嗖!

        紫殇手中七尺长枪一抖,两道枪芒迅疾掠过,犹如风、火双龙齐出,轻而易举的杀死了两个不自量力的青年男子。

        一个照面,杀死两个化虚境一重武者!

        如此战绩,生在一个洞虚境七重武者的身上,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定会大惊失色,乃至呆若木鸡。

        因为在常人眼里,这几乎是不可能生的事。

        洞虚境七重武者,一个照面杀死两个化虚境一重武者,不管是谁听说此事,都只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两个废物!”

        将手中七尺长枪收进纳戒的紫殇,冷眸不屑的扫了两个青年男子的尸体一眼,“化虚境武者……不过如此!”

        此时此刻,紫殇似乎完全忘了。

        前不久,他正是被一个化虚境武者逼得舍弃了封魔碑碎块,向着无底深渊逃遁而下,这才能留住一条性命。

        要不然,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三枚灵果……全是我紫殇的了。”

        紫殇来到潮湿洞窟最里面的那棵三色植株前,抬手之间,将三枚不同颜色的灵果摘了下来,握在手中,仔细打量着。

        “依我的判断……这三枚灵果,任何一枚,都足以助你一举从洞虚境七重步入化虚境一重!”

        与此同时,紫殇的脑海中响起了鬼火的声音。

        “药力那么强?!”

        听到鬼火的话,紫殇忍不住大惊。

        要知道,他现在可只是洞虚境七重,距离化虚境一重三个层次。

        一枚灵果。足以助他连续突破三个层次?

        刹那间,紫殇的呼吸变得无比急促。

        “那是自然……这三枚灵果,任何一枚,就算是化虚境武者,只要不是化虚境四重以上的,一旦服用,一身修为都可以提升一个层次以上。”

        鬼火理所当然的说道。

        “好。好……别说服下这三枚灵果,就算只是服下其中一枚。等我突破到化虚境一重以后,我的一身实力也将过那段凌天!”

        紫殇眼中精光闪烁,随即咬牙切齿的说道:“段凌天,我一定会干掉你,再将封魔碑夺过来……到了那个时候,我紫殇将一飞冲天!你,注定被我踩在脚下。”

        “找那段凌天报仇的事,暂时不急……你先找个僻静的地方,服下灵果好好修炼。先将修为提升到化虚境一重才是正道。”

        鬼火说道。

        “对。”

        紫殇点头,赞同鬼火的话,同时开始在四周寻找着偏僻的洞窟,准备服下刚得到的灵果修炼提升一身修为。

        这边生的事,段凌天自然是不知情。

        段凌天不知道本该坠入无底深渊摔死的紫殇还活着,更不知道紫殇得到了三枚堪称至宝的灵果,实力随时可以过他。

        现在的段凌天。正在一个个洞窟内穿梭,企图确认方向,从而判断出那位武帝强者在武帝秘藏中心区域留下来的那座宫殿所在的方位。

        按照那个武帝强者所言,他寿终就寝的那座宫殿,正是在武帝秘藏的中心区域。

        “帝境奥义碎片!”

        段凌天的目标,正是那位武帝强者遗体内的一枚帝境奥义碎片。以及另外两枚皇境奥义碎片。

        整个武帝秘藏,除了那三枚奥义碎片以外,另外只有五枚奥义碎片。

        现在,他得到了其中一枚七重皇境大地奥义碎片。

        还有四枚,想要找到,无异于海底捞针。

        现在,能得到其中一枚。在段凌天看来,都已经算是他运气好,要不然还未必能得到。

        “竟然没有遇到一个活着的五行宗弟子。”

        段凌天身形掠动之时,脸色微微一沉。

        这一路走来,他虽然遇到了几个五行宗弟子,但那几个五行宗弟子无一例外都是尸体,且都被人杀死了许久。

        让他想为他们报仇都找不到凶手。

        一座无比宽敞的洞窟之内,两道迅疾掠动的身影,突然顿住了身形。

        在他们的身体周围,无数的碎石块堆积在那里,在碎石块之中,还混杂着不少的红色碎片,正是一枚枚火之意境碎片,足有上百枚。

        满地的火之意境碎片,两人并没有去收取。

        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洞窟正中洞顶上的那个精致盒子上。

        精致盒子的一半镶嵌在洞顶之内,里面明显存放着武帝强者留下来的宝物。

        两个青年男子的目光,很快离开了精致盒子。

        “刘琦,没想到你的实力提升了这么多……看来,这一次你们无常宗也是有备而来,野心不小呐。”

        其中一个青年男子看向另一个青年男子,沉声说道。

        “你们出云宗还不是一样?”

        被称为刘琦的无常宗弟子冷笑,一双眸子闪烁着厉芒,“肖平,我们当初在三宗会武上战过一次……那一次,我败给了你!今日,我不只要一雪前耻,更要杀死你,独占宝物。”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肖平淡然回应。

        几乎在肖平话音刚落的瞬间,刘琦就动了,选择了先制人,直掠肖平而去。

        在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薄如蝉翼的软剑。

        咻!

        弥漫着森然冷意的软剑破空而出,掀起一阵阵刺啸声,一出手就直指要害,点向肖平的眉心。

        哗!

        刘琦头顶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天地异象随之凝聚成形。

        一头头远古角龙虚影。出现在刘琦的头顶虚空之上。

        一共八百三十多头。

        刘琦,一身修为化虚境二重,体内元力全爆,堪比三百头远古角龙之力。

        通过二品灵器七成八的增幅之力,可以提升到二百三十多头远古角龙之力。

        另外,刘琦还领悟了二重高阶剑之意境,堪比三百头远古角龙之力。

        所以。刘琦全力施为,堪比八百三十多头远古角龙之力!

        蕴含八百三十多头远古角龙之力的一剑。所过之处,剑啸声起,空气间气流掠动,掀起了一阵阵轻微的气爆声。

        咻!

        剑指肖平眉心,意欲将肖平一剑杀死。

        眼看刘琦先制人,展现出如此力量,肖平的脸色略微凝重起来,但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惊惧,跨步而出。迎了上去。

        嗡!

        在他的手中,一柄同样薄如蝉翼的窄刀出现,刀芒绽放开来,散出一阵阵凌厉无匹的气息,迎上了刘琦的剑。

        哗!

        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天地异象凝聚成形。化作了一头头远古角龙虚影。

        转眼之间,远古角龙虚影的数量,就提升到了八百多头。

        “杀!”

        面对迎上来的肖平,刘琦眼中寒光四射,手中软剑剑芒肆虐,迎上肖平掠来的窄刀。仿佛要和肖平硬碰硬分出胜负。

        只是,他脸上的自信很快就凝固了。

        他清晰的看到,肖平头顶之上的远古角龙虚影,转眼就提升到了九百三十多头,比起他整整多出了一百头。

        “不!!”

        看到这一幕,刘琦脸色大变。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打从一开始。肖平就隐藏了一身实力。

        原来,修为和他相当,且手中灵器都是二品灵器的肖平,已经领悟了三重刀之意境,完全碾压他的二重剑之意境!

        锵!

        铁器撞击的声音,传递开来,刺耳无比。

        轰!

        与此同时,两股力量对轰在一起,一声巨响传递开来,掀起波纹涟漪般扩散而出的气浪,引动一阵阵狂风吹开。

        啪!啪!啪!啪!啪!

        ……

        刘琦的脚下,地板碎裂,无数狰狞的裂缝出现,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宛如化作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轰!

        几乎在同一时间,刘琦的剑芒被肖平的刀芒碾压。

        片刻,刘琦整个人都被肖平的刀芒笼罩,整个人断成两截。

        刘琦残躯落地,血染一地,犹如形成一条小溪,缓缓流动,刺眼而夺目。

        刘琦,次进入武帝秘藏的无常宗弟子,实力在无常宗这次进来的十个青年弟子中,可以排进前五。

        然而,他还是死了,死在出云宗弟子肖平手里。

        “跟我肖平斗,你刘琦还嫩了一点。”

        肖平冷笑,跨前两步,蹲下身,就准备将刘琦手上的纳戒摘下来。

        只是,他还没伸出手,身体就僵硬了。

        呼!

        没有任何迟疑,肖平慌忙转身,一脸忌惮的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青年男子,脸色微微一沉,“你是什么人?”

        青年男子没有理会肖平,目光落在洞窟正中洞顶镶嵌的那个精致盒子之上,闪烁着炙热的光泽。

        “你走吧……我不想杀你。”

        终于,青年男子看向肖平,声音清冷的开口,自始至终,他的脸上始终保持着冷峻。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肖平再次问道。

        “断情宗,张炎。”

        面容冷峻的青年男子,语气平静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