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43章 ‘无底深渊’中走出的男女

第943章 ‘无底深渊’中走出的男女

        “嗯。  ”

        段凌天点了点头。

        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绝代佳人,他的目光一时有些迷离起来。

        天舞为何会跟着坠落而下,他不用想也能猜到原因,肯定是跟着他一起跳下来的。

        这一刹那,段凌天心里的那根情弦,轻轻的拨动了一下,良久才平复下来。

        “我在她心里的重要性……已经过她自己的生命了么?”

        段凌天心中喃喃自语。

        与此同时,他再次看向凤天舞的目光多了几分温柔,许久未曾出现过的温柔,只在他那两个未婚妻面前出现过的温柔。

        “段大哥,你……你看什么呢?”

        凤天舞本想问段凌天封魔碑为何会生变化,可当她抬起头,却现段凌天正凝视着她,目光中的温柔,仿佛能将她的心彻底融化。

        这一刻,她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就连她也说不清为什么。

        “没……没什么。”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收回目光以后,强笑一声,“走吧!我们上去。”

        话音刚落,段凌天带上凤天舞,踩着封魔碑升空而起。

        禁空之阵,无法禁止封魔碑御空飞行。

        武帝秘藏入口的大门下方,那一座耸立的高台之中,六大势力的青年弟子相继落下,稳稳的站在上面。

        “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竟然连御空飞行都办不到。”

        不少人咧嘴骂道。

        “应该是有什么限制……我猜是有特殊的铭纹之阵将这片区域笼罩,令得我们无法御空而行。”

        “我在一部古老的典籍中看到过类似铭纹之阵的记载……这样的铭纹之阵,好像是叫禁空之阵!”

        “禁空之阵?!”

        “好霸道的铭纹之阵!直接剥夺我们飞行的权力。”

        ……

        各势力青年弟子议论纷纷,不少人的目光,开始打量起四周。

        “除了这一边的石梯以外,另外三边都是一片黑漆漆的无底深渊……在这里不能飞行,一旦掉下去,十死无生!”

        “可不是……刚才就有三个人掉下去了,他们怕是难逃一死。”

        “什么?!有人掉下去了?”

        “是啊。”

        “哪三个人?”

        “其中两人你肯定有印象……五行宗的段凌天,还有刀剑门那位绝代佳人一般的女弟子。还有苍狼堡的一个青年弟子。一身白衣,气度非凡。”

        ……

        片刻,各势力不少青年弟子都知道了段凌天、凤天舞和紫殇三人坠落无底深渊的事。

        “段凌天掉下去了?”

        胡飞是后面进来的,和其他五行宗弟子不同,他现在才知道段凌天坠入高台一侧无底深渊的事。

        “看来,就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不过,可惜了那段凌天手里的四枚九重意境碎片。”

        胡飞喃喃自语到后来。一脸的可惜。

        “嗯?”

        云空寺的玄悲,断情宗的张炎。听说段凌天坠落无底深渊后,都站在高台一侧往下看了下去。

        一眼望不到底的无底深渊,落在他们的眼中,犹如一只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

        一旦进入其中,再也难以出来。

        “段凌天,看来你我之间的约定要作废了。”

        玄悲双手合十,喃喃说道。

        “可惜了。”

        张炎双眸一闪,面容依旧冷峻,就好像段凌天的死难以在他心中荡起一丝涟漪。只是单纯的觉得有些可惜。

        “那段凌天死了?”

        日月教一群弟子听说段凌天坠落无底深渊后,一个个目光亮,脸上充满快意。

        “凌天师兄……”

        除了胡飞以外,五行宗大多数弟子站在高台一侧,他们的目光落在无底深渊之内,眼中夹杂着一丝丝伤感和可惜。

        “可惜了……那段凌天,竟然死了。”

        南宫逸叹了口气。

        “未必。”

        南宫辰摇了摇头。

        “嗯?”

        南宫逸一脸疑惑。好奇的看向南宫辰,“为什么这么说?”

        “他不像短命的人。”

        南宫辰的回答很直接,很简单,很干脆。

        南宫逸嘴角一抽,一时竟是无言以对。

        “凤师妹也掉下去了?”

        不少刀剑门的弟子叹了口气。

        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就这样香消玉殒了么?

        天妒英才!

        “都死了……死了好!死了好!”

        连雄站在一边。脸上露出快意的笑容。

        虽然,他不敢再兴起和段凌天、凤天舞作对的心思。

        可当他知道段凌天和凤天舞二人双双坠入无底深渊,十死无生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升起一阵快意。

        “天意!天意!”

        连雄脸上笑容更甚,在他看来,这是老天爷在帮他。

        只是,他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

        他的耳边。传来一阵阵惊喜的欢呼。

        “是凌天师兄!凌天师兄上来了!”

        “还有那刀剑门的女弟子……他们一起上来了。”

        “哈哈哈哈……凌天师兄没事,凌天师兄没事!”

        ……

        一直顺着高台一侧往下看的五行宗弟子,纷纷目光一亮,惊喜的叫出声来。

        此时此刻,他们的目光落在那正从无底深渊中出现,乃至迅升起的两道身影之上。

        早在知道禁空之阵的存在后,黄大牛的心就彻底沉了下来,意识到坠入无底深渊的段凌天十死无生。

        “段凌天!”

        如今,眼看段凌天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他那充满失落的双眸陡然亮起,一脸兴奋的跟段凌天打着招呼。

        苏立和张守永立在一旁,他们的心情原本和黄大牛一样,现在看到段凌天和凤天舞上来,脸上阴霾尽散,取而代之的是由衷的笑容。

        “他们没死!他们没死!”

        苏立和张守永对视一眼,一时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兴奋。

        “段凌天没死?”

        玄悲目光一亮。嘴角难得泛起一抹笑意,“段凌天,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张炎眼中流露出一丝讶色,“他是怎么上来的?经过我的试探,在这禁空之阵笼罩的范围区域内,空气几乎没有阻力。”

        探查过如今所处环境情况的张炎,除了知道这一片区域无法御空飞行以外。还知道这一片区域没有任何空气阻力。

        所以,想要凭借空气阻力。产生反冲之力从无底深渊回到高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片刻,众目睽睽之下,一袭紫色的身影和一袭红色的身影,自高台一侧升空而起,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这是一个身穿紫衣的青年男子和一个身穿红衣的年轻女子,男子英俊,女子美丽,站在一起。宛如一双金童玉女。

        “凌天师兄和这位刀剑门的女弟子真般配!”

        “郎才女貌,且都有着一身妖孽的武道天赋……确实般配。”

        “或许,我们五行宗可以考虑和刀剑门联姻了。”

        ……

        不少五行宗弟子议论纷纷,目光落在立在一块缺角石碑上的青年男女身上时,俨然夹杂着几分浓浓的暧昧。

        这些五行宗弟子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刚带着凤天舞上来的段凌天耳中,让得段凌天一时有些尴尬。

        至于凤天舞。俏脸上早就染上一抹绯红,宛如能滴出血来一般,红透可人,让人恨不得上前去狠狠的亲上一口。

        “段凌天,我就知道你小子的命没那么短!”

        黄大牛笑骂道。

        虽然黄大牛语气毫不客气,但段凌天却能从他微红的双眸。看出他对自己的关心,一时不由心里一暖。

        苏立和张守永也松了口气。

        “怎么可能?!”

        眼看段凌天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胡飞脸色铁青,刚升上天堂没多久的心,一转眼又坠入了地狱。

        “不可能……不可能的!他竟然能在禁空之阵的范围内飞行?”

        胡飞不断摇头,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与此同时,他开始上下打量着段凌天和站在段凌天身边的女子。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两人脚下那一块缺了一角的石碑上。

        “难道是这块石碑?”

        胡飞双眸一闪,喃喃自语。

        与此同时,他的双眸深处流露出无尽的嫉恨,“这个段凌天何德何能……什么好处都被他一人给占尽了!”

        “唉。”

        眼看段凌天和凤天舞出现,连雄叹了口气,脸上笑容彻底消失。

        他现在的心情,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这里不是被禁空之阵笼罩了吗?为什么段凌天和凤天舞还能飞?”

        很快,不知道谁惊呼一声。

        顿时,所有人的注意力开始转移,最后落在段凌天和凤天舞脚下的那一块缺了一角的石碑上,纷纷目光一亮。

        “是这块石碑!”

        “这块石碑上面雕刻的是什么文字?我竟一个都认不出来。”

        “这块石碑,竟能在禁空之阵里面御空飞行……肯定不是简单的东西。”

        ……

        落在段凌天和凤天舞脚下缺角石碑上的一道道目光,无不充满着炙热和渴望。

        不少人的眼中更是闪烁着贪婪,仿佛想要将缺角石碑据为己有。

        这时,段凌天也带着凤天舞回到了高台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收起了缺角石碑,也就是封魔碑。

        “段凌天,交出四枚九重意境碎片和那块石碑!”

        不知何时,一群人团团围住了段凌天和凤天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