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40章 无底深渊

第940章 无底深渊

        “顺着石梯往下走,便是那武帝秘藏的所在?”

        “应该是。我原来还在猜测,这座镶嵌在地面上的恢弘大门之后,会有什么……却没想到,是一座孤零零的高台。”

        “我们穿过大门,会落入高台之中,然后顺着石梯一直往下走……至于石梯的尽头是什么,我们一无所知。”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看来,进入武帝秘藏以后,我们势必要步步为营。”

        ……

        各大势力的青年弟子议论纷纷,大多数人眉宇间夹杂着几分忐忑。

        有些人,甚至于兴起了退却的心思。

        只是,退却的心思刚升起,他们又想到了武帝秘藏里面存在的诸多宝物,一时精神一震,彻底打消退却的念头。

        富贵险中求!

        如果连冒险的勇气都没有,注定平庸一生。

        “只要能得到两枚以上的奥义碎片,我将一飞冲天!”

        各大势力中,有不少青年弟子喃喃自语,说着相同的话语。

        “看来,奥义碎片的分配,其它势力也和我们五行宗一样。”

        站在段凌天不远处黄大牛笑道。

        “那是自然!要不然,谁会为了奥义碎片去拼命?”

        段凌天不以为意。

        在他看来,想要调动门下弟子的积极性,各大势力就必然要懂得取舍。

        “武帝秘藏的大门都开了……我们是不是应该进去了?”

        不知道谁说了一声。

        只是,却没有人当出头鸟。

        所有人的目光,一一落在敞开的大门上面的那一层半透明光罩上。

        自那云空寺的俗家弟子被爆死以后,这一层半透明光罩,已经成了他们心里的阴影。

        只要光罩不消失,他们绝不越雷池半步。

        哗!

        突然,一阵轻响传来。

        紧接着,众目睽睽之下,半透明的光罩凭空消失,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终于消失了。”

        “它要是不消失。怕是无人敢进。”

        ……

        各势力的青年弟子看到这一幕,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我们是不是该进去了?”

        与此同时,各势力的不少青年弟子,纷纷凝眸看向他们所在势力的一众高层,眼中流露出疑问。

        各势力的高层还没开口,那敞开的大门上面又凭空多出一层灰色的光罩,使得除段凌天以外的各大势力之人纷纷色变。

        看到众人的脸色。段凌天一时有些无语。

        “不就是检验进去之人年纪的铭纹之阵……至于这么大反应么?”

        段凌天暗道。

        早在半透明光罩消失的时候,他就感应到。另一座检验年纪的铭纹之阵启动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门都开了,那半透明的光罩也消失了……这怎么又冒出一层灰色光罩?”

        “这层灰色光罩,不会也跟先前的半透明光罩一样,一碰就得死吧?”

        ……

        各势力的青年弟子一脸担心,没有人敢去试。

        就算是各大势力的高层,大多也都面露忌惮。

        “我们走。”

        段凌天招呼身边的凤天舞、黄大牛、苏立和张守永一声,随即独自踏空而落,直往那灰色光罩而去,

        片刻。段凌天就到了灰色光罩的附近。

        “找死!”

        看到段凌天的动作,紫殇和胡飞的嘴角上泛起一抹冷意,都觉得段凌天必死无疑。

        “段凌天!”

        站在云空寺一群人中的玄悲,以及站在断情宗一群人中的张炎,眉头一挑,都被段凌天的动作吓到了。

        五行宗的一众高层,除了田顾若有所思以外。其他人纷纷色变。

        “这小家伙,太乱来了!”

        郭冲和齐羽脸色难看,这时候,段凌天已经触及那灰色光罩,就算灰色光罩真有问题,他们也来不及救援了。

        就在大多数人以为段凌天要被轰杀的时候。段凌天却像个没事人一样,顺顺利利穿过了那一层灰色的光罩。

        透过如血般洒落大地的残阳,众人眼中,灰色光罩后面的黑影,稳稳落在了里面的高台之上。

        “段凌天竟然没事!”

        “看来,灰色的光罩并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

        各势力弟子恍然大悟。

        而在其他人还没有完全醒悟之前,一道如火中精灵般的身影。已经跟在段凌天身后穿过灰色光罩,穿过大门,进入其中。

        正是凤天舞!

        在苏立、张守永和黄大牛被段凌天的动作吓到的时候,只有凤天舞如影随形的跟了上去,表明了她对段凌天的无条件信任。

        “真没想到,我们几个大老爷们,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黄大牛苦笑摇头,随即跟了上去。

        苏立和张守永对视一眼,纷纷面露苦笑,随后才一同穿过那灰色光罩,踏上大门底下的那一座神秘高台。

        “我明白了!”

        这时,五行宗土峰峰主田顾低呼一声,“这灰色的光罩,正是那检验进去之人年纪的铭纹之阵!”

        田顾此话一出,在场的一群铭纹师恍然大悟。

        与此同时,他们又忍不住好奇,段凌天为何能知道那灰色光罩不会对他造成伤害。

        难不成他也是一位铭纹师?

        如果他真是铭纹师,他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又该强大到何等地步,才能在现场所有的铭纹师中第一个反应过来?

        呼!

        很快,五行宗中又有一人跟着穿过灰色光罩,进入其中,正是南宫辰。

        南宫辰都进去了,自然少不了南宫逸。

        紧接着,五行宗弟子一个个跟着进入其中,看起来就好像下饺子一般。

        “哼!算他运气好。”

        紫殇立在苍狼堡五大副堡主的身后,脸色阴沉无比。

        他本以为段凌天会被武帝秘藏出入口的铭纹之阵轰杀,谁知段凌天不只没被轰杀。反而成了第一个进去的人,出尽风头。

        “急什么?你现在进去,直接诶将他杀死不就行了?”

        一道阴森、沙哑而苍老的声音,在紫殇脑海中回荡,蛊惑着紫殇。

        紫殇闻言,目光一亮。

        “杀!”

        也不等苍狼堡五大副堡主说什么,紫殇飞身而出。没入灰色光罩,进入武帝秘藏。

        在他的身上。弥漫着惊人的杀意。

        灰色光罩下方,敞开的恢弘大门底下的高台之上,以段凌天为的一群五行宗弟子,正立在高台之上,好奇的打量着周围。

        凤天舞、苏立和张守永也跟在段凌天的身边。

        高台呈方形,三个方向入眼尽是漆黑一片,深邃无边,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犹如无底深渊。

        只有最后一个方向。有一条通往下方的石梯。

        “这座石梯,一眼看去望不到尽头……也不知通往何处。”

        黄大牛眉头皱起,喃喃自语。

        “不管它通往何处,我们都没有选择……只能顺着它往下走。”

        段凌天说道。

        “要不我们从另外三边飞下去看看?”

        苏立建议道。

        “飞?”

        听到苏立的话,段凌天苦笑,自他们踏上这座高台开始,他们就已经进入了禁空之阵笼罩的范围。

        想飞?

        可以。

        只要你有和武帝强者相当的实力就行。

        就在段凌天准备解释的时候。他的脸色一变,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来,望向前方空中的不远处。

        那里,正有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转眼间化作一道白色闪电。直掠他而来。

        “紫殇!”

        段凌天脸色一变,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扑向他的白衣青年,紫殇。

        他万万没想到,紫殇的度竟然快到了如此地步!

        转眼之间,就到了他的身前。

        轰!

        一声炸雷般的气爆声响起,却是抵达段凌天身前的紫殇抬手一拳砸出,拳上火焰暴涨。伴随着一阵阵凛冽的青色罡风,愈强盛。

        拳出如山倒,直掠段凌天而来,度之快,让段凌天根本来不及出手抵挡,只能下意识的蹬地迅往后退去。

        “找死!”

        几乎在同一时间,娇喝声响起,却是站在不远处的凤天舞动了。

        她整个人被一股冲霄火焰笼罩,宛如化作一只真正的火中精灵,掠向那正在追击段凌天的紫殇。

        咻!

        宛如红色灵蛇一般的长鞭,直射紫殇出拳的那只手。

        而就在这时,众目睽睽之下,掠出高台的段凌天和紫殇,身形一荡,竟是失控的迅往下坠落,仿佛要摔下那无底深渊。

        与此同时,凤天舞手中射出的长鞭也落了个空,紫殇身体的急坠落,出乎她的意料。

        “段大哥!”

        站在高台边上的凤天舞,望着那逐渐消失在无底深渊中的紫色身影,脸色一变,随即甚至想都没想,纵身跟着跳跃而下。

        跳下去的时候,她这才意识到,为什么她的段大哥和那个紫殇会失控的往下坠落。

        原来,在这个地方,无论如何催动元力,都没办法御空而行。

        “天舞小姐!”

        苏立、张守永和黄大牛脸色大变,立在高台一侧,望着那跟着坠落的凤天舞,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咦?这里怎么不能飞?”

        与此同时,一道惊讶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一时让得他们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