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36章 一拳打爆

第936章 一拳打爆

        眼看段凌天空手一拳砸出,迎向那日月教弟子6开手中薄如蝉翼的二品灵刀,除了五行宗的人以外,大多数人忍不住一阵头皮麻。

        只是,这一切并没有持续太久。

        哗!

        段凌天那宛如炮弹般射出的拳头,周围瞬间暴涨出一缕肆虐的元力,元力在出现的刹那,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乳白色的元力,化作一股浩瀚磅礴的土黄色力量。

        在土黄色力量的周围,俨然还弥漫着一道道犹如紫色电蛇般粗壮的霹雳,另外还散出一阵阵凌厉的气息。

        不只如此,另外,还有一道道凝实的罡风,如影随形的缠绕在他的拳头周围。

        当然,这一切变化,只有在场各大势力的高层,才能凭借惊人的眼力看得一清二楚。

        在各大势力青年弟子的眼中,段凌天一拳砸出后,他们就已经完全看不清段凌天拳头上的情况。

        只看到那空气间气流迅掠动,挤压爆开,掀起一阵阵刺耳的气爆声,如雷贯耳,传入他们的耳中。

        轰!轰!轰!轰!轰!

        ……

        气爆声愈强盛,令得各大势力中的一些实力较弱的青年弟子耳膜震动、脸色白。

        有一些修为不济的青年弟子,耳膜炸开,血线从他们耳中飙射而出。

        轰!!

        突然间,一声巨响传来,使得在场的所有人瞳孔忍不住缩起。

        只见段凌天拳上蕴含的力量迎上日月教弟子6开手中二品灵刀的时候,摧枯拉朽般将二品灵刀震飞,继而笼罩在6开的身上。

        刹那间,6开的身体炸开,化作漫天的血肉,找不到完整的一块。

        死都不能再死。

        呼!

        一拳将6开彻底碾压、打爆以后,段凌天手中的元力和四种意境收敛起来,在他头顶虚空之上动荡的天地之力。随之消散。

        因为他出手只在转眼之间,所以,那天地异象还没能来得及凝聚成形,就又散去了。

        段凌天立在空中,在他前方不远处,血雨漫天,宛如绽放开来的焰火。庆祝他在这一场赌战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焰火漫天,看起来极其绚丽、夺目、耀眼。

        段凌天身上的紫衣随风而动。整个人立在那里,落在围观众人的眼中,显得无比高大。

        嘶!嘶!嘶!嘶!嘶!

        ……

        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骤然响起,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这个段凌天好强!”

        “他的实力也太可怕了吧?只一拳,就将那领悟了九重洞虚意境的日月教弟子给打爆了。”

        “他才多大年纪?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

        一时间,不管是云空寺弟子,还是日月教弟子。又或者是刀剑门弟子,都忍不住窃窃私语。

        言语之间,提起段凌天的时候,语气间多出了几分惊惧,源自心底的惊惧。

        “段大哥!”

        凤天舞目光一亮,俏脸上浮现出颠倒众生的笑容。

        窈窕的身子立在那里,笑靥如花的她。宛如化作了一幅美轮美奂的画。

        虽然,凤天舞对段凌天一直很有信心,可当她真的看到段凌天展现出强大的实力,一拳轰杀对手后,还是忍不住为段凌天感到高兴。

        “段凌天的实力竟然这么强了?”

        苏立瞳孔一缩,满脸骇然。“我本以为再次见面,能拉近我和他之间的差距……谁曾想到,他已经进一步将我远远的甩在后面!”

        段凌天,一拳轰杀领悟了九重洞虚意境的洞虚境九重武者,让他源自心底感到莫名的震撼。

        张守永的瞳孔也缩了起来,他虽然没有说话,但他现在的表情足以说明他内心的震惊。

        段凌天。可以说是他看着一步步走到今日的。

        昔日那个在天荒古城琼永酒楼,需要他施予援手才能幸存下来的年轻人,不知不觉间,已经成长到了让他都要仰望的地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凌天兄弟,如今回想起你我当年初次见面的情景,还真是沧海桑田呐……”

        张守永心里默默的说道。

        刀剑门这边,不只是凤天舞、苏立和张守永三人震惊,就算是剑十三和此来的另外三个刀剑门高层,也忍不住面露震撼之色。

        “短短几个月时间,段凌天的实力竟提升到了如此地步……真是妖孽!”

        剑十三叹然。

        “不愧是异类!”

        立在不远处的刀五深以为然点头。

        “异类?”

        刀五的话,使得站在一旁的两个老人目光一凝,那壮硕老人看向刀五,沉声问道:“刀五,你说段凌天是异类?”

        “是。”

        刀五点头,“他是可以施展出天赋神通的异类。”

        “能施展出天赋神通的异类?”

        壮硕老人,也就是刀剑门的刀门门主倒吸一口冷气。

        站在他身边的那个身材消瘦的老人,也就是剑门门主,身体不易察觉的一抖,继而僵硬了几分,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脸上烫。

        他的耳边,仿佛又想起他刚才对段凌天所说的那句话:

        “我们刀剑门中,青年强者如云,不缺你一个。”

        现在,他只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他刚才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不知道段凌天的实力这么可怕,更不知道段凌天原来是那万万中无一的异类。

        “你们两个……怎么不早说?”

        剑门门主瞪了剑十三和刀五一眼,语气间多了几分怒意。

        如果在知道段凌天的实力那么强,早知道段凌天是异类,他绝对不会像刚才那样对待段凌天。

        一失足成千古恨!

        这就是剑门门主此刻内心的写照。

        “我和刀师兄之前以为段凌天被武皇强者带走了……所以,也就没有多提他的事。”

        剑十三苦笑。

        刀五点了点头。

        “罢了……事情到了如此地步,已是无力回天!是我们刀剑门和他无缘,无关其它。”

        刀门门主猜到了剑门门主的心思,摇头说道。

        “怎么可能?!”

        连雄望着远处那一道傲然立在空中的紫色身影,眼中充满不可思议,不断摇头晃脑。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听苏立说,他好像才二十八岁?二十八岁,一拳杀死领悟了九重洞虚意境的洞虚境九重武者?”

        连雄的心跳逐渐加快,久久难以平复。

        “以他的实力……刚才我对他出手的时候,他要是比凤师妹早一步对我出手,我岂非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连雄额头上直冒冷汗。不敢再兴起和段凌天为敌的心思。

        他,怕了。

        段凌天的可怕实力。彻底摧毁了他心中建立起来的对段凌天的恨意。

        “凌天师兄真厉害!”

        “是啊……只一拳,就将那领悟了九重洞虚意境的洞虚境九重日月教弟子杀死了,纵观我们五行宗当代青年一辈,也就只有凌天师兄一人能做到。”

        “刚才那个刀剑门的高层,好像说他们刀剑门青年强者如云,不缺凌天师兄一人?”

        “可笑!他刀剑门中的弟子,除了那个爱慕凌天师兄的红衣女子以外……其他人,又岂能凌天师兄比较?”

        ……

        五行宗弟子议论纷纷,不少人嘲弄的看向刀剑门的剑门门主。似乎在嘲笑他有眼无珠。

        五行宗一众高层,自郭冲、齐羽以外,一个个面露笑容。

        就连过去和段凌天素有间隙的火峰峰主茶白,似乎也忘记了和段凌天之间的矛盾,脸上流露出由衷的笑容。

        “哼!那个陈风,竟然不相信我。”

        胡飞立在一旁,遥遥的望了那脸色难看的日月教教主陈风一眼。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在他看来,这次陈风输给段凌天,完全是咎由自取!

        “怎么可能?!”

        陈风现在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万万没想到,一个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岁左右的五行宗弟子,竟然会这么可怕。

        只一拳。就将他们日月教当代青年一辈中名列第三的6开杀死。

        而且还是在6开动用二品灵刀的前提下。

        日月教的几个副教主,还有一群日月教弟子的脸色也是极其难看。

        其中两个独自立在一旁的日月教弟子,正彼此对视。

        “有把握吗?”

        其中一人突然开口,沉声问道。

        “没有。你呢?”

        另一人摇了摇头,随后反问。

        “没有。”

        前者也摇了摇头。

        顿时,两人都沉默下来。

        他们是日月教当代青年一辈中最强的两人,可对于刚才那五行宗弟子段凌天挥出的一拳。却是都没能看清楚。

        另外,面对动用二品灵刀、全力施为的6开,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都不敢说能空手将其杀死!

        而段凌天却做到了。

        “好强!”

        云空寺那边,玄悲双眸一凝,面露骇然。

        他万万没想到,只是几个月的时间,段凌天的一身实力就提升到了如此地步。

        “这样才有趣。”

        不过,一想到自己和段凌天之间的那场约战,玄悲的心里又是一阵激动,有些期待起来。

        显然,他并没有因为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实力而怕了段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