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931章 日月教

第931章 日月教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而且不是慧明、慧净和那个小和尚,段凌天忍不住有些好奇,同时一眼往声音传来处看了过去。

        只一眼,他就看到了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似曾相识。

        “欧辰?”

        当看到站在云空寺一群人中的青年男子时,段凌天眉头一掀,终于想起了这个云空寺俗家弟子的身份。

        昔日在十朝会武上,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大楚王朝当代青年一辈第一人,欧辰。

        他还记得,欧辰正是在十朝会武结束后,第一个选择拜入云空寺的来自于十大王朝的青年才俊。

        在这里,见到昔日同为十大王朝青年才俊之人,段凌天忍不住感到一阵亲切。

        “段凌天?”

        欧辰的声音,同样惊动了慧明、慧净和跟在他们身边的那个青年和尚,一时间,他们的目光也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对于段凌天没有出现在五行宗的一群人中,他们都颇感意外。

        据他们所知,当初十朝会武结束后,段凌天好像是拜入了刀剑门,按理说应该和刀剑门的人一起来才对。

        可现在,刀剑门的人还没来,段凌天就出现了,而且还是跟五行宗的人一起来的。

        五行宗,北漠以东区域三大势力之一。

        这一点,他们还是知道的。

        “段凌天,我们又见面了。”

        段凌天的耳中,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元力凝音。

        第一时间,段凌天就听出了这是站在慧明、慧净身边的那个青年和尚的声音。

        “是啊,又见面了……不过,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段凌天一脸平静的和青年和尚对视,元力凝音回应。

        “我叫玄悲。”

        青年和尚继续元力凝音说道。

        “玄悲?我记住了。”

        段凌天再次应道。

        “别忘了,你我之间还有一个约定。”

        玄悲又道。

        “当然没忘。”

        段凌天回道。

        他还记得,当初在十朝会武的时候,这个玄悲曾经向他起过一场挑战。当时的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只是,到现在为止,那场挑战还没有实现。

        “那就好。”

        玄悲满意点头。

        “原来你就是段小施主……久仰久仰。”

        就在大多数人的目光落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一道洪亮的声音突兀传来,惊得不少人目瞪口呆。

        却是那云空寺方丈慧空看向段凌天,并且对着段凌天双手合十打了一声招呼。

        “方丈客气了。”

        眼见慧空这个堂堂北漠以南区域四大势力之一的领袖主动跟自己打招呼。段凌天虽然惊讶,却也不怎么觉得奇怪。

        想来。那慧明、慧净两人,已经将有关他的事一一告诉了慧空。

        在慧明和慧净的眼中,他就是一个懂得施展天赋神通的异类,论天赋、实力,都远寻常武者。

        慧空跟他打招呼,想来更多的就是因为他是异类,别无它意。

        欧辰和段凌天打招呼,只有少数人惊讶。

        可慧空主动跟段凌天打招呼,并且还说出久仰久仰这样的话。却是令得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慧空是什么人?

        云空寺方丈,虚境巅峰强者。

        就是这样一位存在,现在,却主动和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岁左右的五行宗弟子打招呼。

        让他们不得不惊!

        就算是五行宗宗主郭冲,此时也是忍不住大惊失色。

        对于慧空这个老和尚,他还是很了解的,知道如果不是慧空看得上眼的人。慧空是绝对不可能主动跟他打招呼的。

        也就是说。

        段凌天,入得了慧空的法眼。

        “慧空方丈,你以前就听说过段凌天?”

        郭冲忍不住好奇问慧空。

        “嗯。”

        慧空轻轻点头,随即又道:“虽然不知道段小施主是如何加入的五行宗,但五行宗这次能有段小施主相助,必当如虎添翼!郭宗主。恭喜了。”

        “哈哈……慧空方丈好眼力。”

        郭冲闻言,忍不住哈哈一笑。

        对于段凌天的实力,他还是很自信的。

        现在,在五行宗当代青年一辈,只要段凌天称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

        当然,云空寺中还是有不少人面露质疑的看向段凌天。

        他们实在想不通。这么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凭什么得到他们云空寺的方丈那么夸张的谬赞?

        “方丈不会是搞错了吧?”

        “就他,让五行宗如虎添翼?”

        ……

        不少云空寺的俗家弟子窃窃私语,表示怀疑。

        “哼!什么五行宗、云空寺,看来你们两大势力是真的没人了……一个不到三十岁的毛头小子,也能被你们当成宝,实在可笑!”

        一道充满不屑的冷哼,伴随着不大不小的声音,自远处那一群人中传递而来。

        包括段凌天在内的所有五行宗、云空寺之人闻声,纷纷忍不住看了过去,却现那开口之人,正是那一群人中的为之人,一个身穿黑衣的老人。

        老人面容冷峻,凌厉非常的眸子,仿佛随时闪烁着一缕缕慑人的寒光,让人不敢轻易与之对视。

        和老人一样,他身后的另外四个老人,还有剩下的二十个青年男女,都是身穿一袭黑衣,黑衣的胸口上,各自别着一个徽章。

        为老人胸口徽章上的图案,是一轮烈日。

        并排站在他身后的四个老人胸口徽章上的图案,是一轮皎月。

        至于剩下的二十个青年男女,他们胸口徽章上的图案,是一颗星辰。

        “北漠以西区域两大势力之一的日月教?”

        郭冲在看到眼前一群人身上的服饰后,喃喃自语一声,目光随之落在为老人的身上,问道:“阁下应该就是日月教的教主了吧?”

        “不错!正是本教主。”

        老人淡淡应了一声。

        “教主怎么称呼?”

        郭冲又问。

        “陈风。”

        老人有些不耐烦的回应。

        “陈风教主。”

        郭冲点了点头。随即又问:“刚才,你说我们五行宗没人了?”

        “哼!”

        陈风冷哼一声,不屑道:“难道不是?一个毛头小子,也就只有你们五行宗和云空寺将他当成宝……在我们日月教,这个年纪的弟子,还没有资格出门。”

        “毛头小子?看来,陈风教主是看不起我们五行宗的这个弟子……却不知。贵教此来的二十个青年弟子,有几人有把握能胜他?”

        郭冲双眼眯起。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直言问道。

        听到郭冲的话,段凌天摇头一笑。

        他知道,宗主这是准备拿他当枪使,坑这日月教教主,顺带坑那一群日月教的弟子。

        虽然不喜欢被别人当枪使,但不知为何,这次段凌天不只没有任何抗拒,反而是有些期待起来。

        或许是因为刚才日月教教主陈风以他为话题。挑衅五行宗和云空寺的缘故。

        “胜他?”

        听到郭冲的话,陈风看向段凌天,上下打量了一阵后,忍不住嗤笑道:“就这样的毛头小子,我们日月教中随便派出一个青年弟子,就能轻而易举将其击败!”

        “既然如此……那我们试试?”

        郭冲眯起的双眼,陡然睁开。脸上的笑容更盛,直言问道。

        “嗯?”

        郭冲的直接,一时使得陈风忍不住一怔,隐隐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怎么?陈风教主……你不会是不敢吧?”

        郭冲笑了,蔑视的笑。

        “我有何不敢?!”

        陈风被郭冲激怒,冷喝一声。随即转头看向一个日月教弟子,“6开!你,出来会会五行宗的那个毛头小子。”

        被点名的日月教弟子,是一个看起来约莫三十五岁左右的青年,身材枯瘦,面容冷漠,再加上一身黑衣。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是。”

        6开听到陈风的话,应声掠空而出,毫无感情的一双眸子,第一时间就锁定了段凌天的所在。

        “嗯?”

        段凌天脸色微变,对方只是一眼看过来,就给了他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明显实力不俗。

        下一刻,段凌天的精神力延伸而出,第一时间就探查到了对方的修为。

        洞虚境九重!

        段凌天万万没想到,陈风竟然如此谨慎,一开口,就让他日月教一个洞虚境九重的青年弟子出来和他一战。

        这个青年弟子的实力,在日月教的二十个青年弟子中,怕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呼!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飞身而出,与6开对峙而立,一脸平静,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

        这时,不管是五行宗弟子,还是云空寺弟子,亦或是日月教的弟子,一一目不转睛的看向对峙中的两人,期待着两人的一战。

        “陈风教主,今日你我是第一次见面……我们门下弟子切磋比试,你我各拿出一些彩头出来,如何?”

        眼看段凌天和6开两人一触即,郭冲看向陈风。

        “正合我意!”

        听到郭冲的话,陈风冷笑。

        他抬手之间,手中多出一枚散着凌厉剑气的碎片,“这枚九重剑之意境碎片,便是我日月教这次的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