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93章 含血喷人?

第893章 含血喷人?

        “可如果领悟了大地意境的武者,始终不离开地面呢?那些远离地面的武者,难不成就能奈他何?”

        齐羽淡淡的看了茶白一眼,说道。

        “你……强词夺理!”

        茶白被气得脸色一沉,怒意升腾。

        “强词夺理?”

        齐羽笑了,笑得无比的灿烂,“茶白,既然你说我强词夺理,那我们就干脆点……你我一战,你若胜,我让大牛认输。你若败,让胡飞认输,如何?”

        齐羽,木峰峰主,直言挑战火峰峰主茶白。

        哗!

        齐羽话音刚落,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使得一群五行宗弟子精神一震。

        “齐羽峰主,要挑战茶白峰主?”

        “据说,齐羽峰主乃是我们五行宗中仅次于宗主的第二强者……茶白峰主他,敢应战吗?”

        “没看到茶白峰主脸都绿了吗?他要是敢应战,我输你十枚中品元石……他要是不敢应战,你输我十枚中品元石,如何?”

        “呸!傻子才跟你赌。”

        ……

        除了火峰弟子脸色有些难看以外,其它四峰的弟子议论纷纷,特别是那些木峰弟子,更是公然的打起赌来。

        这些话,自然被茶白一字不漏的收在耳中,气得他体内气血翻涌,恨不得直接答应齐羽的挑战,和齐羽大战三百回合!

        可是,他能吗?

        他自问不是齐羽的对手,一旦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击败,他这个火峰峰主的威严何存?

        “好了……你们两人要战,难道还担心会没有机会?别忘了,今天是五峰之战,不是你们的舞台。”

        五行宗宗主郭冲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出声劝道。

        “哼!本峰主看在宗主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

        郭冲的话,无疑给了茶白一个台阶下。茶白冷哼道。

        “呵呵……茶白,宗主也说了,你我要战,无需担心会没有机会。现在,我就约你,在五峰之战结束以后一战!你,可敢?!”

        齐羽淡淡一笑。将郭冲给茶白的台阶彻底轰碎,毫不留情。

        你。可敢?!

        “你……你……”

        眼见齐羽得势不饶人,茶白被气得脸色铁青,却又偏偏不敢应战。

        齐羽,号称五行宗第二强者,并非浪得虚名。

        这一点,身为五行宗火峰峰主的茶白,自然一清二楚。

        这也是他不敢应战的原因,因为一旦应战,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必败无疑。

        “齐羽,给我一个面子。”

        郭冲皱了皱眉,再次劝道。

        齐羽深深看了郭冲一眼,随即点了点头,退了回去。

        与此同时,他又看向那火峰峰主茶白,淡淡说道:“茶白。这些年来,我不过问木峰之事,并不代表我不知道你所做的那些事……”

        “往后,你若再敢对我木峰做出什么让我不高兴的事来……我,齐峰,定上你火峰。废掉你两条腿!”

        齐羽的话,使得茶白的脸色更加难看,偏偏又不敢回嘴。

        这一刻,他知道,二十年多年前的那个齐羽,回来了。

        那个桀骜不羁,敢于以初入化虚境九重的修为。与那虚境巅峰强者一战的齐羽,回来了。

        眼看齐羽三言两语,让那茶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包括火峰弟子在内的所有五行宗弟子,一时纷纷哗然。

        他们虽然听说过齐羽乃是五行宗第二强者,却从没想过齐羽的威慑力能大到这般地步,三言两语,就让火峰峰主屁都不敢放一个。

        “宗主!”

        一个个木峰弟子看到这一幕,一脸激动和自豪。

        这,是他们木峰的峰主!

        “嗨!兄弟,你是哪一峰的?”

        一个木峰弟子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其它峰弟子,笑着问道。

        “我是土峰的,你呢?”

        后者说道。

        “我是木峰的!看到没?那就是我们木峰的峰主……牛逼不?”

        木峰弟子昂起胸膛,笑着问道。

        “牛逼!”

        后者狠狠点头,随即谄媚一笑,“那个……兄弟,问你一件事?”

        “什么?”

        “如果我想从土峰转投木峰,需要做些什么吗?”

        ……

        类似于的情景,在不少木峰弟子身上上演。

        过去在其它四峰面前抬不起头来的他们,今天终于昂起了胸膛,可以自豪的高声说一声:

        我是木峰弟子!

        此刻,他们以自己是木峰弟子为荣。

        水峰峰主余芳和土峰峰主田顾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几分忌惮。

        一时间,两人的脸色凝重起来。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果然是谁拳头大,谁就是大爷。”

        眼看那火峰峰主茶白在他们木峰峰主齐羽面前畏畏缩缩,敢怒不敢言,段凌天忍不住摇头一笑。

        与此同时,他也震惊于齐羽的实力。

        “看来,峰主今天的心情很好,竟这般毫不留情的教训茶白。”

        柯正笑道。

        “峰主怕是早就想这样做了,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底气……毕竟,过去我们木峰青年一辈的弟子实在是不争气,让他寒了不少心。现在,我们木峰有了段凌天和黄大牛,峰主也有底气这样做了。”

        阳陵一针见血的说道。

        五行宗各峰,同时存在,又相互处于竞争关系。

        一峰峰主,就算实力再强,也会有寿终就寝的那一天。

        青年一辈子弟的培养,才是各峰的根本,才是撑起各峰未来的顶梁柱。

        在郭冲这个五行宗宗主的插手下,齐羽和茶白终于各自退了回去。

        紧接着,郭冲看向黄大牛和胡飞,洪声说道:“再给你们二十个呼吸的时间……二十个呼吸后,你们两人要是还没有出手,你们之间的这一战,便以平手告终。”

        郭冲话音刚落,黄大牛笑了。

        胡飞却是脸色铁青。

        平手?

        他和黄大牛?

        他是洞虚境七重武者。更领悟了七重中阶火之意境。

        黄大牛只是洞虚境六重武者,只领悟了六重中阶大地意境。

        现在,他和黄大牛的一战,要以平手告终?

        此刻,胡飞可以察觉到周围掠来的一道道嘲笑目光。

        这些目光,无非就是在嘲笑他这个洞虚境七重武者,不敢主动出手和一个洞虚境六重武者一战。

        顿时。他羞怒得有些忍不住。

        但他的理智,却无时无刻在劝阻着他。不要冲动,也不能冲动。

        他一旦出手,胜了还好。

        若是败了,他,以后在五行宗,在火峰,将永远抬不起头来做人。

        他,不敢赌。

        “还有十个呼吸的时间。”

        转眼间,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了。郭冲淡淡开口提醒。

        还有十个呼吸的时间?

        似是想起了什么,段凌天眸子一闪,看向黄大牛,咧嘴一笑,高声说道:“大牛,厉害!这个胡飞,竟然都不敢主动上去和你一战。今日过后。你在五行宗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

        “嘿嘿……”

        听到段凌天的话,黄大牛咧嘴得意一笑。

        “对了,大牛。先前,你那两个耳光将这胡飞打成猪头的时候,手不疼吧?我看这胡飞脸上的皮好像也挺厚的。”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高声问道。

        段凌天此话一出。围观的一群五行宗弟子纷纷呆滞。

        紧接着,他们下意识看向那胡飞,现胡飞的脸色瞬间泛起腥红,双眸间更是迸射出杀人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黄大牛。

        “这个段凌天还真是狠!哪壶不开揭哪壶,这不是逼胡飞师兄出手吗?”

        “我看胡飞师兄快要怒到极致了……只差一点,或许就会按耐不住对黄大牛出手了。”

        “只要黄大牛应了段凌天。以胡飞师兄的脾气,肯定会出手。”

        ……

        这一刻,一群五行宗弟子猜到了段凌天的打算,无非是想逼迫胡飞对黄大牛出手。

        “段凌天,你别以为有齐羽撑腰,就可以无所顾虑……齐羽,不可能一直跟在你的身边。你再敢多说一句,我让死在外面,尸骨无存!”

        突然,段凌天耳边传来一道阴狠恶毒的声音。

        段凌天眉头一挑,看向声音传来处,正是那火峰峰主茶白。

        顿时,段凌天淡淡一笑,高声说道:“茶白峰主,你刚才说……齐羽峰主不可能一直跟在我身边?而你,随时都可以让我死在外面,尸骨无存?”

        段凌天此话一出,茶白脸色大变。

        他怎么也没想到,段凌天会将他以元力凝音威胁他的一番话明着说出来。

        此时此刻,他可以察觉到周围一道道目光掠来。

        就算是五行宗宗主郭冲的目光也掠了过来,其中俨然夹杂着几分怒意。

        段凌天,再怎么说也是木峰弟子。

        木峰弟子,就是五行宗弟子。

        现在,身为火峰峰主的茶白,竟然这般威胁同宗同门的后辈弟子,让他这个宗主也忍不住源自心底升起怒意。

        “段凌天,你别含血喷人!”

        茶白怒道。

        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说过那些话。

        如果他承认,别说是其他四峰的人,就算是火峰弟子,怕都是会源自心底瞧不起他。

        “含血喷人?”

        段凌天笑了,“那么……茶白峰主你,是否敢以九九雷劫起誓:你,从来没有说过那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