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85章 南宫兄弟

第885章 南宫兄弟

        千幻!

        随着段凌天眸间幽光一闪,早就蓄势的精神力,摧枯拉朽没入灵魂深处的灵魂烙印,施展出魂技。

        刹那间,幻境空间席卷而出,笼罩方圆百余米区域,将那正扑向他的胡飞也笼罩在内。

        风卷残云!

        下一刻,段凌天飞身让开,让到一旁。

        同时,他不紧不慢的看向黄大牛,元力凝音说道:“大牛,你现在按照我说的去做……”

        众目睽睽之下,身上火焰暴涨,宛如化作一只火焰巨兽的胡飞,扑了个空。

        就在众人以为胡飞要再次暴起,对段凌天出手的时候,却是现全身笼罩在火焰中的胡飞立在原地,目露迷茫的望了望周围。

        在他的目光深处,俨然夹杂着几分忌惮,就好像遇到了什么特别的事一般。

        而在现在的胡飞眼里,他正身处于一处无边的荒漠,周围空无一人。

        “幻境?”

        胡飞脸色一沉,第一时间就猜到自己遇到了什么。

        “没有感应到任何铭纹和铭纹之阵的波动……难道是有天赋异禀的特殊妖兽隐藏在一旁暗算我?”

        这是胡飞心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

        在他看来,既然他现在面临的幻境不是铭纹和铭纹之阵构造的,那想来是类似于魂技的精神力手段构造。

        以精神力手段构造出幻境,人类武者中,只有那传说中的武帝强者才能做到。

        他自然不会认为是武帝强者在对他出手。

        开什么玩笑!

        武帝强者,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将他杀死,何需这样戏弄他?

        所以,只能是有妖兽在暗中作怪。

        而且,那个妖兽的精神力层次,最少也在洞虚境七重。

        否则,不可能影响到他。

        “有本事别……”

        就在胡飞张了张嘴。准备说有本事别来阴的的时候,突然向着他半边脸袭来的一阵劲风,使得他脸色大变。

        啪!

        胡飞刚反应过来,半边脸上就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脑袋被打得歪到一旁,忍不住张嘴吐出一口碎牙。

        与此同时,他那半边脸完全肿胀起来。

        来人下手之狠。显而易见。

        “谁?是谁?!”

        被一个耳光打得懵的胡飞,吐出碎牙以后。终于回过神来,他的脸色阴沉,身上火焰再次暴涨而起。

        哗!哗!哗!哗!哗!

        ……

        与此同时,胡飞手中多出一只不知由何等材料制成的灵器手套。

        抬手之间,一掌掌呼啸而出,遍布他全身上下,宛如形成一张密密实实的天罗地网,将他整个人护在里面。

        轰!轰!轰!轰!轰!

        ……

        胡飞一掌掌破空掠出,使得空气间气流被挤压。掀了一阵阵可怕的气爆声,震耳欲聋。

        不少凝实掌印呼啸而落,落在金峰一侧的悬崖峭壁上,出一声声巨响的同时,也掀起一阵阵沙尘。

        虚空之上,除了段凌天、沈伟和黄大牛静静的凌空而立,脸上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以外。

        那些五行宗弟子。望着正在那里疯的胡飞,一个个目瞪口呆。

        “谁……谁能告诉我这到底生了什么事?”

        “不……不知道!这胡飞,对段凌天出手,一击未果后,就没有再追击段凌天,反而立在原地左顾右望。就好像找不到段凌天一般。”

        “开什么玩笑!段凌天就在他不远处,他怎么可能找不到段凌天?”

        “那你说他现在在干什么?那黄大牛欺近他的时候,他都没有任何察觉,硬生生挨了一巴掌。”

        “胡飞不会是疯了吧?”

        ……

        一群五行宗弟子纷纷呆滞,完全不知道眼前生了什么事。

        片刻之后,或许是累了,胡飞的动作慢了下来。

        “大牛!”

        段凌天看向黄大牛。微微一笑。

        黄大牛目光一亮,再次在众目睽睽之下掠向胡飞,片刻就到了胡飞的身前,手再次抬起,抡起巴掌就甩了过去。

        这一瞬间,围观的一群五行宗弟子只觉得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更有不少人的心忍不住悬起。

        这一次,黄大牛还能得手吗?

        啪!

        又一声清脆而响亮的耳光声传来,回答了他们心中的疑问。

        眼看胡飞脑袋一歪,再次吐出一口血,血中还混杂着不少碎牙,不少五行宗弟子只觉得有些头皮麻。

        这个黄大牛,下手也太狠了吧?

        胡飞那原本完好的另外半张脸,此刻也是彻底肿胀起来,整个脑袋好像变成了一个猪头,再难看出他的真容。

        “不管你是谁……你必死无疑!你必死无疑!”

        被黄大牛两巴掌打成猪头的胡飞,不断厉声咆哮,同时手上的度再次加快,浩瀚的掌印形成一层防护罩,将他护在里面。

        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应有的安全感。

        胡飞的一声声厉声咆哮,传入在场的一群五行宗弟子耳中,令得他们忍不住一怔,随即都是目瞪口呆。

        “胡飞他不知道是黄大牛打的他?”

        “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胡飞不只没有现黄大牛的靠近,硬生生挨了黄大牛的两巴掌,随后还不知道是黄大牛打他!”

        “难道他真的疯了不成?”

        “我倒觉得不是疯了,而是瞎了!”

        ……

        一个个五行宗弟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胡飞,只觉得眼前的一幕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让人难以理解。

        谁能告诉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他不只眼睛瞎了,就连耳朵也聋了……我们说这么多,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

        “我也觉得他现在是又瞎又聋!”

        “可是,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在场的五行宗弟子,除了胡飞本人,段凌天、黄大牛和沈伟以外。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满脸的不解。

        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事。

        眼看胡飞的动作再次慢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在黄大牛的身上,他们都好奇这次黄大牛会打胡飞哪里。

        “沈伟,你想不想试试?”

        段凌天看向沈伟,微笑问道。

        早在黄大牛先后两次给了胡飞两个耳光。且全身而退的时候,段凌天就现沈伟有些意动。

        现在机会又来了。他忍不住问了一声。

        “好!”

        沈伟闻言,目光亮,身形一动就掠向了胡飞。

        在段凌天的指引下,沈伟一拳闪电般砸出,正中胡飞的脑袋,将胡飞整个人轰飞了出去。

        当然,沈伟留了手。

        否则,就他这一拳,完全可以要了胡飞的命。

        他虽然憎恨胡飞。更想为他的师伯阳陵出气,但他却从没有兴起过要胡飞命的心思,只是想教训胡飞。

        现在,他的梦想就这么实现了,让他有一种正在做梦的感觉。

        直到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大腿,大腿上传来的一阵阵剧烈疼痛,却又仿佛在告诉他:

        这一切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

        “谁?!”

        这时,被轰飞出去,头破血流的胡飞,狼狈的往四面八方张望,却偏偏没有去看沈伟一眼。

        一时间,在场的一群五行宗弟子。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这个胡飞,见鬼了不成?

        虚空之上,不知何时,多出两道身影。

        一个身穿蓝衣的青年男子,一个身穿红衣的青年男子。

        蓝衣青年面如表情,就好像天塌下来都跟他无关一般,但他现在的一双眸子中。却明显夹杂着几分惊异。

        就好像现了什么一般。

        “怎么?你现了什么?”

        红衣青年收回充满骇然的目光以后,正好看到了蓝衣青年眼中的惊异,忍不住好奇问道。

        “精神力。”

        蓝衣青年难得开口,声音清冷,惜字如金。

        “精神力?

        红衣青年目光一亮,“你的意思是,如今胡飞是被精神力手段弄成这样?他……不会是遇到幻境了吧?

        说到后来,红衣青年忍不住猜测。

        这一次,蓝衣青年没有回答他,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但他那一双看似毫无光泽的眸子,却远远的凝视着一人。

        那个人,正是凌空站在胡飞不远处的紫衣青年,段凌天。

        显然,他现了那股精神力的主人是段凌天。

        “嗯?”

        在蓝衣青年注视段凌天的时候,段凌天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望向那更高的虚空之上。

        很快,隐入云雾两道身影,清晰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孪生兄弟?”

        虽然相隔甚远,但段凌天现在的眼力却远常人,一眼就看清出现在他眼中的两个青年男子长得一模一样。

        特别是那个身穿蓝衣的青年男子,凝视着他的目光,仿佛能将他整个人看透。

        “铭纹师?!”

        很快,段凌天就感应到了一股淡淡的精神力在波动,正是源自于那个蓝衣青年,让他忍不住一惊。

        而且,从蓝衣青年的精神力波动中,他还确认了一件事情。

        蓝衣青年的精神力层次,不在他的精神力层次之下。

        这意味着什么,段凌天再清楚不过。

        “莫非……这两人,就是刚才那些五行宗弟子口中提起过的什么金峰的南宫兄弟?”

        段凌天心里一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