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75章 疯狂的木峰弟子

第875章 疯狂的木峰弟子

        一时间,叶萱走出房门,仰望着高空之上的洛臣,眸间闪烁着怒意。      .

        段凌天和黄大牛,纷纷踏空而起,转眼就到了空中,与那洛臣远远对峙而立。

        “嗯?”

        段凌天两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一个身穿红衣的虬髯老人御空而落,落在洛臣的身边,目光森冷的盯着他们。

        “化虚境强者?!”

        段凌天瞳孔一缩,脸上浮现骇然之色。

        黄大牛的脸上也露出几分忌惮,低声对一旁的段凌天说道:“段凌天,看来这洛臣是将他的师尊给叫来了。”

        洛臣的师尊,正是木峰的长老,何刚。

        这些信息,在先前沈伟和洛臣争锋相对的时候,段凌天就从一些木峰弟子的窃窃私语中得知。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洛臣竟然会将他的师尊给叫来。

        “师尊,就是他们二人将洪熙杀死!”

        洛臣看向段凌天和黄大牛,沉声对身边的何刚说道。

        他的双眸之间,俨然夹杂着一缕缕慑人的寒光,择人而噬。

        “洪熙,是你们杀死的?”

        何刚目光冷冽的盯着段凌天和黄大牛,脸上浮现愤然怒意。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一袭红衣无风自动,鼓胀而起。

        段凌天和黄大牛还没来得及开口,洛臣已经伸手指向远处,“师尊,你看……那是洪熙的尸体!他们废掉了洪熙的修为后,任由洪熙活生生摔死。”

        洛臣指的方向,正是洪熙摔死的一侧悬崖峭壁。

        那里,有着一摊触目惊心的鲜血,还有一具摔成肉泥的尸体。

        何刚一眼看去,瞳孔忍不住缩起。

        不知何时,在他的身上,涌起了一股浩瀚而凝实的乳白色元力,宛如液体一般在他的身体周围流淌而过。

        在这宛如液体凝实而浩瀚的元力中,另外还跳动着一丝丝暴虐的气息。仿佛随时可能宣泄而出。

        “人死不过头点地……可你们二人,竟用如此残酷的手段杀死洪熙!你们,没资格成为我木峰的弟子。”

        何刚怒火冲天,冷眸凝视段凌天和黄大牛两人,声音清冷无比,“不只如此,你们二人。还要为洪熙的死付出代价!”

        没资格成为木峰弟子?

        为洪熙的死付出代价?

        听到何刚的话,段凌天和黄大牛忍不住看向彼此。相互对视一眼,一时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极致怒意。

        不知何时,两人的嘴角上同时泛起一抹冷笑。

        “你就是木峰长老何刚?”

        段凌天踏前一步,丝毫不惧的与何刚对视,冷声问道。

        “放肆!”

        何刚还没开口,洛臣已经喝道:“段凌天,我师尊的名讳,又岂是你一个准木峰弟子所能直呼的?别说你现在只是一个准木峰弟子,就算你成为正式的木峰弟子。我师尊的名讳也不是你有资格直呼的。”

        只是,段凌天却没有理会洛臣,而是看向何刚,冷声问道:“何长老,你口口声声说要我们为洪熙的死付出代价……难不成,你觉得是我们无故将洪熙杀死?又或许,你觉得那洪熙无错?”

        被段凌天当面质问。何刚的脸色极为难看。

        他是谁?

        堂堂五行宗木峰长老,化虚境六重的存在。

        在他面前,一个准木峰弟子也敢如此放肆?

        不过,当段凌天说到后来的时候,他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洪熙,是如何招惹到眼前两人的?

        “那我倒是想听你们说说……洪熙有何过错?”

        何刚冷声问道。

        “这个,怕是要问何长老你自己的好弟子了。”

        段凌天眼中泛着冷意,随即看向洛臣,一字一句的说道。

        “嗯?”

        何刚闻言,顿时看向洛臣,“洛臣。你说。”

        “是,师尊。”

        洛臣恭敬应了一声,随即说道:“今日之事,我承认是我有错在先!我见到沈伟带他们来到木峰,一时心生好胜之心,便拦下了他们……”

        洛臣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向段凌天和黄大牛。

        “嗯。”

        何刚点头,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对于自己的弟子,他自然了解。

        他这弟子争强好胜惯了,做出这样的事并不奇怪,但既然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就是一个好的开始,情有可原。

        段凌天和黄大牛眼看在洛臣说明冲突的原因后,何刚不只没有怪责洛臣的意思,反而露出笑容,两人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段凌天,看来这个老家伙是一个无脑护短之人。”

        段凌天的耳边,传来黄大牛那蕴含着愤怒的元力凝音,清晰无比。

        “看出来了。”

        段凌天点头,双眼微微眯起,元力凝音说道:“还真是有其徒必有其师!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这木峰之所以衰落,并非全是因为其它三峰的针对。”

        “哼!这个老家伙,竟敢说牛哥我没资格成为木峰弟子……真以为牛哥我稀罕成为他们木峰弟子?以牛哥我的天赋,就算是那五行宗金峰,也不会将牛哥我拒之门外。”

        黄大牛的元力凝音中充满不屑。

        “后来,我和洪熙只是言语上用词不当,稍微得罪了他们……可是,他们却二话不说,暴起就将洪熙一身修为废掉,将洪熙活生生摔死!”

        洛臣继续说道。

        说到后来,他看向何刚,脸上浮现极致怒意,愤然道:“师尊,你一定要为洪熙报仇……就算洪熙有错在先,却也罪不至死!”

        何刚点了点头,看向段凌天和黄大牛二人的目光中,充斥着冰冷的杀意,“你们二人,现在可还有话要说?”

        “哼!”

        黄大牛哼了一声。面露不屑的说道:“现在,老子说什么还有用吗?难怪这洛臣那么嚣张,敢无故生事,原来是有你这么一个好师尊在后面给他撑腰!”

        “有你这样的蛀虫在,也难怪木峰会衰落。”

        说到后来,黄大牛毫不客气。

        “你……找死!!”

        听到黄大牛的话,何刚脸色大变。

        紧接着。他身上近乎液化的元力一荡,继而化作一道道粗壮的紫色闪电霹雳。其中隐约传出一阵阵低沉的炸雷声。

        哗!

        在何刚头顶虚空之上,上千头远古角龙虚影浩浩荡荡汇聚在那里,宛如黑云压城,给人带来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化虚境六重!六重高阶雷之意境!”

        段凌天脸色微沉,虽然早知道这个何刚是木峰长老,可他却也没想到何刚的实力这么强。

        化虚境六重的长老,在这木峰中的地位定然不俗。

        一时之间,段凌天心里泛起冷意。

        他突然觉得,黄大牛刚才说的话是那么正确。

        或许。木峰衰落,确实不只是因为木峰青年一辈的后继无力,还因为这木峰长老的黑白不分、是非不分!

        正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木峰,亦是如此。

        “不好!”

        “天呐!何长老竟然要对他们出手。”

        “他们可是我们木峰的未来!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出事,他们一旦出事。我们以后在其它四峰面前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抬不起头来!”

        “以后不想再受屈辱的师兄弟、师姐妹们,随我来!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何长老伤了我们木峰未来的希望!”

        “走!”

        “我去通知沈伟师兄!”

        ……

        就在何刚抬起手,准备对段凌天和黄大牛出手,而段凌天手里也多出一道符箓。目光紧紧锁定何刚,随时准备丢出符箓镇杀何方的时候。

        “住手!”

        “何长老,你不能杀他们!你不能毁了我们木峰的未来!”

        “何长老,他们要是被你杀死,你将成为我们木峰的千古罪人!”

        “何刚,老子今天不管你是不是木峰长老,想要动他们。必须先从老子的尸体上踩过去!”

        ……

        一阵阵犹如惊雷般沸腾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使得何刚忍不住色变。

        至于洛臣,看到一群木峰弟子浩浩荡荡往这边冲来以后,彻底傻眼,他怎么也没想到会生这么夸张的事。

        这些木峰弟子,是来帮段凌天和黄大牛这两个外人的?

        这一刻,他的心里充满不可思议的同时,也升起了无尽的嫉恨。

        紧接着,他慌忙看向何刚,催促道:“师尊,快将他们杀了!快将他们杀了!”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段凌天和黄大牛,必须死!

        本来也被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木峰弟子惊到的段凌天,听到洛臣的话后,脸色一变,慌忙将注意力转移到何刚的身上,目光锁定何刚。

        只要何刚稍有动作,他会毫不犹豫的扔出手里的符箓,将何刚镇杀。

        只是,何刚却好像没有听到洛臣的话一般,他的手缓缓放下,周身缠绕的紫色闪电霹雳随之消散无踪。

        “他们……”

        看着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一群木峰弟子,何刚目瞪口呆,心里隐隐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两个还没有正式登记成为五行宗弟子的准木峰弟子,使得这么多木峰弟子为他们出头,他就算反应再慢,也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